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46章::七夕别有情衷(一)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46章:七夕别有情衷(一)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了这家店铺好远,回想起整个过程,还有胖掌柜和毒牙伙计的挨整姿态,江明月觉得太搞笑了,咯咯地笑了一路,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手还握在四阿哥手里,李卫等四个却全都不见了。

“他们几个呢?”江明月仍处在被逗笑的状态中。

“没别人,就我们俩。”四阿哥胤禛凝视着着她,漆黑深邃的双瞳中有一种属于俊朗男性的,动人的温柔和坚定。

江明月的笑容绽放着停在脸上,她是个极机敏的女孩,立刻猜到了其中的意味。

“想去哪里逛逛,我来尽地主之谊。”四阿哥笑容淡淡地说道。

“Hi,地主,先放开我的手行吗?”

“我这人从来不会轻易放手的。”四阿哥淡淡地一笑,有一种说不出的倨傲和自负。

“怎么?你认为我是能随便同人牵手的人吗?”江明月佯作娇嗔半开玩笑地说。

唉!四阿哥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他十分清楚她个性中强硬的一面,她不愿意的事,没有人能逼迫或勉强,否则等到一旦变脸发飙,便有惊涛裂岸之效,难道今天自己连上朝都请了假,就是为了专门跑来触怒她?给她个糟糕印象搞砸一切?不,绝不,他的手指一节一节地松开,缓慢地撤回了手。

江明月微俯下头,略略整理一下衣衫襟袖,顺便整理一下翻腾的心绪,她只觉得心跳得很快,有一种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害怕,带着燥动不安的心绪让她觉得很不适应,不过,等她抬起头来时,已强自恢复了镇定,双眼晶莹,嘴唇泛出了微笑:“问你两个问题?”

“讲吧”。四阿哥已经习惯了她不按牌理出牌的说话方式。

“今天的碰面是不是早有预谋的?”

“是,昨天开始预谋,特来请教关于贵国的情人节的风俗?”四阿哥唇角浮现一抹调侃的笑容,回答得挺一本正经。

“那么你划在画上那一撇的墨迹从哪里来的?”江明月忽然似笑非笑地问。

“放那五两银锭在柜台时,顺道用小指勾了一下记帐的砚台。”

“不会古董店里发生的事也是早有预谋的吧?”江明月眨眨眼笑道。

四阿哥听言,浓黑的剑眉一轩,俊脸上已有怒意:“你就把我看成这么不堪吗?我难道会叫那狗东西用那样脏的话来污辱你吗?”气得掉头就走。

江明月想想也是,自己起床时临时起意逛街,而后四处乱逛随机性挺强,这种事绝对没法事先安排,忙一溜小跑地追上去:“呵呵,别生气呀,算我说错话向你道歉。”

四阿哥的步伐小了点,但还是板着脸,直往前走。

“喂!说起来你来得也太是时候了,我正要把那个毒牙伙计打个满地找牙,谁叫你闪亮登场坏了我的好事,不过你干得也不赖,哇!象你这样出色的人物,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像漆黑夜中的萤火虫一样,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寒江垂钓图》上笔出惊神胆,诗起鬼寒心,胖掌柜被你逼到墙角旮旯,无奈之下只有抡起肥厚熊掌把那毒牙伙计一顿胖揍,但见满脸桃花朵朵开,胖到连他母亲都认不出来,解气了,这世界清净了,一切功劳归功于你,一切荣光归功于你,你简直就是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江明月夹七夹八地篡改着周星星的电影台词,发挥着“话痨”神功,

四阿哥有点象是要晕过去,他停下脚步,对着江明月的那个表情可真够瞧的。

江明月喜道:“哈哈!赞美你半天,总算给了点反应,好啦,不要生气,你是信佛的,生气会犯了嗔戒的。”

四阿哥完全败给她了,没法子忍住笑意,是啊,面对着这样的人,面对着这样的妙语和笑容,谁还能气得起来?

两个人算是和解了,继续随意乱逛,顶尖的俊男美女,引得路上行人回头率很高,但衣饰的差异,江明月被行人们想当然的认作是四阿哥的侍女,但人们又觉得这侍女太过大胆了,居然敢同主人家并肩同行,甚至跑到他的前面,一边倒退着走,一边笑语如珠,连说带比,那好脾气的俊美公子只是含笑听着。

“那是什么?”江明月看见一个小摊子上一家三口在分工,做着一种没见过的点心。

“驴打滚儿,北京城的一种小吃,你看他们,将和好的黄豆面,擀成薄饼,洒上红糖,然后一卷,在干黄米面里一滚,再用刀切成一截一截,蘸上糖水,用竹签挑起吃。”

江明月是个好胃口的女孩,有强烈的好奇心,买了一个切成小块尝尝,觉得滋味很不错。不一会儿,眼睛又盯上了一个卖冰糖葫芦的。

“这个弄得不干净,等会儿我带你去‘信远斋’吃。”四阿哥含笑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和平和,只想一直这么陪她逛下去。

“信远斋的有什么特色呢?”

“那里的山里红都是精选的,颗颗粒大饱满,冰糖汁儿也裹得均匀,只是不用小棍给串起来,而是放在糯米纸上,盛在盒子里,可以一颗一颗拿起来吃。那店的酸梅汤也很有名气,小青瓷罐里盛着,放在碎冰堆里,梅汁味浓而酽,糖也放得不很甜,沁凉沁凉的。”四阿哥觉得今天自己也象换了个人,话特别多。

“你是不是常溜出宫玩啊?好象地头挺熟的。”江明月开玩笑。

“我额娘走了的那两年,我经常偷偷出宫,都没有被发现过”。四阿哥神情淡淡地说。

江明月心头一紧,一位皇子偷偷出宫,居然没被人发现,可见当时他被人忽视的程度。按看过的许多清穿文里说他十二岁时养母佟佳氏病故,他就被迁离佟皇后所居的钟粹宫,然后被送回长春宫德妃的身边,那时十四阿哥刚一岁多,德妃基本上全部心思都花在小儿子身上,他由一个本是饱受爱宠的皇子,一下子变得无人关心,失母爱又失父爱,那时正值青春期吧,如此骄傲敏感的少年是怎么熬过那段日子的,他好象是十四岁大婚的,那也就是说两年后他就分府另住,所以同生母德妃有着无法消除的隔阂......

四阿哥见她不说话,微觉奇怪,一侧头,目光同她的对上,心头大震,连呼吸都窒了窒,他看到她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种明了一切似的,有说不尽的怜惜之意,霎时,他知道,她是懂得他的,宇宙洪荒中竟然有这样一个人能理解他,怜惜他,幽闭多年的心中之门忽然被这爱怜横溢的目光给打开,宛如阳光通明地照射进来……

四目相对,街上的人流好象都不存在了,眼睛里只余对方,

江明月的心上象通过了一股电流,只有她自己知道,一直以来,她都对这位四阿哥存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以前看清穿文时就很喜欢‘四四’,来到这一时空,第一个接触的男性也是他,当他在自己双手的掌心里苏醒,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充盈于胸中的那种奇特的感觉和悸动,直至现在还令她记忆犹新。

他对她来说,意义是不同的,这些日子她有时晚上睡觉会梦见他,醒后,往往怔上老半天,回忆起一些梦中的残片,都是些甜美的断梦,于是自己对自己自嘲:可惜啊,在现代社会怎么没遇上过这么有感觉的人,否则,我江明月一定会倒追他,绝不放过。

虽然这些日子为了避免麻烦,她刻意地与他保持距离,同时刻意避免同每一位皇子有单独相处的机会,但她知道他在心里是不同的。

当江明月的眼神与四阿哥灼热含情的眼神绞扭在一起,她象中了蛊一样,只觉得自己要被什么给轻轻地抓住了,一股不知名的,有些欣喜,觉得害怕又想拔腿就逃、心慌意乱的情绪化为一种巨大的力量在心中激荡,连太阳穴都在乱蹦。

他在我宝贝三哥的手底下能走几招呢?

人的大脑真是个难以琢磨的东东,江明月居然会莫名其妙地冒出了这么个念头,大约江明月把四阿哥当做可以领去见家长的那位boyfriend,所以思维已跳跃时空。

他在我宝贝三哥的手底下能走几招呢?还有来自大哥、二哥的考验,有这三位以‘保护神’自居的哥哥我还真不知是祸是福,要知道,他们仨不知生生掐断了我多少恋爱之苗。

“敢招惹我老妹”!那些写过情书字条的怀春少年,不知有多少曾被顽皮宇的拳头招呼过,有些挨了打还不死心地继续施展“守门策略”,在军区家属院门口大叫‘江明月,我爱你’,可是,等把经历过老山反击战血与火的大哥给招惹出来,曾与鲜血死亡同行的人气质中自然挟着的凌厉和杀气,杀气腾腾地往那儿一站(根本看不出他装着义肢),于是多情的小男生们‘爱情诚可贵,小命价更高,一见江明耀,落荒四散逃’,二哥江明磊这江家的‘卧龙’还作惋惜之状:唉!好歹留下几个给我解闷啊,不过,没事,小妹挺能招苍蝇的,下一拨哄苍蝇的活儿就该轮到我了,你们谁都别跟我抢……

一想到哥哥们,再联想到父母和其他家人,如同一瓢冰水从头浇,正朝火飞去的爱意飞蛾一下子改了道儿,江明月从爱情的迷幻中惊醒:他再不同,也不能同家中的亲人们相比,我不属于这里……

四阿哥起先看江明月的神情似嗔、似喜、似羞涩,象只惊慌躲闪的小鹿,正觉得惹人怜爱和有趣,只一刹那,江明月怕冷似地打了个寒噤,眼神渐渐镇定下来,刚才的惊慌羞涩的女儿娇态仿佛只是一种一闪而过的错觉。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夕别有情衷(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