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28章::龙凤斗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28章:龙凤斗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来到厅内,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太监正候着,这人认识,乾清宫太监主事之一秦海,比首领大太监李德全低了一个品级,面白无须,神情挺精乖,一见众阿哥先挺有职业奴才身段地抢上前,笑咪咪地跪地见礼:“奴才秦海给各位主子爷请安。”

皇阿哥们倒也客气,和颜悦色地命“起喀”,派个主事太监来传旨,可见皇阿玛对旨意极为重视。

那秦海立起身,眼光往来到的众人堆里一溜,面上带了三分笑,道:“奴才此来,是奉皇上旨意,有位叫江明月的姑娘何在?皇上特命她接旨。”

众位皇阿哥都没有立即回答,论私心,当然谁都想维护江明月,可君父之命亦不可不顾,一个妄言,若被虎视眈眈的兄弟们抓了把柄,传到老爷子耳中,有碍日后的政治前途。

十三阿哥率先就要开口,忽然手臂一紧,被四阿哥止住。四阿哥的语声沉稳淡然:“江姑娘因为身份特殊,暂且无法接圣旨,其中情由,我自会上折子直达天听,先宣旨吧,日后皇阿玛问起,由我担着。”

秦海极是惊讶,见其他的阿哥没有表示异议,并且都是神情凝重,忖度了一下,展旨宣诏:“上谕:”

众皇阿哥们抹袖翻飞,齐刷刷地扎下千儿去。

但听得旨意有三:一则“四阿哥伤势无碍,朕心甚慰”之类,二则‘河道衙门涉案官吏已悉数锁拿进京’,第三“闻悉有天降之女,江氏明月,救皇子于危难,有大功于国朝……”骈文古赋拉拉杂杂一大通,占圣旨篇幅最大,总而言之一句话,宣召“天降祥瑞”江明月随同皇子们三日后开拔,进京面圣。

跪接旨意罢,众皇阿哥心里的为难更深一层。

其实心里也挺矛盾的,论私心,这位灵慧绝伦、奇妙万端的“谪凡仙子”,谁也不舍得与她别离,所以听闻召她一同进京的旨意,个个还是心怀几分窃喜,可问题是她会答应吗?若不肯,该如何是好?

软语说服?可她这人看上去岂是用言辞所能轻动的?

对她用强吗?浑话!光看看其他兄弟那火辣辣的眼神,自己爱慕示好还来不及,怎么能去开罪她,惹她嫌恶?

可皇阿玛那里万一降罪,能不能保得了她呢?

还有,谁去做说客?当这个“恶人”?

十四阿哥眼珠微转,笑道:“十三哥,你又是‘晴雨花’又是‘扑克牌’的,得着不少好东西,足见明月对你和我们不同,由你去劝她,自是无有不允的。”面上笑嘻嘻地撺掇,话意里还是能听出酸味和移祸东吴之意。

十三阿哥当然不是笨伯,听出了他的居心,洒然一笑道:“允或不允,我也不多作考虑,反正无论明月她做何决定,我都会遵从当日的誓言护她周全,四哥,你怎么看?”

四阿哥淡淡一笑道:“十有八九她是‘不允’,若是来一句‘我不能去’,我欠她一条命,还真没法子再多言。”

八阿哥也觉得难度大,语气中有叹息之意:“还是先问她的意思,尽量往两全之策斡旋吧。”

“就跟她说,只要一块进京,由着她开条件。”九阿哥献计献策,不脱生意头脑。

皇阿哥们商量了半天,方要去见江明月,跟着的人早有报来,说江姑娘离了荷花池已回房了,于是,一同去江明月所居的“碧桐轩”。

*************************

“明月,我皇阿玛的意思,三日后请你和我们一起进京。”十三阿哥尽量说得婉转,边说边打量她的神情。

江明月沉吟不语。

其实她倒是放了一半心,因为这事在自己的意料之中,趁他们去接圣旨时,这个可能性也曾经考虑过,并想了些应对之策。

她觉得这就象玩“梭哈”赌牌,不到最后,不能亮自己的底牌,事关策略,她还是蹙着秀眉,坐在那里沉吟不语。

皇阿哥们的目光都着落在她身上,心里充满了等着揭盅的焦躁,可这小丫头偏偏是考验耐心似地蹙眉不答。

十阿哥终究忍不住了:“明月,去?还是不去?给句痛快话。”

江明月目光一展,亮如晨星,微然一笑道:“老实说,对于我个人而言,对贵国的京城倒是十分好奇,私人去游历一番也未尝不可。但现在的情况却是,贵国皇帝下圣旨让我随你们进京,这算什么事?我一不是贵国的臣属,二不是战败的俘虏,虽然流落贵国,但总还代表我国的国体,这名不正、言不顺,外交不对等,以我的身份若是奉了你国的旨意,那日后我还有何面目回我的国家?!见我国的子民?!”

众皇阿哥面面相觑,却见温文俊雅的八阿哥笑道:“明月,你所想的不无道理,只是换一种思路,常言道:入乡随俗,我皇阿玛远在紫禁城就已得悉你的大名,派专使前来,我朝对你并无轻慢之意,这些日子我们兄弟与你平辈论交,十分相得,算起来我皇阿玛也算你的长辈,朋友之间有通家之谊,一道去谒见家中长辈也是合乎情理的。”

江明月心中忖道:这位九龙中的“实力派”果然好口才,没理也能抢三分,花骨朵似的脸上浮现凉凉地笑:“不是我驳八皇子你的面子,你我现在易位而处,若有朝一日你流落到我国,我国国主一道旨意,你就会‘入乡随俗’,上赶着奉旨吗?”

八阿哥闻言无语,脸上倒也没有尴尬之色,只极有风度地向自家兄弟摇头笑道:“此路不通。”

九阿哥接口笑道:“明月,凡事都好商量,你要怎样才能跟我们进京,说说你的条件吧,我们可不是逼你,只是孝道当前,皇阿玛有令,做儿子的自然要尽力一试。”

江明月“嗤”地一笑:“敢问九皇子,那么要什么条件?你会对我的国家执臣子之礼?”

九阿哥一噎,看着四阿哥等人讪讪地笑:“油盐不进的,又白饶。”

十四阿哥倒是神情罕有的冷竣,缩水版的四阿哥一般,鹰翅般的浓眉皱起,道:“明月,我们哥儿几个是好说,只是皇阿玛要是因此震怒,万一降罪,怕是…怕是…你要吃亏。”

“噢?是吗?”江明月淡淡一笑,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傲然,道:“我江明月可以很友善,但若认为我软弱可欺,可以任人摆布,那就尽管试试?”口吻一如经典电影《琼宫恨史》中克里斯蒂娜女王一样的高贵疏离,她的应对方案中当然也包含撕破脸的准备。

皇阿哥们首次看到她这种高傲、强硬的,女王般的作派,都有些发愣。

十三阿哥血一热,冲口叫道:“罢了,别再逼她,拼着被皇阿玛……”

“十三弟!”话没说完,被四阿哥硬声止住,四阿哥开口了,眸子幽黑深邃,象绞着无尽的漩涡:“皇阿玛这头是君父亲恩,明月你对我有救命之义,我在想恩义两全之策,只是此时还没想到,明月,假设我二人易位而处,以你的冰雪聪明,会如何做呢?”

牛人啊!

江明月在心底里发出一声叹息,此人不愧有帝王权变之能,出招如此高段,除了十阿哥不在段位,其他四个皇子将交情牌、生意牌、威胁牌、情义牌都打了一遍,而现在这位四阿哥又将“皮球”踢还给了自己,以退为进。

那些日子由共同进餐、说笑、打扑克等相处培养出的亲近感此刻已感觉不到,有的只是如同两军对垒前的试探,双方一块算计、斗心眼。

不知怎的,江明月心里居然觉出几分萧索和倦怠,迎向他的目光,凉凉地一笑,说出了早已考虑好的腹案:“如果我是你,会达成‘恩方’的命令,同时也为‘义方’争取到外交访问的邀请国书和十二天时间,除此之外,没有别的路。”

四阿哥的黑眼睛中一抹亮采一闪而过,坚毅的下颏微收:“好!国书我定会争取到,可,为什么是十二天?”

江明月将目光投向房梁上端的天花藻井,眼神悠远,好象望见不可见的苍冥深处,轻轻地说道:“以天代年,算是一个轮回吧,我将搜遍清江地界的每一寸上空,如果找得到回天的路径,自然不用急着回去,好歹我要见识一下这个时空的紫禁城再走,如果…找不到,那么清江县,我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___________________

老台词:需要支持!!!!

……本章完结,下一章“:暗流袭(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