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6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一)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6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一)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又是跟谁治气呢?砍砍杀杀的?”九曲桥栈道那头多出了两朵伞花,来者正是四阿哥、十三阿哥和为四阿哥撑伞的李卫。

“四哥!”八阿哥等人含笑起身:“十三弟也来啦。”

江明月见这些弟弟们向哥哥打千儿致家礼,一派兄友弟恭的模样,心里暗笑:“如果我回到家里,把这好传统对着我那些哥哥们实施一下,江明宇肯定以为我使坏整蛊他,每一根寒毛都会警惕地立正。”

她笑微微的,正有些走神,十三阿哥已喜道:“明月,你送我的那朵‘晴雨花’真的很灵验,今天果然下雨了。”

“什么晴雨花?”十四阿哥神色微变,立刻接口问道,皇阿哥们都好奇地把目光投注过来。

江明月笑道:“就是能预测下雨的花,晴天是正红色,阴雨天颜色会变深红。”

之所以做晴雨花,是因为“三角翼”飞行受天气影响很大,清朝又没有天气预报系统,江明月只能自己想办法,要查知是否下雨,她发挥在化学方面的强项,用红、绿两色粗绉纹纸,刷上一层浓盐水,待干后做成花束的样子,空气湿度大时,氯化钠会增加纸的吸水性,花和叶的颜色会变深,再有,常负责带路的清江衙役张午,闲聊时得知他的父亲是风湿性关节炎的症状,逢阴天下雨腰腿就疼,因此得到江明月每天的“问候”,对是否下雨预测得很准。

当时在做这‘晴雨花’时,被十三阿哥瞧见问起功用,一经江明月告知,硬要花束中送他一朵,他天天观察花色的变化,可一连几日都是朗晴天,花色不变,今日果然印证了江明月所说的情况。

“有这样的好花,明月,你也送我一朵”。十阿哥大感兴趣。

“还有我,你不能厚此薄彼。”十四阿哥有些闷闷不乐。

“明月,你有多少这样的花,我包圆了,你开个价吧。”九阿哥的商业敏锐度实在是高,前头要买缝纫机,一眨眼现在又打这种花的主意。

江明月抿嘴笑笑,缝纫机这人开价三千两,现在看来光卖这种纸花我也能发笔小财,在大清朝真是财富俯拾皆可得啊,可惜明天若不下雨,我又要去飞了,于是笑道:“好啊,听者有份,在座的每人送一朵,不过得记住,每隔七天需用一支新毛笔沾浓盐水把花和叶涂一遍,否则就无法再预测晴雨了。”

众人得允,面上都有了笑容。

“刚才谁招惹十弟了?喊打喊杀的。”四阿哥记起了这碴儿,问道。

“还不是个姓徐的,明月他们国家的人,写的诗挺…招人恨。”十阿哥气哼哼地说。

“明月,你们国家的诗?”十三阿哥面露喜色。

“这倒要听听。”四阿哥也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江明月凝视着他们,心里陡然生出一种复杂的感觉,对于八阿哥他们,说就说了,对于他们俩似乎是当面拒绝,总有些……像是要做出什么决断似的,她又将刚才的诗句吟了一遍。

十三阿哥的脸色一白,心头蓦然跳过那日与四哥的言谈。

那天她正颜厉色地喝斥九哥,第一次见她这样,后来越想越不明白就问四哥,四哥说:她是个聪明人,她在亮出一个讯号,不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境,柔弱的表象下有着极为强悍的意志,如同小鹿的身体里拥有一颗狮子的心…那么…这首诗要说的就更加明显了。

四阿哥神情淡淡,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先是沉吟不语,而后淡然笑道:“嗯,这种诗体与众不同,听来倒是耳目一新,还有别的诗作吗?能否为我再吟一首?”

与这位仁兄接触下来也有十天了,江明月知道他是最“难以琢磨”的。话里有什么别的弦外之音?猜度不着,索性大大方方微笑道:“我于诗词文赋方面笨得很,平时读得也不多,听说诗词的乐趣之一在于唱和,还是交换好了,你若是吟一首,我便还你一首。”

四阿哥微微一笑,眼光向满塘雨荷一掠,吟道:

“风生杜若洲,日暮垂杨浦。

行到田田乱叶边,不见凌波女。

独自倚危栏,欲向荷花语。

无奈荷花不应人,背立啼红雨。”

他的声线低沉而有磁性,饱满含情,吟完最后一个字,仿佛余音袅袅,江明月象是被什么击中了,人呆怔住……

“如何?该你了。”四阿哥的黑眼睛略带笑谑地瞧着她。

江明月回过神来,觉得自己有些象文盲,既不知他吟的这首词是原创?还是有别的出处?甚至有些句子都不知道是由哪些字组成,只是她却难以形容地感知到这词中的意境,“独自倚危栏,欲向荷花语。无奈荷花不应人,背立啼红雨”,这正是与自己抱膝独坐时的心境相合,所以,她为之震憾。

“你怎么啦?明月。”十三阿哥看她神情有异,看见了众人有些奇怪的目光。

她努力收慑了心神,勉强笑道:“真牛!张口就来,我怎么出了这么个馊主意,折腾自个儿啊,真是倒霉催的。”

江明月绞尽脑汁,想了半盏茶的光景,也记不起有关于雨中荷花诗词的库存,望向眼前的景致找灵感,见有些花瓣被风雨吹落在水中,急切间忽然灵机一动,道:“用唱的行吗?”

众人原见她苦思冥想得挺苦相,本想找个理由给她台阶下,因为没人想令她难堪,见她说唱,忙齐声附合:“那更好啊,我们这里的诗词也可以按曲牌清唱的”。

江明月心里笃定了,认为应景此时的也只有谭校长的经典曲目《水中花》足当重任,反正是她K歌时的得意曲目,心里先着起了个调,清音渐起:

凄雨冷风中

多少繁华如梦

曾经万紫千红

随风吹落——

后面的“落”字,音调放柔,轻如曲水飘香,唱音幽幽,配合眼前流水落花的景致,分外感染人,亭中的众人已全然改容,屏息静听。

蓦然回首中

欢爱宛如烟云

似水年华流走

不留影踪——

歌声转而深意无限,江明月的秋水眸光也变得辽远,仿佛穿越了时空,看到了往日在现代社会时种种欢乐画面,曲辞和心意相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人韵味,亭中的众人已不觉换作动容之色。

我看见水中的花朵

强要留住一抹红

奈何辗转在风尘

不再有往日颜色

我看见泪光中的我

无力留住些什么

只在恍惚醉意中

还有些旧梦

对照自己的倒霉际遇,江明月秋水双眸里渐渐缭绕着小南风似的濛濛水气,她第一次觉得唱出了这首歌的神髓,这与去K歌时配现代器乐的感觉绝然不同,它简直是自己心里抽出的心声,她被自己感动了,沉浸其中,居然没有发现已经在左右听者的情绪,没有看见每个人脸上的线条已经柔和下来,带着几分流连,几许怅惘……

这纷纷飞花已坠落

往日深情早已成空

这流水悠悠匆匆过

谁能将它片刻挽留

感怀飘零的花朵

尘世中无从寄托

任那雨打风吹也沉默

仿佛是我……

一曲终了,无人说话。

静,太静了,亭子中所有的人都默然不语,神情各异,但凝视着江明月的目光,都火辣辣的,可江明月丝毫未觉,她还沉浸于自己的思维世界里,望着满塘风荷怔怔无言……

……本章完结,下一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