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09章:幸福番外(上)

《皇妃勾心斗帝》

第109章幸福番外(上)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到民政局的时候,水潋星已经笑得不能下车了,到最后还是萧凤遥实在是等不了了才弯腰将她从车里抱了出来,大步流星的进了民政局,那无视众人异样的眼光完全承袭了前世的张狂与霸气啊。爱残颚疈

后面的陈元一直掩嘴窃笑,从慕少爷掌管慕氏起他就已经成为少爷的专用司机了,这个少爷平易近人,待人谦和有礼,完全是优雅的贵公子范,也从来不像那些有钱人那样花边新闻满天飞,外界都有人怀疑他性取向可能有问题了,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了啊!

刚才,他还以为本来半个小时不到的车程要改到三个小时呢,没想到一首歌没听完,隔音板就打下来,后座传来少爷怒吼的声音:限你十分钟到民政局!

这他哪还敢慢,油门一踩,原本蜗牛似的车速立即像离弦的箭飞了出去。其实,他也不知道少爷为什么突然这么生气,不过看他那阴郁的表情,好像……欲.求不满……

“咯咯……你是不是该放我下来了?彖”

进了民政局的大厅,正是快临近中午了,人很少,登记处只有一对情侣在排队。

水潋星咯咯低笑,小手调皮的把玩着萧凤遥的衬衫扣子,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臭着一张脸的男人,想到刚才在车上进行到一半的事,她就忍不住想偷笑。

他把她衣衫半解,两眼里的火焰眼看就要爆发,下/身的欲.望也早就抑制不住想要冲锋陷阵,倏然,她止住了他的下一步动作,在他耳畔娇媚的低语了一句,随即萧凤遥爆了句不雅的粗口:shi.t娌!

然后,前面司机就被炮轰了!

萧凤遥当然知道水潋星在乐什么,谁让他舍不得委屈她呢!

不过他还是气,这女人明摆着要到最后一刻才告诉他说:凤遥,人家还是第一次呢!

他舍不得这么草率的在车上要了她的第一次,所以就算痛也得忍着。

“还笑!跟我来!”萧凤遥伸出食指去轻摁了下她的脑门,大掌牵起她柔嫩的小手往登记处走去。

“诶呀!”水潋星突然痛呼出声,脚踝传来轻微的痛楚。

萧凤遥紧张的回头看到她皱起的眉心,视线移到她的右脚,才恍然记起她先前崴到了脚。

“该死!我居然给忘了!”他自责的低骂一声,收回放出去的脚步,高大的身形立即蹲下去为她脱下那双坡跟鞋,手指轻按在那不起眼的肿处,抬头温柔的询问,“还很疼吗?”

水潋星摇头又点头,完全被四周投过来的羡慕目光给甜蜜死,试问,一个西装笔ting的俊美高贵男这样旁若无人的蹲下去为她服务,要是她是旁观者也一定会流露出这种无比欣羡的目光。

看她摇头又点头的,表达的一点都不准确,萧凤遥以为她是痛得实在没力气说话了,于是拎起她的鞋站起来,接着,一个弯腰打横抱起她,转向门口。

“啊!萧凤遥,你要干嘛?我们不是来结婚的吗?”水潋星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双臂本能的环上他的脖颈,吃惊的问。

“你的脚比较重要!”结婚什么时候都可以,反正他已经找到她了,这辈子她是跑不掉了。

听到他的话,再看他满脸焦急,水潋星眼眶一热,笑着更加抱紧了他,“可是,我现在就想成为你的老婆怎么办?”

一句话让刚迈出一个步伐的萧凤遥停住了脚步,深邃的黑瞳带着欣喜和柔情看着她,“你确定?”

“嗯!”水潋星重重点头,凑上唇去在他唇角轻啄了一下,笑颜如花,“再确定不过!你这么好的男人,以防出了这个大门有人来跟我抢,我得先下手为强!”

“呵……你啊!如果我仅仅只是慕劭寒,你担心的事可能会发生,可是,现在的我虽然是慕劭寒,可萧凤遥的记忆已经完全掌控了慕劭寒的心,你说我心里除了你还可能有别人吗?”他抱着她一点儿都不嫌重,目光诚挚且深情,像一个吸人的漩涡,只怕再冷硬的心也会被他此刻的眼神给融化了。

“哼!谁知道!等你见识久这个世界的女人了,你说不定就会变心了!男人一有钱就变坏!”水潋星酸溜溜的撅嘴道。

“嗯?前世的我就没有钱?缺女人?”萧凤遥皱眉,明知道她是故意找他茬儿,却还是笑了。

呃……还是萧凤遥的他确实比现在的他还有钱,而且更有资格享受女人,可他好像还是为她守身如玉耶!

辩论不过他的水潋星吐吐舌,为自己的无理取闹岔开话题,“那你这婚结还是不结,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喔!”

她又女王似的俏皮的威胁他了!

“结!在这里竞争力太大,我怕一不留神你就被人追走了,所以还是赶紧把你绑定了才安心!”她会刁难他,他就不会吗,哼!

“萧凤遥!”听得出他话里的揶揄,水潋星气恼的扯了下他的衣领,两张脸鼻息可闻的对视,两人的唇几乎只差一毫米的距离,“虽然我行情很好,但是你放心,姐姐我不会抛弃你的!”

这听着怎么好像他瞬间成了受委屈的小媳妇?

承认爱他很难吗?干嘛把对他的承诺说成这样!

好强不服输的女人!就连在嘴皮子上也不愿输他分毫!

“谅你也不敢!”萧凤遥勾唇而笑,亲了一记她诱/人的嫩唇,而后抱着她大大方方的走向登记处,无视旁人的眼光和言论。

……

水潋星不敢相信没半会功夫,她已经成为萧太太了,呃……不对,应该是慕劭寒,慕家少奶奶!

整个流程下来,她只是坐在一边,乖乖让被萧凤遥召来的家庭医生冰敷脚踝,然后,她只需要签个名就完事了,其他的都是萧凤遥一手包办,等萧凤遥再回到她面前时,她手上已经多了一本结婚证。

那三个烫金字就好像蜜糖一样烫入她的心窝,幸福满满。

翻开结婚证,看着上面两人的结婚照,她咯咯偷笑。

小样儿,这辈子你逃不出我手掌心了!

而蹲在她脚边为她揉脚加以冰敷的正是临时被萧凤遥叫来的家庭医生,年龄四十的何家玮,不过保养得好,看起来也就三十几。

当何家玮星火燎原似的赶到,发现慕家未来少奶奶,喔,不对!就在前一秒,她已经成为慕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了。他发现她只是崴到脚后,真的很想一口血喷染黄河。

有这么整人的吗?他老婆还在等他回家吃饭呢!

不过,看着这慕家少奶奶此刻一副坏笑的表情,他深深觉得,向来谦和有礼的大少爷未来一定hold不住她老婆,也许会成为妻管严也说不定。

可惜,何家玮同学不知道的是,此慕劭寒非彼慕劭寒了,谁hold谁还说不定。

“何医生,请问你还要mo我老婆的脚到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萧凤遥终于忍不住了,他寒着脸开口。

虽然他前世的记忆刚注入两个月不到,但是因为他本身就是慕劭寒,在这个世界活了二十八年的慕劭寒,对于自己的世界当然一点也不陌生。

不过,他发现对别人说出‘我老婆’这三个字真不是一般的爽!

何家玮囧了,他赶忙高举双手站起来,“少爷,少***脚应该好得差不多了,过于激/烈的脚部动作最好短时间内别做。”

“嗯?”萧凤遥眯起凌厉的眼。

何家玮暗冒冷汗,赶忙笑着补充道,“当然,比如这样那样,那样这样,不成问题!”

说完,他边说还边暧/昧的挤眼,外加以翻来覆去的手势动作演示。

要命喔!他家少爷什么时候学会用眼神威胁人了,估计是这看起来满脸精算的少奶奶给害的!

“诶哟!好痛!”水潋星从结婚证书上回过魂来刚好看到何家玮拿她来娱乐,她倏然站了起来,整个人往萧凤遥身上倒去,跳着脚大呼痛。

萧凤遥飞快的搂过娇/妻,俊脸温度骤然下降到零度,“何医生,看来你想提前结束自己的医术生涯了!”

“少爷,这……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要不然,咱们赶紧把少奶奶送医院,医院里仪器那么多,一定检查得出少***脚到底出什么事了,就算隐形风湿病,或者骨质增生,还是长了肿瘤……”

“停!再被你说下去不治之症都出来了!”水潋星站直了身子,厉声喝止何家玮滔滔不绝的话,而后转向萧凤遥,张开双臂投入他怀抱,昂头道,“老公,你家养了只老狐狸!”

何家玮嘴角一抽,他哪里老了,也不过才四十好不好!

“这不正好,以后你就可以和他过招了。爱残颚疈”这声‘老公’真是比任何情话都动听。

萧凤遥展臂环上纤细蛮腰,俯首温柔而笑,眸中满满的chong溺一点都不隐藏。

不管是天上还是人间,不管是神或是人,只要有她的地方,即便是地狱,只要看到她的笑脸他就觉得满足妃。

他还记得,几千年前的初见,她还是一只误入灵山的小野猫,即便在虎口下也毫无惧色,当时,就因为那双桀骜灵动的眸让他心动,使得他忘记了本身的神职,毫不犹豫的出手救下了她,且还将她带回天上当小chong物般养着,以万年修为的精血喂养她。果真,她没让他失望,幻化成人形的刹那,那一尘不染的纯净模样惊艳了他后来的时光。

“喂!是不是突然觉得我很美?”发觉萧凤遥一眨不眨的盯着自己瞧,且瞧得出神了,水潋星踮起脚尖,双手捧住他的俊脸,眨眼笑道。

“都成我老婆了,就算不美也不能后悔了。”萧凤遥收住久远的记忆,拿下她的双手笑了笑,斜眼,发现刚才跟他老婆斗嘴的何家玮已经离去了裾。

“那是!这辈子,你是我的了!”水潋星骄傲的宣布。

“你,也只能是我的!”萧凤遥俯首在她颊边轻啄了下,弯腰打横抱起她离开。

“嘻嘻……萧凤遥,你糊涂了,我的脚已经好了啊!”嘴里提醒着,一双手臂却把人家抱得紧紧的。

萧凤遥早就发现了,从他紧张她的脚伤开始,她就一直是这么笑着,笑得有点傻兮兮的,像个盼了好久好久终于梦想成真的孩子一样,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内心的感动和幸福,于是只会傻笑。

他领会到她的快乐的同时也为她心疼,两年,或许对别人来说一点都不长,可是对她来说那七百多个日日夜夜里该有多难熬。

“我知道!但是,我想抱我老婆回家,我们的家!”萧凤遥停了脚步,深情的俯视她道,而后继续稳健的步伐。

“家!”水潋星嘴里幸福的反复咀嚼着这个字,不禁又热泪盈眶,她一边笑着一边抹掉不听话的泪水,“对!回家!只有我和你的那个家!”

不会再有那么多的第三者。

“不对!”萧凤遥突然的反驳吓得水潋星瞠目,豆大的泪珠还悬挂在眼角,小手倏然紧张的揪住了他的衣衫,茫然怯怯的问,“你……还有别人?”

她好像在签字之前忘了问他,他之前的生活是怎样的。现在,他是慕氏集团的总裁,慕家唯一的少爷,会不会早就有了必须负责的女人?就像在南枭国,那个莫无忧一样?

萧凤遥感觉到怀里细微颤抖的她,还有清眸中的害怕,他的心轻易的就被揪疼了。

一个大步走出民政局大门,他放下她,心疼的吻去她眼角的泪珠,捧起她巴掌大的脸,舍不得她继续胡思乱想,赶紧解了她快要打结的心,“小傻瓜,你忘了!你还欠我很多个宝宝!”

水潋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一刻这么紧张过,听到他这么说整个人完全放松了,狠狠扑入他怀中,破涕而笑:“嗯!我们要生一对可爱的小宝宝!”

她控制不住内心的哭泣。

也许,终于苦尽甘来,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终于美梦成真,她想要为过去的委屈一次性彻底的哭个够吧。

因为,她知道这个xiong膛可以承载她的泪,不管是苦的,还是甜的。

最重要的是,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憧憬他们的未来了!

绵长的拥抱过后,各自都平息了激动的心情,两人手牵着手回到车子旁,一直等待在外面的司机陈元,立即讨好的弯腰笑道,“恭喜少爷,恭喜少奶奶,祝少爷和少奶奶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嗯,就冲你这句话,放你一天假,带薪的。”萧凤遥敛起温柔的笑容,淡淡的道。

“谢少爷!”陈元乐得赶紧把车钥匙交上,他也好久没和老婆孩子一起去游乐园了。

“这么长的车子,你为什么要自己当司机?”上车后,水潋星开口问道。

“今天是我们的好日子,怎么可以有第三者在!”萧凤遥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笑道。

水潋星想了想,不容有疑的点头,其实,手上已经多了一个属于他的手机,上面的屏幕显示着一则刚登出来的车祸新闻。

她知道,他一定是看了这则新闻后突然不放心陈元的驾车技术了。

只要有关她,他都要亲力亲为!

要不是太在乎,没有人会让自己变得神经兮兮!

“萧凤遥,我想对你说三个字!”水潋星把手机放回去,那是刚才上车后她突然想起要把各自的电话号码录入对方的手机里,然后才偶然看到他没关掉的网页新闻。

萧凤遥心一晃,有些紧张的瞟了旁边的她一眼,故作镇定的保持着车速前行,“嗯,你说。”

这小女人该不会要在这种情况下说他最想要听的那三个字吧?

谁说只有女人会计较那三个字,男人也会的好不好!

“你真帅!”开车的时候很帅,爱她的时候更帅!

忐忑期待下的答案出乎意料,萧凤遥有些失落,跟他想要的那三个字完全搭不上边,不过这也算是满足了他在南枭国时的小小缺憾了。他记得她曾在他面前多次承认别的男人很俊,就独独没称赞过他,害他都怀疑自己姿色不足了。

·

“哇!好漂亮的房子!”

下了车后,水潋星看到坐落在眼前的白色建筑物,眼前发亮,站在雕花大门前张开双臂,露出灿烂的笑容仰望着这栋田园风别墅。

完全是她梦想中的房子啊,要山有山,要水有水,简直就是专门为她打造的美丽家园。

“喜欢吗?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可以重新修过。”萧凤遥走上来,伸手将她揽到身边。

超喜欢的!”水潋星乐呵呵的点头,瞧见大门为她敞开,她迫不及待的弯腰脱去鞋子,像只无忧无虑的蝴蝶一样跑了进去,想要快点熟悉他们的家。

身后被抛下的萧凤遥无奈的笑着摇摇头,管家要上来捡起她的鞋,他已经先一步弯腰,“我来就好。”

说罢,他提着她的鞋子,大步流星追上那个扔下他的新婚妻子。

他们的家很大,水潋星逛了一个小时还没逛到一半就被萧凤遥拖回去吃饭了,吃完饭后,她懒洋洋的躺在二楼小客厅的沙发里沐浴阳光。

阳光从玻璃外折射进来,玻璃采用的高端隔热纸,既能让暖暖的阳光折射进来,又能看到外面漂亮的景观,而且不会觉得热。

他们的房子也设置很温馨典雅,一点都不像那些大别墅里那样一味讲究高贵。

“困了?”低沉的嗓音把沉浸在外面景观中的水潋星拉回现实,她一手托腮,侧脸看他,“你打完电话了?”

她发现他好忙,吃完饭后就一直不停的接电话打电话了,没办法,谁叫他是大企业家呢!

“星儿,从现在起不会再有电话来打扰我们了。”旁边位置突然下沉,水潋星抬起头刚好看到坐下来的萧凤遥把手机关机然后放在茶几桌上。

“别人都说企业家抖一抖,整座城市都震三震,你这么草率的把手机关了,万一错过几个上亿的生意,那我以后不得跟着你喝西北风?”趴着的水潋星双手托腮,双脚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晃着。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由你来养家糊口,我当个家庭主夫,反正刚才离开广场的时候,你不是打算着养我的吗?”萧凤遥修长的手指拨了拨她披散的秀发,勾手一捞,将她的身子翻了过来,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腿上,手指又十分爱怜的把玩着她细滑的发丝。

刚洗完澡的她穿着他的衬衫,过长的袖子卷起厚厚的好几层挂在白嫩的玉臂上,衣服的宽大和长度正好包住她的翘/臀,尤其是修长白/皙无暇的美腿一直在不经意中勾.引他。

他该死的爱极了她穿他衣服的样子,又俏又媚,看起来甜得让人迫不及待想一口吞.

水潋星呆呆的注视他,不管什么时候,他犀利的眼睛始终能看透她的内心,知道她在想什么,那是因为他把她放心里。

“萧凤遥。”她枕在他腿上,举起双手圈住了他的脖子,不需要她用力,萧凤遥已经配合的弯下/身,轻柔回应,“嗯?”

“以后,你就只是我一个人的萧凤遥了,真好!”不用再跟任何人抢,不用再担心有一天他不是她的。

“对,慕劭寒、萧凤遥,都只是你一个人的,这世界真不公平,女人也可以同时拥有两个男人呢!”修长的手指轻捏了把她滑嫩的脸颊,佯装酸溜溜的语气道妍。

“嘻嘻……这叫现世报!谁叫在南枭国的时候你拿那么多女人来气我!”水潋星得意洋洋的皱鼻子娇笑。

如果不是他,就算来十个慕劭寒,她也不要!

“你啊,胆子越来越大了!”萧凤遥chong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抱她坐到腿上,怕她昂头太辛苦篌。

“对啊!我就是要造反!怎样!”被迫居于他淫.威下那么久,不好好报答一下他怎么可以呢是吧!

“你确定真要造反?”萧凤遥邪笑一声,炯亮的眸光闪着危险的光一路从她美丽的锁骨一路往下扫视。

“当……当然!”迷糊的某人对上那双燃着熊熊火焰的眸,慢半拍的反应过来,本能反应的咽了咽口水,带着些许怯意道。

虽然已经不是在以前的世界了,可是只要对象是他,她就觉得他们前世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昨日,一点儿也不久远。

“那朕就用自己的方式处罚你!”萧凤遥手臂一收,抱起她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萧凤遥,现在是白天!”水潋星妄想能用这个蹩脚的借口来制止他。

他们之间的洞房花烛夜应该是在浪漫的夜深人静不是吗?

“把房间里的窗帘全部拉上,不就是晚上了!”音落,砰的一声,他已经一脚踢上门,这箭步如飞的速度还真不是盖的。

“原来你早就算计好了!”转眼,已经被他压在柔/软的大chuang上,水潋星抓着他的衣领,眼珠子溜溜的转,“该不会连要我洗澡也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坏念头吧?”

难怪,刚吃完饭,他就把她赶进房间要她去洗澡了。

“你啊,刚才吃顿饭都浑身不自在,要是不赶你去洗澡,你待着会更不舒服。”萧凤遥轻啄了下她嘟起的小嘴,转而埋入她的颈窝里吸取她身上的馨香。

从她吃饭的时候有一下没一下的皱眉他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并不是说她有洁癖,而是她不习惯带着刚从外面回来的一身味道吃饭。在南枭国的时候,虽然她这种状态很少见,不过并不代表没有,只是她没机会在他面前表露罢了。

“啊哈……痒啊……”水潋星扭着头,抓住了他拿她的发梢扫她耳廓的手,敛起笑容,认真的凝望他,“凤遥,闭上眼!”

没有连名带姓的叫,柔媚似水的眼神,萧凤遥一点儿也不怀疑的顺从她的意思闭上双眼,一颗心,不可否认的紧张起来,或许,她接下来说的会是他最想听的。

那双手又圈上他的脖颈了,鼻端她淡淡的馨香越来越近,直到他右耳一痛,接着,他还没来得及睁眼,三个字悄声传入他耳畔,瞬间在他心里炸开了花。

为了这三个字,就算此刻将他千刀万剐他都愿意!

“星儿,再说一次!”萧凤遥激动的将她压回身/下,抚开乱在她颊边的发丝,温柔诱哄。

“咦!我刚才只咬了你一下,有说话吗?”红彤彤的一张俏脸佯装疑惑的道。

“你这里没有说话,是这里说了!”萧凤遥重重吻了下她的唇,接着往下张嘴咬开她身上的衬衫扣子,大掌覆上她的左边心脏,以及那绵软诱/人的酥.xiong。

“嗯唔……你属狗的啊!”咬她扣子也就算了,还故意咬到她的肌肤,趁机使坏。

“这叫情.趣!”他抬头,带着十万伏电力的眼眸邪气的眨了下,俯首擭住甜美的唇瓣。

他只是被萧凤遥的记忆掌控了的慕劭寒而已,他可是名副其实的现代人,该会的可一点儿也不含糊呢!

“星儿,从现在起,是慕劭寒的萧凤遥,只为你而活!”辗转反侧的给了彼此一个绵长的吻后,萧凤遥抵着她的唇,沙哑的表达他对她的爱。

他对她的爱再也不用顾左顾右,他对她的爱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徜徉在这片天空下了。

“笨蛋!现在这时候说什么废话!”水潋星一个勾手将他扯下来,换她好不温柔的献吻。

虽然是废话,不过她喜欢得紧!

好在萧凤遥早就领教过她的口是心非了,一点也不怪她不解风情,反而为她向来独特的回应方式高兴。

他拉开了彼此的距离,吻得娇/喘吁吁的水潋星不解的看着他,“你不要吗?”

话出口,她就愣住了,咋这话听着好像是她刚才硬要逼人家就范一样?

“求婚被你抢先了,我可不能让洞房花烛夜也被你抢着表现。这样吧,上半场是我的,下半场由你统领如何?”

“萧凤遥,你还真是有商有量啊!!”

水潋星羞恼得捞起头ding的抱枕砸上去,萧凤遥半空完美的拦截下来,将她的两手扣住,开始主导属于他的上半场……

chuang边落了一地的衣服,就连chuang头台灯都挂着性感的小内内。

然而,就在某人以为终于得偿所愿时,一阵恼人的电话铃声响起了……

“哎呀!妈/咪……哎呀!妈/咪……”

两人的动作顿了一下,满面媚红的水潋星正要开口已经被某人有先见之明的用嘴封住。

“唔唔唔……”水潋星摇着头,用眼睛示意他停一下。

萧凤遥实在不忍她三心二意,止住了吻,眼里的欲.望已经快要控制不住爆发出来了。

“手机在哪?!”他哑着声不悦的问。

“我去拿!”已经被剥得一丝不剩的水潋星卷起被子就要下chuang,萧凤遥已经洞悉她的方向,长臂一压,将她按回chuang上,自己翻身而起,朝外边的沙发走去。只穿着贴身内/裤的男人大刺刺的在她眼前行走,水潋星还是控制不住的红了脸,绝对没有矫情的成分。

他的身材确实保养得好啊,与前世的他没什么区别,可她是如假包换的水潋星上阵啊,还是应该羞一羞的。

眨眼的功夫,萧凤遥拿着她的手机进来了,chuang上用被子包着自己深低着头的水潋星,视线从他的大腿一路往上,直到看到他的拇指正要按下她手机的关机键,倏地大叫了出来,“别关!那是你岳母的电话!”

这样一喊,果然起效,萧凤遥的动作是停下了,拇指却还没移开,他抬起深邃的眸,“岳母就可以随便打扰人造娃吗?”

说罢,又要关,囧了一下的水潋星极速飞奔过去,“你要是不接,今天就别想安宁了!”

她老妈可不是好打发的,尤其是这两年来的非常时期。都怪她,一时被重逢的喜悦冲昏了头,忘记打电话回去报平安了。

水潋星愧疚的看了他一眼,接起又重新拨进来的电话,“嗨!老妈午安!”

“星星,你现在在哪?”糟糕,老妈的声音不是很愉悦。

“我……我在外面逛一逛,老妈别担心我了,我不会再把自己弄丢了!”自从去年出了那么个意外后,那对活宝整天就提心吊胆的了。

身为儿女的她真的有罪,而且罪很大!

“一个人吗?”

“嗯!是啊!一个人,呵呵……”水潋星谨慎的回答,她完全可以想象,电话那端的老妈有多严肃了。

边对着电话那边的老妈干笑边看向她的男人,这一看,她只觉得全身发烫。他双手环xiong,居高临下盯着她的眼神实在是太烫人了,仿佛要将她一口吞下似的。

被她的眼神一勾,萧凤遥再也无法保持镇定,大步一迈,将她抱了起来。

“啊!”肌肤相贴,滚烫的热度使得水潋星意识到自己一直光着身子在他面前接电话,惊悚的叫了出来,忘记自己正接着电话了。

将她压回柔/软的大chuang上,萧凤遥伸手夺过她手里的手机,放到耳边从容不迫的道,“丈母娘是吗,我现在和我老婆在忙,改日拜访!”

说完,当着瞠目结舌的水潋星面前利落的挂上了电话,并且关机!

“星儿,现在没人来打扰我们了。”萧凤遥将手机扔到chuang头柜上,开始对她展开攻势,让她重拾方才的热情。

才怪!

水潋星心里嘟囔了句。

然而,就在她又快要被他带入状态的时候,房门响起了……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