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05章:皇上宾天

《皇妃勾心斗帝》

第105章皇上宾天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被他调侃得脸红心热,她推开他,别过身去,抬头,不禁愣住了,视线落在垂挂下来的百子帐上。

百子帐寓意——百子千孙。

“星儿……”萧凤遥看到她瞬间黯然下去的脸色,心中已然明了。他上前曲膝下身,握住她的一双冰凉小手,“别想太多,朕相信我们一定可以共同孕育出自己的孩子的。”

“可是……要等什么时候呢?会不会等到我们都已经没那个能力了那个孩子还没来报到?”水潋星一脸惆怅的看着他。

“怎么会?朕就算到了知命之年也依然能与你生一大堆乖娃娃。”萧凤遥邪笑的道彗。

“萧凤遥,我是说认真的!”水潋星加重了语气,从他手里缩回了手,“从我回到皇宫到现在,我们都刻意去回避这个问题,可是……萧凤遥,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回避了就表示什么都不会发生,你是皇上,你需要子嗣来继承你的皇位,我贵为皇后,三年还没生出个孩子倒还说得过去,要是五年呢?十年呢?到时候我该怎么办?你又能怎么办?”

从来不为将来烦恼的她此刻却纠结无比,甚至没勇气去面对他们的未来,连憧憬都不敢了。

因为,有孩子才能将成为一个健全的家庭。何况,她嫁的是一个天子,一个统一江山的男人,一个不允许没有子嗣的男人溺!

她想,她嫁给他是不是决定错了?

怎么可以这么任性,明知道他们之间的未来障碍重重,还答应他,这不是要让他为难一辈子吗?

“傻瓜,就算我们没有孩子又如何,不是还有凤临吗?将来的皇位不一定非要我们的孩子来继承的不是吗?”萧凤遥看懂了她眼里的懊悔,大手抚上她发白的脸,心疼的安抚。

“呜呜……萧凤遥,为什么?为什么命运要这样捉弄人,如果可以选择,我宁可穿到一具健全的躯体上也不要这副美丽不中用的皮囊。”水潋星感动的扑进萧凤遥怀中,紧紧抱着他,确定他的气息,感受他的存在,安她对未来一片茫然的心。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得可以,若不是借着秦舒画的躯体,我们又怎会相知?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傻话,不然朕会生气!”萧凤遥更加抱紧她,厉声命道。

“嗯!不说了,可是你的味蕾……”她从他怀里退出,倏然想起他的味觉,只是话才到一半,温热的薄唇遍不容拒绝的封住她的红唇,展开一系列辗转缠绵的热吻。

“真甜。”在他的手快要忍不住覆上她胸前的柔软时,萧凤遥力持镇定的结束了这个吻,眯着眼暧昧的调笑道,还抹唇做出意犹未尽的样子。

“萧凤遥!”水潋星怒了,都什么时候了他还有心情跟她开玩笑。

“你就是朕的味蕾,而你也确实甜得让朕想要一口吞下。”萧凤遥灼热的盯着她羞红的脸,而后起身,“朕还得回筵席上,你且好好歇着,无聊了就叫青儿进来陪你聊聊天。”

他都怕自己再继续待下去就控制不住要了她了。

“你不许喝太多酒,我可不喜欢酒鬼!”水潋星嘟着嘴命令道,那撅起的红唇让萧凤遥下腹一紧,险些又忍不住想要扑上去吻个够。

“知道你关心为夫,为夫就听夫人的,少喝点。”萧凤遥笑着走了出去。

水潋星看着那抹伟岸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她嘴角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不知为何,她总觉得今晚的萧凤遥与往常很不相同。

今晚的他对她太好,言语上也从不反驳,总是顺着她的话,好像想要借着拼命的对她好然后掩饰些什么。

“噗……”

走出盛华宫不远,萧凤遥就在经过御花园的时候,扶着假山呕出了大口鲜血。

“皇上……”身后的小玄子惊呼,萧凤遥立即摆手止住了他的呼叫。

“扶朕到瑶安宫,马上叫安逸王和苍轩过来!”

匆忙的脚步离去,他们都没有发现这御花园里还有另外一个对着渐暗的天色黯然失落的身影。

漆黑的夜幕笼罩了大地,现在已经是未时了,那筵席怎么那么冗长,他明明才离开两个时辰啊,为什么她觉得他好像已经离开了好几年一样。

真是的,这古代的人结婚太不厚道了,干嘛要把新娘子留在新房,然后独占新郎嘛!

寝殿的帘幔刚消停下来,又被人拂开,正抱着玉枕趴在榻上暗自埋怨的水潋星听到响动,以为是萧凤遥要回来,她欣喜的回头望去,“萧凤……”

喊声没完,她看到来人后,失望的咽了声,有些防备的看着来人。

“是你啊,你要是来祝福我的,我欢迎,你要是来找茬的,那你可以走了。”莫无忧她怎么会在出现在这里?记得自从上次夜妤的事件过后,她几乎没见到莫无忧,那是因为萧凤遥不让她有机会见到。

难道是因为今天大婚,外面的侍卫也疏忽了防范?

她实在无法对这个莫无忧存在好感,虽然她已经身坐轮椅了,可是就是勾不起她的半点同情心。

“祝福?哈哈……你觉得我是来祝福你的吗?”莫无忧敛起令人汗毛立立的笑,阴狠的瞪着一身嫁衣的水潋星,那眼神恨不得将她取而代之。

“我说了,如果是来找茬的麻烦你转身,离开!”水潋星也不客气的从床上站起来,指着转角的方向,不留情的道。

“你这个害人精,你害得萧大哥失去味觉还不够,现在还想害得他没命吗?该离开的人是你!”莫无忧对她的逐客令充耳不闻,她恨透了这个女人的嚣张。

“我害他食不知味是我的错,但这也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以你的立场还没资格过问!至于你说我想害他没命,这又是从何说起?”人善被人欺,谁都别想看到她好欺负的样子,该维护自己的时候她绝不比对方软弱。

“从何说起?哼哈……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副无辜的嘴脸了,还有你这张恶心的脸庞,要不是你,萧大哥又怎会冒着生命危险娶你!”莫无忧滑着轮椅过来,绕着龙榻转了一圈,寝宫里所有代表祝福的东西她都恨不得将它们烧毁。

“我不知道你在耍什么疯!如果你觉得我夺走了本该属于你的婚礼,那么抱歉,我爱他!他爱我!所以,这场婚礼我拥有得天经地义!”水潋星理直气壮,毫不示弱。

“你当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萧大哥他情绪受不了太大的波动,就像今日,这场婚礼本来就不应该进行,要不是你要他娶你,他会不顾自己的身体娶你吗?”

听了她这段话,水潋星脸色煞白,控制不住的颤抖咆哮,“该死的!你到底在说什么?!”

她隐约觉得萧凤遥有事在瞒着她!

“说什么?萧大哥为了你再一次吐血了!”

“什么!他吐血?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萧凤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没关系,我不会再让你有机会害到萧大哥,再也不会了。”莫无忧滑着轮椅靠近她。

“你想做什么?”

……

瑶安宫,整个灯火通明,本该在新房里的新郎此刻正命悬一线,由萧御琛和苍轩前后用内力为他调解体内的经脉。

整整几个时辰下来,频频吐血的男人总算稳住了状况,长长的眼睫刚眨开,眼前还是一片朦胧,他却已经靠着虚弱的体力下榻。

“你要去哪?”苍轩上前一步扶住他的手,似乎自己的话已经问得很多余。

“时间已经超乎朕的预期,她一定等得急了。”萧凤遥拿开苍轩的手,坚决的自己弯身穿鞋下榻。

“你以为凭你这身体今夜还能与她圆房吗?”萧御琛向来温润的嗓音此刻也异常冷冽。

萧凤遥望着他,勾唇一笑,“换做是你,也不希望心爱的女人在新婚之夜独守空闺。”

说完,在萧御琛惊愣的同时已经拿起外袍出了瑶安宫。

“你怎么不继续拦着他?”苍轩懊恼的呢喃了句,想要追上去,萧御琛伸手拦住了他,“没用的,他今晚就算拼了命也要给她一个美好的洞房花烛夜。”

苍轩罢了手,这桩看似羡煞天下人的婚礼,背后有多少隐情又有谁知道?

为了娶她,他可以连命都不要了,何况这洞房花烛夜,他怎舍得她对着红烛黯然度过……

·

“莫无忧,你再过来我可不管你是不是残障人士!”水潋星一遍遍闪避着莫无忧刺过来的匕首。

尽管她坐在轮椅上,攻击性却是不容小觑的,人的潜能从来都是无限,当一个人失去了全部的理智的时候,她能做出什么事不是旁人所能想象的。

那一夜,夜妤就是这样栽在她手里吧,轻视了她的能力,以为她完全失去了攻击力。

“妤贵妃死了,再把你杀了,萧大哥就是我的了。”莫无忧一直笑得狰狞阴森,手上的匕首所到之处就是乱划一通,帘幔、包括那刺眼的百子帐也被她成功给毁了。

“你杀了我结局也不会改变!”该死的,她跟她说那么多干嘛!

她追得太紧,水潋星连停下来回个身都危险,她正想着绕过那个雕龙大柱再找机会击落她手中的匕首,没想到这时候突然身后长长的曳地裙纱恰好成了莫无忧最有利的帮手。

轮椅压上来,水潋星猝不及防的往前扑去,砰的一声,成侧面砸在地面上,痛得她倒抽口凉气。

“哈哈……你跑啊!继续跑啊!”莫无忧得逞的大笑,轮椅踩过她铺开来的裙纱,眼中露出就要得逞的快意和骇人的凶光,右手高高举起锋利的匕首刺下……

水潋星要脱掉衣服已经来不及,第一下,她灵活的避开了,可是第二下她完全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匕首朝她的大腿刺下,裙纱被紧紧压住,连带着她的脚也动弹不得。

天啊!这女人该不会是想像对待夜妤一样对待她吧?

“我要把你的双腿废了,让你跟我一样,然后再一刀一刀送你上西天!”

果然,她已经完全丧失理性了,她已经因为双腿残废的事而心理扭曲了。

该死!难道她就这样任人宰割吗?!外面的侍卫哪去了,他们都没听到这里面有异常响动吗?

“嘶……”

千钧一发之际,因为水潋星的双腿一直想要挣开,所以匕首一碰到裙纱自然就先裂开了,左腿一获得自由,水潋星立即抬脚避开,莫无忧瞧见她逃脱了,脸色一拧,手中进行更疯狂的刺杀动作。

一条腿得到了自由,可是右腿还被紧紧压制着,任水潋星怎么使劲都挣脱不开。莫无忧几次戳刺都没得手,她的眼神慢慢的,慢慢的落在水潋星焦拉扯的右腿上,嘴角倏然勾起了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弧。

“看你扯得这么辛苦,我来帮你好不好?”

音落,叮当一声,匕首落在地面上,她的双手滑动轮椅,嘴角的笑弧越来越快意。

“不!”

萧凤遥从瑶安宫回来看到的正是这惊心动魄的画面,他撕心裂肺的吼,整颗心都好像破膛而出,明知道这时候不可以动用内力,可是他却想也不想的凝聚内力,提气飞身上前一掌震开了眼看就要碾过她右腿的轮椅。

莫无忧连人带轮椅被那股强大的内力给震了出去,狠狠撞上了那雕龙大柱,当场吐血,双目圆瞪而亡。

“星儿……你没事……噗……”

萧凤遥几乎是用倒的来到水潋星身边的,他跪着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还没说完,喉咙涌上一股腥甜,他再也抑制不住的当着她的面,喷了口鲜血,将他的大红衣袍染得更艳了。

“萧凤遥,你怎么了?你别吓我!”水潋星失声大喊,颤抖的手抹上他唇边的血渍。

如果说刚才莫无忧推着轮椅碾过她的腿让她有一刹那的绝望,那么,现在,他现在的吐血则是快要了她的命!

“星儿,都怪朕,朕竟然因为一个承诺差点害了你……”

“不……不要说话,求你别说了……”水潋星看着他不停的吐血,彻底失去了思考能力,也才记得从他怀里离开,改而将他紧紧抱在怀中,“来人啊!御医呢!御医……”

“星儿,真对不住,看来,今夜的洞房花烛朕暂时给不了你了……”萧凤遥感觉自己已经呈弥留状态,他愧疚的跟她道歉。

“你个蚊蛋!我才不要什么洞房花烛,我只要你好好的……我只要你好好的听到没有!”水潋星抱着他落下滚滚热泪,“为什么?明明自己的身体不允许,为什么要逞强,非要现在就娶我!你真的不要命了吗!”

“朕说过要娶你的,朕担心来不及,只有先下手为强娶了你才安……心……”话音刚落,萧凤遥已经无力的闭上了眸。

“皇上!”

萧御琛和苍轩快步而至,他们只是晚了一步没想到悲剧已经发生了。

“皇后娘娘,把皇上交给我们吧。”萧御琛看着紧抱着萧凤遥哭个不停的水潋星,弯下身要从她手里接过萧凤遥。

他对她的感情并非是淡了,而是彻底藏在心里某个别人看不到的角落而已。第一次看到她如此伤心,更加肯定了他就算拼了命也得救回这个人,因为,只有他才能给她幸福。

“你们能救他对吗?”水潋星茫然的抬起头来,那眼中所寄托的唯一希望深深震撼着苍轩他们。

“嗯,交给我们吧。”萧御琛肯定的点头,为的就是让她放心。

“我要你们保证!”水潋星并不相信他们。

“这……”

“皇后,你若是不相信我们,再迟一点你想救他都回天乏术了!”苍轩着急的大吼。

“好!我让你们救他,你们一定要让他没事好不好?”水潋星几乎是以恳求的目光拜托他们。

“星儿……答应朕……不许……离开……”被萧御琛和苍轩扶上龙榻的萧凤遥嘴里呢喃着最后一句话。

“嗯,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就算老天要我离开我也不走了!我等你!”水潋星泪如雨下。

“萧凤遥,你还欠我一个洞房花烛夜,我不许你有事听到没有!我要敢让我守寡,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你!”她哭咽着大声道,生怕他再也听不到,就这样弃她而去。

“娘娘,让王爷和苍公子好好为皇上疗伤,您随奴才到殿外去歇一下?”已经命人把莫无忧拖下去的小玄子走过来,小心翼翼的制止她的大吼大叫。

“不要!”水潋星抹了把泪,断然拒绝,小玄子为难的看了眼身后正位自己的主子专心运功的两位爷,生怕他的皇后留下来过度的情绪会影响他们,正想要试着再劝说,这一回头就对上一双满眶热泪的晶莹大眼。

天啊!

看惯了她机灵狡猾的一面,突然来这么一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害得他真的也想大哭一场了。

“小玄子,你放心,我不会吵着他们的,你让我在一旁看着,陪着他好不好?”

身为主子的她都这么跟他说了,他还能说不好吗?

小玄子眼睛一酸,也禁不住落泪了。

他们坚强的娘娘不是说哭就哭的人,可是现在却要她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皇上自己却什么忙也帮不上,难怪她会如此伤心了。

水潋星走到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不敢眨一下眼,就连呼吸都刻意压抑得极轻,极轻,生怕自己一个细微的响动就打扰到他的救治。

刚开始,水潋星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冷静的等待,可是时间越来越长,她看得出来萧御琛和苍轩两人额上已经冒出豆大的汗珠了,他们已经快要为他耗尽功力了,可是萧凤遥还是吐血不停。

“啊!王爷,苍公子……”

两个男人撤掌,身子不稳的从床沿倒下。

小玄子命人扶起两个男人后,看到自己的主子不再吐血了,高兴的露出了笑容,“不吐了,不吐了……娘娘,皇上的情况稳定下来了!”

始终在旁边咬着拳头不敢哭出声的水潋星看了眼小玄子,而后充满水光的视线落在萧御琛身上。

然而,萧御琛眼中露出歉意,她已经明白了。

“丫头,没关系,我再试一试!”已经全身接近虚脱的萧御琛不忍心看到她露出绝望的表情,他勉强露出安抚的笑容就要上前。

“试什么试!都已经去一条命了,难道你还想再搭上一条吗!”苍轩悲痛的心情化作怒吼宣泄出来。

听到他们这么说,小玄子傻了,他惊恐的伸出手往萧凤遥的鼻端探去,“啊!皇……皇上他……”然后惊惧的缩回手,“扑通”身子跪了下去,悲痛欲绝的哭着喊,“娘娘,皇上宾天了!”

“不!!不可能!他说过不许我离开的,他凭什么就离开了!我不相信!”水潋星声嘶力竭的上前拉开了小玄子,哭倒在床边上,“萧凤遥,你给我醒过来!醒过来啊……我求你醒过来好不好?”

“小玄子,上次穹山仙人离开前不是给了他一颗九转还魂丹吗?丹药呢?”苍轩忽然想起有这么回事,飞快上前拎起被推倒在地的小玄子,心急如焚的问。爱残颚疈

“还……还魂丹……”小玄子面露难色,又软下双膝跪了下去,哀嚎出声,“九转还魂丹皇上早就给了辛岚公主了,北寒国皇帝给她吃的是续命丸,还需一颗还魂丹,皇上二话不说就让奴才送过去了!”

如果知道会有今天这么一劫,打死他会阻止皇上的彗!

“难不成真是注定的吗?”苍轩失望的跪在地上,突然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富甲天下有什么用,最关键的时候什么忙都帮不上,最好的兄弟都救不回。

泪如倾雨的水潋星好像听到了最关键的词,脑海中闪出上次见穹山仙人时他留下的那一句别有深意的话。

孩子,后会有期了贝!

难道,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暗示她该去找他?

不管怎么样,既然他能够有那个封魂的本事,那么一定救得了萧凤遥!

“娘娘,您去哪?”小玄子看着哭倒在皇上身上的水潋星倏然抹泪起身飞奔出去,赶忙起身想要追上去。

“你留下,我追。”萧御琛拦下了小玄子,撩袍飞快追了出去。

·

漆黑的夜色,鬼魅的冷风。

萧御琛已经跟着前面那个一身嫁衣不整的女人走了好久好久了,早就被放下的发丝在冷夜里凌乱飘散,残破的曳地裙纱随风飞扬,那被拉长的影子看起来凄婉又孤独。

从出皇宫开始,他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后,不敢靠太近,生怕她拒绝他的跟随。

看着她像无头苍蝇一样一条条街的找,挨家挨户的敲门,像个疯子一样,他心如刀绞,好几次想要上前不顾她的意愿将她拉回去,可是他知道她不允许他这么做,他也狠不下心。

那是她唯一的希望,即使知道她不可能找得到,他还是任由她心急如焚的去找,起码,她没有到绝望的地步。

轰隆……轰隆……

深沉的夜空倏然雷鸣大作,闪电交加,天空顷刻下起了倾盆大雨。

萧御琛急忙脱下自己的外袍上前去将她已经脆弱得风一吹就倒的身子紧紧包裹住,“丫头,随我去避雨。”

“你不要管我!我要找穹山仙人,我要找他,只有他才能救萧凤遥!”水潋星挥开他披上来的衣袍,继续往前跑去。大雨淋湿了她的衣裳,她的发散乱的贴在颊边,雨幕遮住了她的双眼也模糊了她的泪。

“丫头,你要找的人早就不在城里了!”萧御琛不得已告诉了她真相,他上前改而将衣袍盖在她头顶上为她挡雨,“听话,先跟我回去好吗?”

“你说什么?他不在城里了?那他在哪?你告诉我,他在哪啊!”水潋星昂着头,紧紧揪住他的衣襟近乎咆哮的问。

心里唯一的希望瞬间崩塌,她松开了他,觉得可笑的倒退两步,而后跌倒在满是雨水的地上,仰天痛哭。

“丫头,他不想看到你这样!”萧御琛弯下身一手将她揽入怀中,继续拿起那衣袍为她挡去天上落下来的豆大雨珠。

“如果这场婚礼代价是他的命,我一开始就不应该答应他,都是我,都是我害死了他!”水潋星悔恨的敲打着萧御琛的胸膛,泣不成声。

“丫头,别这样!不是你的错,没有人会怪你!”萧御琛握住她自虐的粉拳,心疼的哑着声安抚。

“不行!我不能放弃,我一定要找到穹山仙人,我一定要找到……”水潋星猛地推开萧御琛,正要从满是雨水的地上爬起,倏然,眼前出现了一双男人的脚,顺着白色的鞋往上看,她看到了她想要找的人。

“孩子,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穹山仙人一袭白色道服,手撑着油纸伞,任雨水怎么滂沱也近不了他的身似的。他对她露出慈祥亲切的笑,弯身扶起了她,那股道骨仙风之气令人望而神圣。

“老头,是你!真的是你!”水潋星飞快从地上爬起来,拉着老头又捏又掐,生怕是幻觉。

“孩子,是我。”穹山仙人不恼的笑道。

“找到你就太好了!快,跟我去救人!”水潋星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拉着穹山仙人就走,只是她迈开了步伐,身后的人怎么拉也拉不动,她不解的回过头去,“老头,你……”

“孩子,在跟你去救人之前老头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这个问题在于我能不能救你想救的人,你可要如实回答。”穹山仙人笑吟吟的道。

都说救人如救火,这老头居然还要卖关子!如果不是只有他能救,水潋星早就一拳把他扁到太平洋去了。

“好,你问!”她压下焦急的怒火,放开了手,回到他面前。

“如果救他的代价是一命换一命,你可愿意?”

水潋星身子微微一震,瞠目看着他,“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一命换一命,她当然愿意!如果没有他临死前对他的那一句承诺,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是……

星儿……答应朕……不许……离开……

嗯,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就算老天要我离开我也不走了!我等你!

如果他醒来发现她不见了会不会很伤心,很难过,会不会从此恨她痛不欲生?

“丫头,别听这人瞎说!如果他知道,他宁可自己死也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也不会让你这样做!

也深受震惊的萧御琛冲过来扳过细弱的身子微微使劲摇晃,希望能摇醒她的理智。

水潋星只是微微一笑,轻轻拿开了放在肩头上的手,那眼里的意思萧御琛已经明白她的决定了。

“孩子,你犹豫了吗?那我们就没有谈的必要了。”穹山仙人依旧是慈眉善目的笑,而后转身,一双小手紧紧抓住了他,他侧头,看到一个人影倏然跪在他身后,紧紧拉着他不放,目露乞求。

“对!我刚才是在犹豫,因为我答应过他要等他醒来,我在犹豫,万一他醒来看不到我会怎么办?所以,我求你,求你救他,用我的命换他的命!可是,也请你答应我一个请求,请你让他醒来之后忘了我!好吗?”

这是最好的方法,忘了她,忘了她曾经来过他的世界,她死了,也就永远勾不起他的回忆了,他会了无牵挂,好好的过完余生。

“孩子,来。”穹山仙人回过身来将她扶起,“你真当我是神吗?”

“直觉告诉我,你离神不远,你一定做得到的对吗?”水潋星肯定的道,小手还是紧紧抓着他的衣服,生怕他不答应。

“丫头……”

“萧御琛,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是我唯一可以为他做的,我不后悔!”水潋星果决的打断了萧御琛的劝阻。

“可是……”萧御琛还想再说什么,看到她那坚决奋不顾身的眼神他知道他多说无益。

这是她的决定,他应该尊重,可是,他的心竟不舍得快要难以呼吸。

“孩子,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我所说的一命换一命是指你可能会真正的到阎罗王那去报到了,而不是能回到你原来的世界!”穹山仙人又告诉了她更残忍地事实。

水潋星身子踉跄倒退,吃惊的张嘴,也就是说她不止再也见不到心爱的男人,就连家里那对活宝都见不成了吗?

“没关系,你不也说了可能嘛!我想我这么可爱阎罗王一定不舍得收我的,我会在你的那个可能之外!”水潋星很快又重新振作起了笑容,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害怕得要死,没半点把握。

她只是在安慰自己!

“丫头,虽然我无法阻止你,但是,让我一直陪在你身边可以吗?”萧御琛将她的身子转过来,厚实的大掌捧上她泪雨模糊的脸庞,贴着她的额头近乎哀求的道。

此生,不能爱你,那就让我守护你到最后一刻。

水潋星呆愣的看着这个男人,她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再去拒绝他了,他的眼睛在告诉她,这是他唯一的心愿!

这一遭走来,她真的欠了好多债,偏偏情债永远也偿还不了。

·

当水潋星和萧御琛两个人淋得像个落汤鸡回到皇宫时,还没离去的小玄子和苍轩,包括听到消息已经赶进宫来的顾柏雪都傻眼了。

“星星,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幅模样!”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顾柏雪,她挺着大肚子上前,朝外唤道,“青儿,快拿件干衣裳替你主子换上,别着了凉了。”

怀了身孕的她在苍轩的逼迫下越来越能冷静思考了,尤其是很快就要身为人母了,总得有做母亲的样。

“不!”水潋星拒绝换衣裳,她看向身后随来的穹山仙人,“老头,快开始吧。”

“孩子,不急,我既然答应你能救他就一定能救,你先去换身干净的衣服,我待会还有些事要让你明白的。”穹山仙人和蔼的笑道。

水潋星深深的看了眼榻上毫无生气的男人,像个木偶人一样被青儿和顾柏雪拉去换衣服。

“王爷,您也赶紧随奴才到偏殿去换身衣裳吧。”小玄子走到从回宫到现在周身环绕着一股浓浓哀伤的萧御琛的身边低声劝道。

外面依旧倾盆大雨,雷鸣闪电。

水潋星换了一袭嫩黄衣裳出来,寝殿里的所有人全都悲伤的看着她,眼里充满了不舍和心疼。

她的视线移到萧御琛身上,她知道萧御琛已经告诉他们了。

“星星……”柏雪过来紧抱住她,没有多余的安慰话,只是哭,因为,再怎么安慰也改变不了事实。

“柏雪,别哭!我只是要回到本来的世界,并没有死。”明明最难受的人是她才对,她还要强撑着笑颜安慰人,这下顾柏雪哭得更大声了。

水潋星与萧御琛的眼神对上,她知道他虽然告诉了他们她要以自己的命换萧凤遥苏醒,却没有告诉他们,她是真的要到阎罗王那去报到,而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只是回到本来的世界这么简单。

他知道她不舍得这些好朋友伤心,所以顺着她自欺欺人的谎话去编,她感谢他,感谢他这么替她着想。

苍轩默默无言的走过来轻轻揽过娇妻,让娇妻在自己的怀里哭,而他只是以一种深沉的目光看着水潋星,仿佛已经看透了她和萧御琛之间的隐瞒。

“苍轩,我离开后就麻烦你了。”水潋星笑着拜托道。

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苍轩点头应允。她是要他以后保证不能让有关她的一切出现在萧凤遥面前,哪怕是只言片语都不可以。

也许,这是最好的结局吧!

他的兄弟再也不用担心她随时可能会离开,他的兄弟又会过回以前那种高高在上,有血性没人性的生活。

“孩子,躺到他身边去吧。”穹山仙人具有亲和力的声音响起,打破了沉寂的哀伤。

“娘娘……”

青儿不舍得放开她的手,哭出了声音。

水潋星轻拍她的手,看向顾柏雪,“柏雪,过去是因为绿袖的事我不敢对青儿太好,可是这丫头真的很勤快,也很可爱,我离开后,你就收她在身边,让她照顾你和孩子吧。”

顾柏雪已经泣不成声的连连点头,青儿更是哭得崩溃的跪在地上,“娘娘…”

水潋星拨开她的手,不再回头,视线落在了榻上俊美绝伦的睡美男,唇角漾开了柔柔的笑弧。

你再睡一会,很快就能醒来了。

她在他唇上落下最后的亲吻,而后躺在他身边,缓缓闭上了双眸。

“星星……”顾柏雪看到她嘴角挂着的笑颜是那么幸福,她更加不忍,控制不住想要上前,苍轩及时拉住了她,将情绪激动的她紧紧扣在怀里。

“孩子,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为何会有呼灵幻兽的灵力怎么来的吗?现在,就由老头我来为你揭晓答案吧。”穹山仙人上前,并起双指在嘴边呢喃了一句,指上聚起一个光球,然后点在了水潋星的眉心上。

水潋星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她只知道穿过层层浮云,落在了一面特大的铜镜面前,那镜子里像电影一样播放着能说会动的画面。

让她第一眼惊艳的是出现在那个镜子里面的‘萧凤遥’,不,他不是萧凤遥,但是却与萧凤遥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里面那个与萧凤遥有着相同俊美面孔的男子一袭白色丝绸做衣,坐在漫天纷飞的雪花山下独自煮酒喝,陪伴他的是白虎、玄武、朱雀、青龙、麒麟、饕餮等上古神兽,与萧凤遥不同的是,他眉角更加冷傲,持起酒樽抿了口酒,嘴角那抹不羁的笑倒是有几分相似。

水潋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遥不可及的灵气已经猜得出他的身份了,一个站在云端的身份——神。

他的怀里还趴着一只可爱的小白猫,小白猫正酣然而睡,细微的鼾声将它的猫须吹得一动一动的。

“兽神,玉帝已经知道你利用自己神职之便助一只野猫修成正果了,你若是将那只猫交给本王带回去将它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你的罪可免!”托塔天王带着天兵天将站在云端上。

“潋儿,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呢,你愿意吗?”兽神放下酒樽,修长如玉的手轻轻抚着小白猫,狭长的眸中温柔似水,那声音轻得好似怕吓坏了怀里的小白猫。

“喵……”小白猫懒懒的叫了声,蹭了下又继续睡,好像完全对即将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知情。

“天王,潋儿还在睡,你能否小点声?”兽神抬起眸,嘴上虽是笑着,眸中已经不悦。

“看来你连玉帝都不放眼里了!那就休怪本王无情!”托塔天王说罢,举起掌上的塔念起了咒语。

“去吧,好好替我招呼他们!”兽神对着陪伴在身边的神兽,丝绸袖袍一挥,原本缩小的神兽立即变得庞大如山,充满戾气的朝云端上的天兵天将扑了上去。

天庭上一场乱战就此展开,这一战三天三夜才画下了休止符,最后,兽神为了救那只一直贪睡的小白猫被当场打得元灵俱灭,失去了温暖怀抱的小白猫被兽神用最后一口仙气抛入轮回之道,从此生生世世遭受轮回之苦……

身子再一次漂浮起来,从虚幻回到现实,水潋星缓缓张开了美眸,眼角滑下一颗晶莹的泪。

“皇后醒了!”小玄子惊叫出声。

“老头,他……”水潋星坐起来,看了眼萧凤遥,不敢确信的看向穹山仙人。

“没错,他前世的身份如你所想的那样。”穹山仙人笑着道。

“他的元灵其实没有散对吗?因为他的元灵在我身上,所以我才会生来就能呼灵幻兽。”水潋星已经猜测出事情的尾声了。

原来,这场穿越不是她无意闯入时空隧道,她跨越千年是为了还他的元灵,她前世居然是那只贪睡的小白猫,那只害死他的小白猫。

这一世,他差点又要因她而死!

她不懂,她到底什么地方值得他这样不顾一切?

“聪明的孩子,现在,我已经让你看懂了一切前因后果,该是你真正离开的时候了。”穹山仙人不得不再一次打碎所有人因她醒来的欣喜,“他把元灵封在了你的灵魂里,待会你元灵会与你的灵魂生生拉扯,你准备好了吗?”

水潋星带笑的眼睛依依不舍的扫过众人一眼,然后握上萧凤遥冰凉的手,重重点头,“开始吧!”

萧御琛走上来握住她的另一只手,刚躺下的水潋星对他微笑,用仅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谢谢你,如果我有幸活着,我会在另一个世界想着你们。”

水潋星诀别似的闭上眼,明知道这一去不回了,她的嘴角却还带着幸福的微笑。

跨越千年就为了这一刻,也如愿以偿的成了他的妻子,她还有什么可遗憾的呢!

如果有,那也是她对他食言了,她没有等他醒来。

对不起,你一定要好好的邂!

穹山仙人看到她已经准备好了,上前两指并拢按在她眉心处,水潋星只觉得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传达四肢百骸,像上次那样时而漂浮时而沉重,又与上次不同,她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她的灵魂深处被活生生抽离,她拼命的抗拒那股力量可总是适得其反,她越排斥那股力量就越加反弹的攻击她……

“啊!!”已经陷入无我阶段的水潋星忍不住痛哭的大叫出声,双手紧紧抓着两个男人的。

萧御琛双手紧紧将那只吃力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希望能给她一丁点力量,看着紧闭双眸痛苦拧眉的样子,他的心跟着她的反应一遍遍的钻疼唢。

如果这一切,他能代她受那该多好!

水潋星的第一声痛叫喊出来后,顾柏雪已经趴在丈夫的肩头不敢看了,她害怕,害怕看到那双还在拼命承受痛苦的手突然无力的垂落,香消玉殒在她面前。

在痛到极致的时候,相反的,水潋星的脑海里浮现出过去的每一个片段,痛苦的,伤心的,当然,还是快乐的居多。

她有好多小秘密没告诉他,比如,她早就从小玄子的口中挖到小道消息,知道那座木偶动物园是他亲手雕刻送给她的。

再比如,她还没亲口跟他说一句,“我爱你!”

外面,雷声更大了,闪电霹雳过窗前,飓风从外面灌入,吹得帘幔疯狂拂动,这气氛诡异得令人不禁毛骨悚然。

在所有人都屏息看着这一幕奇景时,穹山仙人倏然用另一只手一掌震在了她的天灵盖上,被包围在光圈里的水潋星好像得到了解脱,他们看到她抓着萧凤遥和萧御琛的双手渐渐松开。

一个拇指大的光球从她的眉心处缓缓升起,闪亮得像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夜明珠。

“好了!”穹山仙人收手,伸出手,光球落在他的掌心中。

也在同一瞬间,水潋星的双手彻底坠落,眼角那滴晶莹泪珠跟着滑下,仿似在宣告她已经离开,令人欣慰的是,她的嘴角从头到尾都是带着笑的,即便过程那么痛苦,她还是顽强的坚持到最后了。

“仙人,她……是否已经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了?”那双手垂落的刹那,萧御琛感觉自己的心也跟着沉了,向来温柔的眸在抬起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了里面的空洞。

没有人敢说他不爱水潋星,就因为太爱,所以亲眼目送着她死在眼前,心里才会一片空洞,好像连他的灵魂也跟着走了一样。

“天机不可泄露!”穹山仙人转身将那好不容易取出来的光球从萧凤遥的眉心没入,而后转身手捋着长长的白须离去,眨眼间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轩轩,你说星星真的离开我们了吗?”

“应该吧。”

“小遥遥醒来后怎么办?”

“天知道!”

苍轩昂首,仿佛想要透过屋顶问天……

·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回来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