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43章::鲜花下的刀锋(五)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43章:鲜花下的刀锋(五)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谢谢您,太后娘娘。”江明月甜甜地说道,几乎能听见有人嚼牙齿的声音了。

哼!瞧她那轻狂样,可见心里是个没成算的,宫里的水深着呢,顺风满扯帆,日后都不知怎么死的……久经宫廷历练的妃嫔们面上努力维持仪态,暗地里却在冷冷地笑。

其中的德妃表面虽然冷静,内心却是恨怒交加,只因前日两个亲儿子和一个恩养的老十三一回京就进宫拜见她……

“托神佛祖宗庇佑,你们全都平安无事”。“叫额娘忧心,是儿子们不孝……”娘儿几个见面自有一番欢喜唏嘘之态,和禛儿的关系也似比从前亲近许多,说说笑笑,留了饭,自己也感受了睽违以久的天伦之乐,席间,提到这叫江明月的女子诸般行事,对她的救子大恩本来是十分感激,一切都是喜气洋洋,顺顺当当。

可是,当最偏疼的禵儿借着酒劲,央她这位亲娘趁个机会向他皇阿玛进言娶了这异国女子,气氛立时一落千丈,一直听话守礼地十三阿哥当场反唇相讥,先是两个小的什么‘痴心妄想’、‘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的捉对吵,后来禛儿也出言斥责禵儿‘明摆着不成的事,还撺掇着额娘去赔上脸面’,禵儿急赤白脸地嚷着‘明摆着不成?我不成?难道你成?我好歹可以娶她做嫡福晋……’话还没说完,禛儿脸色剧变,暴跳起来,兜脸就是一巴掌,要不是我喝止,保不齐这三个当即就要掀桌子打上了。

好好的一通家宴就这样不欢而散,细细寻思着事情的来由,这禛儿虽然和我不亲近,可倒底也是我生的,他如此反应过激,难道……想想都惊出一身的汗,难道为了这么个女人,他们兄弟之间就得反目?

祸水!救子的感恩之心也就抹沙似地平了,后来又听探信的奴才回报国宴上发生的事,这女人怕是狐狸精变的,满殿的爷们儿没有不被迷倒的,那夜又听说一大帮子人随她去了观星台,这女人又一次大出风头,惹得皇上的表现也不寻常,今天一早还陪同她一道参观宫廷造办处,几曾见过他这当皇帝的这么放得下身段?!

晌午前听说李德全来了慈宁宫,而后就有了太后召见,慧妃早得了信,坐不住,撺掇着各宫一起来看看,我也好奇,这女人倒底是什么货色,惹得从老子到儿子都为她颠倒,现在一瞧,长得真是妖孽,而且野人一样地不知礼仪羞耻,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面没羞没躁地说那种话,唉!我那两个儿子怎么会看上这种人,皇上那边我是没法做主,可这俩儿子是我熬了半辈子才长出的心尖子,我这当娘的就是拼了命也要保护他们,不能被这妖孽给祸害了……

离上一句话的间隔也不过短短四十来秒,江明月就觉得脊背有点发凉,她敏感地感受到这充斥在慈宁宫中的“恶”气场,怪不得独受君王宠的董鄂妃当年那么早就香消玉殒,后宫的怨毒真能杀人于无形,算了,再玩就玩出火了,别惹这些胭脂虎,不能愚蠢地把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于是江明月又笑嘻嘻地开口了:“可惜我们两国之间的路途遥远,要不然小王回国大婚时,能邀请太后娘娘和各位娘娘也喝杯喜酒,该是一件多么棒的事。”

她这句话一出,妃嫔们的脑子都有点发蒙,待听明白“回国大婚”这句话后,原来…原来不是情敌啊,每个人的心弦和表情俱是一松。

江明月见她们的神情,不禁也有点佩服自己真是潜力无穷啊,现在连说句话也能达到“前一句听闻恨入骨,后一句由嗔转为春”的功力。

女人就是这么奇怪,一旦不是妨碍到自己的家庭和切身利益,就可以转个身作出闺中密友状。

“哎哟哟,象亲王这般的人物要什么人才能配得上噢?”宜妃笑如春花开,她应该算有些心机但城府不深的那类美人,只因目前她算是每月被翻牌子频次最高的妃子之一,方才一瞧见江明月的青春美貌,心中最是忌惮,不过话一说开了,她又第一个表达友善。

“他是我的Mr.Right.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住进我的心里了。”江明月说的是每一个女孩子的梦想,长大时要嫁的理想先生。

“呵呵呵,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啊,这可好,知根知底的,给亲王道喜。”慧妃的尖嗓子不甘落后地响起。

德妃闻言亦是怔了怔,忽然发现有点理不清自己是什么情绪,就象一头母豹正准备要扑鹿而噬,可忽然发现那“鹿”目标,已化为可翱翔于天际的白鹤。

阿弥陀佛,她是个有主儿的,不会跟皇上和自家俩儿子有什么牵扯,再定睛瞧江明月时,忽然觉得这女子顺眼多了,可是隐隐又泛起些担忧和心痛:要是被禵儿和禛儿得知,少不得又是一场难过。不,不对,在这女人走之前,还不能掉以轻心,爱新觉罗家几代都出过情种,俩儿子都是性子拗,要得到不撒手的那种,万一…….

德妃的城府深,面上还是含笑着,没有人发现她正在天人交战,此刻慈宁宫里气场已祥和下来,干戈没了剩玉帛。

松懈下来的女人们聚在一起多是说些男女之情、衣饰、妆容之类的话题,只要江明月有心情周旋,她很容易就打开局面,几个好听的爱情故事,另加些现代美容法、化妆术,最终结果是上自太后、妃嫔下到侍候的宫婢全部来了个‘全垒打’,等江明月告辞离开慈宁宫时,清廷皇室这些寂寞的女人竟都生出些依依不舍来,连德妃也忆起她救子的恩德,对她的恶感渐褪,感念渐生。

将出慈宁宫时,太后为酬谢她的塑料食品袋,赠给她一套缅甸翡翠头面,用镂花雕紫檀匣装着,发簪、项链、耳环、手镯、戒指都是极品的翡翠雕琢,更难得的是取自同一大块翡翠原石,阳绿通透象翠鸟的色泽,在盒中紫绒上如一泓子的碧水凝着。

各宫一见风色,也连忙命奴婢去取来些珠宝玩器之类,要赠于江明月以示结好之意。

怕是拿人的手短,江明月连连推辞。皇太后老太太不依,说是送她大婚的礼物。众妃也用“想是我们的微物粗陋,不入亲王的法眼”之类的话给挤兑住,不得已,只得收了。

此番江明月慈宁宫送出一个塑料袋,换回一批价值不菲的清宫珍宝,她恶趣味地想:估计就是韦小宝见我这好运,也会气得吐血三尺的。当然,她无从知晓德妃心中的幽暗。

——————————————————————

下一章该说七夕了,有情感描写了,大家都来捧场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静极思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