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4章::放鹤楼却情(一)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4章:放鹤楼却情(一)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何园。荷花池中的‘放鹤亭’。

乌云翻墨,白雨跳珠,大雨滂沱正下得紧。

江明月抱膝坐在‘放鹤亭’中木制长栏凳上,望着雨雾中满塘的荷花,怔怔出神。

前天去张铁匠的铺子验看做“三角翼”龙骨、塔架的锻钢样品,她量了钢管材的体积,重量,计算比重,发觉由于手工痕迹重,造成长型钢材的厚薄比重不均,在材质均匀和轻韧方面还不如竹竿适合做“三角翼”。

她心下失望——虽然把现代的工艺方法告知了张铁匠他们,还留下十两银子让他们改造作坊,但是冶炼人的技艺和工具水平都还差得太远。当时想:也许我该弄个炼钢厂,建造以煤焦炭为燃料的熔炉、坩埚,配置强力鼓风机,也许在此之前,要先造硫酸反应塔,制出硫酸去融矿石的杂质进行纯化,我是用加泰罗尼亚人的还原铸钢法呢?还是用渗碳法制造发泡钢?镂铣机床、轧钢机床……我的妈啊!工程浩大啊!

换一个角度再考虑又有些泄气:自己对现代机械工艺原理的理论十分熟炼,但是论及动手实际操作冶炼,说不定还不如张铁匠的小徒弟,到哪里找一些动手能力更强的“活鲁班”呢?

最后选定最可行的办法,还是用竹竿版三角翼,增设的甩降落副伞装置。值得欣慰的是另外三样订做的的东西,经她安装、改造后,倒是效果不错。

第一件是江明月把上初中时拆过的家中蝴蝶牌老式缝纫机,复制出一个粗糙版的,当初画出图纸订做原是要备用若是做“三角翼”不成,就制作热气球的,她虽然不会做裁衣做衫,可踩着踏板车布线还是会的,而今正好用它来缝纫降落伞。

第二件现在已悬在她的腰间,如果以现代人的眼光会发现那东西外型象一只银色电镀手电筒,事实上,那是个防身电棍,由这次旅游带出来的中号手电筒改造而成,长约30厘米,她加以可控硅变压器、金属铜线、铜片进行电路改造,能够将一节五号电池瞬间放出万伏电压,头端设有金属螺纹基座,可以直接电击和放电,如果再接上底部有螺纹的长金属杆,就是一把“电”剑,此物一成,她心中大定,在没有枪支的情况下,安全觉得比较有保障,纵然对方是武林高手,血肉之躯遭强伏电流“噼啪”一下也够受的。

(就是提炼硅时费了些事,江明月差点搞到中暑,但工艺方面对于她还不是难事,因为沙子的主要成份就是二氧化硅,借张铁匠铺子的熔炉里加碳高温锻烧,二氧化硅和二氧化碳反应得到粗硅,再和粗盐中分离出的氯气混合,液态硅进行蒸馏后,从而提纯出适合做晶体管的高纯度硅。)

第三件是模仿倍柯勒尔在1820年的发明制造一种简易版电池,以铸铅为容器,从草木灰中提炼出钾碱溶液作为电解质,铜丝和金属片组成的简易铅箱电池,暂时解决了手机、电脑的电源问题。

当然,后两件是秘密武器她会深藏不露,唯一亮相人前的就是这个粗糙版的缝纫机,因为太大了,想藏都藏不了。

当时,众位皇阿哥眼见她从一堆从铁匠铺弄回来的乱糟糟铁件中,花了一个下午摆弄出这样一件“铁物”,人人都挺好奇并心存疑惑,直到她将两匹刷涂了桐油的坯布仅用了一个时辰就“嗒嗒”出一个连绳索的大“布帆”出来,虽然众人不知这布帆做什么用,但这样的快速,神耶?仙耶?所有在场的人看向她的眼神都难以形容。具有皇商头脑的九阿哥当即开价三千两要买下这机器,被江明月婉拒。

当然,江明月做梦也没想到,她的这一举措事后会被四阿哥的侍卫之一富察靳勇以密折的形式报在了康熙皇帝的案头:“…天降之女江姓,小字明月,国色也,仙姿灵慧,有诸葛孔明制木牛流马之能,可制巨筝自翔于天,六月十七日又制缝衣奇器一具,形似茶几,上下皆有关键,运针之妙,巧捷罕伦,上有铜盘,一衔双翅,针下置铁轮,以足蹴木板,轮自转旋,手持布绢盈丈,细针密缕,顷刻而成……”(惹得康熙皇帝更感好奇,又发出第二道明旨见召天女入京,这是后话。)

由于坯布和塔架被箭射坏了,有扯布换竿修复的时间,还不如再重做一个,于是她又做了第二架竹竿‘三角翼’,这般辛苦的忙了两天,老天却又开始下雷暴雨,怎不令江明月心生郁闷。

十天了,也不知家里怎样?

爷爷、爸爸、妈妈…三哥一定够呛,对不起…哥…不是你把我弄丢的,都怪我……我为什么会踏进那个该死的光柱啊……

……要是老天继续耍我,那个时空隧道一直不出现……该怎么办?

去雅鲁藏布江大峡谷也不算难事,可要是光柱不出现,该怎么办?

要是回不去?永远见不到家里的亲人,我该怎么办?

……

想着想着,越想越伤心,两行清泪从她光洁晶莹的脸颊上滑了下来。

她只顾着坐在亭子里伤感,并没有发现亭子到池畔的九曲木栈道尽头,多出了四朵伞花。

伞花下的皇阿哥们从汀岸上看过来,映入眼帘的是怎样的一幅美景啊,田田的荷叶犹如飘摇的翡冷翠雕,在风雨中划着美妙的凝碧的波痕,红白荷花象瑶池中仙品似的竞相开放,远远地看去,那少女像是坐在荷花荷叶做成的花筏上,被轻盈地托起,衣裾和长发在风中飘动,清逸绝尘的气韵,虽天仙亦不及矣。

“嘿!你在这儿躲清闲呢,你那个丫环满园子找着给你送伞……”十四阿哥率先进亭,口气开始挺得意,一见江明月脸上的泪痕,吃惊道:“你,你哭了”。

回过神来的江明月忙拭了拭脸颊,背过脸道:“没有。”

十阿哥一下坐到她身旁的长栏凳上,脑袋后仰着追着瞧她的脸,皱起眉直通通地叫道:“还说没有,眼泪还没干呢,谁给你气受了,我替你出气。”

“十弟,不可造次。”八阿哥急忙喝止。

九阿哥一撩衣襟,风致十足地在亭中心石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来,笑而不语,等着十阿哥挨轰。

……本章完结,下一章“:放鹤楼却情(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