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3章::借题发飙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3章:借题发飙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四阿哥刚要问个究竟,只听门外传来十四阿哥悻悻然的声音:“不必躲,我进来堵你了。”

紧接着十三阿哥、八阿哥等其他几位也一道进来,先向他们的四哥行了家礼,除了十四阿哥还有些气乎乎外,其他四个的脸上表情都有些似笑非笑,透着古怪,江明月忖度着这些人刚才是不是齐刷刷地听壁角啊。

“中午好!各位皇子们!”想着自己刚才也没说什么小话,江明月神情自若笑吟吟地打了招呼,反正有四阿哥在旁,也不怕十四阿哥跳脚。

八阿哥的笑如同春风般的和煦,点头回应道:“江姑娘。”然后又向四阿哥道:“早间来看过四哥,现在又来,四哥不会嫌弟弟们聒噪吧。”

四阿哥亦是面带微笑:“说什么聒噪?自家兄弟还用得着这些外道话,都自己找地方坐吧”。

十三阿哥和十阿哥抬腿就往江明月身旁边的椅子奔去,九阿哥离得近,抢先坐到一把椅子上,桃花面上一脸惫懒地笑道:“四哥正用饭哪,那我也蹭一碗,昨儿个病酒,这不,刚起,还没吃呢。”

四阿哥淡淡地笑:“九弟要是等不了,先吃点垫垫饥,年羹尧,吩咐厨下再备一桌新席,今天午膳我们弟兄几个一块用了。”

十阿哥嚷道:“老年,也给我拿副碗筷,呵呵,瞧着确实挺香的。”十三阿哥也跟着要碗筷。

十四阿哥挪步到桌边,挨着八阿哥坐下来,下死劲儿地瞪着江明月,江明月觉得这位和四阿哥面貌酷似的男孩挺有意思,年纪大约十六岁上下,象乍着翅膀要出巢的小鹰,于是朝着未来的“大将军王”灿烂一笑道:“十四皇子,别生气啊,我刚才是同你闹着玩的”。

这算是道歉吗?面对这样无敌的笑容,十四阿哥也拉不下脸,“气色”立时缓了缓。

四阿哥见状问怎么回事?十阿哥立刻竹筒倒豆子将“赏下一个大子儿”的故事又说了一遍,惹得大家又笑了一回,四阿哥也忍不住笑容满面。

十阿哥又问江明月:“那摇滚是怎么个摇法儿和滚法儿?”

江明月被他的问题弄得差点厥倒,笑不可抑道:“十皇子…你误会了,我说的摇滚,在我们那边指的是一种音乐…曲风非常得粗犷霸气。”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交换了一下眼神,都回忆起初见江明月那时,她的那个怪盒子里发出的声音,那首“眉飞色舞”的前奏还是让他们心里一阵颤抖。

“怎么个粗犷霸气法?”九阿哥往嘴里塞了口菜,狭长的凤目斜挑了一眼江明月问道。

这个人虽然貌美出众,但江明月认定他轻浮,并不怎么待见他,本不欲理他,见其他几位都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等回答,于是只好道:“我也说不好,就是时而排山倒海、时而雷霆九天、时而大漠狂风,时而万马奔腾,硬气、阳刚、令人热血沸腾,如同烈酒快刀,挺刺激的。”

“要是能听到就好了,你可能奏此乐?”十四阿哥这位‘未来的大将军王’被激荡了金戈铁马铁血豪情,听了她的描述悠然神往,早忘了刚才的不快。

江明月只是笑了笑。

她生平只会2.5件乐器。一个是家中强压着考级的钢琴,一件是大学寝室中最流行的吉他,为了能弹出象CaliforniaHotel前奏那样美妙的和弦,为了拉风,她专门下过苦功,灵活的手指天分不错,已很有些演奏水平,另外0.5件就是二胡,她的大哥江明耀是大伯的儿子,大她许多,虽然当年从老山对越反击战场上活着回来,但一条腿膝盖下被截肢,弹片也在原本俊美的脸上也留下了骇人的伤疤,消沉了近两年,当年江明月虽然年纪小,但心思却不一般,比如:江明耀心情坏的时候常听一些悲凉的曲子,江明月就去专门学二胡,只主攻练习两支曲子:悲凉入骨的《二泉印月》和欢快豪荡的《赛马》,在大哥面前切换演奏,以示人生的悲凉幽凄和希望昂扬并存,她想尽一切能逗笑激励的办法,集合阖家老小和心理医生等几方之力最终助江明耀走出阴霾,最终在电子对抗战研究领域找到了日后奋斗的方向。所以这二胡曲她也就只会拉两首,算是只会半件乐器。

十三阿哥动了动嘴唇,他本来想请江明月把她的怪盒子拿出来放声听听,但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江明月没有动作,他也有心要维护她的秘密。

江明月自是没有把手机等现代科技用品拿出来四处炫耀的想法,西游记里《祸起观音院》一节中唐僧教训孙悟空的台词她记得很牢:“身携重宝,不可使见贪婪之人”。虽然在座的凤子龙孙中有没有“金池长老”这类人不好说,但拿出这些东西肯定惊世骇俗,说不定就弄出祸事来,再说,电量有限,在她没有解决充电装置问题之前,她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都没有开启过。

江明月淡然一笑的表情,在四阿哥和十三阿哥看来却有别的涵意,觉得是自重身份的表现,双双望向十四阿哥的眼神都带有几分嗔怪。

十四阿哥一想,也觉得这话问得“过”了,若真如四哥所言,她身份尊贵,有可能是一位异国公主,刚才的问话如同对歌女的口气,实在失礼,偷眼一看,她好象没有怒意,只是带着淡淡的,礼节性的微笑,默然无语。

气氛有些尴尬,十阿哥却丝毫未觉,直通通地问道:“那‘鼓捣白’老十三说是‘回见您哪’的意思,对不对?”

江明月闻言,大感惊讶,脱口而出:“胤祥,你懂英语的…呃…英吉利文?”

十三阿哥谦虚地笑笑:“南怀仁夫子在南书房教过一些,他是个西洋人。”

十阿哥不乐意了:“哎!明月,你这就不对啦,你叫他‘胤祥’,叫我们几个‘皇子皇子’的,成心晾我们哥几个呐。”

“十皇子你这话说的,你又没报上尊姓大名,我不知道,也无从叫起啊,再说了,我当时初来乍到不知道,‘胤禛、胤祥’就这么叫了,现在正想着改口呢,我总算明白你们国家的身份等级何等森严,好在我马上就要离开,否则被罗织个什么不敬罪,那可是要招祸的。”

十三阿哥应声道:“我不管别的,你我平等论交,你得一直叫我‘胤祥’”。他说话的神情令江明月心头一震。

“听四哥说起,你的身份并不低于我们,叫名字又有何妨,”八阿哥的目光闪动:“以后叫我‘胤禩’。”

十阿哥也嚷道:“就是,你只管叫我‘胤誐’,看谁敢丫半个字儿,爷撕了他,”。

九阿哥笑得挺魅惑,道:“我的尊姓大名你可要记好了,胤禟”。

十四阿哥神色有些别扭,可还是鲠着脖子说了:“别叫我十四皇子,不爱听,叫我‘胤禵’”。

江明月望了望他们,心里格登一沉,又想想若是为这种事得罪他们犯不着,于是大大方方笑道:“好!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胤禩、胤禟、胤誐、胤禵,我没弄错吧,”她有些象玩‘点兵点将’,又朝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颌首致意:“胤禛、胤祥,很高兴认识你们六位大清国的皇子,你们兄弟好好聊着,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先告辞了!”

“你去哪儿?”十阿哥口中正含着一口粥急急忙忙地说着:“噢!对,你说过是去铁匠铺,叫奴才们把东西搬回来就行了,你就别去了,这种大暑天出去遭罪。”

果然是听了壁角的,江明月笑笑:“多谢关心,这件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必须亲自去一趟,我先走了。”她以现代快节奏社会养成的一贯的直率答着,点头致意,迈步要走。

“我们才坐下,你倒走了,别扫兴,就留吧,要什么叫奴才们给弄回来?”九阿哥借着坐得近,放下筷子,嘻皮笑脸地作势虚拦。

见他一副喝花酒拦姑娘的作派,江明月心里一下火了,一撤身,厉色倨傲道:“我江明月要做什么,没有谁能够勉强,阁下请自重,你该让太医为你检查一下眼睛。”

眼见江明月一改往日的言笑晏晏,面罩寒霜,展露出前所未见的威仪,四阿哥、十三阿哥等人看到俱是一呆。

八阿哥见状连忙解围笑道:“明月,你别见怪,九弟性子倜傥,不拘小节,本来我们几个来时想着听你讲讲你们国家的风土人情,以广见闻的,现在你要走,他是有些孟浪,但并非对你有轻慢不敬之意。”

江明月仍是一脸怒容,硬声道:“若是朋友之间平等相交,以礼相待,我倒是很高兴聊聊故乡事,但若是这种轻薄腔调,我虽孤身流落贵国,但也断不会受此折辱,哼!我走了!”说完,面沉似水径自离去。

之所以借题发飙,是因为江明月觉得不妙,她看到了这些皇阿哥们通名时的眼神,对这些过于热切的眼神她太熟悉了,由于一向家教挺严、以学业为重,虽然她年轻的人生还没有真正恋爱过,但是身边一直是“蜂围蝶绕乱纷纷,”从小到大收到的情书可以合订成一本厚砖头型的《辞海》,所以她对情感方面并不迟钝。

昔日看过的穿越文中女主1女N男万千宠爱集一身,隔岸观火看看热闹也就罢了,她可不想亲身试验,接触下来,这些成长中的政治人精哪个是好相与的?以自己学工科的单纯脑袋,卷进去哪会有个好儿?

反思这几天自己的言语行止,虽然能招人喜欢和保持神秘是保命的两大fǎ宝,但现在看来如果再这样,说不定会惹出更大的祸端,记得看过的许多穿越文的女主虽然能令皇阿哥们个个倾心,但康熙最终会采用残酷手段来了结导致兄弟相争的“狐狸精”,依我江明月的智商怎么会去做这种傻事?切!

离开,早点离开是王道……

________________

(收藏票啊,推荐票,知音何其少.慷慨解囊啊,各位哥们姐们,写得都快没动力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放鹤楼却情(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