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31章::暗流袭(三)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31章:暗流袭(三)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众皇阿哥们衣衫草就,急急赶到了碧桐轩,正看见这种场景:侍卫、丫环掌着灯笼,环立着,十三阿哥躺在地上,江明月正拿止血喷雾为他止血急救,富察靳勇身上也有三条刀伤,伤口都不在要害,属皮外伤一类,只是眼睛无法视物。

众人七手八脚地将十三阿哥抬进碧桐轩正屋里,洗净血渍,细查伤口,身上有大大小小有七条伤口,最吓人的是一条刀痕从十三阿哥的左肋斜到右胸,好在创口虽长,但割得表浅,并不致命。江明月正在对他缝针医治,众阿哥们都阴沉着脸在旁看着,四阿哥更是脸色煞白,一抹狠厉色从黑眸中透出来,室内气压很低。

十三阿哥慢慢地苏醒过来,张口叫道:“明月……”

“我在呢,你感觉怎样?”江明月柔声应道。

“把灯点起来,我想看看你。”十三阿哥的脸转向她。

众位阿哥脸色都是一变,整个卧房已经点了八九支蜡烛,亮如白天。

“十三弟……”四阿哥倏然变色,他抢步上前,伸手擦镜子似地在十三阿哥的眼前晃了晃,江明月看到他下颚肌一紧,象是咬紧了牙关,额角青筋突现,目光可怕,森然欲噬人。

“四哥!”十三阿哥也似吃了一惊,他感觉到了,他只觉得胸口剧痛,内里更是被什么窒压得透不过气来,天潢贵胄的万丈豪情,忽地化成了无边的绝望,他惊恐迟疑地问:“我…难道…瞎了?”

“胤祥你别担心”,江明月忙安慰他:“有我在,不出两天,你和富察的眼睛都会好的。”

“真的?”十三阿哥只觉得一下从地狱升到天堂,几乎要一跃而起了,不料,牵动伤势,痛哼一声。

“当然是真的,我保证”。听她这么一说,四阿哥及众位皇阿哥立刻神色舒缓下来。

“你别再乱动啊,我费了老鼻子劲儿才把你缝补好了,要是伤口再裂开,你就太不尊重我的劳动了,你流了不少血,还是多睡觉养养神。”说着,江明月伸手将他身上的一条薄布单重新展覆平整。

十三阿哥一把拉住江明月的手腕:“明月,别离开,我看不见,好黑。”他的眼神黑洞洞地散着,看上去十分软弱无助。

江明月柔声答应:“我不走,就在旁边守着你。”

“你不会走?你答应?”

“是的,我不走,就在床边瞧着你。”江明月俏皮地一笑:“你现在正睡在碧桐轩我的床上,你说我能到哪里去?”

十三阿哥有些羞赧之色,忽然轻轻地说道:“我睡不着,你能为我念那首催眠诗吗?”他的神情带着求恳。

“好的啊,那你闭上眼睛。”江明月让声音里透出温柔地笑意,她记起当看见十三血淋淋地昏过去那一刻的揪心和恐惧,那是一种很特殊的感觉,此刻又怎忍心拂他意。

江明月真的象哄宝宝一样,轻轻拍着他,同时低醇柔和、充满温情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一只松鼠/在树枝上/吱吱地/吃着月光/月光是吃不完地呢/那是月宫仙女们落下的歌唱/也是从她们银色的衣袍里/落下的银色的糖……乖乖地睡吧,亲爱的宝贝/让云朵做你的摇床/蓝天垂下透明的帐……”

一道细细的泪痕轻轻顺着十三阿哥紧闭的眼角滑落下来。

江明月一怔,忽然想到十三阿哥是个从小没娘的皇子,“睡吧,别多想,”她怜惜地伸手抚过他的额角发际,手指沾湿了他的眼泪:“大约十二个时辰后,我担保你的眼睛能重见光明,三天后你的伤口都会结痂愈合,你要相信我。”

十三阿哥苍白的脸上又浮现了阳光般的笑容,他失血体虚,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江明月和众皇子走到外间,低声叮嘱:“他二人的伤口无碍,但眼睛两天内不要见阳光,叫人用厚布把房间窗子遮起来,一定要让屋子光线比较暗,明天我会为他们敷药。”

“明月……”十阿哥刚抬起大嗓门,就被江明月“嘘”地止住,只得压低声音问:“这事怎么出的?”

江明月有些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本来好好地在屋顶上看星星,结果睡着了,听到有人叫抓刺客,就见胤祥他们正在打得哐哐响,我试探报出江明月的名字,一人果然上房拿着刀冲我来了,这说明这些人肯定不是向我江明月说‘晚安’的。”

这时,年羹尧进来,朝四阿哥递了个眼色,四阿哥会意,朝江明月低声道:“明月,十三弟这里就偏劳你了。”

“放心吧。”

八阿哥等人也立时起身告辞,十四阿哥出了门又折回来,江明月正要问他又有什么事,只见这颇具“小鹰”气质的少年探头过来,虎了脸,正儿八经地低声道:“十三哥能做的,我也能,我真的希望现在躺在那里的人是我。”

江明月讶然地瞪着这小孩。

“如果现在受伤的是我,你也会…这么对我吗?”十四阿哥继续追问。

江明月又不是傻瓜,当然明白他的心思,故意伸手粗鲁地弹了一下他的大脑门笑说:“当然会,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想起我的弟弟。”她已委婉地做了暗示。

十四阿哥也听出来了,面露悻悻之色,张口欲言,但又不想触怒江明月,转身闷头走了。

“高福,我需要一些东西让你去办,找几个能装水而不露的葫芦、最好能有十只,一大包纯碱粉,还有,去张铁匠的铺子里提一瓮纯硝石粉来和一个写着编号“七”的坛子,再准备十个半大的陶缸,准备好了,立刻拿了来,越快越好。”江明月开始下令,高福一一记下领命而去。

“墨荷,你带人去抬一瓮窖藏冰来、翠儿你带人厨房多烧几壶开水,煮上绿豆百合汤,贵儿,你去找一些干薄荷叶,决明子、菊花过来,保证我需要时,立刻能送到,李卫留下,和我一起照顾十三皇子。”

江明月吩咐明晰,众人去了,仅留下李卫,自己则坐在十三阿哥的床边椅子上发呆。

进京的日子算来还有四天,十三阿哥这一伤,不知能否按期成行。

接旨的当日四阿哥、八阿哥等六人联合写了陈情奏折命秦海带回,得到了康熙帝的批准,隔了一天就送来了外交邀请国书,并命理藩院筹备国主级的高规格接待,届时,由太子率百官出东华门十里迎接来自中国的勇慧女亲王。

“勇慧女亲王”,江明月唇角绽出一丝笑意,为了争取身份上的超卓,她不得不为自己杜撰了一个皇家身世,又觉得公主的头衔太“娇”,说不定日后会受制,所以灵机一动自称‘女亲王’。

‘女亲王’引起了众皇阿哥的愕然,江明月是这样解释的,在我们中国国度,男女被赋予同等的权利,女子照样可以做你们这个国家认为只有男人才会做的事,我的头衔取号是‘勇慧’,是因为我爷爷说,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一定要有勇气和血性,如果仅有智力却没有胆量,那也只不过是个会读几本书的软骨头窝囊废罢了,早晚是当汉奸叛徒的料,所以他希望我能成为勇敢和智慧兼备的人,众皇阿哥虽然不知她说的“汉奸”是什么东西,但对她的‘勇慧’的解说倒是深以为然。

这次的刺客是冲我来的,奇怪了,来这一时空没多少日子啊,我招谁惹谁啦?到底是谁要置我于死地?江明月抱着脑袋痛想。

思索了半天,觉得不外乎两类可能性,一种来自自己从天而降时“电死”的那三十多名刺客的同党,一种说不定与众皇子有关,难道是宫廷?且看这些皇阿哥们能从“活口”嘴里得出个什么答案。

也不知过了多久,夜漏更深,江明月又有几分犯睏,支着头,有些要打盹时,忽然床上的十三阿哥猛地发出呓语:“不,别伤她…明月…”他不安地挣动着,象是中了梦魇。

江明月忙抢上前止住他,一边柔声宽慰:“胤祥,你醒醒,那是梦,不是真的,明月在这里,她好得很呢……”

十三阿哥渐渐安静下来,他的体温摸上去很高,脸色发红,沁着细密汗珠,浓密的剑眉痛苦地皱着,鼻翅不停地翕动,喘着粗气……江明月知道缝合时用的麻药药劲已过了,伤口开始剧痛,在这种暑天会火烧火燎地难熬。

在李卫的协助下,喂给他吃了一片止痛药和少量的水,又用窖藏冰“湃”过的布巾轻轻地为他擦拭额头、胸口和身体。

布巾的冰凉让他清醒了些,他睁开眼,轻唤:“明月...”

江明月握住他的手,“我在这儿,伤口很疼吧,你吃过止痛药了,过一会儿就会好。”

“我看不见你。”他努力睁大眼睛,神情令人心碎,真象个刚失明的盲人。

江明月让声音里透出笑意:“呵呵,我说过,你要过十二个时辰后眼睛就能恢复了,到时一定看得见。”

他一把反握紧江明月的手,死死不放,神情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那些刺客是什么来路?”

“我也不知道,你四哥他们已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

“明月,那闪电是你的吗?”

江明月一怔,意识到他说的是“镁光弹”,忽然觉得不好意思:“对不起啊,胤祥,我见你赤手空拳的跟亡命徒斗,怕你吃亏,所以先来个‘无差别覆盖’,反正中光之后,我也能医好你们的眼睛,你可千万不要怪我。”

无差别覆盖?十三阿哥微怔了怔,但回想当时的情形,有点明白了,他面上浮起了自嘲的笑:“呵-我本想来个英雄救美,不曾想美人倒把英雄和刺客一锅烩了。”

见他还有精神说些俏皮话,江明月也感到高兴,凑趣道:“我倒是有不同看法,这次要不是英雄相救,那美人说不定是有头睡觉,没命起床呢,英雄,您贵姓啊,”她热烈地摇摇十三阿哥的手,耍宝道:“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犹如黄河决堤一发不可收……”

周星星的台词真是全无敌,十三阿哥被逗得笑得直抖,江明月连忙住嘴告饶请他别激动,李卫在旁听着也忍笑忍得那叫一个辛苦。

“主子…”忽听高福在外间叫道。

随后四阿哥掀帘进来,走到床前,一手抚上十三阿哥的额头,问:“十三弟,你醒了,可好些了?”

“四哥,你别担心,我好多了”。十三阿哥的脸上笑意未褪。

高福也跟脚进屋,苦瑟瑟地垂首看着脚尖,禀报江明月东西都备齐了。

“先抬一只陶缸进来,注水七分满”。江明月下令。

十三阿哥好奇地问道:“明月,你要做什么?”

“这天在屋里太闷热,帮你弄的荫凉些,可以睡得更舒服点。”

四阿哥和十三阿哥都是一脸疑惑。

陶缸注水,江明月命李卫启开一只装纯硝的瓮,那是她和张铁匠的徒弟们费心巴力地提得纯硝结晶,晶莹如雪,李卫用一只竹铲勺铲了一勺,江明月看看分量:道:“可以了,撒进去。”

一竹铲勺晶雪般的纯硝全部撒入了缸水中,立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硝粉淡淡地散开,水色渐成浑浊的灰白色,随即开始翻腾起来,就仿佛是生石灰进了水,盆面上冒出腾腾白气,很有些仙意,渐渐水不再“沸腾”,开始凝固起来,水面上形成了一道道冰结晶时特有的凌纹。

看着奇景,四阿哥、李卫、高福都吃惊地说不出话来,可惜了十三阿哥看不见,只听到由众人由于惊异而变得粗重的呼吸声。“出了什么事?”他问。

江明月解释:“噢,没事,我在让这缸水结冰,硝石粉和水按照一定比例混合会发生化学反应,吸收大量的热,使水结成冰,结成冰后在融化成水过程中也需要吸热,所以用这种方法能使房间凉快下来。”

冰层逐渐加厚,结冰的过程微有“喀嚓”声,房中明显比刚才凉爽了许多。

“可惜我看不见。”十三阿哥遗憾地说。

“没关系,后天你眼睛好了,我再演示给你看,现在再来个好玩的。”江明月命高福折了一张硬纸呈槽状,把碱粉托着倒进一只葫芦口,再从编号七的坛子中舀出硝酸铵地粉末兑进去,轻轻摇一摇,很快的葫芦内开始产生化学吸热反应,表皮摸上去渐渐冰凉,盖上塞子,就制成了一只“葫芦”冰袋,这种化学反应方式没有纯硝那么霸道,不会冻裂葫芦壁,温度可以控制在零度上下,(江明月在铁匠铺泡着时为了防止中暑运用她化学强项发明出来的)。

“呐,这样,额头上搭块湿布巾,”江明月在十三的头上做着示范:“这个放在你枕头边,觉得热,就拿来放在额头上,冰不冰啊?是不是很舒服?”她神气活现地絮叨着,象个啰嗦的小母亲,但看到十三阿哥额上放个葫芦的样子,又觉得模样滑稽,忍不住象偷糖成功的小孩一样,笑得一派天真,格格的。

十三阿哥听凭她的摆布,只是笑,满溢着一脸的幸福。

“好了!现在也凉快了,伤口应该不那么痛了,快睡觉,养精蓄锐。”江明月抓住他的手拍了一下。

“要听催眠诗才能睡得着。”十三阿哥神色有点象撒娇。

江明月歪头想了想,讶道:“一晚上念两遍啊!还是算了,好诗也架不住多念叨,为了保持新鲜度,换一个,我奉上一首催眠曲,怎么样?”

十三阿哥起初微露失望之色,但很快又高兴起来,催眠曲可是她第一次为他而唱。

江明月清清喉咙,以醇和圆润的女中音,演绎了一曲挺经典的《月朦胧鸟朦胧》:

“月朦胧~鸟朦胧~萤火照夜空~~~~

山朦胧~树朦胧~秋虫正呢哝~~~~

花朦胧~夜朦胧~晚风叩帘拢~~~~

灯朦胧~人朦胧~但愿同入梦~~~~”

韵味悠悠,美得难以名状。

十三阿哥的眼眶有些发红:“谢谢你,明月!”

“别客气,睡吧,小英雄。”江明月笑嘻嘻地摇摇他的手,十三阿哥也已着实累了,带着笑容入梦。

四阿哥目不转睛地盯着江明月,只觉得她象一个每时每刻都令人惊叹的宝藏,心中忽然涌起阵阵难言的痛苦和酸涩。曾经对她产生过某种设想,但自从看过她的种种行事作为,再得知她中国勇慧女亲王的身份,他就知道那种设想的实现应该是十分渺茫。

身为大清皇子他从来都为自己的血统和身份有一份优越感的自傲,可在她的面前,忽然觉得自惭起来,她是仙女,而自己是有妻有子的凡夫,如何配得起……但是,心中又无法遏制对她的爱恋和渴望,见到她时,心中涌起的万分欢喜,不见她时,种种煎熬的苦痛,难以想象仅二十来天,会有一个人能这样左右平素冷静如铁的情绪。

只是,多么不甘心啊,看那些弟弟们看她的眼神,她就仿佛是另一重意义的“皇位”。

……本章完结,下一章“:勇慧女亲王进京”↓↓↓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