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40章::鲜花下的刀锋(二)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40章:鲜花下的刀锋(二)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最后一个音节袅袅消失,作坊里静得连呼吸声都听不见了,好半天,康熙缓缓叹道:“朕没想到这种琴竟能奏出如此天籁之音,亲王神乎其技,此曲何名?”

江明月的思绪还未从乐曲中完全抽离,只轻轻回答:“它是我跟这琴的私语,所以就叫‘秋日的私语’。”

“‘私语’?倒是适合明天的七夕节,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太子胤礽自命风流地卖弄。

“啊?明天就是七夕节了?”江明月诧异道,她现在还是用手表上显示的现代公历来计算时间,并不知传统农历日。

“亲王也知道七夕节吗?”大阿哥胤褆好奇地问。

“那是自然,我有说起过,有许多的文明和风俗我们是两国相通的,也许上溯几千年,两国的人还拥有相同的祖先呢,七月七,牛郎织女鹊桥会,长生殿,唐明皇与杨贵妃,七夕节是我国的情人节。”越答到后来越觉得气沮。

若是还在现代,好歹那天会节目多多,去年的情人节最终演变为与3位室友、7位同系‘蓝颜’的大联欢,集体跷课,收花、收巧克力、聚餐、去真冰场去遛冰、打飞车电玩、看电影、去BabyfaceBar大跳的士高直至午夜,玩得非常尽兴,哇呀呀个呸的,老天爷,我问候你全家,属于我21岁的情人节就这样被你泡汤了,我的人生损失大了去了!

“情人节?这节是如何过的?”太子胤礽显得超乎寻常地感兴趣。

“那天是属于相爱的人的节日,双双对对的有情人会手拉手糖黏豆一样,按照两人都喜爱的方式去庆贺他们的爱情”。江明月神情未脱黯然。

“亲王这种脸色,难道想起了你的有情人?”太子胤礽出言挑之。

江明月一愕,心说,这人怪不得会被废两次,愚蠢而没有分寸,我跟你很熟吗?大厅广众之下闻这种私人问题,只觉有数道视线注视过来,有如实质,目光微移,先对上四阿哥那双幽黑的眸子。

“太子,这么私人的问题,你若是我的好姐妹,也许我会回答你。”江明月以开玩笑的口吻给他个软钉子。

太子胤礽脸色一僵,没想到这女亲王属玫瑰花的,美貌芬芳,有刺扎手,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落了自己脸子。

“胤礽啊,是你问得唐突了,亲王倒底是个女孩家”,康熙出言打了圆场:“李德全,等会叫人把琴送到‘鸿胪馆’,此琴得遇亲王,真是犹如凤尾之遇伯牙。”

得!她又赚了一架清朝的古董钢琴。

“谢谢您,陛下,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在我离开之前,这琴就归我玩几天,哈哈!”江明月丝毫不掩饰她的高兴,纤纤食指伸出,用指甲背在琴键一溜儿拖划过,滑出一串珠圆玉润的悦耳音符:“工匠在吗?最好帮我把琴腿上加上万向轮,这样可以推着到处走……”

***********

用过午膳,康熙在东暖阁的榻上歪着,略作小憩,这是作为帝王的一天中少有的放松时刻,他往往会想些有趣的事或人,比如这时,他就想起了江明月。

“亲王日后有何打算?”这是国宴后的一次召见时,他闲闲地发问。

“当然是继续寻找回家的路,陛下,请原谅我的坦率,我请求您的帮助。”

当时不仅在场的上书房四相惊讶,连康熙也有些失笑,他觉得挺新鲜和怪异,向来无论是儿子、妃子、臣子对自己有所求时都是要采用需要动用心计策略,往往层层铺垫,斗折迂回,还从来未遇着人提要求会如此直接,于是含笑道:“亲王,请讲。”

“能否为我引见一下贵国的自然科学家,我想了解一些有关贵国的山川地理情况,请不要误会,我绝没有丝毫的恶意,只因我就是在我国的山林里误入时光隧道的光束,我想知道贵国的山林有没有出现时空隧道的可能。”

自然科学家?闻所未闻,于是将眼光投向四相之首佟国维。

佟国维忙小心翼翼地答复:“亲王,‘自然科学家’我朝并没有这类官职。”

这少女偏头想了想,道:“也许是职衔的叫法不同,我是指研究大自然的学者,尤其是对于深山老林的地形地貌、植物、动物都非常熟悉的人。”

当时眼瞅着这四大臣面面相觑,从四人的神情里就能猜到他们想说什么:深山老林?除了土匪、猎户、剿匪的官兵谁没事去那种荒僻瘴疠横生的地方,还研究大自然?我大清国以八股取士,博取功名,封妻荫子,光宗耀祖,研究那玩艺顶个屁用。

这少女象是知道了答案,只微微一笑,继续问:“那么,请为我引见一下贵国的气象学家吧?我想了解一些贵国的气候状况,比如季风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

怎么她说的,我大清国都没有?当时朕这脸面上都有些挂不住。

四大臣中心思最敏的高士奇出来打哈哈:“自然科学家、气象学家是亲王国中的官职吗?设这种官职于国家有何益处?”

“高大人,”这少女面上笑吟吟的:“在我国看来,人类是万物的灵长,宇宙的精华,研究自己生存之地的气候条件,可以借助自然界的风雷雨电,发展农业、工业能源等对人类有益的事业,若是研究地理地质,动物植物的特性,那可说是奥妙无穷,越研究你会越觉得自然造化的力量简直伟大到难以想象,再说了,山川河流、森林矿藏是上苍赐给一个国家的财富,对于国家管理者要是连家底都不知道,那跟一家之主的家主不知道自家有多少财产有什么区别?”

这少女振振有词,这番话倒让朕心里一动,撩拨着也兴起了“盘点”家底之念,只是我大清疆土不比那弹丸小国,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却见她又是微微一笑,继续她“刁钻”的请求:“或者,能让我见见擅长在山里做地质考察,勘探矿藏的官员吗?”

这类官员肯定是没有的,但事关大清的体面,朕的眼光只得扫上了高士奇。

高士奇干笑一声,面上有几分不自然:“亲王,我国确有主管矿山的官员,只是我国幅员辽阔,各省县的山林地貌各异,官员们各司一域,只不知您要问的是哪一类山林地貌,若不知具体山名,要想查询垂问,光来回往返就颇为费时。”

不愧是我‘大清第一嘴’,脑筋够灵光,如此回答无可指摘,当时朕的心情一松。

却见这少女貌似失望地苦笑了一下,道:“看来只有靠我撞大运了,那么,陛下,我请求您能准许我在贵国的山中寻找。”

“山中找?你知道我大清有多少座山吗”?不过这话朕却没开口,只是面上笑笑。

四大臣之一马齐替朕问出来:“亲王,我大清疆土广袤,这山少说也有几万座,恐怕你…这个…”

“几万座?”她看起来倒是没有被惊吓住,只露出思索之状,忽然道:“看来要做些准备了,陛下,我请求您准许我征召一些工匠和一块场地,我需要制作些工具,如果我的‘神舟号’改良成功,按理论数据我可以让它每十二个时辰飞行约772公里,我研究过贵国的地理划分,若按经纬线距离的推算,从京城到贵国的广东省约需六天左右,这样我搜山的日程就会快很多。”

六天?当时朕差点从龙椅上跳起来,要知道吏部派官吏上任广东按常例陆路要走三个月。

六天?这个速度太惊人,四大臣也都震惊地说不出话来,瞠目结舌地呆在那里,可不知怎么,朕和四大臣并不怀疑这位勇慧女亲王能够办到。

当晚的观星台上,她再度令人惊艳绝世。

云髻高挽,头戴白银打造的镂空尖桃型嵌珠冠冕,穿一身样式奇特的华丽的长裙,没有袖子,只在双臂带了长长的手套,在星光下,衣裙发出幽微的冰蓝色,象冰发出的反光,背后月白绡纱做的披风,被夜风吹起,象在身后飘着一朵白云,她盈盈冉冉而来,右手中握着一根银白的金属杖,杖端头是一双张开的小翅膀……

瑶池会耶?南海游耶?虽天仙亦不及也。

“各位,请看这星空,就象我小时候妈妈给我猜的谜语:青石板上钉银钉,千颗万颗数不清,我国将可观测到的宇宙恒星划分为88个星区,群星从东方出来,慢慢掠过天空,再落于西方,天秤座在最左边,跟着是室女座、狮子座、那边是猎户座、那边是大熊座和小熊座,我国是按肉眼可见的星的亮度来划分星的等级,0等星最亮的,比如:天狼星…………”

观星台上响起她仙乐般的声音,夜风中衣袂飘然,她象是一位随时会飞天而起的仙子,银白的金属杖指点着星空,张开的小翅膀在空中闪着亮,那些个闻所未闻的星星,还有相关的传说故事,她叙说得精采之极,引人入胜,后来她绘制了一种叫天文望远镜的图纸,把南怀仁和白晋激动得浑身发抖,直要拜她为师,看她年纪轻轻,却才高如此,难道真是神体仙胎、生而知之?

今日观其抚琴之美状,可谓难画难描,那一曲《秋日的私语》仙音旷世,平生仅闻,朕受天命,位登九五,女人多不胜数,但从未见过如此仙姿灵慧……闭着眼的康熙唇角微微露出笑意。

这时,李德全这时轻手轻脚的走进来,看见康熙正脸朝里睡着,蹋肩窝背,垂手候着,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康熙象背后长了眼睛,问道:“怎么样?”

李德全道:“老奴回禀皇上,皇太后试探了勇慧亲王的口风,事情怕是…不成。”

……本章完结,下一章“:鲜花下的刀锋(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