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03章:不想离开

《皇妃勾心斗帝》

第103章不想离开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也很意外,不过与日月星辰他们感到的意外不同,他们意外的是安逸王居然有个儿子,而她意外震惊的是,她一直在寻找的孩子竟然在夜承宽身边!

显然,夜承宽并不知道自己当年领养的孩子居然是萧御琛的,不然早就拿他来威胁他们了。爱残颚疈

水潋星举步走过去,日月星辰却不约而同的拦在她面前,“娘娘……您有什么话要问就站在这里问吧,属下怕……”

“我知道你们的担心,不过,我选择相信他们。”水潋星抬手制止了日月的话,若是他们要害她,当初就不会冒着被发现的危险暗中助她逃过一劫。

日月星辰看到她不容分说的表情,只好点头,紧步跟在身边保护着彐。

“你叫什么名字?”水潋星来到夜旋面前,忍不住弯下腰与他平行对视,难怪她总觉得他身上有熟悉的影子,原来是遗传了萧御琛的轮廓啊。

“原来叫夜旋,你是舒妃娘娘吗?那个让大街小巷津津乐道的舒妃娘娘?”夜旋昂着头无畏无惧的问道。

“如果我说是呢?”水潋星看到这样小小年纪就有着超龄的冷静,她心里不由得心生疼爱恝。

明明是和小宝一样的年纪,小宝却拥有着他的纯真和烂漫,而这孩子,一双眼好像一个大人一样,藏着让人看不到的深沉。

“那你可以带我去见我真正的爹吗?”夜旋似乎就等她这一句话了,一直保持镇定的小脸顿时扬起笑颜,小手抓上她的衣袂,清澈的眼瞳里满是企盼,也总算有了一个孩子该有的表情。

因为奶妈说他的爹不是任何人可以见的,除非有舒妃娘娘帮忙。

现在在坊间,舒妃娘娘这个人已经如神一样存在了,因为只要舒妃娘娘开口,皇上一定一呼百应。

日月星辰瞧见他抬手的一刹那,已经拔剑而出,只是刚出鞘便被水潋星一个冷眼瞪了回去。

可怜的两个大男人退后一步,深深低下头去,他们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啊,要是她出了什么事,他们直接当场自刎得了。

“当然可以啊!”水潋星体贴他昂起头太累,于是蹲下身去笑了笑,“见到你爹爹之后呢,想到说什么了吗?”

“如果爹愿意认我,我就跟他走,若爹不认,我也不会跟他表明我的身份的。”夜旋,啊!不,现在应该说是萧旋了。早在他决定来找舒妃娘娘帮忙的时候他就想好了该怎么做了。

“你放心!我保证你爹一定会认你的!好在那老贼没把你教坏!”水潋星持起他的手看似把玩,其实是在偷偷观察他左手第三根手指上的左边是否有那颗小不点红痣。

果然有!

毫无疑问的,这孩子百分百是萧御琛的亲生儿子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冥冥之中早就有了安排。

在带着夜旋出城前往萧御琛营地的路上,水潋星问了奶妈当年关于两个孩子为何会调换的详细过程。

原来当年太皇太后暗中让她将孩子放到寺院去,可是她不忍心,于是将孩子和一个农户家的孩子调换了,没想到后来这孩子会遭到那农户家丢弃,而被丢弃的孩子正巧被夜承宽收为义子。她当年是敏儿公主的贴身婢女,后来安置好了孩子后,找了个人结婚生子,只是可能老天都对她如此草率丢弃孩子的行为看不过眼,在她的孩子刚满月的时候就夭折了,她的夫家觉得她不好生养,于是将她扫地出门,无处可去的她为了赎罪,辗转打听了好久才知道那孩子被夜承宽收留了,于是当时她就以奶妈的身份待在孩子身边一直照顾至今了……

·

“夜承宽,我来了!放了他们!”萧御琛一身银白长袍飞身而至,那眉间的一点朱砂竟随着他的肃杀生出骇人的妖冶。

“爹……救救宝儿,爹……宝儿好怕……”

被吊在悬崖半空的小宝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立即惊恐的求救,声音已经冷得发颤和嘶哑。想到一个小孩子要平白无故遭受这样的痛苦,萧御琛素来平静温和的脸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放了他们?你当我是傻子吗?这么轻易就放了他们我何苦费尽心思将你引到这!”夜承宽冷笑一声,看准了萧御琛的弱点,手尾一动,左边那个铁甲人突然松了手,悬崖下传来立即传来凄厉的哭叫。

“哥,想办法先救宝儿!”沉香冷静的声音从下边传来。

“住手!”萧御琛伸手叫停,弄眉紧蹙,“你要东西我已经带来了!”

他从袖中拿出一块令牌,那是号令西擎国所有兵马的军令。

“这东西确实是我想要的没错,不过我要你与我一同带兵攻城,你不敢完成的事由我代你完成!”他可没那么傻,若是这军令突然间失效了呢!连那统率三十万兵马的军令都能造假,这男人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这生死存亡的时刻,他绝不能掉以轻心。

“你……”萧御琛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全副武装的男人,他必须很冷静很冷静才能思考问题。

“你没得选择!”夜承宽见他犹豫,收尾又往后一扬,悬崖边下的小宝又往下掉了几丈深。

“啊!!爹……小宝不想死……”

小宝的叫声扰乱着萧御琛的思绪,他发现自己无法冷静,悬崖边下是他的亲生儿子,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

就在他万般纠结的时候,一个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夜承宽,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安逸王,这个孩子才……”

水潋星话音刚落,随来的奶妈也开了口,好在水潋星及时偏头让日月上前点了她的哑穴,才没让她坏了事。

萧御琛回过身去,视线先是淡然的从那张美丽的脸扫过,而后落在她带来的小男孩身上。

心,狠狠一震!

为何这孩子的眉宇间竟有些像敏儿,小宝的娘?还有,那双眼是如此沉静,完全不是他这个年龄该有的眼神。

“哼!不过是一个不成气候的白眼狼,你拿他来威胁我……哈哈……太天真了!他暗中把那杯茶调换了给你我还没跟他算账呢!”夜旋的出现一点都构不成夜承宽的困扰,反而更加涨了他的恨怒。

“怎么说他也是你养了快十年的孩子,你怎么一点感情都没有!”水潋星气愤的替夜旋抱不平。

“感情?我养他权当在养一个傀儡,知道何为傀儡吗?就是事事听话的那种,而不是处处与我作对!”夜承宽阴狠的目光转到水潋星身前的夜旋身上,若是可以,他恨不得用手上的利爪将他送去阎罗王那报到了。

“既然如此,那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了,你不是一直忌惮我的声音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你惹我的下场!”水潋星将夜旋推到身后,她只是想如果夜旋的到来能让他分神的话,萧御琛可以趁机救人,可她低估了这老贼,他早已没了人性,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能推到重重台阶,何况只是一个义子!

然而,就在水潋星放开夜旋要屏息召唤来自四面八方的动物时,一把冰冷的利刃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慢慢靠近她。

“小心!”

“星儿,小心!”

两道声音异口同声,一个来自于视线始终落在夜旋身上的萧御琛,一个是策马而来的萧凤遥。

他瞧见了夜旋手中持着的利刃,他从马背上纵身而起,提气飞踏而来。

“皇上!”日月星辰瞪大双目看着他们的皇上舍命相救。

千钧一刻萧凤遥揽过了水潋星的腰身,那利刃却划伤了他的手臂,接着,夜旋小小的身子被一股强大的掌力震开***在地,日月星辰立即上前将刀剑横在他脖子上。

“你受伤了!”有惊无险的水潋星落地后,看到揽住她纤腰的手臂横了一条深深的血痕,完全没心思去关心夜旋为什么要杀她,她自责的拧起眉,赶紧把他的手拿起来看伤势。

别碰!”萧凤遥阻挡住她的手,放开了她,左手紧紧按着伤口。

“萧凤遥,你为我受的伤!”水潋星大声咆哮,他不要命的赶来为她受了伤他还不给她碰,算什么意思!

他是因为要救她才会受伤的!

他果然来了,甚至可能连早朝都没上就为她奔来了,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夜旋手上的匕首已经刺入她的身体里。

“娘娘,皇上不是不让你碰,是皇上的伤口上有毒,皇上怕伤了您。”紧接而至的小玄子好心的为着急的水潋星解释,省得这俩主子又该闹别扭了彗。

“有毒?”水潋星一听顿时煞白了脸,身子也微微一晃。

萧凤遥冷冷剜了眼不该多嘴的小玄子,用内力压下那剧毒扩散,上前用左手抚上她苍白的容颜,“无需担心,你忘了吗?朕曾以身试毒过,这点毒还要不了朕的命。”

“可是也不能把毒药当营养针来玩啊!”水潋星瞪他一眼,焦急的拿起他那只受伤的手,知道她的意图,萧凤遥连碰都不让她碰龄。

虽然不知道她口中的营养针是什么,不过跟她相处的日子对于她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怪异语言他早就见怪不怪。

“废物!”

那边夜承宽瞪着没能完成任务的夜旋骂了声,便不再管他的死活,全部的注意力都投在手上的两个人质上。

“很好!所有人都到齐了!萧御琛,我要你去杀了他,否则,我就把你的儿子扔下去!”说着,摆手让悬崖下的孩子又放下去许多。

这一次,悬崖下再也没有传来小宝的惊叫,萧御琛心里恐慌极了,他知道年纪小小的小宝心里的负荷已经超过极限了,他若是不照夜承宽的话做,只怕待会就算成功救得小宝他也没命了。

水潋星对萧凤遥挑眉,而后命令他不能倒,不然跟他没完!萧凤遥笑着在她耳畔道,“朕还要惩罚你这爱吃醋的小东西,怎么舍得就这么倒了。”

水潋星白了眼他的不正经,而后转身与萧御琛的目光对上。她知道他的纠结,她之所以没让奶妈在第一时间告诉萧御琛悬崖边下的孩子不是他的就是怕不得已之下他放弃对小宝的拯救,怎么说都是一个无辜可怜的孩子啊。

只是她没想到夜旋关键时刻竟然要刺杀她,想必奶妈的话不全然可信,又或者……

“星辰,把她的穴道解开!”水潋星走到奶妈面前道。

星辰领命上前解开了奶妈的穴道,利剑横在了她的脖子上,不让她再有任何机会行刺。

“奶妈,我问你,夜旋是安逸王与敏儿公主所生的的身份可是真?”

“是,是真的!可是关于我的遭遇不完全对,我夫家并没有丢弃我,而且我还有一个孩子,是大人他硬要逼我撒这谎的,要不然他就把我全家人都杀了。”奶妈颤抖的不敢再有半分谎言。

“那夜承宽是否知道了夜旋的真实身份?”

“不知道!他只叫我站出来编造一个故事,他不知道这个故事恰是真实的!我想,到时候只要告诉王爷,小少爷才是他的孩子,王爷就不会受太傅威胁了,小少爷也不会有机会对您下手,我……想得太简单了。”奶妈愧疚的低下头,她没想到舒妃娘娘会突然让人点住她的哑穴,不让她出声。

站在悬崖边上的萧御琛他们自然听不到水潋星和奶妈的谈话,再加上冷风呼啸,纵是有心去听只怕也听不清。

“嗯,我知道了。”水潋星走到夜旋身边,蹲下身去抬手毫不计较的摸摸他的头,道,“那一刀想必你也做了很大的挣扎吧,没事!我不怪你,因为很快,你就得喊我一声嫂嫂了!”

“星儿迫不及待要嫁给朕了?”萧凤遥始终半步不离的陪在她身边,就怕再出点什么意外,至于事情就由她看着办了。听到她这么说,他勾起欣悦的弧度,蹲下身搂上她的香肩。

夜旋看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给人一种很强大的压迫感,他还记得方才他要刺杀舒妃的时候,这男人突然出现的刹那,他差点就被那股肃杀给吞噬了。

他就是皇上吧!

他不知道皇上为何要对他手下留情,或许是因为他曾帮过舒妃,所以他那一掌才没要他的命。

只是……嫂子?舒妃娘娘怎么可能会成为他的嫂子?

“臭美,谁迫不及待嫁给你了!”水潋星拿开肩上那沉重的手臂,娇笑,“除了你,不是还有凤临嘛!”

“你敢!”萧凤遥掐上她的纤腰,将她揽入怀中,脸色阴沉,“这辈子,你只能嫁朕一个男人!”

虽然凤临现在忙着守候辛岚,可他太清楚这小妮子的魅力了,只要她有心,就算凤临不爱她也会娶她。

他不会再放她出去危害人间了!

“好了,当务之急是解决夜承宽,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水潋星忍下要跟他调侃的冲动,吩咐小玄子好好照顾他,这才举步走近夜承宽。

萧凤遥尤为喜欢听她那句‘谈情说爱’,他更喜欢被她惦记的感觉!

他侧头,日月星辰立即明白他的意思,紧步上前贴身保护,他必须得尽快坐下调息,逼出体内的毒。

小玄子招来四名大内侍卫护驾,又担心的看着前面那个勇敢无畏的小主子。可千万不要出什么意外才好啊!

“夜承宽,我真没想到这世上怎还有你这么蠢的人,我家皇上有意放你一马,你见好就收得了,还屁颠屁颠的跑来做这垂死挣扎,啧啧……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呐!”水潋星来到萧御琛的身后,给他抛了一个要他放心的眼神,而后双手环胸笑道。

“我就算要死也要你们活着不得好过!”夜承宽看着四周涌来了千军万马,他知道自己的大计此生再也无法完成了,不过,他断不会那么轻易认输!

“啧……虽然这是冬天,不过我相信我那些‘好朋友’要为我两肋插刀是不分气候的,你们说是吗?所有能喘着气的小动物们!”

水潋星双手放在嘴边朝悬崖大喊,闭上眸屏息凝神召唤,她的呼唤在悬崖下传来震耳欲聋的回声。

夜承宽没料到她这一招来得如此突然,见她闭目凝神,眸中杀气顿起,手中的铁爪扬起,仿佛收集了这悬崖上的所有冷冽,寒光逼人的朝她划了一道利光。

萧御琛凌身一闪,已经揽着她飞身后退,放下她后立马迎上夜承宽的夺命爪,所有人也跟着加入战斗。

因他穿着的是刀枪不入的铁甲,萧御琛只能与他在内力上拼一拼,他的招式完全伤不了他分毫,除非攻他露在外面的五官。

“把人扔下去!”夜承宽边迎战萧御琛,边命道。

萧御琛一惊,愣神的当口,夜承宽的铁爪狠狠抓过他的胸口,将他踢了出去,也只有受伤才退得开的萧御琛立即扑上前要抓那两条被放开了的绳子。

“宝儿……沉香……”

两条绳子飞快的拖着他往悬崖边上去,他只知道就算倾尽最后一口气也不能放手。

眼看,他就要被拖进万丈深渊里了,千钧一刻,一条细纱紧紧缠住了他的腰身将他往后拉,他的上半身已经往悬崖下栽了,若不是这条细纱缠上来得及时,三条性命都已不保。

这生死攸关之际,萧御琛明知道突然出现拉住他的人是谁他也无心先去道谢,他必须得用最快的速度将他们救起来,因为凭她的力气撑不了多久。

“哥……救宝儿!我下面踩到了东西,应该还可以撑一会,你先救宝儿!”

大雾弥漫的悬崖下传来沉香冷静的声音,萧御琛有些怀疑,见到左手边的那根绳子确实没有再下坠后他相信的松开了手,拼尽全力拉起小宝。

几乎是同一瞬间,被他松开的绳子飞快的从他眼前彻底坠落悬崖里。

“哥……帮我跟流风说一声,来生,我再做他的新娘子!”

“不!!公主!!”

身后,是流风悲痛欲绝的呼唤!

萧御琛只觉得身子瞬间被抽光了所有力气,沉香并没有踩到着力点,而是骗他放开手,好用尽所有力气去救小宝。

萧凤遥早已在混乱的那一刻迎战夜承宽,因为这老贼把萧御琛引开就是为了杀水潋星,他怎能再安心运功逼毒。

“哈哈……萧凤遥,那是我用孔雀胆和鹤顶红加在一起的至毒,你内力再深厚也没用!”夜承宽见萧凤遥捂着胸口倒退几步,知道他毒发了,不禁仰天狂笑。

“是吗?朕倒要看看这毒能把朕怎么样!”萧凤遥缓缓抬起头来,手背抹去唇上的黑血,那笑弧让天地风云涌动。

“各位从崖底上来的兄弟姐妹,救人!”水潋星倏然睁开了眸,对悬崖下大声喊。

伤心欲绝的萧御琛和流风齐刷刷的看向她,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她身上。

“还愣着干嘛!快把小宝拉起来啊!流风,你没看到顾婉婉受伤了吗,快,接住她!”

水潋星话音刚落,接着,四面八方传来了噪杂的声音,从各处窜出来的各类昆虫、有害的,反正能爬能动的全都倾巢出动了。

“快,你们的点心是那些用铁甲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风的人,看清楚了喔!别乱伤我朋友!”水潋星对着各类动物们下令,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身子好轻,仿佛随时都可能漂浮起来一样。

难道是这一次她刚才动用了太多的念力吗?

众人都瞪目结舌的看着各类爬行动物绕过他们每一个人黑压压的逼向那些铁甲人。

这时,悬崖边下也传来了展翅的扑哧声,那恐怖的声音若不是事先知道,只怕已经被吓死了。

成千上万的乌鸦像黑卷风一样破雾而出,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被卷在里面的是一个人,而且是……

“公主!”刚好拉起了小宝,流风立即松开了手飞身而起,无畏那群乌鸦,上前救人。

“宝儿……没事了。”萧御琛紧抱着已经被吓傻了的小宝,将颤抖的小身子纳入羽翼下温暖着。

“流风,我是不是在做梦?”被流风救下来了的沉香抬手扶着近在咫尺的面庞,虚弱的笑问。

“不是……你不是在做梦,你没死,你还可以做我的新娘子。”流风握着那只冰凉的小手贴在颊边,热泪盈眶。他知道她是用尽所有力气顶在崖边让人以为她真的找到了支撑点,然后太子一松手她就达到目的,无怨无悔的坠落了。

虽然她还是习惯穿男装,但是他还是看得出她不同时候的美,就好像此刻,劫后余生的她是最美的。

接着,各类有翅膀的动物都扑向那边早被逼到一边的夜承宽等人,悬崖一角顿时形成了奇景。

“蚊蛋,你没事吧!”

现场伤亡惨重,水潋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死瞪着眼看着那些铁甲人被那些动物们侵吞,她只担心一个人,她的男人!

她刚才听到夜承宽说的话了,那毒不是普通的毒。

“别信那老贼的话,你还未嫁给朕,朕怎舍得有事。”萧凤遥狠狠将她拥入怀中,抚着她的发柔声道。

“我是说真的!”水潋星从他怀里退出,嘟着嘴严肃的瞪他。

“你的脸色看起来比朕还苍白,你说谁有事?”萧凤遥沉下脸,抚上她毫无血色的脸蛋。

“我脸色很难看吗?”水潋星摸了摸自己的脸,倏然,身子微微一晃,萧凤遥察觉到了,他搂着她,不悦的皱眉,“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好像……什么东西要从身体离开了,感觉飘乎乎的,又好像很沉重……”水潋星整个身子靠近他怀里,连说话都轻飘飘的了。

“不!不要说话!”萧凤遥心生一股恐慌,甚至,他身子已经颤抖了起来,用自己的力量紧紧抱着她,好像怕自己有一丁点的松懈她就有可能在怀里消失不见。

他这一生没怕过,只怕她的离开,就好像她不知不觉来到他身边,然后又不知不觉的离去一样。

“萧凤遥,我不想离开……我和你还有好多好多的账要算……”水潋星气若如丝的说。

“好!不离开!我们马上去找穹山仙人!”刻不容缓,萧凤遥弯身打横抱起她,然而,毒火攻心,他抱着她趔趄一晃,用尽力气一个旋身,整个人往后倒下去,怀里的人儿仍紧紧被他护在怀里。

“萧凤遥,你个蚊蛋!你不是说你没事的吗?”从他身上爬下来,方才的虚弱感全被紧张的担忧完全取代,水潋星推着已经渐渐闭上眸的萧凤遥,“你要是敢闭上眼,我马上离开!你要是闭上眼了,这辈子也别想再见到我了!”

沉重的眼帘再一次吃力的睁开,大手猛地抓住贴在胸口的小手,“不准!朕,不准你离开!”

“呜呜……你是我在这里最美好的眷恋,要是你出事了我还留下来干嘛!”水潋星扑倒在他怀里,第一次放声大哭。

“别哭,我不会有事……”萧凤遥的脸色越来越诡异,青白交错,大掌仍是坚强的抬起替她抹去那一串串无比珍贵的泪珠。

一向坚强的她突然间哭得这么快,怕是他真的吓坏她了。

所有人都专注在萧凤遥身上,没有人注意到被各类动物攻击的夜承宽拼着最后一口气朝这边发出了暗箭。

“哈哈……舒妃,就让我来成全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吧!”

音落,利箭已经来到眼前,这时候要做出拯救反应已经来不及。

忽然,说时迟那时快,一个疾风般的黑影比利箭快一步的掠过眼前,利箭穿透铁甲,穿透肉tǐ,沉重的铁甲人跪着倒在了水潋星面前,已经被各种动物啃咬得模糊不清的五官,但是水潋星还是看到了铁甲人闭上眼前的最后一抹微笑,然后就这样低着头保持着跪姿死去了。

这铁甲人好像在用生命对她忏悔!

萧御琛看着钉在地面上的利箭,眸子一暗,飞身过去用脚尖踢起那支利箭,运力将它对准那边还在做垂死挣扎的夜承宽震了过去。

这利箭既然能穿透那个铁甲人,那么自然也能穿透夜承宽身上的铁甲了。

“啊……”

果然,利箭直接穿透了夜承宽的心脏,他发出惨叫,随利箭而来的那个冲击力冲开了大部分钳制住他的动物,他拼最后一口气往悬崖栽去。

这场战斗彻彻底底的终结了,而另外那些铁甲人早就受不了万千虫蚁啃咬而死去了。

萧凤遥已经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他看到水潋星一直盯着那个跪在他们面前死去的铁甲人,吃力的问,“要打开看看他是谁吗?”

水潋星点头,萧凤遥立即涌眼神示意日月星辰上前打开那个铁头盔的锁。

“不要看……朕看清楚了再告诉你他是谁。”锁开了的声音响起,萧凤遥用没受伤的那只手将她的脑袋按入胸怀,低声道。

“没关系,我受得了的。”水潋星在他臂弯里抬头微笑,她知道他是怕头盔拿开后她会看到被小动物们啃噬得血肉模糊的脸。可是,这个人三番四次有意无意的帮她,她想知道他是谁!

日月请示了一下萧凤遥,萧凤遥点头后,他才慢慢拿开了铁头盔。

凌乱的青丝披散,正好遮住了那张低垂下去的大半血肉模糊的脸,四周都弥漫着血肉腐烂的气味。

根据轮廓,水潋星已经知道他,不,应该是她,她已经知道这个铁甲人是谁了。

瞬间,她明白了为何在轩雪楼莫无忧辱骂她的时候这个铁甲人会突然生气发狂似的上去废掉她的双腿。

她也肯定了那日在太傅府她的腿被夜承宽伤了的时候,她所看到的那个铁甲人眼中流露出来的心疼不是假的。

这个人一直在暗自帮她,为自己赎罪!

水潋星淡淡的笑了。

“绿袖……”

她只来得及呢喃出这么个名字,整个人再也支撑不住的陷入黑暗中。

“星儿……”

……

“快!皇上和娘娘昏倒了!”

……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母仪天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