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33章::王对皇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33章:王对皇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好了,要去见大清国的终极BOSS了,在乾清宫的门口,江明月深深吸了一口气,自我调节:怕什么怕?你又不是没见过大人物,康熙再强,左右不过是个人,不用紧张,你知道他的生死运势底牌,而他不知道你的,到底还是你的局面占优。

江明月家世环境的成长氛围,赋予她骨子里有一种傲岸,使她在心理上可以平视一切人,此时此刻她面带微笑走进大殿,承受了大殿中所有的眼球,行动却是从容、优雅,她在丹墀前几步停住,保持微笑向龙椅上的康熙帝看过去。

嗯!系统源文件,他的儿子们倒是升级了,他虽然长得没他的儿子们帅,但能看出有几分相像,脸上还有些麻坑,估计是天花的记念,不过毋庸置疑,他是一个生平所见的,最有威仪气度的中年男人,尤其是那双眼睛带有一种很奇怪的洞察感,好象一个人在这种眼光面前没有秘密,无所遁形。

这算什么?精神上的下马威吗?面对这种无形的压迫力和威慑感,江明月动用所有的自信与之相持,倒也能神情自若,不落下风。

金殿中一片寂静,仿佛掉一根针都能听得见,官员列席中四、八、九、十、十三、十四等几位皇阿哥那个急啊,有的杀鸡抹脖般地给她使眼色,有的都已恨不得冲过去按住她跪倒行礼了,丹墀旁离江明月距离最近的一名步入中老年的官员已然十分不满,刚刚打算开口斥责她‘无礼’。

龙椅上的那人却做了个手势止住,人忽然笑了:“亲王盯着朕半天了,可看出些什么来?”他的威严庄重被这一亲切的笑意冲淡了许多,那种压迫力随之消弭于无形。

江明月向来伶牙俐齿,长于口才,于是应声笑道:“看到陛下,我想起以前看到过的一句话。”

“噢!愿闻其详。”

江明月笑吟吟道:“那句话大致的意思是说的是:世界上有些人修了才慧却没有修福气,所以会“才如江海命如丝”,有些人修了福气,但心智就比较朴拙,不够机敏聪慧,所以得出的结论是人生的最高境界是‘福慧双修’,而能够‘福慧双修’的人物就象凤毛麟角一样地少之又少,可偏偏我今天何其有幸,就见着了一位——福慧双修的陛下。”她倚小卖小地当起了女版韦小宝,拍起马屁来一点也不觉得肉麻。

龙椅上的那人微微一笑:“怎见得朕算是‘福慧双修’呢?”

江明月言笑晏晏:“听闻贵国有种说法是“开枝散叶,多子是福”,从太子殿下到其他皇子们我已经见过七位,个个优秀得出类拔萃,卓然不凡,虽然还有别的皇子们没有见过面,但也不难推定必属琼林玉树级的人物,有这样聪明天赋的儿子要是生在别的家庭,随便一个都是普天下所有当父亲的人的梦想,而现在,天下的灵秀之所钟全集于陛下的皇家,难道陛下不认为这是一种福气吗?”

龙椅上的人并不接口,只是双目中笑意加深。两旁的百官心里暗想:这亲王女娃儿真是做官的料儿,一段话里八面玲珑,各方都夸到,而且夸得极为高明,各方都舒服。

“至于说到‘慧’,我虽来贵国不久,但也听闻陛下除鳌拜、平三藩、改善民生、开创盛世的种种功绩,若没有大智慧又怎么能做到这些,所以我看到陛下就想起‘福慧双修’这句话,我可以把手按在一摞儿佛经上发誓,这可句句都是由衷之言,并无半点阿谀奉承之意。”说到最后一句,江明月恢复了她聪明淘气的本性。

龙椅上的康熙皇帝终于哈哈大笑起来:“朕能不能当得起‘福慧双修’,还是两说,但亲王虽然年少,行事确实当得起‘勇慧’二字。”

江明月笑若春风,琅琅对答道:“谢陛下的夸赞,我的祖父曾经训诫我:一个人可以什么都没有,但勇气和血性却是立身之本,如果仅有智力却没有胆量,那不过是会读几本书的软骨头窝囊废罢了,他希望我能成为勇敢和智慧兼备的人,我也希望我的所作所为不会辱没了‘勇慧’这个封号,哦,说了半天,我失礼了,还未向陛下您致礼”。

说着,开始施行自己新创的宫廷礼仪,先将双手抬起,齐于额上,掌心贴于额头,双手顺势下放,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自然地屈起右臂斜胸,躬身前倾,幅度略深,算是深施一礼,口称:“中国勇慧亲王江明月向大清国康熙皇帝陛下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皇座上的康熙皇帝站起身,身微侧,以示不受全礼,双手微抬,象征性地虚扶,含笑道:“亲王免礼,赐座!”

“谢陛下!”江明月端端正正地坐在内侍端来的一把锦袱椅上。百官微露讶色,因为赐座的人一般哪里敢坐实了,只敢坐一点椅边,江明月可不懂这个规矩。

“令祖看来对你这个孙女是寄予厚望啊。”康熙帝又含笑顺延了方才的话题。

江明月忖度了他的意思,想了想,道:“寄予厚望倒也说不上,应该说对我同我的哥哥们一视如仁吧,在我的国家,男女平等,男子与女子都享有同等的权利,比如:我国中的女子可以入太学接受最好的教育,至于从政、从商、从军、从工等各个领域可以按个人的能力和兴趣进行发展”。

康熙皇帝若有所思,问:“亲王所在的国家,不知在大清国的什么方向?”

江明月心中苦笑,但还是按事先编排好的说辞对答:“方向?这我没法确定,我推测,应该在月亮后的一颗行星上。”她本意在指地球,但清朝的人们不约而同地吓了一跳。

“你是说你是从一颗星上上来?”康熙皇帝也有些动容。

“是的,也许您会觉得匪夷所思,事实上,这也远远超出了我的理解力,因为在从天而降到贵国的前一刻,我正同我三哥和一些朋友在山林里旅游探险,可该死的老天爷给我开了个大玩笑,让我掉入了传说中的时空隧道,等我苏醒后却才发现到了贵国,并误打误撞救了四阿哥和十三阿哥他们,这些日子我制了飞行器想找寻时空隧道的入口,但是很遗憾,到现在还没有成功。”

“时空隧道?”康熙皇帝果然有着非凡的好奇心和求知欲。

“怎么说呢,陛下可以想像这情形就象一棵树,一片叶子代表大清国,在它顶上还有一片叶子就代表中国,叶与叶之间是有枝条相连的,这个枝条就相当于连通两个国家的时空隧道,可惜枝条是肉眼不可见的,入口也很难找到。”

听她这么一比喻,康熙和百官似是有些明白了,但感觉有些象听神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发布一天一更的消息已来,已经五天,收藏票现有的95票减去当时的82票,仅有13票,推荐票由22票到现在的32票仅多出10票,堪称冷得发抖,更何况象我这么骄傲的人还要受某些人冷言冷语的气,极度影响写作情绪。

我打算恢复一周三更,开始行冷处理,在此提前给大家打个招呼,要冷大家一起冷,莫怪言之不预。

……本章完结,下一章“:下马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