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39章::鲜花下的刀锋(一)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39章:鲜花下的刀锋(一)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算不算是女韦小宝转世啊!

江明月有时也十分纳闷,自国宴那日魅力横扫,大获成功以来,这两天对于她来说,可称得上是顺风顺水。

国宴后的当晚,江明月被安置到‘鸿胪馆’下榻,那是清皇室接待外国藩王级别所用的国宾馆,距离皇宫最近,清皇室也藉此表现对她的重视程度。

另外的收获是康熙已准许她可以探查大清的山脉,找寻时空隧道,并为她提供所需工匠和提供场地,由南怀仁、白晋全力协助,江明月知道这是国宴第二天晚上讲解星象荣获的彩头。

那夜虽然讲解的只是些现代天文学的皮毛,但有些理论却让南怀仁和白晋研究多年的疑问得到了解答,这令二人大为钦服,南怀仁这老头还真有点科学狂人的劲儿,要向年纪足可做他孙女的江明月拜师,江明月吓了一大跳,费了好些唇舌才推辞掉,清朝君臣见此情形对她的才学更是刮目相看。

在看了安放在钦天监观星台的简平仪、地平半圆日晷仪等天文仪器后,江明月发现南怀仁他们用的观星的工具其实就是一个简陋的千里镜,于是以图示法SHOW了一把自己家中的开普勒天文望远镜的原理,南怀仁、白晋一见,他们也是行家,立时高兴得要发狂,康熙也对这种观星仪器大感兴趣,由此江明月趁热打铁,得到了使用宫廷造办处的皇家许可。

翌日一早,江明月去参观宫廷造办处,以康熙皇帝为首轰轰隆隆的一大群人陪同前行,有资格参加国宴的人物基本又到了三分之一,陪同的规格可谓是高到了绝顶。(不过江明月的规格也不逊色,今天是参照电影《纳尼亚传奇》中成年后的露西女王一样的妆扮,秀发在头天微卷些发卷,两鬓拢系,余发披垂,戴了一个造型简洁的白银打造的橄榄枝叶形环形冠冕,身穿浅紫色精绣长裙,克里斯蒂娜式袖口收拢样式,腰间束同色绣花腰带,衬得纤腰楚楚,有着说不出的飘逸,左腰间悬镀银防身电棒,右手上拎了一个由自己设计翠儿制作的布缎镶拼的女式系绳拎包,里面装着自己的秘密防身武器)。

江明月本以为清宫的造办处以做宫廷供奉的器物为主,规模不会太大,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清朝宫廷造办处从隆宗门的宫舍到白虎殿的后房有数百间,分布着42个规模不小的作坊,每个作坊都荟萃全国各地的能工巧匠,所生产的产品几乎囊括了朝廷日常运转的各个方面,从吃的、穿的、用的、休闲、摆设、玩器等应有尽有,在西洋坊中江明月看见了砝琅、西洋钟表、等器物的仿制品,甚至还看到了…钢琴!

见到钢琴的一刹那,江明月的眼泪差点掉下来,那曾是她童年时最恨的东东,试想一个活泼好动的小孩子被羁押在琴凳上一遍一遍地练琴,要完美弹出一曲,一个音也不能错时才能拿掉一根计数的火柴,拿掉二十根后才能有去玩耍的机会,幼小的她恨死了,老想着家里怎么不遭贼啊,把那玩艺儿给偷掉,直至渐渐长大,考级节节成功及各种文艺会演带来的荣誉及虚荣心,才对钢琴的恶感有所消除,此刻在这个时空蓦地看见,倒真生出一种旧友重逢的喜悦和心酸。

她轻轻地走过去,手指触摸在一架成品钢琴上,轻轻地击了几个琴键,好象同旧友打招呼,钢琴发出清澈鸣琮的声响回应她,音色很好,音阶也准,犹如英雄看到了宝剑,江明月高兴起来:“陛下,我可以试一下这琴吗?”

康熙等众人的神色掠过一丝惊异,康熙笑道:“亲王,请自便,我等正好一聆雅奏。”

江明月笑笑,坐上琴凳,先将双手的十指在空中做了一轮手指操,而后闭目静一下,这才抚上了琴键,一曲《秋日的私语》从她纤美灵动的手指之下潺潺而出,那音符宛如从梦境里升起,温馨祥和,踏水而来,携秋而至,乐音让人感到是蔚蓝色的,就象秋日的高天,集合着明媚,又有一些伤感,节奏渐急时,象大海中翻卷着‘一波才动万波随’的浪花,抒情处又象思念的叶子在风中喁喁细语。

在这个时空,没有能倾诉秘密的朋友,江明月将秘密诉说给了钢琴,这还是第一次如此投入感情地演奏一首乐曲,她的钢琴老师曾点评她:“有天分,有技巧,但是缺乏情感的投入,匠气太重”,但此时此刻,如果老师能听到这一曲,将会对她有另一份别样的评价吧。

一个个音符渐次飞扬,绵亘婉转的是跌宕的情节,轻轻地流泻着秋日的风情,宛如相爱的情侣相依相亲,双燕般地呢喃私语,甜蜜在干爽的风中轻轻流淌……

康熙等众人俱都听得如醉如痴,只觉得那音符好象抚在了每个人的心上,神情不自觉地柔和起来,心里象是徘徊着一段无法形容的旖旎之情,所有人的眼睛都注视着江明月,一瞬不瞬,木格窗外透过的阳光为这少女的身上拢上一片光影,为她的侧影镶了一道发光的边,勾勒出的轮廓之美,秀异绝伦,周身散发出纯净而高贵的气质,似仙似幻。

她的秀发和冠冕发着柔和的光,长睫低垂,秀美的鼻梁呈一道美妙难言的弧度,红菱般的唇角带着一丝梦幻般的笑意,她象是将全部心神注于这架琴,只有粉粉白白的,纤薄秀美的手掌带动灵活的十指上下翻飞,象十个在黑白键上欢快跳舞的精灵,天生具备仙意和魔法,召唤出那属于金灿灿的喜悦,属于眉眼盈盈的温柔,还有若有若无,不绝于缕的忧伤……

四阿哥痴痴地看着她灵活的,跳动的手指,想起她当日为自己疗伤的一幕,心里又是甜蜜又是痛楚。

她的光采太夺目了。

自老八他们来到清江县后,似乎每一天她都是众目所之,除了自己受伤那几天,其余的时间根本就找不到能与她独处的机会。前日国宴上她的表现倾倒了满殿君臣,昨天观星台上她就象是一位谪凡的仙女,向人间的帝王介绍她在天上的家园。

就在此刻,她是那么的近,近到不过身距数尺的距离,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她的衣裾,但同时她又是那么远,一个神秘而无法推知的,每一刻都是新奇和惊喜的,挑人夜不能寐的谜,天知道,他多么渴望接近她,了解她,可是他的脑子还保留着一丝清醒,就如同现在,离她的距离中就横亘着皇帝、太子和其他的有力者,十三弟连这丝清醒也没有了,茫然无知地挤在最里圈的人丛,年轻炽热的双眼里透出的眼神叫作“沦陷”。

……本章完结,下一章“:鲜花下的刀锋(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