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45章::四阿哥的手段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45章:四阿哥的手段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时的天还早,大小铺子才刚下门板开铺,摊棚货架,各色各样的……推车的、担担的,各就各位,街面上还没多少行人,马车一路辘辘地行来,在车里已换了装扮的江明月和两个小丫环撩着车厢窗帘看景。

一看之下,江明月有点想捶胸顿足:“早知道就在这里吃早饭了,从街头到街尾打个通关”。

眼见着芝麻酱烧饼、爆肚、卤肠、炒小肝、卷饼、油条、豆腐脑、切糕、糖三角……那锅里炸的、屉里蒸的、铛里烙的……全都散发着诱人的,极温暖熨贴的香味。

“嘿!李卫,就在这儿停了,英塔跟着好了,你赶着车回去吧。”

“亲王……”李卫那个急啊。

“哧!想死啊,嚷嚷地一街都知道。”

李卫压低声音,朝车帘中道:“亲王,您就是现在杀了奴才,奴才也不敢就这么回去,主子吩咐,誓死要保征您的安全。”

“我安全得很呢,谁会认识我?”江明月一撩车厢门帘,探出小脑袋瓜,把个李卫唬了一跳,见她已简简单单地梳了条清代民间女孩的辫子,除了头绳,发上半点首饰也无,身上也同翠儿和墨荷一样穿的是普通清朝女孩的衣服,“翠儿、墨荷快下来,我们去采花,呵呵,先采一碗豆腐花,早餐虽然吃了,现在可以用它来填缝儿。”

“亲王……”李卫快哭出来了。

江明月看看他的脸色,笑嘻嘻道:“今天过节,别扫兴,要不,你也来一块逛,就是这马车太扎眼,你先找个旅店寄存,我们几个在这儿慢慢吃着玩,你待会找过来就是了。”

李卫见势不可挽,忙飞也似的去了,很快便转来,见江明月和翠儿、墨荷还在小摊的桌上吃豆腐花,英塔坐在另一张桌上,目光游移,身形中暗藏戒备,见李卫转来,紧张的神色稍缓了些。

日头渐渐高了,江明月一推碗,开逛。

带着翠儿、墨荷,三个女生象三只勤劳的小蜜蜂,飞到西来飞到东,开始翠儿二人还有些拘谨,但很快就被江明月给同化了,逛街嘛,就是要一股子疯劲。

江明月对老祖宗的传统东西懂得不多,但她挺好奇的,每个摊子店铺都要去张望一眼,看不明白的偷空再向‘地头蛇’英塔问问,这里卖的商品和现代社会超市里的商品完全是两种味道,不过胜就胜在手工艺质朴中可见精巧、带有民间匠人非凡的手艺和创意。陶泥做的兔儿爷、精致的人物面具、竹子根挖的粉盒、桃核上雕的人物故事、绣件、插瓶、皮影、簪饰……

江明月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话是:“呀!这个棒!你们看呢,喜欢吗?”她品味不错,看中的往往都是些有意思的东东,两个小丫环也瞧得眼睛亮晶晶的。

接着的结果就是很爽气的一声“买了”,再接着,包裹或是盒子就交给了两位跟班男士,东东越聚越多,两个人都要变成移动的货柜了,李卫暗地里着急:富察这小子通知到了主子没有?怎么人还没过来,再不来,我们都已驮得象两头叫驴了。

路过一家古董字画店面时,江明月按例好奇地进去瞧瞧,翠儿、墨荷也跟了进去,李卫和英塔两个“移动货柜”相对苦笑一下,若是捧着这些盒子进去,估计店里没多少地儿可以站人了,于是两人就守在门外。

店中的伙计一看是三位穿着普通的小姑娘,认为没有购买力,爱理不理地没半点接待的意思,只拿了把鸡毛掸子在柜台上扫来扫去。

翠儿和墨荷一看就冒火,刚想呵斥他,江明月笑着摇摇头,她才不屑为这种势利小人坏了心情,只略扫了一眼四壁的字画就要走。

合该有事,这时柜台后出现一个掌柜模样的胖子,口中说道:“小五子,等会儿佟老爷会派人来取这幅唐寅的《寒江垂钓图》,你伶俐着点”。

唐寅?唐伯虎吗?江明月十分好奇,“请问掌柜的,那画是唐伯虎的真迹吗?能不能让我开开眼。”

胖子掌柜和伙计打量了她一下,见她生得惊人的美貌,但是妆束极为寒素,竟连一样簪环都没有,于是阴阳怪气地笑道:“对不住你哎小姑娘,这幅画可不是你这样的人能有福气看的。”

脾气有点急的墨荷一听伙计有羞辱江明月的意思,护主心切,立刻怒声骂道:“你们算什么东西,敢说这样的话,什么打紧的破画,说个价,我们买下,拿回去擦桌子。”

这伙计也是个尖酸的,回嘴道:“哟,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这唐伯虎的神品之作,值的价,恐怕你们仨去胭脂胡同厮混到死也未必能赚它一个角儿。”

外面随即传来纸盒落地的声音。

江明月虽然不知道这话中‘胭脂胡同’是个什么地方,但听话听音,也知道他是在羞辱自己和翠儿她俩,心里大怒,要给这个小人点厉害瞧瞧。

但正在这时,从店外进来了一个人,江明月三人一看愣了:居然是四阿哥胤禛。

他怎么会来这里?居然正好看到这一幕我被人羞辱的情形,江明月吃惊不小,一时回不过神,只呆呆地望着他。

四阿哥的眼光根本就没往江明月这边看,走近柜台,似笑非笑道:“刚在门口听说贵店有幅唐伯虎的神品之作,本公子挺好奇,想过过眼。”

胖子掌柜和伙计又在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他,噢!是个旗人,气度贵重,身穿“瑞蚨祥”的天青湖绸料子,似是宫中织造的手艺,光腰间那个玉佩就值老钱了,此人倒是不能得罪,看来非富即贵。

四阿哥摸出一锭五两银锭,晃了晃:“也不白看,这锭银子做谢仪。”

只是展画一观就有五两,这么便宜的事哪里会不肯,胖子掌柜连忙堆笑,要让这位贵主进店内的后房过眼。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这位姑娘既是爱画之人,本公子诚心邀请你一同玩赏。”四阿哥的注视着江明月,黑眸里闪着一丝笑意。

江明月听他是与自己装作不相识,微觉奇怪,但也不揭破,且看他要做什么,于是笑道:“好啊,我接受邀请,谢谢公子。”

胖子掌柜将四阿哥和江明月让到内房,将这幅画卷展开铺在一张花梨木的大桌上,江明月一看,画的内容是一个披着蓑衣的渔翁在江边垂钓,左上角题款是“寒江独钓”,没有题诗,大概想大片留白保持想象空间吧,只看见日期落款和唐寅的签章,这幅画她虽然说不出用了哪些笔意墨法,但对美的事物特别敏感的她也觉得这画的构图精妙,气韵很好,应当是出自大家手笔。

四阿哥颔首道:“不错,是真迹,人物轮廓用‘高古游丝描’取其‘逸’,衣褶、蓑衣用‘铁线描’取其棱棱之重,岩石用‘云头皴法’和‘折带皴法’使山石如沐雪般的纯净,好,真是好。”最后一个‘好’字刚说完,只见他仿佛爱惜地摩娑一下画卷的留白处,左上方宣纸留白处立刻墨黑地多出一“撇”,新的墨迹象是打了胖子掌柜一记耳光,这人整个人都惊呆了,待明白过来,叫起撞天屈来,要拉四阿哥见官。

江明月虽然不齿这死胖子的行径,但觉得毁了这幅文化遗产是件极伤阴骘的事,也很为之可惜,心里隐隐有怪责四阿哥之意。

四阿哥仍是似笑非笑,满不在乎道:“又何必着急呢,本公子写得一手好字,在上面提几句,绝对可以诗画共辉,相得益彰。”

胖子气到手脚发颤,将要不依不饶,忽然想起等会佟老爷会来拿画,寻思着不妨死马当做活马医,让这个无赖试一试。

忙命伙计拿了文房四宝和一张宣纸,让他写几句来瞧瞧。

四阿哥微微一笑,胸有成竹,援笔开写,字当然是极好的,四阿哥的书法在众皇子中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令江明月看得眼都发直了的,是他拿笔悬腕而书的气度和姿态,简直帅呆了,简直酷毙了,江明月觉得就象看过的一本武侠小说中的主角,当那人平时的时候没什么特别,只有拔剑而出的一刻,人剑合一,周身会生出一种象威武天神一般的环状身光,而此刻看到四阿哥笔走龙蛇之时,她竟也生出这种感觉。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当四阿哥在纸上留下了这几句如行云流水,俊逸绝伦的手书,江明月觉得小心肝忽然又开始扑嗵扑嗵地狂跳。

那胖子掌柜的脸色大为转变,央求道:“那就请公子题诗吧,只要能补救,你这锭银子我完璧奉还。”说完将银元宝小心翼翼地放在画纸旁。

四阿哥老实不客气地拿过,收入囊中,扯动嘴皮,诮声道:“那你就看好了。”提起笔来,先看着那画上的一撇墨迹,略一凝神,飞快地写了一个字,江明月虽然繁体字认得不多,但还算认得这个字是“龟。”

龟?乌龟的龟?

胖子掌柜只叫了一声“我的娘哎”!就瘫倒在地,砸得地上一声巨响,而后,迅速又爬起来,要来撕扯四阿哥。

“不要有辱斯文”,四阿哥轻轻巧巧地移步走开,“我答应你诗画共辉,自然不会食言,不过胖掌柜你也得拿出点诚意来”。

胖掌柜眼中喷火,一副要吃了他的样子,“你待怎样?你要勒索我多少银子?”

四阿哥轻蔑地一笑:“银子嘛,我还不看在眼里,你现在向这位姑娘磕响头赔罪,若是她肯原谅在你店中受到的不敬之罪,我就帮你把诗圆了,还挑不出一星半点的错儿。”

江明月心头升起了一股暖流,原来他是在为我出气呢,只是纸上有个“龟”字写什么诗能圆呢,难度也太大了吧。

胖子掌柜被逼得没法,跪下来磕起头来,捣蒜似的一连十多个,江明月急于看四阿哥圆诗,就说:“够了,你起来吧。”

“你还真是善良。”四阿哥笑得意味深长,于是又把目光移回纸上,略略目测一下落笔的位置,提笔先写了两句:“老翁不知何许人?蓑衣垂钓坐江滨”。

江明月有点泄气,忍不住道:“看上去挺平淡的,不如‘千山鸟飞绝’那首。”

“写得深了,怕某人看不懂。”四阿哥笑笑地调侃她。

“‘滨’下面就是‘龟’字了,正好占了第三句的头一个字,你该怎么接呢?高难度哎。”江明月有些担心,更十分地好奇。

“山人自有妙计”,四阿哥倒是胸有成竹,执笔任纵横似地写道:“龟蒙昔有天随艇。”

江明月看不懂,沉吟不语,胖掌柜却是哄然叫妙:“唐名士陆龟蒙泛舟江湖,烟波垂钓,自号‘天随子’,这个典故用得真是太妥贴了。

乐极生悲这句话真不错,夸奖的话还没说完,四阿哥又写了三个字“君是龟”,然后放下笔不动了。

胖掌柜冷汗又下来了:“公…公子,你这又是何意啊?”

“你还得拿出点诚意来。”四阿哥笃悠悠地说着。

“你…”胖掌柜被逼得没法,强忍一口气,单腿又要跪下来要给江明月磕头。

“不是你,把你的伙计叫进来。”四阿哥的语气忽然冷了下来。

“小五子,你进来。”胖掌柜完全被牵住了鼻子。

那伙计听到动静,蹭蹭挨挨地进了里厢。

“给我掌他的嘴,打到我叫停为止。”四阿哥冷冷地发出命令,忽然象冰雪化人,威仪毕现。

佟老爷是当朝佟国维佟相的堂弟,这画要是没法交待,小店可担待不起,小五子,看来只有牺牲你了,胖掌柜没奈何,抡起巨灵神掌,左右开弓,打得那伙计哭叫告饶,最后满嘴流血,脸肿得象猪头一样。

最后这惨相江明月看不下去了,帮着劝停。

四阿哥深深地看看她,淡淡地说道:“看在这位姑娘的金面上,饶了你的狗命,还不叩头谢罪。”

那伙计连忙边叩头边大着舌头赔罪。掌柜的一看他的威仪气度,心中也打了鼓,京城这地界,关系盘根错节,说不准这位就是个王公贵胄,连忙再次跪下来道歉,求他把诗句续完。

“看你还算识相”,四阿哥轻蔑地一笑,提起笔来在“君是龟”后加了四个字“蒙身后身。”连起来读就是:

老翁不知何许人?

蓑衣垂钓坐江滨。

龟蒙昔有天随艇,

君是龟蒙身后身。

看着画里的内容和配诗,还真是珠联璧合,挑不出一丝儿错。江明月由衷地佩服,她看向四阿哥惊喜而笑,这家伙太厉害了,怪不得最后夺嫡的胜利者会是他,不动用权势,仅凭才学,就能把人耍得死去活来,套用一句周星星的语言来说:大家都来看上帝啊,记住,江明月,得罪谁也别得罪他,否则就是一场恶梦了。

却见他也在看着自己,幽黑的双瞳中满是柔情,声音也是温柔的:“我们走吧。”说着把笔潇洒一掷,拉起江明月的手就走。

出了这家店铺好远,回想起整个过程,还有胖掌柜和毒牙伙计的挨整姿态,江明月觉得太搞笑了,咯咯地笑了一路,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握在四阿哥手里,李卫等四个却全都不见了。

——————————————

周日要出去单日游,提前把周日的内容也发上来。大家多多支持啊,票太少,投些给我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夕别有情衷(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