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50章::七夕别有情衷(五)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50章:七夕别有情衷(五)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笑,仍主宰着江明月,她浑然未觉刚才曾有出格行为,只用手蒙住上半部脸,笑不可抑地呻吟道:“不行…现在不行…让我先镇静一下…先划会儿拳…喝上几杯再说吧。”

时笑时停,江明月略略说了‘十五二十’,‘小鸡啄啄米啊,老鹰天上飞啊,没事没事啊’等现代划拳法的规则,四阿哥也觉得新奇,两人开始划着玩,玩闹间,觥筹交错地又喝了几杯。

那十年陈的桂花蜜酲入口绵甜清幽,但历经十载的酝酿挺具后劲,酒精的威力已初步显现,两人心理的拘谨和戒备开始有所放松,气氛很好,谈笑风生。

“可以唱了吧?一赔三,别指望我会忘掉。”四阿哥黑亮的眸子闪动,唇角挑起一抹坏笑。

江明月花骨朵似的小脸已有些红扑扑的,带点狂态笑道:“唱歌还不是小菜一碟,Ladiesandgentlemen,现在就由中科大的明月歌王为大家献上一曲《玫瑰玫瑰我爱你》,鼓掌啊……”她率先鼓掌起来,居然右手拇指和食指撮为圈状,放在口中打了个响亮的唿哨。(少时她身为三哥江明宇的小尾巴,多数时间跟军区家属院的男性发小们淘在一起,没学过几件淑女类的举止。)

四阿哥惊异又有趣地瞧着她,被迫鼓掌。

只见她盈盈地站起身,拈起一支玫瑰在手中,花枝一点一点地打拍子,摹仿邓丽君的甜美嗓音开始唱道:“玫瑰玫瑰最娇美/玫瑰玫瑰最艳丽/春夏开在枝头上/玫瑰玫瑰我爱你……/玫瑰玫瑰情意重/玫瑰玫瑰情意浓/春夏开在荆棘里/玫瑰玫瑰我爱你……/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心的誓约,心的情意/圣洁的光辉照大地/玫瑰玫瑰枝儿细/玫瑰玫瑰刺秀锐/伤了嫩枝和娇蕊/玫瑰玫瑰我爱你……”

这首歌旋律欢快、词意简洁流畅,江明月对着这片花海,唱得理直气壮,热情四溢,四阿哥也笑如春风,击掌为她打拍子,一曲唱完,四阿哥鼓掌喝采。

“怎么样?可及得上某人的歌?”江明月调皮地逗她。

“还能听听,再来。”四阿哥故意这么说。

江明月眼珠一转,姿态优雅地斜斜地跪坐下来,带着狡黠的笑,曼声起歌:“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绽放她留给我的情怀/春天的手呀翻阅她的等待/我在暗暗思量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边唱边盯着四阿哥,手势呈“七”形地托住下巴,把他当朵“活玫瑰”做研究状。

典型的调戏。

四阿哥又是吃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目不稍瞬地看她表演。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燃烧她留给我的情怀/清风的手呀试探她的等待/我在暗暗犹豫该不该将她轻轻地摘……”江明月探出一只手,半空中停住,极具表现力的纤美手指孔雀翎一样轮转一下,作势又收回。

四阿哥的剑眉一挑,终究男人的脸皮要厚些,身子前倾,摆出一副听凭采摘的模样,逗得江明月差点喷笑。

“怎么舍得如此接受你的爱/从来喜欢都会被爱成悲哀/怎么舍得如此揽你入胸怀/当我越是深爱脾气就会越坏……”江明月探手过去,恶作剧地揪住他的脖领子,晃酒瓶似地晃了晃。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同时凋零同时盛开/爱情的手呀抚过她的等待/我在暗暗惆怅竟不曾将她轻轻地摘……”江明月唱完最后一个音符,含情脉脉有些惆怅地瞧着他,手托香腮幽幽一叹。

四阿哥强作镇定,却捱不住脸色变幻得越来越红,大概被她“调戏”得发了毛,手微颤地端起一杯酒喝来掩饰,不想呛咳起来。

江明月逗他逗得很开心,欢快又亲昵地捶他的背,故作语重心长道:“喂喂喂,别激动,我这还没唱到更有杀伤力的呢,你要挺住啊…”

四阿哥边咳边笑着告饶:“打死了…别捶…怎么你国家的歌都这般直白露骨。”

“直白露骨?切!这才叫感情真挚,直抒胸臆,总比那些腌臜泼才的伪道学要高尚不知多少倍,怎么着?你不喜欢听?好极了,本歌王还省力气了,现在宣布退出歌坛,操家伙,回府!”江明月骄傲地撇嘴,边打了个响指,摆出《大话西游》下部中简洁版唐僧说“走”的派头。

四阿哥的唇角柔和地弯上去,他象豹一样敏捷地握住了她的手腕,凝视着她,幽邃的眸光像潭中黑玉一般动人心魄,语声深沉而低柔地说道:“不,我很喜欢,入心入骨的喜欢。”

________________

各位文友:

经豌豆秀文友的提醒才发现修篁太粗心了,将31章<暗流袭(三)>内容少了两千多字,现在补贴完毕,使情节更加完整,不好意思啊~~(吐吐舌)在此鸣谢豌豆秀文友,希望大家踊跃留言发表感想,继续支持修篁的VIP章节,情节的精彩绝不会令你失望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七夕别有情衷(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