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04章:母仪天下

《皇妃勾心斗帝》

第104章母仪天下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半个月后,皇上大婚,大赦天下,普国同庆。爱残颚疈

从轩雪楼到皇宫太和广场,一路红妆点缀。因为舒妃已经没了娘家,所以将轩雪楼定为娘家,从娘家出嫁,寻常人家成亲该有的礼节一点儿也马虎不得。

迎亲的队伍盛大无比,数名侍卫开路,千名精兵左右护驾,百名婢女随驾而行,浩浩荡荡的仪仗队十分壮观,送嫁妆的队伍绵连数里。虽然说是嫁入皇宫,荣华富贵享之不尽,可是该有的嫁妆也少不了。

光是嫁妆就能从帝都头排到帝都尾,听说那是天下第一富商苍轩送的嫁妆,舒妃与他妻子成了结拜姐妹,舒妃自然就成了他的妹妹了,妹妹出嫁,他慷慨解囊,嫁妆丰厚得足以买下整座城池。

再看,花车上的新娘子,也就是他们未来的皇后娘娘,听说那凤冠霞帔都是皇上亲自命天下第一绣坊量身定做的,那凤凰可是采用了金蚕丝还有独特的绣法才能完成得栩栩如生,光是那薄如蝉翼的头纱足足花了九天九夜才织造完成呢呢彗!

透过薄纱,众人们看到新娘子微抿着唇,额前半垂的坠饰恰好挡住了她身为新嫁娘的娇羞之态,难以想象,那头纱掀起会是怎样的倾城倾国之色。

水潋星看着街道两边拥挤的老百姓,心里有股亲民的喜意,嫁给他,这些人也算是她的子民了,从来没想到有一天她会披上古代的凤冠霞帔母仪天下。

这都要怪那个男人,暗中背着她筹备了这一切,等她知道的时候想反悔也来不及了溺。

半个月前,他们在悬崖边上一同昏了过去,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天之后,那十天里正是考验她抉择的时候,她感觉灵魂在空中飘荡,她想,如果当时不是有他在耳边一直说着感人至深的情话,她的灵魂一定早就脱离了秦舒画的肉身,回到本来的世界去了。

若不是他坚持拖着中毒的身躯一直守在她身边呼唤着她,她也不会凭着意志力抵抗那股要活生生将她拉扯开的力量,要不是他再也支撑不住吐血昏在她身上,她也不会因为担心他而睁开了双瞳。

事实证明,爱真的可以排除万难的不是吗?

后来,她听说他体内的毒分别由萧御琛和苍轩日夜为他输送内力疗毒,那日他之所以会突然吐血昏倒全是因为他太担心她才导致没清的毒素攻心。

为了要她嫁给他,那蚊蛋差点去跳护城湖了。

他说,以后一定不会再对她有所隐瞒,若她不信他就去跳护城湖,若她愿意信他就拉住他。

后来她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拐了,那蚊蛋早在跟她求婚的时候就事先让小玄子命人把护城湖那层薄冰给铲除了,之后她看到的那一层只不过是道具所为,就算他真的跳下去也根本不会有事。

瞧,她就这样被他拐入婚姻的坟墓了!

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伍在正宫门前停下,那是因为他们的皇上已经站在那里迫不及待要迎接他的皇后了。

本来皇上是九五之尊,金灿灿的颜色永远不会从他身上消失,即便是大婚,可是今日他却是一袭金丝勾绣的大红衣袍,冬日的暖阳余光投射在他身上,依旧是耀眼夺目,素来冷漠的俊脸此刻洋溢着身为新郎官的喜悦。

本来,由奉迎的使节和女官在举行册封礼后就直接将皇后抬入盛华宫就行了,可是萧凤遥想要给她不一样的婚礼,于是大部分都是按照民间来,他要在文武百官,当着天下人的面册封她为后。

“星儿……”萧凤遥上前伸出手去迎她下花车,本来按照常例,她坐的该是无比尊贵的黄色凤舆,可是她说喜欢大红色的花车,所以就由着她了。

水潋星笑着把手放到他宽厚的大掌里,提起重重裙纱正要下花车,倏然……

“啊……”她不小心踩到了曳地裙纱,整个人不雅的往前扑去。

“这么急着投怀送抱了,嗯?”萧凤遥接住她,来了个完美的转圈,勾唇柔柔的低笑。

那抹笑弧几乎令人觉得温暖的春天已经来到身边了。

“呵呵……我好像没有母仪天下的范。”水潋星尴尬的笑了笑,在青儿的帮助下,她不会再踩到裙摆了,这才放开了他。

“你是在紧张吗?”皇家乐队奏响乐曲,萧凤遥紧握住她的手,与她并肩踏上那一路通往太和广场的红地毯。

“我哪有!”水潋星死鸭子嘴硬,其实不紧张才怪,有谁结婚不紧张的啊,又不是习以为常了,何况她还得做个要母仪天下的新娘子耶!

“朕若是告诉你朕也在紧张你会不会好一点。”终于娶到此生唯一想要的女子,他怎能不紧张。

“噗!”头纱里传来噗嗤而笑的声音,好在乐曲高涨,只有旁边的人听得到。

水潋星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即抿唇,道,“不用为了让我放松而说出这么好听的笑话。”

他会紧张,才怪!

“因为是你,朕才会。”萧凤遥微微使劲捏了捏手心里的柔荑,斜视头纱下一直忍俊不住的她。

应为必须在外人看来他们很严肃才行,所以水潋星只能眼珠子斜视到他身上,彻底敛起了笑意。

“我很荣幸。”手上传来的力度告诉她他有多认真,反而显得她刚才太儿戏了。

……

为他们主持婚礼的是萧御琛,本来论长辈应该还有一个燕太妃的,只是燕太妃自出事后就彻底把自己封闭在落霞宫的佛殿里敲木鱼度日了。他们谁也不打算去打扰她,只要她安分守己,没人会再去追究她过去所犯下的罪。

一对新人站在台前很久了,乐声也停了好久,依旧没听到出主持婚礼的人发言,场上开始传来了窃窃私语声。

“咳咳……”萧凤遥轻咳了两声提醒。

而坐在台上的萧御琛和苍轩两人之间正在为一张纸推来推去。

“你念!”

“啊!不不不,你念!你是他的皇叔!”

“你是他的师兄!”

“我这只是挂名的!算不上什么师兄!还是由贵为皇叔的你来念吧。”

眼见两人推个不停,一只小手突然从旁而入拿过了那张纸,“我来念!”

稚嫩的嗓音顿时让现场无数双眼睛瞪得如铜铃大。

“好啊!就小旋儿念吧!”水潋星的话又让大家张大了嘴。

这场婚礼要是由一个小孩子来主持,不真成了儿戏了?

萧凤遥也有这个认知,他以不依的眼神看水潋星,水潋星娇笑,“反正都成了别人眼中的惊世骇俗,谁念又有什么区别,只要在咱们心中是神圣的就可以了!”

“你啊,总是会不知不觉就给朕带来惊喜。”萧凤遥宠溺一笑,不再坚持。

“待会那三个字你敢用‘朕’试试看!”水潋星伸出食指作为警告。

萧凤遥立即将她那根小手指握在手心里,笑着对台上的呃……堂弟,道,“旋儿,念好了朕重重有赏。”

“是!”夜旋,啊,不!现在应该改成萧旋了,他荣辱不惊的摊开了那张宣纸,按照上面写的一字字咬清了的念了出来。

“萧凤遥先生……”

刚开口已经引起全场阵阵抽气声,萧旋依然是不受干扰,淡定从容的往下念:

“你是否愿意娶水潋星小姐为妻,她的还是她的,你的全是她的,你要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像你爱你自己一样,不论她做错了什么事都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转身离开,不管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是贫穷,始终忠于她直到离开世界?”

萧旋停了下来,抬头看向萧凤遥,当然,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都落在了萧凤遥身上。这样的婚礼还真是从来没见过,那誓言听得令人感到无比神圣,不容有半点亵渎之心。

他们的皇上当真是宠这位皇后到极致了,不然怎会答应这么荒唐的婚礼仪式!

萧凤遥握着水潋星的手又紧了几分,他侧眸,深情款款的看着她,凝重而庄严的吐出那三个字,“我愿意!”

“哗!”全场一阵喧哗,当然这不是有意安排的,而是他们觉得他们的皇上居然这么伟大,这么痴情,居然是以一个男人的身份回答这个问题。

水潋星幸福的笑了,两人的目光里只看得见彼此。

按照纸上的提示,萧旋听到萧凤遥的回答后,继续往下念:

“水潋星小姐,你是否愿意嫁水潋星小姐为妻,你的还是你的,他的全是你的,你要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你自己一样,不论他做错了什么事都不能一句话不说就转身离开,不管他……”

“我愿意!”

婚誓还没念完,水潋星已经迫不及待的回答了,她猛地跳起来抱住了萧凤遥的脖子,在他耳畔哽咽呢哝重复,“萧凤遥,我愿意!我一百个愿意!”

这么一个总是一言一行就走到她心坎里去的男人,这样一个不惜一切为她的男人,她还有什么理由不愿意?

即使他知道婚誓里有不平等,他还是毫不犹豫的说了‘我愿意’,这样的笨男人,不嫁他嫁谁!

“再怎么愿意也得完成最后一步你才真正算是朕的妻子不是吗?”萧凤遥低笑,轻轻拉开她,体贴的为她整好歪了些许的凤冠。

因为爱她,因为宠她,这个婚礼他由着她肆意发挥,他相信在她的世界里这种婚礼仪式必定是神圣无比的。

“你们现在可以交换戒指了。”接到萧凤遥的眼神,萧旋立即又按照最后一个步骤念道。

小玄子捧着金黄色的托盘上来,托盘上放着两个锦盒,锦盒打开,那是由天下第一名匠所打造成的银戒指,戒指上分别点缀了璀璨的琉璃玉,那是上次萧凤遥一怒之下捏碎的玉佩,这玉的神奇之处就是对着光线看都仿佛有一滴晶莹的泪珠在里面流动,也因为它是萧凤遥生母的遗物,他们才决定将它点缀在戒指上,见证他们的爱情。

萧凤遥拿起戒指持起她的手轻轻套入她的无名指上,并俯首在她手上落了个轻吻。水潋星惊了一跳,彩排里根本没有这项,这蚊蛋还懂得自己加戏!

“星儿,该你了。”萧凤遥伸出手去,低沉的嗓音唤回了她的迟缓。

水潋星抿唇一笑,拿起他的那枚戒指慎重而认真的为他戴上。

“礼成!现在我代表神宣布你们结成夫妇!!”

高声宣布完最后一排字,萧旋松了口气,回身面对他的父亲,瞧见父亲眼里有因他而骄傲的色彩,不禁咧嘴笑了。

因为鉴于这里是封建的古代,所以新郎亲吻新娘那一幕被水潋星直接跳过了,穿着古老的凤冠霞帔以现代的仪式举行婚礼,她相信再也没有比这更浪漫更豪华的婚礼了!

所以,今天,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古代,她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萧凤遥嘴角的笑容倏然僵了下,不过只是转瞬,他在众人的欢呼中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回身对文武百官宣布,也等于对全天下宣布,“即刻起,她便是朕的皇后,也是南枭国的皇后,你们待她如对朕一样,见她如见朕!”

长长的红毯上顿时跪满了人,“恭喜皇上!恭喜皇后!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平身!”水潋星和萧凤遥会心一笑,异口同声。

身后的萧御琛和苍轩却早就注意到了萧凤遥方才那笑容一僵时的不对劲,他们担心的看着那个依旧抱着美娇娘的男人,依旧做好随时上前救人的准备。

众人行礼完毕,接着就是枯燥乏味的筵席开始了。

“萧凤遥,筵席好无聊喔,我们偷偷的溜吧!”某女似乎还没注意到自己此刻已经荣升皇后宝座,该以身作则呢。

萧凤遥笑着摇头,抱着她转身大步走回盛华宫,新郎亲自送新娘子入洞房。

萧御琛想也没想就要追上去,苍轩拦下了他,“我相信他对自己的身子有分寸,他都能瞒到现在了,还不至于到最后关头要让她知道。”

萧御琛蹙眉想了想,于是作罢。

萧凤遥中的毒并没有完全清除,而且不是一朝一夕就消得了的,相反,这余毒会带给他非常人所能忍受的痛苦,一旦情绪太过激动就会吐血,方才他嘴角一僵,只怕是要发作了。

本来,以他现在的身子还不适合成婚,因为成婚带给他的情绪冲击太大,他们劝过他,可是他说怕来不及,不管是他,还是她,他都怕来不及。

她昏迷了十天,他真的怕了,怕她再也醒不来。

好不容易,她终于醒来了,他又怎还能再等,他要她成为他的妻,他今生唯一的女人!

……

“萧凤遥,从这里到盛华宫还有好长一段时间耶!我虽然知道你的身体强壮,但是也会累的,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走,而且保证不会摔倒!”穿过九曲回廊,一直被萧凤遥公主抱的水潋星不忍的开口道。

要不是醒来第二天他就狠狠把她折腾了个够,打死她也不相信他的毒真的好了!要说那是,也全是因为她不相信他的话导致的,她不相信他的身子真的完全没事了,想要叫御医来当面诊断,于是他直接身体力行,让她再也不敢有丝毫怀疑。

萧凤遥只是加深嘴角的温柔笑弧,更加收紧了臂力,抱着她大步流星的前行。

拿他没办法的水潋星呶呶嘴,紧抱着他的脖颈,将头枕入他肩膀,偷偷地在心里喊:老、公!

然后又傻傻的偷着乐。

这个男人已经是她的老公了!她可以依赖他一辈子,可以欺负他一辈子,在他面前不管什么心情,她都可以毫无保留的与他分享了。

他们这辈子将紧紧绑在一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

夕阳西下,张灯结彩的盛华宫在晚霞中熠熠生辉,为这大喜之日更添色彩。

“小的/奴婢/奴才参见皇上,参见皇后。”

守在殿门外的侍卫、太监、宫女们见到他们的主子回来了,而且还是皇上亲自抱着皇后一路走回来,他们不禁脸红的低下头去行礼。

这时候,这对新人自然不用说话,直接跨火盆,入寝殿了。

若是按照惯例,新房该是设在瑶安宫的,只是萧凤遥坚持,因为他的就是她的,不分彼此。

“咯咯……好不习惯这个称呼。”水潋星笑呵呵的道。

“只是一个形式,不用去习惯,做你自己就好。”萧凤遥轻柔的把她放在龙榻上,用无比宠溺的语气道,而后轻轻掀起她的头纱,头纱下,一张美得惊心动魄的容颜正昂着头看他。

他目光一热,再举手取下压在她头上许久了的沉重凤冠,本来说若她实在受不住这么沉重的凤冠可以不用戴,换别的,她却说没有凤冠那算什么凤冠霞帔,她要以最美的姿态嫁给他才能不浪费这副皮囊。她那样说害他差点又生气了,她知道他喜欢的从来不是因为她这张脸,好在她后来反过来哄他了,否则他非打她一顿屁股不可。

“呼……轻松了好多!”水潋星俏皮的松了口气,倏然似想起了什么,好奇的盯着萧凤遥瞧,“萧凤遥,我记得新娘子不是要等新郎回来洞房时才掀盖头,喝合卺酒的吗?咱们这样做会不会不行?”

“你啊,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疑神疑鬼了!”萧凤遥轻敲她脑袋,替她拨了拨被凤冠压乱的发顶。

“一辈子的事总要慎重一点嘛!”水潋星吐吐舌,她又没经历过,而且这么神圣的婚姻怎么可能像平时那样没心没肺的。

“要真等到朕回来与你洞房再掀盖头,朕担心朕的妻子会不会已经被这凤冠压得都没心情与朕洞房了,嗯?”修长的指轻轻将她落在鬓角的发勾到脑后,低声而笑。

“吼!你扯哪去了!”

水潋星被他调侃得脸红心热,她推开他,别过身去,抬头,不禁愣住了,视线落在垂挂下来的百子帐上……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皇上宾天”↓↓↓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