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目录] > 第6章: 超水平发挥

《清朝明月光(殊色清穿文)》

第6章 超水平发挥

燕修篁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拿出急救箱中的宝贝,她先在伤者的左臂创口处喷上止血喷雾,然后拿出注射器和麻药针剂上药,看到这些清朝人狐疑的目光,解释道:“这是麻药,我先局部麻醉伤口,待会儿就不会痛”。

打完麻药,她抬起左腕上的手表看了看,又说:“十分钟左右,麻药会生效。”一边拿出小手术刀,酒精瓶、脱脂棉球,一只蛇毒真空抽吸管、绷带等物。

胤祥和年羹尧等人看着她拿出这么多新奇的物事,目光中充满了惊奇和犹疑,但见伤者左臂的伤口血流渐渐凝结,看江明月时又多了几分信心。

江明月用酒精棉球细细地消毒她的手,她手指线条极美,白晳纤长,灵活性好,不负小时候曾被家里为培养兴趣强压着练了几年的钢琴,她在擦拭手时,所有人都盯着她这双纤薄美丽、富有表现力的手,器具和手全部消毒好,再抬腕看一下表。

“时间差不多了。”她抬起头来,不料正直直望进伤者的那双漆黑清冷的眸子里。

我的天,帅呆了!江明月心里一抖,象是被电流击中,心中那永远没法回家的痛苦也淡去了几分,一个集古天乐和赵文暄优点的合体,看来真是美貌男人的魅力与美貌女人的魅力同样强大。

还好只是一瞬间的失神,她没有丢二十一世纪见多识广的女性的脸,没有做流口水的花痴相,“你…你醒了,觉得怎么样?”她奇怪以自己的口才居然有些磕磕巴巴。

那双漆黑清冷的眸子依旧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并不说话,可能由于失血过多,英俊的脸十分苍白,嘴唇也没有血色。

江明月没来由得忽然觉得有些心痛,于是温言道:“放心吧,你会没事的,我现在先帮你把这只毒箭给解决了。”也不敢多看,很快移开了目光。用一只酒精棉球擦拭箭创处,锦衣人的身子微微一顿。

“不用紧张,不会向关云长刮骨疗毒那么吓人的”,江明月用一种轻快的口吻,努力营造一个轻松点的氛围,说话间,小手术刀沿箭簇棱已划出了一个十字形的口子,毒血流了下来,手起,箭已拔出,她将一团纱布按压在伤口上。

“胤祥是吧,”江明月又看向锦衣少年,“你帮我压着这纱布,不能太松,也不要太紧,等会儿我让你放开就放开”。

她拿过蛇毒真空抽吸器,说道“放开!”胤祥依言拿开纱布,江明月双手拢着将胶皮底座严丝合缝地扣在创口处,拇指按上端的橡胶直贴近皮肤,手指松开,橡胶皮回弹,这东东和传统拔火罐的原理是一样的,压出内部空气,由负气压的作用完成抽吸,通过透明的罐体的边缘可以清晰地看见,伤口四周的肌肉在收紧,紫黑色的毒血汩汩而出。

重复做了三次,直至血色完全转为鲜红,以碘酒棉球清洁创口,敷上军用云南白药,最后用绷带包扎。

接着,清洁伤者左臂近十五厘米的创口。

“伤口太长,需要拿羊肠线缝一下,我好久没做针线活了,争取缝得漂亮点。”她边微笑着说着话,一边开始穿针缝线。

针戳、线过,她全神贯注地缝合,渐渐地,人进入了一种状态,她从小就对动手制作或是拆装器具的感觉十分着迷,每次她动手做什么时,整个人会沉浸在一个自我世界里,忘了别的,忘了自己,只凝神于手上正在做的事。

此时的缝合过程中,她也陷入了这种专注,她并不知道她在专注地做什么事时,是异乎寻常的美丽,美得令人无法移开眼睛,所有人都一眼不眨地望着她……等缝完了,她满意地看看,觉得是发挥最好的一次,不觉得意地一笑,脱口而出:“呵呵,真完美啊,简直是作品!看三哥还敢说是蜈蚣脚。”

在那一刻,她白里透红的脸上蒙着细汗,好象带露的红苹果,长而翘睫毛上还挑着几星刚才哭泣时残留的小泪珠,亮晶晶的,似乎眉骨下也缀着发亮的珠宝,自然而然流露出得意的那一笑,透着纯真灵慧,又有些令人着迷的孩子气,看得所有人呼吸都是一窒。

洒上军用的云南白药,再细细缠裹绷带包扎伤口,想了想,又截断一条绷带打个结,挂在伤者的颈上,“你们能找块木板或厚书吗?衬在这条绷带上支撑他的胳膊”。

大家看看四周,荒山僻野的,胤祥想了想,从怀中摸出一本厚书,要挂在绷带上。

“十三弟,收回去!收好!”伤者出言拒绝。

江明月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有些惊异,他声线低沉而富有磁性,却透着一股一言可决的霸气。

“四哥!”

“你该知道它的代价,它有多重要,好好收着。”

江明月见这‘十三弟’听话地又把书揣回怀里,书皮上看到一个繁体的“账”字一闪而过……

(呼吁啊~~~~~有票的亲们支持一下,现在阅读人数也不少了,可收藏推荐的比例太惨相了。帮帮忙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穿了?这是穿到哪儿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