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48章::七夕别有情衷(三)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48章:七夕别有情衷(三)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德胜门的郊外,马车欢欢地跑,平垄田畴沃野无垠,或绿意葱笼,或麦地金黄,有穿古装的农人在割麦垒成草垛,远处的古式茅屋偶而时见炊烟,这些田园景致在二十一世纪已然绝迹,江明月忽然有种小鸟出笼般地轻松,她将车厢窗帘撩起来,象在坐火车似地倚在车壁上出神地观看,流露出欣赏和恬静的光辉。

她在看外面的风景,别人眼中的风景则是她,对面坐着的四阿哥正静静地凝视着她,心头暗暗长舒一口气,他有一种独占世间瑰宝的快乐。

李卫去‘六必居’、‘信远斋’等名店采买食物后回来悄悄同他禀报,发现有八阿哥、九阿哥、十三阿哥等各府的奴才守在这些有名的食肆里,好在李卫够机灵,叫一名与富察靳勇同来的面生的影卫去采买,顺利购到种种野餐用品,而没有打草惊蛇。

此番好容易创造了一个两人独处的机会,他可不想被一批“情敌”兄弟给搅黄了,一想起十三阿哥,四阿哥心里升起一缕怅然和内疚,他当然知道这位最友亲的兄弟的心思,但是可惜,世界有些人或事注定没法相让或是共享。

“你国中过情人节,为什么要找红色玫瑰花?”四阿哥打破了车厢里的平静。

“情人节之必备呗,这一天的女孩子要是没收到红玫瑰,就象过年没饺子吃一样的扫兴,我可不想混得这么惨。”

“这花有什么典故渊源?”

“相传它是爱神的鲜血所化成的花,象征着炽烈的爱情,我倒认为它是名副其实的情花,如果有胆量尝尝看,但觉入口香甜,芳甘似蜜,更微微有点醺醺然的酒气,正觉得心情舒畅时,再嚼了几下,却又回味出一股苦涩的滋味,想要吐掉,可好象又觉得不舍得,要吞入肚内,又有点难以下咽,这与男女之情是多么得相似,起先甘甜,回味苦涩,而且遍身是刺,就算是小心万分,终不免为其所伤。”江明月引用了读得烂熟的金庸小说中关于情花的经典描写,一是为暗示四阿哥,二是为警告自己。

四阿哥是何等的敏锐,闻言沉吟不语,半晌才笑道:“除了玫瑰花,过这个节还需要准备些什么?”

“准备狂欢啊,我打算先在开着无数朵玫瑰花园里进行野餐,晚上再去什刹海去看放河灯,若是时间还早,就去钦天监的观星台上看星星,今天晚上,将会是夏季最清朗的一个好夜,巨大的弯钩形天座将运行到南天里,轻纱似的银河从那里流向东北方,牛郎星、织女星明亮地隔着银河相对辉映,十字形的喜鹊星飞翔在银河上为他俩架起桥梁……”

有江明月这个“话痨”在,根本就不会冷场,只听她一路上凡有问,必有答,口若悬河地忽悠神侃一通,对于四阿哥简直象听天方夜谭,他时而惊讶,时而询问,时而沉思,只觉同这位神奇少女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一种难以想象的惊喜,一种崭新的快乐。

去庄子的路途就在这样的谈话中有缩地成寸的效果,两人都觉得时间飞逝,很快地就来到了四阿哥的田庄。庄上的管事奴才们听报,飞也似地迎出来叩头请安,四阿哥问及玫瑰花田的情况,答复说虽然不象花季期那么全盛,但大多半还开着,四阿哥命他们引着去。

马车辘辘而行,江明月暗叹:这庄子可真大啊,一路上见有田亩,有鱼塘,有果林,还有齐整的院落,这简直就是个大型私家疗养院嘛,统治阶层的日子真是舒服啊。

四阿哥还从来未曾来过这庄上,也饶有兴趣地看。

等一片玫瑰花海展现在眼前,繁花似锦的场面,江明月惊叹得说不出话来。

四阿哥先下车,将手伸给她,江明月没有半点迟疑,扶着他的手从车辙上跃下,朝那边繁花似海跑去。

我的天哪!比约瑟芬皇后的玫瑰园还要棒,虽然不象以前看过有关欧洲宫廷玫瑰园片那般园艺精致,设什么花朵拱门、喷泉雕塑一类,但这片花田却胜在规模浩大、一望无垠,繁花似海,开得生机勃勃,微风送来阵阵幽幽甜美的香气,美丽的蝴蝶和金黄的小蜜蜂在花朵上盘旋起舞,真是令人心旷神怡。

站在花垄上的江明月胸臆间为这大自然的杰作充满了欣喜和感动,秋水般的眸子里闪着花海缤纷的色彩。

“真美啊,你觉得呢?”她轻轻发出喟叹。

跟过来的四阿哥与她并肩而立,淡淡地笑道:“很美,但不及某人。”

江明月闻言,脸上一阵发热,不觉地微低了头,略略镇定些才敢抬头看他,笑吟吟岔开话题:“谢谢,你还是拿出些好辞章来夸赞这片花海吧,我这方面不在行,只是不夸赞它一番,总觉得对不住它们似的。”

四阿哥口角噙笑,道:“得令!只是…待我抛个砖头出来,你得不拘什么,也丢块玉出来听听,不然就输我一个彩头。”

江明月笑道:“那得问清楚,你要什么做彩头?”

“让我能牵你的手。”他深邃的眸子中象是静海中倒映出的星光。

一对上了他这种眼神,江明月的心跳漏跳了一拍,施力拔河般地稳住心神,只觉得气氛太危险,千万别引火烧身,于是笑道:“好,牵手算你的彩头,不过仅限于今天,我的彩头要另换一个,嗯——你庄上有鱼塘,等会儿带我去那边玩。”她想,有那么多带玫瑰的歌曲打底,自己终究不至于太坍台。

四阿哥若有所失地笑了笑,眼光扫向面前的花海,约摸一分钟的光景,他开始慢慢吟道:

“芳菲移自玉瑶台,胜似红杏倚云栽。地藏锦绣风吹坼,天染霞霓日照开。”

江明月大吃一惊,她之弱项,而这位仁兄却如此捷才,令她大为佩服,对诗中含意她是似懂非懂,但心境还是浮出了异样,一脸倾慕地瞧着他。

“为报朱衣早邀客,莫教零落委苍苔”,四阿哥一边吟,一边俯身折下一枝花来,递向江明月,双目含情含笑,轻轻吟道:“折得玫瑰花一朵,为卿簪向凤凰钗。”

江明月只觉得空气中甜醇如酒,简直要有几分醉意了,下意识地去接那朵花,只听四阿哥“啊”了一声:“等等,还真是有刺”。

可不?他的手指被钉在花刺上,血珠滚落,几滴鲜血洒在绿叶上,很是触目惊心。

“你…你怎么不小心…”江明月大惊嗔怪,心中一阵锐痛,忙帮他清刺,又挤出些血滴来冲洗创口,一边扬声叫李卫把车中的女式拎包给拿过来,拎包里拿出小药盒的酒精棉球,消毒,绷上创可贴。

四阿哥看她好象替自己痛的神情,为自己包扎,用那些新奇的东东料理伤口,依稀又回到了最初相逢的时光,一股纯粹的欢悦似要把心融化了。

江明月一抬眼,看到他一脸是笑,俏脸一沉,嗔怪道:“还笑,还笑,告诉过你有刺,也不小心着点,爱神的鲜血化成的花,现如今又染上龙…子的血了。”

四阿哥拔出满人随身的小刀,把花枝上的刺全都削去,然后仍拈着花枝向她,低柔地又吟了一遍道:“折得玫瑰花一朵,为卿簪向凤凰钗。”

江明月有些想逃走,她觉得自己在这样诗意的攻势下快要失去抵抗力了,心头已是大兴挣扎,运足全部的理智来对抗这种温柔的魔力,终于她伸手接过花枝,微笑道:“依我国中风俗这花是应当拿在手里做花束的,簪发就不必了,而且,你不能只送一支,还要再送我十二支。”

“十三支有什么含义吗?”

“有啊,不过这是我的秘密,不能告诉你,你赠我十三支玫瑰,我要赠十五支给你。”江明月趁机溜了,进入花垄中,她很小心地不让玫瑰刺挂住昂贵的耀光绫,她选择最美的玫瑰株,摸出瑞士军刀小心地削去尖刺,采摘下来,于低头无人见处,蕴在双眸中的两滴泪水终于垂落下来,滴在玫瑰花瓣上,清澈如露……

阳光下,花海旁,一株不知名的大树下,李卫挑了这个大树荫,先洒一圈雄黄粉驱除虫蚁,然后铺上江明月所说的野餐铺布,然后将信远斋的青瓷罐装的酸梅汤,盒装冰糖葫芦、六必居的酱肉、醉仙楼的梅心攒盒八大件,一坛十年陈的桂花蜜酲酒,鸿禄坊的点心果子、老炊号的葱油饼……一大堆好吃的给摆好了。

正准备招呼两位主子用膳,也不禁被眼前的仙境般的美景给震得呆住了:鲜花如锦的海洋里,一对璧人在其中遨游,彩蝶在身畔蹁跹,时有欢声笑语,两人好似天外飞来的一双神仙眷侣……李卫瞠目结舌地看着,不敢有丝毫的惊动,直至两人抱着满怀的火红玫瑰花束朝树下走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夕别有情衷(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