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10章:幸福番外(下)

《皇妃勾心斗帝》

第110章幸福番外(下)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心里嘟囔了句。爱残颚疈

然而,就在她又快要被他带入状态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

“该死!”

几次欲求不满的萧凤遥彻底爆发了,他对着房门怒吼,“王伯,你最好有重要的事,否则马上收拾东西滚蛋!”

“少爷,少奶奶,很抱歉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我只是好心上来告诉你们一声,少爷的老丈人和丈母娘来了,此时正在楼下等着,您的丈母娘还说,你们办完事再下来也行。妩”

外面的王伯不疾不徐的说完,转身就下楼去了。

房里,萧凤遥已经怒不可谒,也终于明白,他老婆为什么说挂了电话,今天就会不得安宁了,这电话不管挂不挂,都不得安宁就是了!

“你通知他们的?”萧凤遥沉着脸问道救。

“我没有!因为去年我去垦丁旅游,结果看到一个酷似你的身影就忘情的一路尾追,直到后来被警察叔叔送回家,我老妈就从那时起在我手机安装了个追踪软件。”水潋星越说越小声,那是她这辈子发生过的最大一件糗事了,差点被当做贩毒团伙抓起来啊!

“水潋星!”萧凤遥气得俊脸又逼近了几分,全身上下肌肉贲张。

“有!”水潋星闭着眼怯怯的应道,她知道的,一旦他叫她的全名就是他生大气的时候了。

“以后你再敢这么迷糊的对待自己的生命试试看!”想到她有可能会出事,他全身的血液就好像要停止流动一样。

“嘻嘻……以后有你在身边,我更加可以放心的迷糊了!”听到他放低了嗓门,睁开眼的水潋星又得寸进尺的环上他的脖颈,胆大包天的撒娇。

“你啊!”无可奈何的摁了下她的脑袋瓜,爱怜的吻上她的唇,“我想那时候你见到的的确是我,不过,是萧凤遥的记忆还没有到来的我。”

他记得,是慕劭寒的他去年的确在垦丁待了几天。

“所以,你不许再丢了,不然我又不知道绕地球跑几圈才找得到你!”水潋星掐着他的俊脸惩罚他的姗姗来迟。

光想着她绕着地球跑只为了寻找可以跟他相近的场景来回忆他,萧凤遥就忍不住心疼。

他把手放进她手里,真挚的望进她黑白分明的瞳孔里,郑重的承诺,“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你可别把我弄丢了。”

“才不会!绑也要把你绑牢!”水潋星红着眼眶,用自己纤细的手握紧了他的大手,“我要与你,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萧凤遥反过来握住了她的手,接了后半句誓言。

深情凝视了好一会儿,萧凤遥真的想什么都不顾的将她压在身下,圆他们一直为能如愿的洞房花烛夜。可是,他知道不行,要想以后过得舒心幸福,先讨好丈母娘是应该的。况且,他又不是傻子,岂会听不出她要管家传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这个岳母大人应该挺有意思的!

“在这里等我一会儿,你的衣服应该洗好熨好了,我拿来给你,晚些我们再去买新的。”他在她唇上轻啄了下,强迫自己离开温香软玉。

“我穿你的下去也可以啊!”水潋星从床上坐起来,揽着被子,伸出小手去勾那在床头灯上无比招摇的小裤裤。

“不准!”萧凤遥低吼,回过身,正好看到她好笑的动作。想也不想就要跨步上前帮忙,可是,关键时候他停住了。

要是再上前一步,保不准他真的会不顾一切的将她压回身下,将没完成的事进行到底。

“为什么?他们是我生活了二十五年的爸妈,应该没关系的!”她在家的时候还不是穿着可爱熊睡裙,也没觉得有什么啊。

呼……终于拿到了!

顺利勾到小裤裤的水潋星暗自松了口气。

那俏皮吐舌的模样真是该死的诱人,萧凤遥忍不住倒抽口气。

“咳……我说不准就不准!”霸道的说完,他急忙转身奔浴室灭火。

她在他楼上可以穿她的衬衫,楼下,休想!

她不知道她穿他衣服的样子是多么引人犯罪,就算是她爸妈他也不容许看到!

身后的水潋星眼底闪过得意之色,她也没打算真的要穿他的衣服下去见老爸老妈啊,不然他不被那对活宝追杀才怪!

她就是喜欢看他对她表现出一副占有欲极强的模样!嘿嘿……

·

不一会儿,萧凤遥和水潋星已经衣衫整齐的下楼了。水潋星穿上已经洗好熨好的长裙,身边挽着的是一身干净简便休闲装的萧凤遥,天生的衣架子,估计就算不修边幅也能迷死人。

本来,两人就像金童玉女一样保持着优雅的走姿下楼,然而,只差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有个嗓门很不给面子的打破了这美好的画面。

“放开我女儿!”

萧凤遥及时伸臂揽住了一脚踩空的妻子,冷光朝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瞪了过去。

“呀呀!还瞪我!”从沙发上弹跳而起的水妈妈把人高马大的水爸爸扯到面前挡着,而后气势如虹的指着女儿身边的男人道,“你,报上名来!”

啧啧……这男人真心不错,真的不错,要身材有身材,要脸蛋有脸蛋,要气质有气质。这不就是只有她小说里才该有的人物吗?怎么跑到现实中来了,还被她女儿拐到了?

“我终于知道你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哪来的了。”萧凤遥搂着娇妻镇定自若的走过来,边俯首在她耳畔低语轻笑。

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这个岳母很好玩了,反之,他的岳父大人虽然块头大,却显得有些憨实,为妻是从型。对他可是一丁点儿威胁都没有!

水潋星暗中轻掐了把萧凤遥的手臂,这厮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她可是紧张死了好不好!

她结婚了啊!在老爸老妈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盖章了,这该怎么解释?待会听到这消息,老爸老妈是大闹一场?还是干脆直接被刺激得背过气去?

喔!不管是哪一种,都不是她乐意见到的。

感受到她的紧张和不安,萧凤遥笑着拍了拍她的手,给她一个‘交给我’的眼神,改而牵起她的手走到二老面前。也许是早就见过他非凡的能力,水潋星自然而然的相信他了,整颗心也放松了不少。

呃……这样发展,怎么觉得,是她见未来公婆,而不是他见他的岳父岳母呢?

他怎么能一丁点儿紧张都没有啊!!

“嘿嘿……老爸老妈,真巧啊,你们也来这约会?”毕竟面对的是自己的亲爸亲妈,没理由躲在后面不出声。于是,水潋星出声了,只是,这一出声,惹得别人笑的笑,囧的囧。

笑的自然是萧凤遥,囧的自然是水家二老。

他们的女儿没傻吧?这里看起来哪一点儿像用来约会的公共场所了?

“星儿,这是我们家。”萧凤遥忍俊不笑,低头道。

“别说了!”水潋星白了他一眼,滚着手指头,窘得想找地缝钻了。

她发誓,这绝对是她这辈子说过的话中最没水准,也是最失误的一次!

“咳咳……”

还是水妈妈气场庞大,清了清嗓子,瞬间hold住了整个场面。她瞪了眼自家闺女,视线又落回拐走她女儿的男人身上,却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起劲,搞得旁边的水爸爸都吃味了!

那目光俨然像当年两人陷入爱河,她看他的样子啊!这男人,光是祸害他女儿也就算了,连他老婆都不放过咧!

水爸爸严重感觉危机来临!

萧凤遥接到岳父敌意的眼光,只想交好不想树敌的他赶忙搂着娇妻上前一步,勾唇微笑,自我介绍,“我叫慕劭寒,是你们女儿的丈夫,也是你们的女婿。爸,妈。”

说罢,他谦恭有礼的分别对二老行了个礼。

“丈夫?!”水妈妈惊喊!

“女婿?!”水爸惊叫!

他们接到报上女儿的名字,然后就被请进来了,听到管家说他们在楼上忙,不便打扰,于是,他们已经打算好了,等他们忙完后正好来一出逼婚的戏码!

这戏还没开始呢,怎么就已经落幕了?

“虽然你长得还不错,但不代表你就可以不经我们同意就把我们的宝贝女儿吃了,要当我们的女婿还得经过我们这一关才行!”水妈妈过去把水潋星拉到身后,刻意刁难道。爱残颚疈

“老妈!”水潋星嘟着嘴抗议,换来她老妈一记狠瞪,“乖乖给我待着,你这花痴的个性到底是遗传谁的,见到美男就失.身!”

还没来得及失好不好?

水潋星在心里嘟哝,这对活宝要在一个有着古人智慧和现代智商的男人面前耍神气,她是怕待会败下阵来太惨不忍睹才想要阻止的好不好妩?

“星儿,别担心,不管是手或口,我都会留情的。”萧凤遥对被丈母娘藏在身后的娇妻笑笑道。

“诶呀呀!大言不惭啊!老公,你先来!让他瞧瞧咱们的厉害,可别让他看扁了!省得将来他以为咱们女儿嫁过去后没人罩了!”水妈妈把高大的水爸爸推了出去。

“呵呵……先文后武,老婆,你先,不然我待会一拳打昏他了,你就没机会了!再说,不能让别人说咱们欺负人。”水爸爸又退回来把水妈妈推了出去箬。

水潋星提起的心又落下了,她忘记问现在是慕劭寒的萧凤遥懂不懂拳脚了,好在老爸谦虚退下来了。

“老爸,过来。”趁着老妈上前和自个老公谈判的时候,水潋星悄悄将她老爸拉到一边,“老爸,你待会比的时候要放点水喔,这可关乎你女儿的未来,女儿能不能幸福就靠你了。”

“你真的喜欢他?”水爸爸又回头看了眼认真跟他老婆交谈的男人,态度上看得出来还算诚恳。

“非他不嫁!”不对,是已经嫁了,结婚证都在手了呢。

“女儿,你千万不要被你老妈的小说给骗了,这年头找老公还是要找像你老爸这样结实肯吃苦耐劳的男人才可靠!”水爸爸露了露肌肉,又悄悄瞟了几眼过去,继而道,“你看他长得白白嫩嫩的,虽然身材还算高大,外表也过得去,可是我觉得你驾驭不了他!”

“嘿嘿……老爸,你错了,这世上也只有我驾驭得了他!”水潋星笑得好不得意,拐了这么个出色的老公,只怕她连在梦里都会笑醒呢!

“真的非他不可?”见女儿一脸幸福,从她苏醒到现在已经两年多了,还是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了以前的生气。

看来,这男人还真是功不可没!

嗯,总觉得这小子在哪里见过,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水潋星知道老爸心里在想什么,她要他附耳过来,在他耳畔悄悄告诉了他一个秘密。

水爸爸顿时恍然大悟,随即合不拢嘴,“呵呵……难怪我女儿非他不要了,好样的,果然遗传到老爸的专情基因了!”

水潋星嘴角一抽,忍不住翻翻白眼,老爸,您这时候能别这么自恋吗?

“眼睛怎么了?”腰间一紧,温柔低沉的嗓音靠过来,水潋星眨着亮晶晶的眸看他,他不是应该在那边和她老妈背唐诗三百首吗?或者纳兰词,反正怎么煽情怎么来的那种,她知道她老妈出的绝对是这招。可是,现在他怎么回到她身边了?

他赢得也太轻松了吧?那……老妈岂不是自尊心受损,一边哭去了?

水潋星从他臂弯里探出头去找寻她老妈落败的身影,却怎么也找不到。

“别担心,我怎么可能一见面就得罪岳母大人呢!她这会正在楼上书房寻宝呢!”萧凤遥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面拥着,柔声解除了她的担忧。

他又不是不要命了,得罪丈母娘比得罪老婆还惨,得罪老婆夫妻俩可以关上门来好好沟通,得罪丈母娘可就麻烦大了。

他可从来不自找麻烦!

“寻宝?”两道声音异口同声响起,水潋星这才意识到老爸还在旁边看着,赶紧退出老公的怀抱。

老爸在此,总不能旁若无人的培养感情。

“嗯,妈说最近正打算着手写一篇关于商战的小说,只是苦无资料,我就提议让她到我书房去找找看有没有她想要的资料了。”萧凤遥一点儿也没感到不自在,反而表现得很坦然,目光坚定,这一点又让水爸爸在心里忍不住为他加分了。

如果他表现出眼神闪烁,对刚才当着他这个老丈人的面抱他女儿的事感到抱歉,他才看不起这小子呢!

“你书房不会有什么商业机密吧?”不是她信不过老妈,而是该谨慎的还是得谨慎呀!要是一不小心弄丢了就完了。

“放心,我相信咱妈。”萧凤遥双手搂上她的双肩,以两指揉开她皱起的眉心。

“呜呜……萧凤遥,我太喜欢你这句话了!”水潋星感动的撅嘴扑入他怀中,笑得好幸福。

“咳咳……”有人不爽了。

“当然,还有咱爸。”萧凤遥不慌不忙的放开娇妻,改而单手搂住,微笑面对一时被忽略了的老丈人。

“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会放过你,你妈……呃,不是,我是说星星她妈好忽悠,可不代表我也一样!”水爸爸发现他脱口而出‘你妈’二字的时候心中竟是这么满足。

别人都说女婿等同于半个儿子,似乎有这么个儿子也不错呢!头脑精明,不用担心他女儿将来闯了祸没人跟在身后擦屁股。事业有成,不怕他追求自由至上的女儿有一天会饿死。何况,他也不是瞎子,这小子待他女儿温柔似水,完全应了那句捧在手里怕摔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呃……他什么时候也这么有文化了?

总之……这小子要真做他女婿还真是无可挑剔,他也可以放心的将这个调皮的女儿放出去给人家养了。

“老爸,你就别死要面子了,承认他是你女婿没那么难的!”水潋星看穿了老爸千折百转的心思,走上前凑上脸贼溜溜的怂恿道。

“谁,谁死要面子了!老爸我是为了你着想,否则将来你被人欺负了,他连个拳头都不会,我怎么放心将你交给他!”水爸爸非常严肃的道。

“开玩笑,我是谁!我是你女儿诶!你与其担心我被人欺负,不如先担心别人会不会被你女儿欺负吧!”水潋星挽上老爸的手,骄傲的自卖自夸,边暗中对她老公挑了个眼。“那又怎样?总之,没能力保护你的男人休想娶走你!”水爸爸坚持不退让。

“可是,我们已……”

“星儿……”萧凤遥适时截止了水潋星要脱口而出的喜讯,他走过来将焦急的她揽到身侧,轻声道,“傻瓜,你是爸妈的宝贝女儿,为了你以后能有个美满的未来,爸妈当然要谨慎一点了。若换做是你,你会放心的把自己的女儿交到一个刚见一面的男人手里吗?”

水潋星摇头,她当然你不会!是她太着急要老爸老妈接受他了,所以才没想这么多。

萧凤遥当然知道她是为他急昏了头而不是不懂。他爱怜的揉揉她的发丝,而后紧牵她的手诚然面对水爸爸。

“爸,也许跟你打我肯定打不过你,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当星儿有危险的时候,就算我四肢都动弹不得,我还是会不惜一切,拼了命的保护她!因为……她,早已是我的命!”

最后一句,萧凤遥握起水潋星的双手,俯首,深情坚定的对她说,惹得水潋星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转了。

笨蛋!他也是她的命啊!

站在原地的水爸爸一张嘴合了又开,就是找不到话说。这男人太懂得怎么收服人心了,短短两句话,他居然已经哑口无言,且还被他的承诺震到了。

光是看这小子刚才拉过女儿循循善训的模样,他的心就已经宽了大半,现在再听他这坚如磬石的话,自己哪里还有得话说。

他说得没错,娶星星并非一定要拳脚厉害,如果不懂得珍惜女儿,拳脚再厉害又有什么用!如果懂得珍惜女儿的人,看到女儿有危险肯定不会置之不理。

不可否认,他女儿这次的眼光真的好到月球上去了,居然为他们挑了这么个给力的女婿……

·

晚上,华灯初上。

半山腰的别墅里不断传出阵阵娇笑,划破这静寂的四周。

“哈哈……太好玩了!”

水潋星一回到家就瘫坐在沙发上,抓来抱枕捶打,不顾形象的大笑起来,也让平时沉寂的家瞬间苏醒了过来。

“爷爷他们要是知道你从离开老宅开始就乐到现在,肯定会高兴得今晚都睡不着的。”萧凤遥走过来在她身边坐下,拿走一直被她虐待的抱枕,揽上她的肩头,柔柔的笑道妪。

只要看到她在他怀里纵情大笑,他就觉得再幸福不过了。

“咯咯……我真的没想到你家人这么好玩嘛!压根没有带有色眼镜看人,也没有上流社会该有的傲慢,总之,我太喜欢你的家人了!”

“这句话我不爱听!”萧凤遥伸出食指轻弹了下她的粉嫩欲滴的红唇,假意板起脸道唱。

“好嘛!人家知错了,应该说是我们的家人!”很快会意过来的水潋星,撒着娇靠近他的肩膀里,看着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又忍不住想起几个小时前丑媳妇见公婆的事了。

在送走那对活宝之后,他们本来打算好了先过几天二人世界再回老宅见萧凤遥现在的爸妈的,没想到婚后生活还没来得及开始呢,家里就来电了,要他们今晚回去吃饭,而且必须夫妻俩回去。

不用想也知道他们结婚的消息一定是萧凤遥家里养的那只老狐狸说的。

起初,水潋星很忐忑,非常的忐忑,紧张到从上车开始就一直不安的绞着手指,任萧凤遥怎么安慰都没效果,害得萧凤遥差点打算半路折回,打算等她做好准备再回去见他的父母了,好在他这个想法总算让天不怕地不怕的水潋星重新扬起了自信的笑容,毅然前往。

在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以前,他们到慕家老宅了,那气派真不是没话说,只是……身后汹涌而来的人马更加气派。

就在萧凤遥的爷爷、爸爸妈妈亲自出来迎接他们的时候,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她老爸居然带着武馆里的全部人马奔过来了,一上来就奋勇而上的将她护在身后,由老爸开口发言,说是要保护她,不能让别人欺负了他的宝贝女儿。

她当时就囧了,骂老爸太夸张了,一边当心自己还没进门就被轰走的惨状,一边担心老爸会不会因此吃上官司。

这世界,有钱人就是一哥啊!

“离谱!荒唐!太离谱!太荒唐了!”

身子还很健朗的慕家老爷子一身中国风衣服,一开口,接连的几个离谱荒唐,瞬间将整个气场抢过去了。

当时,那场面要多尴尬有多尴尬,简直比生死关头还紧张。她看了眼始终微笑的萧凤遥,真恨不得狠狠一脚踩上他的脚,谁让他那种时候还笑得出来。

然而,当老爸一句,“货物一旦售出,概不退换!”之后,原本紧绷着脸的老爷子倏然硬朗大笑起来。

“亲家,你说哪去了!”

“我才想问你说哪去了呢!喔,你孙子娶我女儿就荒唐离谱了?别仗着你们钱多就可以侮辱人!”

“亲家,我不是骂我孙媳妇,我是骂我这不懂事的孙子,哪能什么都没表示就把人家女孩子拉去注册结婚了呢!”

“老爷子的意思是很满意我女儿当你孙媳妇?”

“当然!这孩子一看就是个开心果,我喜欢还来不及呢!”

“哈哈……那就好!那就好!那我也可以功成身退了!”

……

就这样,老爸带着一群人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了,只留下一直尴尬的赔笑的水潋星。

更让水潋星想不到的是,一顿饭下来,这家人对她宠得不得了,简直就好像他们好不容易终于找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一样,也越发让她无法无天起来。

……

“萧凤遥,我喜欢你的家人!”回想着这短短几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把头靠在萧凤遥肩上的水潋星幸福的笑着说。

萧凤遥又不悦的敲了下她的脑门,严肃的纠正,“是我们的家人!”

“对!是我们的家人!”水潋星爬起来,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双手圈上他的脖子,敛起了笑容,脸上全是认真,“我要谢谢他们,因为是他们让你重新有了亲情的温暖。”

前世,他过得太苦,太苦了。

“傻瓜,前世种种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是慕劭寒,慕劭寒是幸福的,尤其现在拥有了你,只会更幸福。”萧凤遥俯首把他们的距离缩到鼻息可闻的地步,轻声安抚道。

几个小时前,在知道即将要去见他家人时,她的紧张并不是纯粹因为要见未来公婆,而是生怕这一去他们之间又会再出现阻碍。

他知道的,他知道她比他还害怕失去他们之间这份历经万难,来之不易的幸福。

“嗯,都已经过去了!以后,我们只会比幸福更幸福!”水潋星傻兮兮的点头,苦尽甘来的泪水又控制不住滚落了。

“讨厌,为什么它老是开闸!”她气恼的抬手抹泪,却被温热的大掌抓住了。

她睁着朦胧的眼怔怔的看他,看着他的薄唇温柔的吻去她的泪,直到落在她微张的唇上,她才从幸福的眩晕里回过神来,用双手紧紧将抱住他,回应他的吻……

嘘!别打扰!让幸福从这一刻开始无畏的尽情绽放……

※※※

嗯,要说那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不假,可是萧凤遥成功把娇妻拆吃入腹了没?

当然没有!

那天晚上,俩人吻了个天昏地暗,简直已经到了天雷勾动地火的地步,突然,某人在关键时刻难得表现出很君子的模样,说:折腾了一天,你也累了,先去洗个澡放松一下,嗯?

没想到这一放松,直接放到半个月以后的婚礼上了。

如果他早知道那天晚上之后,他老婆的时间就不再在他们所能控制的范围内,他一定刻不容缓、毫不客气的将老婆吃个够!

今天要不是被某某拉去逛街,就是明天被某某拉去试婚纱,要不是他实在忍无可忍,发挥总裁权利,将婚礼提前了半个月,只怕他还得再过半个月的和尚生活。

应老婆的要求,今天这场婚礼,盛大而不高调,到场见证的是双方的亲朋好友,当然,还有一些不得不请的人士,媒体记者全都被阻拦在外,光是慕家请来的保镖已经将婚礼现场保护得个密不透风了,何况还有新娘娘家带来的师哥师弟,也因此,这场奢华而神秘的婚礼吊足了各大媒体的胃口。他们从日出等到日落,苦苦守在外面只为了等新郎新娘举行完婚礼,好取一个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的绝佳镜头。

可惜,等他们全都一窝蜂的围在一辆加长礼车前猛地拍照时,真正的礼车早就悄悄开溜了。

“凤遥,咱们这样好吗?”已经驱车到家的水潋星此时正被老公抱进门。

“该敬酒的人咱们都敬过了,没事,相信他们会体谅我们的。”萧凤遥抱着娇妻大步流星走进家门,家里,早就留有灯等待他们回来。

他才没那么笨,乖乖留下来等到喜宴散去,不然,宴席一散,他们的洞房花烛夜一定被人闹到天亮不可。

三步并作两步上楼,萧凤遥将贴着红双喜的房门踢上,箭步来到了撒着玫瑰花的大床上,几乎是将她抛到了柔软的大床上,身子紧接着覆了上去。

这是他们秘密装扮的新房,当然,在老宅还有一个,是所有人都认为他们的新婚之夜会在老宅过,却没想过,他们夫妻二人亲手布置了他们真正想要的新房。

等所有人回到老宅发现那个新房空空如也的时候,想再跑过来闹洞房也来不及了。

“萧凤遥,不愧有几世记忆的人种,我好想看爷爷他们见到新房里没人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呢,表情一定很精彩!”早就在举行婚礼完后就褪下婚纱,换上白色雪纺裙礼服的水潋星想象着,完全没注意到自己裙子的拉链被拉开了。

“乖!今夜,不许想别人,只许想着你老公我,嗯?”萧凤遥捧着她的脸,吻了一下,提醒她该专注。

于是,很快就有了下面的小剧场了。

“霸道!”水潋星撅嘴一笑,随即双手抚上他的俊脸,“不过,我喜欢!”

“天!今晚,就算天塌下来我也不会放过你了!”她娇媚的笑容故意在勾.引他欲。火焚.身。

“啊!萧凤遥,别撕……这是你特地为我请知名设计师设计的!”

“乖!别顾它们了,日后你想要多少件我都给你……”

可怜的裙子,光是料子就好贵呢,何况还是出自名师之手……

夜,好像才刚刚开始哟!至于,那句‘我爱你’,今晚会不会出自谁之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咯……

※※※※※※※※※※※※※※※※※※※※※※※※

五年后的一天早晨,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发觉伸出去的手落了个空,沉睡的黑眸顿时睁开,瞧见大半的床空无一人后,浓眉紧蹙,他立刻翻身而起,箭步出了房间。爱残颚疈

光阴逝去,俊庞可丝毫不见老。

楼下客厅,水潋星一身红白相间的圆点家居服,头发用夹子高高盘起,随意里透出慵懒的妩媚,已踏入三十的年龄却仍旧娇丽无比。

她把牛奶端上桌,才刚放下,腰间倏然一紧,吓得她惊呼,瞪了眼贴上来的男人,轻打腰间的大掌,“你吓到我了!”

“你才吓到我了!”萧凤遥将她的身子转过来,紧紧将她圈在怀里,不悦的俯视她,“今天怎么一声不吭就先起床了?妪”

“你昨天太累了,想让你多睡一会啊!”原来是为了这件事,看他那凝重的表情,她还以为出什么大事了呢。

不过,这五年来,她也已经习惯了他早上醒来见不着她后的惊人之举。他说,他永远也忘不了前世苏醒过来却没有看到她的那种撕心裂肺的心情,所以,早在婚后第二天早上,他就勒令,以后每天早上只能他比她早起,他醒来的第一眼一定要看到她安然无恙的在身边。

这条命令一经颁发,不知不觉也已经习惯了五年,她相信,往后未来的五年、十年,二十年,他们也会如此丛。

“想让我多睡一会就陪我一起睡啊!谁让你下床的!”萧凤遥有些生气的道。

“呃……我也想睡懒觉啊,可是咱们这双宝贝可不能饿着了。”水潋星拿开他的手,走到一双宝贝儿女面前,分别在他们颊边吧唧了下,表情也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瞧见萧凤遥脸色怪异的模样,一对宝贝相视一眼,十分有默契的叹息:“唉!爹地又把咱们给忘了!”

这四年来,他们已经习惯了眼里只有妈咪的爹地,重色轻子啊!

“宝贝乖,你们的爹地不是故意的,他这不是下来陪你们一块吃早餐了吗?”水潋星对萧凤遥挤眉弄眼,希望他快点上去刷牙,换衣服,光着身子在孩子面前晃来晃去成何体统。

咳咳……虽然他下身还套了件长裤啦!

这样子可能会造成他们的宝贝女儿将来交男朋友要以他的身材来做标准的。

俩宝贝乖巧的在妈咪的脸上各自吧唧了口,跳下椅子,小跑过去,一人抱住了一只大腿,昂头,甜甜的喊道,“爹地早安!”

“水瑶,涟箫,你们都是爹地的宝贝!”

萧凤遥生来就是主宰大场面的,在忽略了一对宝贝儿女之后很快就可以若无其事的抱起他们,瞬间让他们忘记了刚才他的忽略。

水潋星看着亲爱的老公一手抱一个孩子,与他们嬉笑,表现他的父爱,站在餐桌旁的她露出甜蜜幸福的笑弧。

“爹地,我要吃金黄色的煎蛋!”倏然,宝贝女儿凑近她爹地的耳朵轻轻说。

“爹地,我要吃烤得香喷喷的火腿土司!”这边,宝贝儿子也凑上来悄悄的说。

父子、女三人相当有默契的抬头往餐桌旁望去,只见洁净如明镜的大理石餐桌上,两个盘子里分别盛装着焦黑的鸡蛋和烤糊的土司。餐桌旁的女人迎上他们怪异的目光,很不好意思的低头倒牛奶,也只有牛奶这道程序她做得不会被嫌弃了。

“没关系,你们先去喝杯牛奶,爹地上楼换件衣服马上就下来。”萧凤遥把一双孩子放下,三步并作两步上楼换衣服去了。

很快,水潋星看着在厨房里的男人在烤箱和煎锅两边忙碌,看他翻煎蛋的动作如此娴熟,她想她再练个十年也比不上。

没办法,谁让她在这方面真的很没天分,就连后天努力也不行。当初,度完蜜月回来后,她想着拜老爸为师,亲自洗手为亲爱的老公做羹汤,呃……也不是羹汤了,反正就是想要再重新为他做一份糖醋鱼。

可是在处理鱼的时候不小心被鱼鳞刮伤了手,不巧,某人突然回来,看到她这个样子,臭着一张脸将她推出了厨房。再然后就是,他的脸阴郁了整整一个礼拜,等终于放晴的时候,一盘香喷喷的糖醋鱼落在她面前,并且勒令她,以后要想吃什么跟他说,他来做,再也不许她随便进厨房。

原来,那个笨蛋阴郁的那个礼拜里偷偷去跟她老爸学艺了。

嘿嘿……看来,水家的女人注定十指不沾阳春水喔!

“哇!好香!”

“好棒!”

突然,孩子的欢呼敲醒了幸福傻笑的水潋星,她抬头正好对上萧凤遥灼热深情的目光,心,狠狠鼓动了下。

谁说婚后就一定得绕着生活琐碎,柴米油盐酱醋茶?他们可不是,尽管已经结婚了五年,也有了一对可爱的儿女,可是他给她的感觉,每天都如热恋中的男女,常常一个勾魂的眼神就让她招架不住。

“过来,我也做了你最爱吃的奶酪土司。”萧凤遥为她拉开位置,朝她伸手。

明明只有两步之遥,水潋星还是把手放到他手心里,迎上他贴心的温柔。

“咦?那你呢?”水潋星只看到桌子上有三人份早餐,当然,除了她做废的那两份。

今天家里的保姆有事请假了,所以在她舍不得叫醒他的情况下,只好硬着头皮亲自上了。不过,他也常常抢保姆的饭碗做早餐给一家人吃,说这是家庭之爱乐,所以,孩子们才会记得金黄色的煎蛋,香喷喷的火腿土司。

萧凤遥神秘的勾了勾唇,走到对面入座,把那两份原本是孩子们的焦黑的早餐挪到自己面前。

“爹地,你要吃这个吗?”慕涟箫放弃了要咬一大口的动作,瞪大亮晶晶的眼睛问道。

“爹地,瑶瑶的给你吃。”慕水瑶也放下了送到嘴边还没来得及咬的煎蛋,恋恋不舍的把盘子推过去。

两个小孩子都是遗传了他们父母的容貌,女的长得美丽可爱,男的帅气迷人。

“虽然,外观看上去差强人意,不过吃起来的味道肯定比你们的好。“萧凤遥拿起餐具切了一口送入嘴里,且吃得津津有味,“爹地要告诉你们,吃东西不能只看外观,一个人的心意才最重要。你们的妈咪一早就起来为你们做早餐了,你们不领情还嫌弃,这样可不行喔!”

两个孩子被他说得一时间惭愧的低下头,而后又马上恢复了熠熠生辉的表情,再次跳下椅子,绕到他们的爹地那边去。“爹地说得对,这是妈咪特地为我们做的早餐,我们也要吃!”

话音刚落,只见俩孩子纷纷爬上他们爹地的腿,萧凤遥怕他们摔下去,只好搁下餐具,一手将一个抱到腿上来,结果是,他面前的那两盆早餐被两个宝贝夺过去吃了。

这么美妙的早晨该来点欢乐笑声才对呢,于是,他也伸出手去跟孩子们抢食,温馨的别墅里顿时传出幸福的笑语。

“啊!坏爹地,抢我们的东西吃!”

“哥哥,加油!”

……

坐在对面的水潋星看着他们父子、女三人玩抢食大战,笑得合不拢嘴。尤其是看到早抢不到的女儿鼓着胖嘟嘟的小手为她哥哥加油的模样。

女孩子一向都比男孩子多愁善感,长大了会想要有一个伴说说贴己话。

她是不是该给瑶瑶再生一个妹妹?

讨厌!都怪萧凤遥!自从五年前他亲眼目睹她生下一对龙凤胎后的全过程后,死活都不让她生了。她记得孩子都两周岁了,她想要偷偷的在保险.套上动手脚,甚至想要将他灌醉,而后强了他,结果这些都一一被他看穿了。

他直接撂下狠话说:如果再不打消这个念头,他完全可以不与她过夫妻生活!

呜呜……她哪里还敢嘛!只好老老实实的,想都不敢想了。

事情都过了五年,不知道现在再跟他提起,他会不会已经不再那么敏感了?

水潋星决定了,今晚试试……

【全文终】

-----————————————————————————————————————

大力推荐初的重生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女强重生,春风一度,要么不斗,要斗就斗狠的!传送链接在简介下面有,亲们不妨戳进去看一下,喜欢就加入书架,随初一起走入下一篇文的情境中。

感谢所有阅读的亲们,希望在下一个转角还能遇见你们,么么(~ ̄▽ ̄~)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