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7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二)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7章:水中花,康熙见召(二)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静,太静了,亭子中所有的人都默然不语,神情各异,但凝视着江明月的目光,都火辣辣的,可江明月丝毫未觉,她还沉浸于自己的思维世界里,望着满塘风荷怔怔无言……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好辞!好曲!”八阿哥率先鼓掌,赞道。

十四阿哥跃然插口,道:“明月,我来吟一首,你来和。”

十阿哥也道:“我也吟一首。”

江明月吓得一个激泠,一撤身,笑嚷道:“什么?车轮战啊,我脑子都想麻了,才想出这么一首歌,让我和诗!你们干脆宰了我得了,怎么那么寸,遇上的个个都是曹子建,欺负我不学无术还是怎么着?再逼我,我就走了。”

众人想想她初时的确想得艰难,差点下不了台,又听她威胁要走,嚷着要和诗的几个也犯了踌躇,气氛一下又变得有些微妙。

“算了,还是‘坐听风雨打团荷’吧,”八阿哥向几个小弟使了个眼色,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柔声问道:“明月,你在家乡时遇到下雨天会做些什么事消遣?”

江明月一愣,心道:“难不成告诉他们,有课上课,没课上网,上图书馆,睡大头觉,对,还有跟室友、死党们打扑克……”

忽然眼睛一亮,还是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免得都盯着自己,道:“雨天娱乐之一是玩扑克牌,对了,胤祥,那扑克牌还在吗?”

十三阿哥不自然地笑了笑,凡是江明月送给他的,他都珍藏着,包括那袋皇室麦片,他并不想与四哥以外的人分享那份欢乐的记忆,可江明月开了口,他也不想拒绝,所以纵然有些不情愿,还是从腰间精绣的荷包里拿出两副用油纸包裹的扑克牌。

十四阿哥等人的脸色更差,但很快被江明月的手法吸引住了。

江明月用灵巧的双手上下翻飞,招式华丽丽,极具表现力地洗牌,切牌,她有段时间挺迷周润发的赌片,专门练了好长时间,又经过三哥江明宇这个军界斗牌高手的点拨,洗牌技术已达到赌场荷官的水平。

“打‘升级’好了。”江明月笑着建议,她向八阿哥等四人讲解牌花和‘升级’的规则。

拿六张牌抓阄选阵营,结果四、九、十四抽到红色为一班,十三、八、十抽到黑色为一班,李卫作了拿牌架子,帮着一只手不利落的四阿哥拿牌。

江明月这回对老天的安排比较满意,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玩过‘升级’,算是熟手,带着另两个,基本看来,也算实力均衡,于是在旁绕圈督战掠阵。

两把下来,江明月不得不佩服这些人精们的智商,除了十阿哥平凡一些,其他的一教就会,而且很快就掌握了诀窍。

牌桌上是很能体现个人风格的,四阿哥表现沉稳起来,与江明月印象中的争强好胜的大男孩绝然不同,也许,他只有在十三阿哥和自己面前才会放松戒备吧,江明月想。

八阿哥一直温文尔雅地微笑,形象和风细雨,手下却毫不含糊,堪称辣手,他的心智很高,已经在算对手的牌了。

九阿哥更是欣喜:“这个好玩,弄好了,是笔大买卖,明月……”

十四阿哥被八阿哥连毙两张,没好气道:“九哥,你专心点,打完再谈你那大买卖。”

十三阿哥的出牌风格比以前更加犀利,似乎在证明着什么。

十阿哥相形之下牌技最差,但事情总是这样,不会打牌的人往往会抓好牌,靠着运气他倒也没出差子,反而帮助己方跳了一级。

在打5之前双方实力旗鼓相当的,阵地易手几回,5之后,十三、八、十这边借助十的好牌跳了一级,打到了7。

四阿哥和十四阿哥不愧是一个妈生的,同样得好胜,只是一个面色强作淡然,一个脸都气黑了,九阿哥也脸上透着些不自在,好在没有互相指责。

没想到他们打牌的争胜劲头,也跟争江山似的,江明月有点后悔打牌的提议,正想着找些什么别的理由岔开,岂料在这白热化的当口,忽见高福过来跪地禀奏:“请主子和各位爷、江姑娘安,宫里来人了,请各位主子去接圣旨。”

江明月一下松了口气,好了,牌局一散,这伙皇阿哥就不用气成“青蛙王子”了。哪知,高福又多了一句:“秦公公指明要江明月姑娘也去接旨。”

我?江明月大吃一惊,康熙皇帝怎么会知道我的存在。

不守信用!她的眼神冷了下来,直盯视着四阿哥和十三阿哥。

“不是我和四哥说出去的,我们没说过你的事。”十三阿哥急急解释,四阿哥神色平静无波,只是用那双幽黑深邃的眸子凝视过来。

难道是八阿哥他们传出去的?不是同样也请他们保密了,江明月目光一掠,眼中的冰意同样又笼罩向八阿哥等人。

“既是答应过你,我可没有说。”十四阿哥连忙撇清,九阿哥和十阿哥也急忙辩解没有说过,八阿哥用眼神宣告他的清白。

那TMD见鬼了,都没说,老康是怎么知道的,他长有千里眼吗?

江明月那红菱角般线条娇美的唇角斜斜上挑一个冷酷的弧度,明丽的双眸也危险地眯起来,这是被惹毛的前兆。她这人情绪好时是千好万好,堪称天使在世,但若惹毛了她,那是魔鬼也要让七分的,军区大院的成长背景性格之中极有阳刚血性的一面,江家人血液中流淌的强悍、刚毅、狠劲儿她一样也不缺,纵钢刀加颈也毫不退缩。

“皇阿玛在我们的亲兵侍卫里安排了人,有密折上奏之权。”十三阿哥的神情有些沮丧。

江明月略一沉吟,记起曾看过的清朝剧中确实有这么个“密折上奏”一说,尤其是那日因三角翼迫降在五百大队人马睽睽众目之下的“出场”,人多口杂想必难保走露风声。

既不关他们的事,依江明月的性子倒还不至于迁怒,怒意一收,脸色略有缓和,开始思索:那么——康熙帝让我接旨是什么意思呢?

是对UFO式天外来客的猎奇?要召一见?

还是怕天降的妖精祸害了他的宝贝儿子?除之后快?

自穿越以来,江明月无时不刻不生活在隐隐的恐惧中,这种恐惧被在心底深处刻意压制,此时此刻却好象薄岩下的岩浆开始翻滚,昔日网上穿越文看得够爽,论到亲身上阵,才知心境惨不可言。

人本来就是一种社会动物,当一个人活生生的从她已经熟悉了一辈子的社会当中生生割裂开,天地当中似乎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异类,身无长物,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周边的人是友是敌充满了变数,未来的结局如何亦不可知,这种毫无安全感,孤立无援的感觉用四个字来形容就是:空惘、绝望。

江明月能撑到现在,全靠她本人的非凡勇气,和“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这个信念支撑着她,在这个陌生的帝制封建时代,她一个年轻少女若想保证安全,只能巧妙地展露出灵慧、可爱和神秘,博得社会等级之上皇阿哥们的好感,这也是她迫不得已用来保住自身安全的手段,现在看来,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目的,可是远在紫禁城的皇帝居然来了一道圣旨…皇帝是否知道我的来历稀奇呢?哎呀,不好!人总是惧怕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或物的,如果被看成异端,那离祸患就不远了……在皇权之下,我该如何保护自己呢?江明月脑中急速转动着念头。

“事已至此,明月,我们先去听听圣旨说什么。”见她一直沉默无语,八阿哥温雅地开口建议。

江明月的脑中忽然窜上了一个主意,她抬起头,唇角挑起一丝古怪的笑意,轻声而坚定地说道:“我不能去。”

此言一出,众阿哥的神色都是一变。

江明月清冽的眼神移向四阿哥和十三阿哥,轮廓优美异常的下颏微微上挑,一笑之中隐有傲然:“我只能接外交国书,而不能接什么圣旨,我想,你们应当能够明白。”

四阿哥幽黑的瞳仁凝视着她,足足有十余秒光景,也看不出喜怒神情,两片薄唇翕合:“我们走!”率先和十三阿哥出了亭子,八阿哥等人随后而去。

“四哥,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惟有十阿哥不知就里的问着,一边走一边回望远远的亭中人,那尚在满塘荷花掩映中的江明月。

“十哥,假使你有朝一日流落他国,他国国主一道旨意,你以大清皇子之尊会接他国的圣旨吗?”十三阿哥拧着英挺的剑眉,阳光气质尽皆不见,只剩下忧心冲冲。

“当然不会!”十阿哥冲口而出,而后恍然:“我...我明白了,可,皇阿玛那里怎么交待?”

老十是后知后觉,却不知几个兄弟心里明镜似的,早在江明月那句“我不能去”,就开始犯难。

与江明月相处这些日子,对她的脾性还是略知一二,此女外貌灵秀隽爽,笑语如珠,内里却是风骨铮嵘,柔而难犯,那句“我江明月要做什么,没有人能够勉强。”铿锵之声,言犹在耳,骨子里流露出的那种傲岸,任谁也能看出志不可夺。

……本章完结,下一章“:龙凤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