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34章::下马威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34章:下马威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她这么一比喻,康熙和百官似是有些明白了,但感觉有些象听神话。

看见他们的神情,江明月苦涩地一笑,早在意料之中,没办法,只得采取备用方案了。她对进京见康熙这件事重视到了极点,因为搞不好脑袋要搬家的,事前她绞尽脑汁推演出多种事情发展的可能性,每一种可能都想出相应的应对方式。

只听她澹定地说道:“天道奥妙难测,陛下和各位大人肯定觉得难以置信,但宇宙星辰知道,我说的没有半句虚言,请问陛下,贵国中有懂得天文星象学的官员吗?”

康熙打量着她,略一沉吟,道:“宣南怀仁、白晋。”

江明月乐得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据她以往看清穿文的经历,这两位传教士的大名如雷贯耳,精通几何学、算学、自然科学、机械学、天文历法等方面,前头几项倒还罢了,因为那也是她的强项,在这个时空应该说她江明月算是最顶尖的,只是天文学方面她知之甚少,除了在高中课本上了解一些关于宇宙、太阳系等粗浅的知识,再有就是大学时流行的星相星座,狮子座下流星雨那阵子,她当过一段时间的天文发烧友,家里给置办过小型天文望远镜对照着星空图找认那四十八宫星座,可惜热过一些日子就丢开了并没有往深里研究。

飞上天搜索了这么久没有结果,她怀疑时空隧道的出现同天文异像有关,记得科普杂志上介绍日内瓦欧洲核子研究中心制成的大型强粒子对撞机LHC,理论原理不就是假设有一种的强大能量作用于亚原子粒子,粒子对撞会产生“空时”效应,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造成“空时”轻微扭曲的同时,“闭合类时因果线”和“蠕虫洞”也会产生,只要宇宙中存在的反引力的制衡,保持“蠕虫洞时空隧道”的通畅,时空旅行就能成为可能……

那么宇宙间的神秘力量是什么呢?粒子流?射线流?天文!天文!我需要天文学家,江明月仿佛看到了回家的希望,她高兴到纤细灵活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弹钢琴似地敲打,花骨朵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双眼发着兴奋之光,欣喜到快要坐不住了。

直到她总算留意到康熙、皇阿哥们和百官好奇又好笑的目光,才猛然醒悟,条件反射似地止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语声里还是带着喜不自胜:“陛下,请原谅,我实在太高兴了,一时高兴忘形,我在天文学方面知识浅薄,如果贵国的天文学家能帮我解答出心中的疑问,说不定我可以马上回家呢。”说完,她又笑了,笑容象水晶,不含一丝杂质。

康熙皇帝见她这般喜形于色的小女儿娇态,觉得应该不是城府深的人物,心里对她的忌惮不觉减轻了几分,听她自承不善天文学,心头暗道:“这女子倒也不虚言伪饰,天文星象岂是随便什么人都知晓的?”于是微笑道:“方才听亲王道,贵国的女子也能进太学学习,可以从政、从商、从军、从工,却不知亲王擅长的是哪一项?”

“学海无涯,哪里敢说擅长?我只是喜欢设计和制造一些机械,噢!对了,我因来贵国比较偶然,没来得及准备国礼,前些日子在贵国新制成一台缝纫机,陛下若不嫌弃,就将此物献给陛下。”

康熙心下了然,是富察靳勇密折上所奏之物,不免有些好奇道:“缝纫机?”

四阿哥立刻出班奏道:“启禀皇阿玛,此物已在殿外。”

缝纫机扎了一朵大红绸花抬了上来,吸引了全殿人的目光,机案上早准备了一大块裁下的布匹,江明月站起身,略做车线示范,但见数米长的布绢,嗒嗒声中四角缝合,顷刻即成,针角细密,规格如一,殿中人都惊讶万分,以这一架机器速度至少可顶十多个最熟炼的绣娘,康熙是个识货的,首先是想到这架机器可以用在征西所用的军需品制作方面。

百官列席中传来细碎议论地嗡嗡声,正在这时,殿门外进来两名官员,一个年轻一个老,两人先向康熙行叩拜之礼,江明月听他们口称“南怀仁、白晋”连忙注目看过来,年老的让江明月吓了一跳,怎么长得巨象马克思?尤其是那蓬大胡子,只是眼睛小些,陷在皱纹里,头顶也已秃,头皮发亮,貌似符合传说中的‘聪明绝顶亮光光’,年轻的是个金发蓝眼的西洋帅哥,金发微卷,还留了两撇上弯的小胡子,正打量二人,那厢康熙已经发话引见,令这二人来拜见她。

“两位大人,不用多礼,小王还有事求教。”江明月及时止住他们的行礼,看这么个老人对自己又跪又拜,实在有心理障碍,戏要做足十分,只听江明月“咦”了一声,笑道:“两位大人是大清国的人吗?别见怪,我只是感觉二位的外貌不太象。”

“回禀亲王殿下,我是南怀仁,来自西方比利时国,蒙清国皇帝恩宠现任钦天监官职,这位是我的副手,白晋,他来自法兰西国勒芒”。

见到两个近代史有名的科学前辈,江明月有些激动,差点就来一句英语问候,因为她虽不会说法语,但从上次十三阿哥那里知道南怀仁会英吉利文,只是转念一想,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否则还要解释半天会怎么会说英语的原因,言多必失。

于是她直奔主题:“见到你们很高兴,请原谅我的坦率,我想请教两位大人,贵国最近的一次观测到的‘九星连珠’是什么时候?”

“九星连珠?”南怀仁和白晋都是一脸的迷惑。

“呃~~就是太阳系中水星、金星、地球、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九颗星在运行轨道转时于某一个时间正好方位相同,就象九颗珠子串在一起似的,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他二人的脸上开始惘然。

“没有九星连珠,那么五星连珠发生过吗?”

“……”

“那么最近狮子座、猎户座或者你们知道的星座有没有下过流星雨?”

“……”

“那么最近太阳的光球层、色球层、日冕层有什么异常?黑子大爆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

南怀仁和白晋被问得直冒冷汗,一个字也答不上,殿中的所有人表情都象在听天书。

江明月原本有心拿南怀仁和白晋作筏,若难倒了这两位清朝首席‘钦天国师’,一则抬高自己的声名,再增加几圈神秘光环,为小命平添一道安全保障;二则如果能激发康熙的学术心或怜才心,使自己能名正言顺地使用清廷的宫廷造办处。

要知道,那里集结着代表清朝手工业最高水平的能工巧匠和最好的硬件设施,江明月虽然掌握着现代工业最顶级的理论、图纸设计也不在话下,但真的亲手制作那就菜鸟了,她必须要把返回雅鲁藏布江探险所要的东西制造出来,而清江县那个小地方的张铁匠做点普通器物还行,精细机械却无法达到她的工艺要求。

她问出的这几个问题也没指望他们能全部答出,却没想到他们真的一句都答不出,而且表情象从未听说过这些天文术语,看来这两位传说中的牛人能帮上自己回家的忙这个可能性极小,不由觉得沮丧透顶,她勉强笑笑:“对不起,我没有问题了。”然后坐在椅子上,嗒然若失,神情黯然,与刚才的欣喜若狂判若两人。

在场的百官心里都嘀咕:都说这南大人对天文星相如掌上观纹,说哪天日食就日食,说哪天月食就月食,是咱大清国第一‘通天’人物,怎么连这个亲王女娃儿的一个问题都答不上来。

龙椅上的康熙皇帝面上不露声色,心里却是震惊不小,他是个极好面子的人,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堂堂大清国的钦天监居然连人家的提问一个都答不出来。

南怀仁和白晋已经跪下请康熙谢罪,说什么‘臣等无能,才疏学浅’之类的。

江明月当然不想他们难做,连忙解围道:“陛下,这不关两位大人的事,想必是因为贵国与我国有关天文星象的名称叫法不同,他们不明白我在说什么,就好象他们要对我说法兰西话,我照样也听不懂一样。”

皇帝和百官想了想,也有可能,眼下这亲王女娃的话儿也不失为一个好台阶,护住大清的体面要紧,康熙于是顺势下坡:“亲王所言不无道理,朕对方才的问题也很有兴趣想知道,希望亲王能择日赐教一二,为朕和钦天监众官员解惑。”

江明月连忙谦逊笑道:“陛下说起‘赐教、解惑’,我可愧不敢当,我只能保证陛下有问,但凡我知道的,必有所答,而且保证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康熙看上去神色大悦,接着又赞扬了缝纫机的‘工巧奇思,迅捷合用’,南怀仁和白晋两个看到这机械,也是极为惊佩,群臣见大老板喜欢,跟着七嘴八舌的凑趣说好话,大殿中的气氛已有所放松。

这时殿中的所有人都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转移,江明月刚进大殿时,是一种猎奇、戒备的心态,当听到‘时空隧道’的说法,本来又都认为是怪力乱神之言,本能的犹疑、排斥,可是见她问了几个问题,一连串地报出星座名,连南怀仁和白晋都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交了白卷,难不成真是她真是天降神仙?于是对江明月的敬意油生,怀疑渐去,不知不觉中心态已有所改变。

于是江明月和康熙皇帝的第一次谒见,在一派祥和友好的氛围中闭下帷幕,接下来康熙皇帝邀请她参加国宴,要为中国勇慧亲王接风洗尘。

……本章完结,下一章“:国宴上的表现(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