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01章:宠到骨子里

《皇妃勾心斗帝》

第101章宠到骨子里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立马收了手,对苍轩露出僵硬的微笑,可接下来,苍轩的一句话更加让她无地自容了。爱残颚疈

“舒妃娘娘,他过去可从来不让任何女人在他身上留下一丁点痕迹的,他爱这身皮囊比他的命还重……嗯,现在看来,苍某不想佩服你都难。”苍轩故意停顿了下,视线落在萧凤遥袒露在外的痕迹,暧/昧的调笑道。

原来这就是他肌肤平滑无比的幕后真相啊!

水潋星毕竟是水潋星,虽然羞得想找个地缝钻,可气场照样大得吓人!

只见她伸出纤纤玉指,慢条斯理的帮自己的男人拉起了衣裳,并且系上衣带,回眸一笑,“当然!我的男人只有我能盖章,也就是说早八百年前他就做好了将来做我男人的准备!邋”

苍轩一口茶喷了出来,险些从凳子上栽下去,他发现自己亏大了,一张怎么也说不过两个人啊!

他以为让这个女人羞恼,某男就自会头疼了,没想到她比他想象中的还强悍!

早知道带他媳妇来得了,怎么说也不至于被欺负得太惨升!

不过,比起被欺负,媳妇的安胎最为重要。

“星儿,不怕你的占有欲吓跑了朕?”萧凤遥轻扣了下她的小脑袋,十分高兴她的霸道。

“啾!要说被吓跑也是我先被你吓跑的好不好?!”水潋星翻了翻白眼,从他怀里起身,“你和苍轩谈吧,我去流云宫看辛岚。”

虽然知道萧凤遥不会要她回避,不过,她还是自觉一点的好,两个大男人谈的无非是一些收尾的国家大事,毕竟苍公子现在可还是军机大臣呢!

“青儿……”萧凤遥收敛了笑弧,朝外唤道。

须臾,一直守在殿外的青儿立马进来了。

“回殿内取舒妃的披风给她披上,若她受了点风寒,朕唯你是问。”萧凤遥扫了眼站在他眼前的身影,又皱起了眉,“小玄子,为舒妃备轿辇!”

“啧啧……需不需要再放几个暖炉在轿辇里啊?”苍轩酸溜溜的道。

“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小玄子……”萧凤遥直接把苍轩的话当真了,正要唤来小玄子,最佳主角开口了,“可以了,你想全天下的人都传我弱不禁风啊!”

瞧他那样,干脆整个冬天都把她关房里护着好了。

秦舒画这身子是畏寒,可不代表吹一吹风就会躺上个三四天,再加上她有小强的心智,乐观的情绪,怎么可能易染风寒嘛!

“你本来就弱不禁风还需传吗?”萧凤遥不悦的道,居然敢拒绝他的贴心。

唉!就她这性子,这辈子估计是等不到她会因为感动而扑过来吻他的那一天了。

旁边的苍轩努力憋着笑,都说陷入爱河的男人都会沦为妻奴,嗯,这话验证在这一国之君身上,他怎么就觉得那么好笑呢!

难得看到他的命令被当面驳回的样子,要是雪儿在,肯定乐开花了。

“错!要弱也是秦舒画弱!青儿,我们走!”水潋星挑眉眨了眨眼,纠正道,拉着早已取来披风的青儿往外走。

萧凤遥笑着直摇头,她注定是要被他chong坏的!

“头疼了?”苍轩敛住笑意,看着他道,这是两人认识这么久以来,他看到他笑得最多的一次,不对,是从他进来到现在,一直都笑得很春心荡漾。

“有个人让你头疼也不失为一种幸福。”萧凤遥笑了笑,满脸都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幸福里。

“是啊,一种幸福!”苍轩不由得叹了声,为这些幸福的来之不易举杯相碰。

他家那位比他的更令人头疼,不过,这么多年,他也甘之如饴!

“雪儿不太放心你们,所以特地要我来问候一下,现在看来,雪儿的担心是多余的。”苍轩放下茶盏,幽幽道。

他们并非真的因为日月星辰的出卖而吓得逃之夭夭,而是那样的场面不适合他们,不,是应该说不适合雪儿,因为顾举和顾婉婉的出现,他的雪儿在情绪上已经紊乱了好多,情绪不稳会动了胎气。

两人明明已经决定好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回到处于东陵边上的烟柳镇去安胎静养,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他们离开了还有一个小事迷糊大事不含糊的星星在他身边帮他,这世上谁都有可能背叛他,可她不会!可是,当传出她被废的消息后,他们就慌了,很难得第一次意见相同,决心返回这座人人争权夺势的帝/都。

也好在,他们回来了!

“只是……我不懂,安逸王他怎会突然放弃?”毕竟执着了三十年啊,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所以,这一局,朕也赌了十年,结果是朕赢了!”萧凤遥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弧,在苍轩还没完全理解透他话里的玄机时,他已经拂袖起身,“朕突然想起流云宫多了一只猛兽,你的关心送到了,去御药房抓些对柏雪有用的药就当是朕的答谢吧。”

说罢,他转身走回一帘之隔的寝殿着装,身后传来的是苍轩不满的咆哮。

“姓萧的,别想用些干草就打发了我夫妻俩,你那些干草我苍轩不比你少,这人情,你欠大了!”

“呵呵……要不,这皇位让你坐个把月?”

拂开帘幔的手顿了下来,萧凤遥回眸一笑,眼中流露出精/光,再加上那松松垮垮的长袍,别样的妖娆风情直接让苍轩搓着手臂飞快离去。

皇位……谁稀罕!

他又不缺吃缺喝的,就算缺也绝对对那位置没兴趣,像他这种人,偶尔败一败家业得了,没那么大的雄心壮志就别做那么轰轰烈烈的梦,谁让他是天生懒散的命!

·

“娘娘,皇上对您可好到骨子里去了,青儿真心替娘娘高兴。”

若换做别人,水潋星肯定会认为青儿是在拍她马屁,毕竟重新得蒙圣chong了嘛!不过,对于青儿,她不会这样想,因为在她离开这段时间,她相信青儿也不会好过到哪去,通常前任主子没了不是被安排跟别的主子就是到浣衣局或者杂役房做些粗/重活,暗无天日。

所以,在青儿这件事上,萧凤遥真算大方了一把,知道误会了她,所以一直留着青儿等她回来。

“青儿,只要你全心全意跟在我身边,你就永远不会出事,知道吗?”能让她出事的只有她这个主子,她不希望再出一个绿袖,所以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丫头。

“是,青儿会牢牢记住娘娘的话的。”机灵的青儿很快就意会了她话里的意思,笑着道。

两人说着已经来到了流云宫,流云宫外站着两排不属于南枭国的护卫,他们的穿着较为单薄,也很单一,每个人身上的衣着最多只可以出现两种颜色。可能是因为常年待在阴冷的气候里,所以,南枭国的气温对他们来说根本不算冷。

再看在流云宫门外来回踱步的身影,那不是凤临吗?

天空时不时的降下小雪,从他身上的积雪来看,他已经在这里有大半天了,应该是从辛岚被抱入流云宫之后他就从来没离开过,因为那北寒国皇帝的一句话,也因为明白自己做错了事所以没资格闯,只会傻傻的守着。

这就是她当初认识的那个纯净的凤临,在情爱这方面还是单纯得像一张白纸,还是无措得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等着别人的原谅。

水潋星接过青儿手上的纸伞走了过去,“凤临,你不冷吗?”

“星星,你怎么来了?皇兄呢,怎么没陪在你身边!以你如今的身子不适合出门,赶快回去吧!我……还要等公主醒来!”萧凤临把她撑过来的纸伞推回去给她,不让她被霜雪打到。

她就是因为身子出了状况才被查出无法生育的,若不好好调养,这身子骨以后不会少折腾,他不希望有一日看到她病怏怏的样子。

“傻瓜,怎么还尽是想着别人!”水潋星心疼的骂,看了眼重兵把守的宫门,道,“你想进去看辛岚吗?”

“是我害她变成那样的,我没资格去看她了。”萧凤临低下头,自责的道。

“你只需告诉我,想不想见她就行了。”水潋星的手拍上他垮下的肩膀,似要给他勇气。

“想,可是我不知道她想不想见我。”萧凤临像乖宝宝的点头,抬眸,眼中怀着无限希冀和忐忑。

“如果你见到她之后呢,你想好怎么做了吗?”是该逼他做决定的时候了。

“我……”萧凤临看着她,犹豫了,而后深深摇头,“我不乞求她的原谅,我只希望她安好。”

“你心里是不想对不起我,是怕我嘲笑你背弃了当日的诺言对吗?”水潋星把纸伞递给青儿撑着,而后把毛茸茸的暖套套入他的双手中,温柔的笑了,“凤临,一直以来你就像是我的弟/弟,是弟/弟,作为姐姐的我就会忍不住想要去保护你,舍不得你冻着,舍不得你受伤。”

萧凤临想要拒绝她的暖套,听到她这句话后放弃了,任她残留的体温温暖自己。

“假如你也把我当成姐姐呢,有没有可能,你只是以弟/弟的身份在守护我这个姐姐?”水潋星收回手,昂着头微笑着看他。

萧凤临飞快摇头,表情激动,“不是的!我知道,我从来没把你当成姐姐过!因为姐姐是不会有那种想要得到的欲.望的!”

越说到最后,凤临的声音就越低,他从来不想让星星知道他有在暗地里萌生了想要得到她的念头啊。

星星对他来说是神圣不可冒犯的。

“好吧,那就不是姐姐!但我告诉你,那不是爱!凤临,那不是爱!你只是孤单太久了想要一个人陪你玩,陪你度过每一天,而我的出现恰好符合了你的要求,所以,你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了一种心灵上的寄托,而且这种寄托是暂时的。其实,在你身边早就出现了更适合你的女子,只是这女子太娇蛮太霸道,让你避而远之,如此,你便没有机会了解真正的她,这才错过了对她动心的机会,懂吗?”

长长的一段话,萧凤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星星,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你不确定,那我换个方式问你?”

萧凤临像个听课的乖孩子点头,认真的竖起耳朵。

知道快开解成功了,水潋星觉得费再多口水也是值得的。

“当我受伤的时候你会心疼,但是不会冲动对吗?”她再问道。

萧凤临再点头,因为她受伤的时候都有皇兄在身边啊,就算那次被软禁他也要去看她,也只是担心她,想给她送药去而已。

“当你看到辛岚在你面前自刎时,你觉得整个天空都塌下来了一样?”

“对!我没想到她会那么做,早知那样,我就不会说出那些伤她心的话了。”他那样说只是想让夜承宽相信,然后趁他伸手拿他手中的信函时出手救她啊。

“那就行了,那一刻你觉得没她不行,这就是爱!凤临,恭喜你,认清了自己的心!”水潋星欣喜的扬起嘴角,这孩子不容易啊!

要不然,以他太过善良的心,一定是在害怕背弃他曾对她的承诺的同时,又怕对辛岚动了情。

“星星,我……心里还是有你的。”总感觉好像负了她一样,这让萧凤临很过意不去。

“我知道,我知道,那就当我是姐姐一样的存在吧!以后姐姐罩着你,你也给姐姐长点脸!”水潋星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萧凤临扯唇一笑,“可不可以不当姐姐,当那种说是朋友又不是朋友的那种?彗”

瞧他词不达意的样子,水潋星噗嗤而笑,“好,不当姐姐,就当不是朋友的朋友!”

不当朋友的朋友就是红颜知己了嘛!这小子口味不小哟!不过要真以秦舒画的年龄当他姐姐,也难怪他不乐意了。

“星星,谢谢你!勾”

萧凤临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就好像压抑了那么久的低潮终于汹涌而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解脱。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而水潋星说罩立马就行动了。

她给了凤临一个‘看我的’的眼神,昂首tingxiong的走向流云宫的宫门,可惜,人家显然没被她的气场吓到。

“站住!我国皇上有令,没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靠近!”拦下她的那个护卫道。

“大胆!你知道你拦的是谁吗?”这会就轮到青儿上场了。

“我们不管你们是谁,没我国皇上的允许,谁也不许踏入这里!否则,斩!”

“你们是在南枭国的皇宫里,还敢如此嚣张,就不怕掉脑袋吗?”青儿也不弱的叉腰ding撞回去。

“我们只遵从我国君主的命令!两位,请离开!”那护卫一脸没得说的表情。

“你你……”

“青儿,伞歪了。”水潋星轻柔的提醒,青儿这才想起自己气得忘形了,她立马退到主子身后去,默默撑好伞。

水潋星上前一步,勾唇,扯开嗓门朝里边不疾不徐的高喊道,“南枭国舒妃求见北寒国国主!”

一次不行,又来一次,那些护卫想要前行将她赶走,只是还没碰到她分毫就已经被她那双凌厉且透着古怪的眸给吓住了。

“你们是没听清我的身份,还是听清了也想要碰我?敢情是欺负南枭国没人了是吧?”

一句话,让他们如触碰到毒蝎一样缩回了手。

……

“外面在吵什么?”

流云宫的西厢,原来辛岚住的地方,打她嫁出去后,这里基本没怎么变,是因为还没有新主人入住。

北寒国的国主辛厉坐在chuang榻前守着chuang上好不容易止住了血的人儿,外面倏然传来的噪声令他蹙眉,不悦的冷冷出声。

“回皇上,是南枭国的舒妃求见。”一起从北寒国跟随过来的小公公压低了声音回答。

“她?”辛厉讥笑,起身走了出去,“名震三国的舒妃娘娘居然还懂得用‘求见’二字!”

“怎么?求见这俩字是只有你能用吗?若是,我收回刚才的话便是!”水潋星看着穿过曲廊,走下台阶的男人。

这男人身材魁梧,面容粗犷,若不是因为他身上那难以忽视的尊贵气质,她真会以为他是哪个帮的匪头。

太特么型男了,这种男人应该是出现在广阔的草原上,追鹰逐鸟!

“伶牙俐齿!”辛厉冷蔑的嗤笑了声,只会逞口舌之快的女人实在愚蠢,若是在自己的国土上,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甚至会将她刚才的话视同冒犯,直接整治了她。

那瞧不起人的眼神非但没惹怒了水潋星,反而让她心情大好。

不怪人家会觉得她是个花瓶,谁让她的外表与内在那么不符呢!

“好了!言归正传!北寒国皇帝,我想你还不知道吧,这流云宫原来是我家凤临的,后来辛岚公主来了之后凤临才大方的分她一半,你现在把流云宫真正的主人挡在外头,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吧!”可以说得上话的人出来了,事情就好办多了。

“星星……”萧凤临上来扯了扯水潋星的衣服,轻声道,“我没有要赶辛岚公主走的意思。”

“原来这是你的意思!辛岚真是瞎了眼竟看上你这么个窝囊废!”辛厉轻蔑的扫了眼水潋星身后的萧凤临,冷冷讥笑,并摆手道,“和鸣,去准备一下,带公主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

“皇上,御医刚说了,公主才刚止住血,不能随意移动啊!”被叫做和鸣的公公胆颤心惊的提醒御医离开前叮咛的话。

“唉!辛岚真可怜,她的兄长为了面子之争,竟然不顾命在旦夕的她,辛岚啊,如果你一不小心一命呜呼了,投胎时千万要睁大眼睛看清楚,别……啊!!”

水潋星还没说完,整个人已经被粗鲁的拎了起来,接着,四周传来倒抽气的声音和尖叫。

“星星!”萧凤临下意识的冲上前,却被辛厉的护卫纷纷拔出了刀剑阻挠了他的救人行动。

“天啊!娘娘!来人啊!快来人啊!娘娘被挟持了!”青儿惊慌的向四周求救,“娘娘,奴婢马上去找皇上……对,找皇上……”

“青儿,不用慌,我只是想看一看到底谁才是窝囊废而已!”被粗鲁的拎起的水潋星淡定的笑着出声阻止了青儿的行动,当然,这话是对辛厉说的。

辛厉那猛鸷的眼神微微闪了闪,对她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了解。

这女人不像外表那样柔弱,也并非只是逞口舌之快,她,一直在逼他失控!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粗鲁的拎起一个女人,而这个女人恰恰是最不怕他的那一个,非但不怕,还能那么从容的对他露出挑衅的微笑。

他缓缓松开了手,全身依旧散发出冷冽的怒火。

“如果你硬要不顾辛岚的生死带她离开,那你才是真正的窝囊废!你,没资格说我的凤临!”水潋星扯了扯被他弄歪的披风,回他一个冷蔑的轻笑。

辛厉阴厉的眸瞪了她一眼,摆手,让和鸣不再施行他刚才的命令,也让那些护卫退开了。

这时,萧凤临把星星拉到身后,自己上前一步,那惭愧自责的可怜样已经被掩饰起来,他露出独当一面的沉稳,无畏的迎上辛厉阴冷可怕的目光。

“我知道我让辛岚变成这样你作为她的兄长恨我也是情理之中,只是,你要是敢不顾她的生命硬要带她离开这里,我就算拼了命也会阻止你!”

好样的!

水潋星忍不住想要为凤临鼓掌了。

两个男人对峙,一个柔若春风,一个强如冬雪,啧啧,怎么看都很有画面感。

“哼!漂亮话谁不会说?一个男人若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那就是懦夫!”辛厉仍是看不起他。

“是!我没保护好她是我的错,可那并不代表我就是懦夫!如果我是懦夫就不会站在这风雪中一整日,惦挂她的生死!”萧凤临剖白着自己的内心,心里却早已恨不得冲进去看那个刚烈自刎的女子。

“你只能证明你良心没被狗叼了去!”

水潋星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很欠骂,作为一国之君嘴巴有必要这么毒吗?

“我是她的夫!”萧凤临握/住双拳坚定的搬出了自己的身份。

“她的夫?”辛厉不屑的讥笑了声,“天底下有哪个夫会逼自己的妻自刎的?你不觉得搬出这个身份很可耻吗?”

萧凤临一阵哑然,正要开口辩白,辛厉已经再一次开了口。

“这是在岚儿身上发现的,亏你还有脸承认自己是她的夫!”辛厉从怀里拿出一张折叠得很好的宣纸,虽然没摊开,但是从字面阴影已经看得出,那上面有着大大的两个字‘休书’。

萧凤临彻底哑口无言,他看着辛厉手上的休书,想起辛岚在他怀里说的每一句话,她说,她看到他留下的休书了,她说他会来皇宫是想告诉他,她已经求得她皇兄的原谅,她皇兄也愿意借兵给他解困了。

那一/夜,他与母妃决裂了,母妃要他带领那三十万兵马筹划趁乱夺位,他不忍心斥责母妃太过天真,所以将虎符留给了她,自己也留下休书给辛岚,只身一人来了皇宫,只想真正的随自己的心走一次。

星星说过,不管做什么事,只要对得起自己的心就可以!

他没想到,她会来!

水潋星也没想到萧凤临早就给了辛岚休书,她愣住了。辛岚在被休的情况下竟还愿意进宫来与他出生入死?哪怕知道他为的是别的女人?

这时候,她不得不对那个小丫头心生敬佩,刁蛮骄横的外表下对感情竟是这么无怨无悔?

如果是她,想必她早就奉承那句‘爱就抓紧,不爱就趁早滚蛋’的至理名言,潇洒离去了。

不过,事情也有意外,她最后还不是敌不过心里的矛盾,回到这皇宫来了。

“既已无话可说,这扇门你还有什么资格进去!”辛厉冷哼了声,转身,君临天下的扬手,“滚!”

“谁敢让朕的女人滚,朕就先让他滚蛋!”平静中带着肃杀的嗓音好听的在所有人身后响起。

回头,是一身金丝绣袍的萧凤遥,在这皇宫里,也只有皇帝独有这种尊贵的亮黄色,而水潋星认为,也只有他才能把皇帝的衣袍穿得这么出彩。

关键是,从他尊口里出来的‘女人’二字大大取悦了她,不是妃,而是他的女人!

“你认为朕稀罕待在这?”辛厉凛冽的回过身,冷冷道。

“不喜欢可以走,没人抱着你大腿强留!”萧凤遥优雅的来到水潋星身边,一手扬开宽大的披风,将她揽入怀中,高大的身躯和他的披风替她挡去了不少冷风。

小玄子立即命人换上更大的伞,为两位主子挡去绵密的小雪。

辛厉脸色一沉,戴着护套的手攥成拳发出骇人的响声,“你们最好别惹毛了朕!”

“是你太得寸进尺,入乡随俗懂不懂?辛岚和凤临是皇上赐的婚,还能不能成夫妻是我家皇上说了算,你以为你一直把我们挡在外面就是对辛岚好吗?兴许,辛岚现在最需要的正是凤临呢?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只有凤临能唤回她的求生欲.望!”水潋星实在是看不惯这两个男人朕来朕去的了,还有,这个空长了一个高大如山的身子的男人,怎么就那么冲动呢,动不动就语出威胁,一点都不可爱。

水潋星的话如同一盆冷水让辛厉醍醐灌ding,御医说过,她的脉象可有可无,全是凭着那一息尚存撑了过来,倘若她的求生意志消弱下去,到时神仙也救不回她。

他错了,倘若当初他没有因为逃避自己那陌生的情绪而放任她离宫,这一离开就是三年,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这个女人说得没错,懦夫应该非他莫属才对,如果在她初次来潮的时候坚定自己的心,她也没机会遇到萧凤临,也不会伤害得那么深。

真正的懦夫是他啊!

“星儿,朕甚是喜欢你把朕归为你家的,但是下次,真希望听到的是‘我家凤遥’,而不是‘我家皇上’。”萧凤遥敞着披风将娇小的人儿护在怀里,俯首轻声在她耳畔呢喃低语。

水潋星囧了,这男人好像越来越不正经了!

最后,辛厉很厌恨的瞪了眼凤临,但是为了辛岚,不得不妥协。

“你,进去看看她吧!若你真的能让她重新有了求生欲.望,朕不会再管你们之间的事!不过,朕也有言在先,倘若她醒来后愿意随朕回去,朕会带她走!”

后面那句话是针对萧凤遥说的。

萧凤遥勾唇笑了笑,连正眼都懒得看他,他搂着怀里的女人转身,“醒不醒得来再说吧,你让朕的女人在外面吹了那么久的风朕还没与你算账呢!”

辛厉那张粗犷冷酷的脸不可思议的微微抽了抽,这个还是三年前南枭国大定天下时他所见到的那个冷若天神的男人吗?怎么好像从头到尾眼里都只在意那个女人?这天下好像在他眼里成了玩具。

被强行带离的水潋星临行前对萧凤临眨了眨眼,示意他要加油!只是这偷偷的动作被某人掠了去,他不悦的沉下脸,干脆直接弯身打横抱起她,披风一盖,挡住了外面的世界,让她只看得到他厚实的xiong膛。

“霸君!”她在他怀里呢哝。

不过,事情总算解决了!

接下来就靠凤临自己的努力了!她相信,辛岚会好起来的!在凤临认清了自己的心后,他们会幸福的!

到时候她再去看那个曾经在她面前大言不惭的辛岚好了!

“看来是朕不够努力,让你有了朕之后还想与别的男人眉来眼去。”萧凤遥抱着她步伐稳健的走在回盛华宫的路上,薄薄的积雪地面上留下了盛载两个人重量的脚印。

“咯咯……我在试试凤临的心够不够坚定啊!”水潋星紧紧抱着他的脖颈从温暖的xiong膛里昂头看这个俊美若仙的男人。

分离了那么久,经历了那么多,她发现他真的变了好多,变得越来越正常了,在她面前想笑就笑,会吃醋,会像个小孩子一样耍脾气。

这样的男人属于她,真好!

她终于把这个男人从神坛上拉下来了,以后,她要好好蹂/躏他!

“那朕也要试试你的心够不够坚定!”

“不许!你只能对我笑,对我耍脾气,对我抛媚眼,你在外人面前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冷漠好了!”

“真是自私的小女人,不过,朕喜欢!”萧凤遥朗朗的笑声回荡在这片小雪纷飞的天空里。

明明是寒冷的冬天,可是跟在身后的奴才们都觉得春天提前到来了。

回到盛华宫后,萧凤遥有很多政务要处理,他要水潋星先睡一会,到用完膳的时候再叫醒她,水潋星不依,说要垂帘听政,萧凤遥二话不说就依了她,只是怕她无聊,于是把日月星辰叫进来和她一起玩那套她自创的动物棋了。

日月星辰那叫一个苦逼,他们是堂堂男子汉耶,满满的雄心壮志要报效国家,心怀天下,可是却被派来跟这么个女人玩这么幼稚的游戏,他们真的是欲哭无泪!

·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孤注一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