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2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12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幕降临,此时的绯色宫就像快要被黑暗吞没的天空一样阴沉如魅。

“绿袖,本宫欣赏你的忠心护主,可整整一天了,你的主子有想过你的处境吗?她现在只怕还在宫外逍遥快活着呢!你觉得为这样的主子受苦受难值?”暗室里,妤贵妃坐在座椅上悠悠的端详自己刚画好的蔻丹甲。

“贵妃娘娘,绿袖贱命一条,不值得主子惦记。”如果娘娘来救她那才真的让妤贵妃得逞。

绿袖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却还在心心念为自个主子着想,这无疑是激怒了妤贵妃。

“绿袖,本宫已经对你足够宽容了,你别不知好歹!”妤贵妃的脸色瞬间变得狰狞,拍案而起,“你别以为本宫当真不敢杀你,你应该知道在这后宫里,本宫杀死一个宫女就如同捏死一只蚂蚁!”

绿袖露出一丝几乎看不到的虚弱笑意,“绿袖不敢。”

“你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来人,把她按住,贴加官!”

妤贵妃愤然一声令下,手下人立即听令行事,一盆水和一叠桑皮纸送上台面。

绿袖已经有气无力,就连心里的惊恐也难以表于面上了。她看着翠柳把桑皮纸加湿,朝她的脸贴过来,想拼尽最后一口气挣扎起来却徒劳无功。她想:就算要死也要死得让妤贵妃不得安宁!

·

“顾尚书,朕明日前往猎场打猎,就让令郎随驾吧!”

一回到宫中,萧凤遥便召见了兵部尚书顾举,政事刚谈完。顾举正要离去,萧凤遥倏然叫住了他,冷淡的告知。

这对于顾家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恩赐,后宫有婉贵妃,朝政有兵部尚书,现在就连唯一没立过什么显赫战功的儿子也能近身随驾了,这荣耀可以说是得天独厚。

“臣领旨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顾举欣喜若狂,立马下跪谢恩。

“皇上,舒妃娘娘她……”

这时,小玄子从殿外匆匆赶进来,瞧见殿内还跪着兵部尚书,便欲言又止,表情甚是紧张。

萧凤遥冷厉的撇了小玄子一眼,面无表情的挥手让顾举退下。

顾举离开前悄悄留了个心眼。看皇上冷若冰霜的脸色,那前朝公主应该还危及不到婉儿的地位,不过,还是得提醒婉儿一声,小心为上。

“舒妃又如何个不安分了?”萧凤遥拿起一本奏折慢条斯理的打开,斜眼扫过小玄子。

“皇上,舒妃娘娘她到御膳房扛了把劈柴的斧头前往绯色宫了。”那架势好像是要去砍人。

“嗯,绯色宫是何处?”萧凤遥不紧不慢的问,视线只顾阅览奏折上的文字。

我的皇上啊,就算您清心寡欲也不能清到这等地步啊,连绯色宫是何处都忘了!

小玄子脑门顿时出现三道不等的冷汗,“回皇上,那是妤贵妃的宫苑。”

“啪!”

手中的奏折惊然拍在御案上,萧凤遥寒着脸陡然起立,厉声下令,“传令下去,谁拦下舒妃,重重有赏!”

·

天色渐暗,宫灯已燃,圣令一声接一声传达到绯色宫,而被通缉的本人已经扛着斧头叉着腰出现在绯色宫的宫门外。

“娘娘,舒妃娘娘来了!”一个小婢女匆匆忙的跑进来通传道。

“你们继续行刑,翠柳,跟本宫出去瞧瞧!”妤贵妃眸色发狠,带着翠柳快步出去看个究竟。

已经被贴上一张桑皮纸的绿袖气若游丝的听到自己的主子找上门来了,她拼命的想要寻求呼吸……

绯色宫的主人盛气凌人的出来相迎,水潋星懒懒用眼角扫过去,脑中自动读取了此人的资料。

夜妤,夜承宽老贼之女、燕太妃侄女,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断言她将会是未来的皇后!趾高气昂,目中无人!

她身穿金黄色的云烟衫绣着秀雅的兰花,逶迤拖地黄色古纹双蝶云形千水裙,手挽碧霞罗牡丹薄雾纱。云髻峨峨,戴着一支镂空兰花珠钗,脸蛋娇媚如月。

嗯,就算没有显赫的背景也有当贵妃的资本。

“舒妃,见着本宫还不行礼!”夜妤见水潋星直勾勾的打量着自己,忙厉声喝道。出来那一刻她着实被吓到了,这女人莫不是仗着一.夜恩宠而胆大包天了吧,居然扛着斧头来她的地盘闹事?

“啊,我差点忘了,你比我老,理应给你行礼!”水潋星莞尔一笑,上前两步,扛在肩上的斧头突然卸下,发出砰的巨响,把台阶砸凹了些,也吓得夜妤娇颜失色,“你……你想做什么?”

“行礼啊!”水潋星无辜的耸耸肩,操起斧头一挥,夜妤惊得连连后退后退,退得太急反倒跌倒在地。

“舒妃!你好大的胆子!胆敢来本宫的地方造次!”她由翠柳扶起来,气急败坏。

“喔!我实在待着无聊,想帮御膳房劈劈柴,可是御膳房里的柴不合我胃口,听说姐姐这里废柴多,我来帮忙修整修整!”

“你……”

“不用谢我,举手之劳而已!”

水潋星不给夜妤说话的机会,斧头一挥,石阶旁的盆栽,片片花叶落地,再几步上前,又一挥,斧头从夜妤的头顶而过,直砍在了她身后的雕红大柱上。而后,她看都不看吓得脸色发白的女人一眼,扛起斧头凛凛跨入殿门。

“反了!来人啊……”夜妤从没见过这么流.氓的人,颤声高呼。

里面,水潋星一路劈进,见啥劈啥,动作快、狠、准,所到之处,身后必定是一片狼藉。

“这椅子砍来当柴烧应该不错,这桌子蒸龙虾一定很香,啧啧……这花瓶……”

“那花瓶是燕太妃赐给本宫的,你要是动了包你人头落地!”

“啪啦”一声,夜妤话音刚落,水潋星高举的斧头随即落下,随后她回过头来皱着眉,百般无辜的咬粉拳,“姐姐,都怪你啦,干嘛出声吓我!”

末了,还不忘跺脚。

夜妤气得快要昏过去了,这女人怎会一夕之间从一个胆小怯懦的人变得这般流.氓无赖!

“娘娘,不好,她朝暗室去了。”翠柳扶住气得全身发抖的主子,低声惊呼。

这时,侍卫已经应声而来,夜妤立即下令,“快!快进去把那个疯女人给本宫抓住!死活不论!”

五六个侍卫正要听令行事,倏然……

“皇上驾到!”

皇上?

夜妤傻了,这皇上从来没踏入她这绯色宫过,今日怎会来,且还挑这个时候。想归想,她还是赶忙收拾收拾凌乱的自身,下台阶去迎驾。

“臣妾/小的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免礼!”惶急而至的萧凤遥一踏入绯色宫,将这一庭院的狼藉纳入眼中。这女人,才片刻已经闯这么大祸了,要是他再迟来一步保不准还真会闹出人命来。

“皇上,你许久没来臣妾这了。”夜妤大着胆子挽上他的手臂,娇滴滴的道。

压根没来过好吧!

在旁的小玄子暗自腹诽。皇上两年前封了前朝公主为妃后,接着又册封了各大官员送进宫来的千金,可这期间皇上从来没踏入过哪个女人的寝宫,也从来没让哪个女人侍寝过,甚至连哪个宫住着哪些人都记不得,那些绿头牌等同虚设。

萧凤遥侧眸冷光淡淡扫了眼故作娇羞的女人,虽只是粉黛淡扫,那股脂粉味却让他微微拧眉。

虽然从来没踏入过绯色宫,可他对这女人的认知并不少,无论是在御花园、大小宫宴都少不了她婀娜的身影,常常刻意制造与他来个偶遇,心机颇多。

“啊!!”

此时,宫殿里突然冲出三三两两的婢女,个个面容失色,如猛兽在后。众人抬眸望去,只见水潋星气势磅礴的挥着斧头,娇小的身子背着一个被折磨得惨不忍睹的人走出来。

“这把斧头我来的时候特地磨了磨,还没试过锋利度呢。”看着一群侍卫拔剑冲上来,水潋星手上的斧头抛空一转,接住,凌厉地指向他们,嘴角讥诮,仿佛傲然天地间。

“舒妃,住手!”萧凤遥厉声喝道,胸口那颗沉寂的心再起微澜。她神色虽自若,额角却已经隐隐现出青筋,眼底的狠色完全是做好了随时拼命的准备。

这女人对自己在乎的东西可以连命都不要,相反的,不上心的事她会玩得淋漓尽致。

“你也看到了。”水潋星眼角瞥向背上的绿袖,对他勾出一抹夺人心魄的笑,“我家绿袖被人当白老鼠玩,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

末了,她还拿斧头当镜子照,百般轻松的捋了捋刘海,完全没在怕的。

‘我家’二字深深猛击萧凤遥的心,这一刻他才知道这两个字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阴寒之极的眸光侧着盯向旁边的女人,夜妤顿时心虚的松开了手,在那锐利的眼神下无所遁形,颤抖的扑通下跪。

“皇上,这贱婢帮舒妃出宫与男人私会,臣妾暂管六宫也是秉公处理,请皇上明察。”

“与男人私会?”

慢悠悠的语气出自两人的嘴,一个蹙眉,一个则是饶有兴味。

萧凤遥冷若刺骨的目光射过去,挥手让几个侍卫退下,并让小玄子上前搀走绿袖。

危机解除,水潋星把斧头随手一扔,揉揉肩,朝他挑眉轻笑,“皇上,有人二话不说抓着人家就卖吻,不知这算不算私会?”

“当然算!你这无耻的女人,本宫是不会让你淫.乱后宫的!”不等君王回话,夜妤已经气狠狠的接道。

“咳咳……”水潋星忍俊不住的清了清嗓,直接走到他们面前,故意坏笑着靠近某个男人,道,“那不知与我私会的男人会是个怎样的下场?”

“哼!都死到临头自身难保了还为那野男人着想,当真是不知羞耻!你的野男人抄家灭门必是少不了的。”夜妤又是愤世嫉俗般的道。

“野男人?我喜欢这个封号!皇上,你呢?”水潋星带笑的目光投向脸色越来越阴霾的男人。

“妤贵妃,朕素闻你的修养甚好,今日怎会屡次口出脏言?”真正修养好的人在此,明明已经气到肝肺都黑了,声色还能这么优雅。

“回皇上,臣妾……臣妾也是被舒妃气的,作为皇上的妃子怎能不知自爱,请皇上下令把那个男人抓回来审问便知。”夜妤窘红了脸,深深低下头去。

“那个男人是谁?”嗓音越发清冽沉冷。

“那个男人就是安逸王!臣妾亲耳听到她出宫要去找安逸王。”夜妤以为自己已经取信了皇上,声调也变得大了些。

“嗯,来人!”

听见萧凤遥叫人来,夜妤心儿一喜,以为自己计谋得逞,万万没想到……

“妤贵妃动用私刑在先,诋毁朕在后,今日起,打入冷宫!”

“皇上?”夜妤不敢置信的望着近在咫尺却冷若如霜的帝王,一脸不解。

她何时诋毁皇上了?

“啊,姐姐,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你口中的野男人正是皇上?”水潋星如梦初醒似的拍拍脑门,而后凑上脸去小小声的道,“你不知道皇上与我私会起来可不是一般的狂野呢。”

哼哼哼!让她到冷宫去气死!

耳力甚好的萧凤遥脸色暗黑,脑中自觉涌现出一个他化身狂野占.有她的画面,下.腹亦是蠢蠢欲.动起来。

嗯,这女人……确实不知羞耻!不过,他喜欢!

·

安逸王府,寂寂无声。

“王爷,这是宫里送来的请帖,皇上明日要去猎场打猎,邀您一同前往。”管家景陌把请帖送进卧房。他大约二十好几左右,生得一副文弱书生的骨架子,面容清秀斯文。

凭栏床榻上,清雅温润的男人侧卧在榻,一手撑着后脑,一条薄毯盖至腰间,身着丝绸里衣,衣襟微微松垮,结实的胸肌若隐若现,如墨般的青丝调皮的垂落,他的怀里躺着一只小银狐,修长如竹的手指轻轻抚着小宠物……

“嗯,那就去吧,莫辜负了皇上一番苦心。”他不抬眸,清音幽幽。

“王爷,还有,皇上让兵部尚书顾举的儿子顾子扬随驾。”景陌又道。

“嗯,你去安排吧。”萧御琛淡淡的摆手,又专注回小狐狸身上。

“是,属下必定会安排得妥妥当当。”

萧御琛始终抚着栖在怀中的小家伙,门扉轻轻掩上,清雅的嗓音悠悠飘散,“小家伙,十二年了,你真正的主子终于又成了你的主子,高兴吗?”

“吱吱……”小家伙提起爪子挠了挠腮,又窝回温暖的怀中睡觉。

“真是个贪睡的小家伙。”他温柔一笑,翻了个身,将小狐狸彻底纳入怀中,阖上双眼。

·

托水潋星的福,整个太医院的御医几乎全都被召唤到瑶安宫了,全因某女对某男说的一句:是你的女人把我家绿袖整成这样的,你是男人就得负责!

不负责的话就等于承认自己不是男人,某男不愠不怒的下令让所有当值的御医全都过来给绿袖医治了。

“可还满意?”

御医走后,绿袖也被送回了自己的居所,瑶安宫里只剩下萧凤遥和水潋星两人。

“你要感谢我,是我让你有机会把你的女人打入冷宫的!”瞧着那黑瞳里闪着不明的火焰,水潋星明明心存感激,却口是心非了起来。

他确实对她很好,二话不说就把那女人打入冷宫了,要知道后宫的女人一旦被打入冷宫就很难再有出头之路了。燕太妃的侄女,当朝手握重权的太傅之女被他二话不说就打入冷宫,就算燕太妃不来闹,明日的早朝也必定会闹翻天不可吧?鬼知道是因为他也有好处,还是单纯只为她。

萧凤遥从背后伸手揽住不盈一握的纤腰,高大的身躯贴上纤细的她。炙热的体温传达过来,水潋星下意识不驯的反抗。

“皇上,你的手是不是放错地方了?”

“不会错!”萧凤遥也发狠的扣住她的两只小手,让她的利爪再也挥舞不了,“朕要你,你趁早认清楚,嗯?”

水潋星真的很想嬉笑过关,可是,他异常坚定的语气和炯亮的眸光都让她无所适从。

“你不是早就要过了,听说皇帝要一个女人从来不超过两次,只享受破/处的过程!”她索性偎进他怀中,昂起头又是那抹天不怕地不怕的微笑。

“你哪听来的?”萧凤遥眸色一沉,音色冷得渗人。

“唔……不都这样吗?不然皇帝后宫佳丽三千,不把每个女人的处都破了,那不可惜了?”水潋星蹙眉纳闷求解……

萧凤遥的额际出现了几道黑线,他到底看上了什么样的女人,思想逻辑非一般人能想象,语不惊人死不休。

这般隐私的事连他一个大男人说起来都觉得难堪,她却理直气壮,完全不知羞字怎么写。

忽然,他好似想起了什么。

上次在颐和宫外,她说避免被同一个禽/兽压两次,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保清白。

难道她以为她昏过去的当晚他就把她给吃干抹净了?

这女人平时脑子不是很灵光吗?她就不会想想,那么细嫩的肌肤被那些粗糙的纱布绑缚再加上被他那试探的一摔,就不会留下痕迹?

萧凤遥眼角闪过狡黠,俯首探向她白皙的颈畔,收紧手边的力道,炙热的呼吸扑洒进去,再吸入属于她的幽兰体香。

“朕这次一定很温柔。”

唔,温柔?他的意思是……还来!

“皇上!”

突然的惊叫差点没刺破萧凤遥的耳膜,他皱着眉睨她,“如何?”

水潋星紧张的对着手指,乌溜溜的眼珠子四下转动,可是越急越想不到要拒绝的话。

床单滚一次已经够惊悚了,再滚的话会滚出问题来的。第一次她无法反抗不是她的错,若是再来一次她也乖乖任美男扑,那就特么丢脸了,至少也得扑回去啊!

不然,楚楚可怜的问他:你不会强迫我的对吗?

唔!不不不!据她对他的了解,他的处事风格就像女人来大姨妈一样,阴晴不定的,也许这一秒说不强迫下一秒已经把你压在身/下啃得连渣都不剩了。

听说国破那年,他才六岁,亲眼看到自己的国家灭亡。当时,敌军将至,他对着皇宫里的燎原烈火发誓,南枭国要么不复,要复就必得更强盛!

听说,他十岁时,心智已经超越一般大人了,出谋划策,招兵复国。

能够让一个已亡的国家变成今日这番盛世,如此冷锐聪明的男人不是那么轻易敷衍的,何况他还是掌管生杀大权的帝王。

唉!果然是皇家出品,不同凡响!老师教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她现在是踩在人家的土地上,放肆放肆得了,要不然真惹毛了他,她还是知道有个词叫自寻死路的。

“想到该说什么了吗?”

萧凤遥不知何时已经放开了她,绕到她面前。高大的身影瞬间映射在清澈的眼瞳里,水潋星抬眸望着眼前这位尊贵非凡的俊男,冷冽的气息与淡淡的龙涎香混合在她的空气里,心窝儿居然莫名其妙的悸动了下。

他俯首,她昂头,四目交接,恍如薄薄的冰与淡淡的水交融,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影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