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5章::放鹤楼却情(二)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5章:放鹤楼却情(二)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九阿哥一撩衣襟,风致十足地在亭中心石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来,笑而不语,等着十阿哥挨轰。

自江明月那日发飙后,她和皇阿哥们的相处关系变得微妙,九阿哥在哥哥们的施压之下,赔情不算,举止言谈也收敛了许多,江明月虽然表示事情揭过就算了,仍然保持往日的言笑行事,但总会以忙碌做事为名,尽量与这些皇阿哥们保持距离,不过众位阿哥们发挥“山不就我,我就山”的精神,常去她的院落里看她忙。

在制第二个“三角翼”时,除了十三阿哥没去,其他的皇阿哥们都去观看,尤其是十四阿哥和十阿哥,很好奇,很新鲜,江明月这边以“水手结“捆扎,他们跟在后面在竹竿格子里随着她跳来跳去,问这问那,还抢着帮她抬竹架、试擂木。还吊着臂膀的四阿哥和八阿哥等人在旁看着她所做的一切,心里狐疑,若不是“仙法”,这种竹架子怎么能飞上天去?

当时十阿哥还乐呵呵地跃跃欲试,道:“明月,你这个翅膀能再带个人飞上天吗?我这辈子还没飞过呢,也想上天上看看。”他这么说着,其他几位,包括四阿哥也用热切盼望的眼光看着江明月。

江明月以三言两语打消了他们的念头:“这个其实就是利用做风筝的原理,是个人都能飞上天,但也很危险,一旦没了风,或是操作不当,你见过断线的风筝吧,比那个还要惨,人会象石头一样掉下来摔成肉饼,那天胤禵那一箭,我就差点玩完,我是为了能回家,每次报定必死的决心才飞上去的,你可想好了,打算为过个瘾头,而甘冒这种生命奇险吗?”

十阿哥讷讷不能言,其他的皇阿哥们也带有几分将信将疑,因为有更重大的生命理想“皇位宝座”的存在,这飞天玩命的念头也就淡了下来。

以八阿哥等人的精明当然不忘去调查江明月的来历,“从天而降”从陈县令那里套出后便不再是秘密,虽然江明月极力否认自己有“仙法”,但她精灵般超凡拔俗的言行和所制造的希奇古怪的“物证”,依众位皇阿哥的理解力还是认定她是一位被谪入凡间的仙子。

平日里但觉她极尽灵秀,带着几分狡黠,轻轻有些激越,聪明之中加两分野性,言笑晏晏,妙语如珠,一种撼人心魄之美在自然中流露,在自信中展示,在自在中逍遥,在无意中浮现,在无言中闪烁,在无为中发散……可眼下,居然看见她在流泪,吃惊的同时,只觉得心脏好象被什么揪扯了一下,感觉隐隐作痛。

“明月,你有什么烦心事吗?说出来,我们会帮你。”八阿哥柔声问道。

江明月把双手蒙在脸上,洗脸般地揉搓几下完全抹去泪痕,声音在手心里有些发闷:“谢谢你,我没事。”

十阿哥笑着打趣:“平日见你那么爽利,这一哭,看起来倒不象你了。”

“说过不是哭啦,”江明月故作轻松笑道:“只是见老天这么卖力地浇花,也陪他浇一下,你们呢?怎么大风大雨的还出来走?”

“你还真会挑地方,孤亭闲坐观花雨,芙蓉塘外有轻雷,我们当然也来趁这份清雅了。”九阿哥笑着接话。

江明月仔细打量一下他,这家伙生得美极,说话正经些,再体现些诗才,果然顺眼多了,于是调侃他一下:“是啊,坐亭中,见两侧荷花面目清秀,看着它们,心好象也被清洗一番,颇有洗心革面之效,哦?”这句‘哦’是扫视过十阿哥、八阿哥和十四阿哥说的。

三人听懂了这句,会心而笑。

九阿哥脸上有些讪讪道:“我平生第一遭给人赔了礼,怎么还提这碴儿,揪住不放。”

“别多心,我很高兴见到这样的你,孤亭闲坐观花雨,芙蓉塘外有轻雷,很美的诗句,是你即兴作的?”江明月笑意盈盈。

皇阿哥们都面露惊奇之色,连十阿哥都有些惊异道:“他摘唐代李商隐的诗你不知道?”

江明月心里那个汗哪!拜万恶的应试制度所赐,古典的名著诗词平时看得太少,现在连“草包十”都能做她的老师了,于是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这方面很差劲的,古典…哦不…就是诗词歌赋啦平时看得不多,不过,我懂得欣赏好坏。”

见她能从容自陈自己的弱项,皇阿哥们的心头又多了几分亲近之意,仙子也有不知道的事,而自己知道,男性的自尊心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寻章摘句,小技而已,明月,你的冰雪聪明本不在此。”八阿哥温文地笑着,一双眼眸象深潭中的黑玉,柔和的亮。

十四阿哥探头笑道:“你若喜欢这些,我也能吟给你听,一雨池塘水面中,淡磨明镜照檐楹。东风忽起垂杨舞,更作荷心万点声”。说完一双酷似四阿哥的眼睛饱含着感情凝视着过来。

诗意较浅,江明月听懂了,一见他的眼神,心头一窒,荷心万点声,千万别是诉情衷吧。只好装傻:“好诗句,正合了眼前的景致,想不到胤禵,你比我弟弟年纪小得多却比他有才多了,等我回到家,一定拿你做他的榜样。”

十四阿哥的脸色一白,道:“你…”

“你弟弟多大了?”十阿哥却好奇道。

江明月微愣,她一时急智,杜撰出一个弟弟,索性一骗到底:“23了。”

十阿哥的脸色也变了,问:“那你多大了?”

“这可不能说。”江明月笑了笑:“在我的国家,问女子的年龄可是一件失礼的事”。

八阿哥一直微笑旁观,他的笑却让江明月有些疑心被他窥破用意,只听他凝视着自己吟道:“芙蓉不借韶华助,故著缃黄,素面留妆,不出寒花只暂香。伤春不尽悲秋苦,落蕊浮觞,知在谁傍,一笑盈盈百种芳。”

江明月古文水平实在差,有八成没有听懂,但最后一句‘一笑盈盈百种芳’,忖度着貌似是夸赞自己,只得将装傻进行到底,又不好意思笑了笑道:“这首长了些,我没听懂,不过听你念,音韵很美,一定是一首好词。”

九阿哥笑道:“在你的国家没有诗词吗?”

江明月想了想,道:“当然有啦,古典诗现代诗都有,只是本人是个大俗人,没读过多少。”

“现代诗是什么?”

“就是由浅显的话写出的诗,嗯~~就吟一首徐志摩的诗举个例子给你们听,”江明月回忆着看电视剧《人间四月天》里印象最深的诗句,轻轻吟道:

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

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讶异,

更无须欢喜,

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

你我相逢在时空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记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轻轻地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江明月以诗寄意,改编两首连在一起,以作却情之用,此诗吟罢,放鹤亭中一片寂静,这意思再明白不过了,皇阿哥们神色不定,眉宇间都有些怃然。

“这也叫诗?写这诗的叫什么名字?”十阿哥闷闷地问道。

“徐志摩。”

“要是他来我们大清国,爷砍了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