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3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13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俯首,她昂头,四目交接,恍如薄薄的冰与淡淡的水交融,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对方的影子。

尼玛!为什么此时她脑中浮现出一个现代版的花前月下!

华灯初上时,宝马香车旁,这厮一身洋气西装,酷酷的站在她面前,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抚上她飘逸的发丝,如春风化雨般轻柔的将她被风吹乱的发丝撩到耳后,四周场景皆是海市蜃楼……

咦?脑门怎么温乎乎的?

水潋星从幻想中回神,双眸使劲眨巴了眨,发现那并不是幻想,而是真的,她一直垂涎的修长玉手已经搭上她的发髻了。

是她还在幻境里吗?怎么眼前这个男人突然变得这么温柔慑人呢?

水潋星使劲甩了甩头,定了定神,霎时瞪大双目!

完了!这厮已经开始魅力四射,俊脸朝她压过来了。

要吻咩?

想起前两次有意识的接吻,感觉仍不绝于脑,Q.Q软软的,好好吃!

管他呢!与其被强不如先强了别人!

决定后,水潋星不管三七二十一,手臂一举,豪迈的勾住某男的脖子猛地压了下来,踮起脚尖,对准那润泽诱人的薄唇狠狠吧唧了上去。

萧凤遥浓眉高挑,瞬间的错愕过后,索性闭上眼任由这小女人不太纯熟的技术在他唇上磨蹭,享受着来自于她的清甜味道。

……

“MUA啊!”

把这Q.Q唇啃了个满足后,水潋星大声嘬了最后一口才把人给放了。

嗯,不得不说,那滋味真特么的好,比吃哈根达斯还棒!

“满足了?”萧凤遥以拇指腹轻拭唇上的香甜余味,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大手一伸,瞬间勾搂住纤细如柳的腰肢往前一带,凑在她耳畔以呵气般的声音道,“如此生涩的技术,朕该付你多少钱,嗯?”

糟了!要被反击!

水潋星心中警铃大作,而后脑子一转,完全不受威胁,反倒像是主控的一方,嘴角弯起坏里坏气的笑,柔嫩的手轻佻的揩过他完美的下颌,“试试别的技术如何?”

萧凤遥眼儿一拧,完全料不到她竟胆大到如斯田地。看她那流里流气的模样,自己反倒成了小羔羊。

水潋星越玩越过火,纤纤玉指跃跃欲试的往下围着他性感的喉结打转,指尖似有若无的碰触到衣衫下张力十足的肌理,他的体温异常炙热,隔着衣物都能清晰的感觉到,烫得她不敢往里探。

“你在玩火!”在她的撩拨下,他的声音已经微哑,却还在强作镇定。

“那你着火了吗?”水潋星发现他脸上不寻常之色,继而挑眉娇笑。有一副好皮囊就是好,随便勾勾唇就能让男人酥了魂。

“信不信朕立马吃了你!!”抓住她的手,萧凤遥气息紊乱,眸色发亮。

“欢迎来扑!”水潋星双手勾住他脖子,俏皮的眨动美眸。要吃他早就直接扑过来了,才不会浪费时间威胁一下。

萧凤遥笑了,这是他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如玉的手指轻轻支起她的下颌,望进精灵般的眸子里,音质分外低沉性感,“留着以后扑。”

“你,是我的!”他几乎贴上她的唇,坚定的呢喃轻语。

·

妤贵妃被打入冷宫一事轰动朝野内外。

今日的早朝果然不同以往,历来分成两派的朝臣各执其词,整个金銮殿吵得不可开交。夜承宽这边的是冒死谏言放了妤贵妃,顾举则是火上浇油,举例妤贵妃触犯了王法,理应惩戒。

而他们的君王此刻正冷漠而慵懒的端坐在由七级台阶高高托起的雕饰着十三条龙的宝座上,香炉、香筒,瑞兽围绕。

“启奏皇上……”

夜承宽与顾举相同站出来异口同声。

“吵完了?”浓墨般的眉微扬,醇厚清冷的嗓音顿时让整个大殿鸦雀无声。

“皇上,舒妃乃前朝公主,为了皇上的安全着想,恳请皇上三思,切勿让她恃宠而骄,危害我南枭国的盛世江山!”吵得面红脖子粗的夜承宽躬身谏言。

“恳请皇上三思!”他身后的各路大臣适时迎合道。

“顾举,你可有话说?”

被点名的顾举对夜承宽投去一个得意的眼神,往前一步,毕恭毕敬的道,“禀皇上,臣觉得太傅大人此言差矣。舒妃娘娘既已贵为我国皇妃,自然懂得顺天命,又怎会再生祸端?怕就怕有人认为她一个亡国公主好欺负!”

语毕,还不忘暗示性的看向快要气煞了的夜承宽。

“哼?好欺负?她一介女流胆敢拿着斧头当面恐吓贵妃,已经是以下犯上,目无王法!皇上,臣只怕她包藏祸心,伺机而动!”

“太傅大人,你此言是等于暗喻皇上有眼无珠,看上一名包藏祸心的女子,不懂明辨是非吗?”顾举加以讽刺道。

“你……”夜承宽气得吹胡子瞪眼,正身,对着龙颜撩袍下跪,“皇上,臣一片赤胆忠心,顾大人有意诋毁臣,臣无话可说。臣斗胆恳请皇上下旨废除舒妃的皇妃头衔,赶出帝都,以绝后患!”

“请皇上下旨!”身后一排人也跟着齐刷刷下跪叩首谏言。

“皇上,舒妃娘娘会犯下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皆因她护婢心切,为救一个婢女才敢如此冒大不韪之险,其仁心可昭日月,望皇上明鉴!”顾举也率着自己的党羽纷纷下跪,摆明了是有意和夜承宽对着抗。

“你说得没错,她为一个婢女都敢如此猖狂,若是为国复仇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请皇上三思!”夜承宽反咬一口。

“都,说完了?”

帝位上的萧凤遥冷幽幽的开口,听不出愠怒,故意停顿的语气莫名的让人毛骨悚然,无人敢去猜测他停顿的那一下代表什么意思。

这位帝王向来自有一道,说他目无章法,独断专行吧,偏偏又能让所有人信服,并非只是畏惧于他帝王的身份,而是他那得天独厚的强者气势。

“朕宠她,无关其他。哪天朕真的死在她手里,你们想立谁为帝就立谁不是正好?”

云淡风轻般的语气蕴含警告,霎时间堵得所有人哑口无言……

·

秋高气爽,宽阔的原野山林,营帐外场,三把座椅并排,中间自然是帝王之座,两边分别是今日随行的两位妃子。左边,是温婉娴雅的婉贵妃,右边是倾城绝色的舒妃。

水潋星一袭绛红色的轻便霓裳,斜插入流云似的乌发,用一支碧玉玲珑簪绾起,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行动间摇曳生动。

远看,这舒妃坐得很端庄,近看,她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隔着中间人瞟向那个看起来素质超赞的女人——顾婉婉。

这顾婉婉不止名字取得好,就连气质教养都好到爆,要现代话来说,是真正游走在上流社会的名媛闺秀,举止投足间皆是沉稳优雅。一袭象牙色衣裳,三千青丝绾起一个松松的云髻,以绘银挽带缚住,少了繁琐的宫装,柔媚中带少许干练,穿着上看似不显眼实际更惹人注目。

看来,她为今日的狩猎下了不少功夫,表面温婉淡然,实则心机百转,与盛气凌人、锋芒毕露的夜妤比起来,她才是狠角色。

唉!除掉一个屌丝,还有无数个屌丝,只要她一天还待在皇帝的身边,就永远有除不完的屌丝逆袭而来。

水潋星把视线收回顺便悄悄从某男了冷漠的脸孔瞄过,为了祖国下一代,她是不是该琢磨如何开溜了?

他够帅,钱够多,势够大,现代里的高富帅,近身观察已经可以贴上完美标签,可,这年头只有不伤手的立白哪有不散场的宴席。

姑娘,趁没沦陷以前走吧,你又没法海那么强的定力,追了素贞小姐上千年都不心动;你那不受诱惑的小心肝,久了是绝对抵抗不了这妖孽的。

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在老爸老妈面前耍耍宝,该吃的吃,该喝的喝,随遇而嗨。

你就是这么一个没志气的女银,没办法,谁让老天将你分配的时候忘记在你胸口烙颗痣了。

“想什么?”

“在想怎么走。”唔,这声音……

水潋星愕然抬头差点没撞上侧首过来的萧凤遥,她对上一双寒霜冰眸,不禁扶额,怎么老在他面前这么轻易的溜了嘴!

这冷得刺骨的眼神是真真觉得许久没见过了,仿若回到了初见,她从床底钻出来傍住他那会,他冷冷开口要她松手的那一刻,她真觉得那是这世上最冰冷的眼神。

“启禀皇上,猎场已经巡查完毕,无异常!”

带人去巡视猎场回来的都尉顾子扬翻身下马,单膝跪地抱拳回禀。

水潋星垂着头心虚的对着小手指,俏皮的做了个松气的动作,还好顾子扬回来了,不然她准被那利刃般的冰眸扫射阵亡。

……

久久,跪在地上禀报的顾子扬等人仍得不到君王的回应,空气恍若冰凝一样沉重,压得所有人透不过气来……

“皇上……”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一左一右。

水潋星微微一笑,点头示意顾婉婉来说,她只是觉得这顾子扬跪得够冤罢了。

“皇上,猎场既无异常,那么便由臣妾与妹妹来为皇上舞一曲吧。”顾婉婉莞尔一笑,盈盈站起,福了个身道。

舞?

水潋星讶然拧眉,难不成南枭国的皇帝打猎前有要妃子先献舞的规定?

旁边的小玄子似乎看出了她的疑虑,上前一步在她耳畔道,“娘娘,开国先祖皇曾声明猎场如战场,战舞不可少,开战舞的是士气,狩猎舞的是斗志。”

喔!就好像午夜赛车开始前,穿着性感的女郎站到中间狂野的一撕外衣,三围暴露,然后衣服一甩,车子咻的飞驰出去。

看到已经有人把两匹马牵出来,水潋星明了的点点头,笑着给小玄子一个OK的手势,也不管人家看不看得懂,双手一拍扶椅,灵活起身,挽袖跃跃欲试。

小玄子额上冒出冷汗,舒妃娘娘是看不到皇上的脸色有多可怕吗?她虽然被封妃两年,却没有伴驾出宫狩猎过,往日都是妤、婉两位贵妃。他认为她不懂规则是应该的。可,他好心跟她解释是希望她能跟皇上说上话,别让皇上拿那能冰死人的眼神来吓人了啊。

“平身!”

萧凤遥冷冷挥手,脸上的寒霜是有增无减,尤其是在看到身边这女人完全无视他,径自走到那两匹马身边玩去了,脸色更加阴霾。

“皇上,那臣妾可否开始了?”顾婉婉似乎不被水潋星的无礼所干扰,依旧温婉有礼的等待君王的指示。

萧凤遥摆手默许,阴冷的目光始终跟随着某道倩影移动。

“两位马兄真帅呀,有妹子没?要不要我帮忙介绍?”水潋星接过侍卫手上的两匹马,站在它们中间讨好的道。

人畜一家亲嘛,要想合作愉快必得搞好关系。

“那肯定的,我俩风流倜谠,怎可能拖家族的后腿!”左边的马兄特自豪的说。

啧,原来畜生的语言早跟得上现代人的思想了。

“唉!你们是有伴了,可怜我还孤苦无依,爱上的男人偏偏六宫粉黛,像我这个空有外表却无内涵的女人,他怎么可能看得上嘛!还要我马上献舞,天知道我从小到大只和你们做朋友,从来不敢骑的,怕会侮辱了你们。”

水潋星一手搂住一头马的脖子,表情一下悲惨可怜,一下又义气凛然,把两位马兄都感动得热泪盈眶了。

“难得会有人这么体贴我们。姑娘,我们待会一定尽力帮你,你放心骑吧!”

“那就仰仗二位了!”水潋星坏坏的笑着揉马鬃,真好骗!

“朕听到了!”

低沉如佳酿的嗓音从身畔传来,水潋星身子一僵,恨不得是自己幻听了,可一侧眸,不是!声音的主人君临天下般的站在她旁边,一身金丝长袍劲装,玉冠束发,深邃的冰眸闪着妖冶的火焰,即使隔着一匹马她仍觉得处于危险地带。

这厮什么时候来的,阿飘也没他这么阴森无声好吧!

萧凤遥一个眼神,两个侍卫即刻上前来拉开两匹马,他上前一步,两个人瞬间近距离对视。

“朕知道你并非空有其表,无需在意其他言论!”背在后的手抬起轻抚上她的头顶,修长的手指将散落在她颊边的一缯发丝勾到耳后。

水潋星眨着星眸扇睫,他的话详细点的解说是不是:就算全天下都不看好她,他也当她是个宝?

噢!水潋星,你脑子抽哪个国界去了,那么官方的话居然也能被你扭曲成肉麻兮兮的。

她脸红心热的轻捶脑袋瓜,暗恼自己想象力非凡!

“皇上,妹妹可是身子不适?若是如此,这开舞一事由臣妾一人完成亦可。”

“不可以!”听到顾婉婉要剥夺她骑马的权利,水潋星声音嘹亮的高喊,意识到自己嗓门大过头了,立即羞窘的低下头对着手指小小声的道,“不可坏了规矩。”

其实她是不想与这个发热体站一块啊,他那眼神在外人看来是冰冷刺骨,在她看来却是炙热如炬。他肯定是听到了她拿爱他的事来骗马儿的话了,不然面色怎么可能一下子天堂一下子地狱。不是她敏感,而是她觉得若再不走,那樱花色的性感唇瓣就要扑上来了。

昨晚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具有十个发电厂的威力,只要现在一想起她都觉得通体酥麻,这厮简直是妖孽中的妖孽,能阴、能冷、能邪、能柔,非凡人能抗拒!

萧凤遥让人把马牵过来,两匹马都是棕色,他指了一匹较为温顺的让其牵到水潋星面前,此举无疑是对她厚爱有加。

“我要那一匹!”水潋星指着另外一匹看起来比较有野性的道,不爽的朝萧凤遥挑眉:小看我!

萧凤遥浓眉微挑,眼神允了她。

马换了过来,水潋星悄悄瞟向顾婉婉,只见她依旧是识大体的微笑,提气飞身而起,动作干净利落的坐在了马背上。

啊!忘记了这女人懂武,难道要她输在起跑线上么?

答案绝对是:No!

在君王身后的小玄子倏然感到头皮一阵发麻,抬头望去,舒妃娘娘正无比‘善良’的望着他,露出美丽的笑容对他勾手指。

小玄子抱着不祥的预感挪步上前,躬身道,“娘娘何事?”

“姐姐要借你肩膀一用!”

小玄子顿时惊恐的抬眸,可接下来一句话差点让他四肢发软。

“别担心,会还回来的!”

意思是……娘娘要卸了他的肩膀吗?

水潋星要小玄子保持躬身的姿势,自己则后退几步,在所有人不解她要做什么的时候,她嘴角弯起自信超然的笑弧,几个箭步跑向小玄子,而后双手撑住小玄子的肩膀,一个倒立侧翻上马,充满力与美的姿势自是赢得了观众的掌声。

“妹妹好身手。”并肩而坐的顾婉婉出声赞道。

“是姐姐过谦了。”靠!表现得这么大方倒衬出她的小肚鸡肠了。

顾婉婉时刻不忘礼节的对水潋星轻点螓首,而后挥动马鞭奔驰出去。

象牙色的衣袂迎风飘扬,绕到半场后,快到萧凤遥面前时,只见顾婉婉一个向后下腰,整个后背贴住马背,双腿夹住马腹,松开了马缰,头望蓝天,经过君王面前,双手如蛇般伸展舞动,最后做出了双手捧太阳的手势。

现场气氛开始高昂,还原地不动的水潋星也由衷的吹了个赞赏的口哨,她不知道顾婉婉这一舞是否激起了所有王侯将相的斗志,但确实激起她的斗志了。

熟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她虽然不想当将军,可是她想当一个好兵,她喜欢看对手服气的眼神。

“马兄,接下来看我们的了。”水潋星俯首下去贴着马耳朵悄声道,马儿听懂了她的话,以一声嘶吼回应她。

“皇上,舒妃娘娘如此‘纤弱’,奴才怕……”小玄子小心翼翼的凑近君王道。

“小玄子,你今日可带脑子出门了?”

小玄子被瞪得莫名其妙的赶紧摸摸脑袋,傻愣愣的忙点头,“回皇上,奴才的脑袋紧系脖子上。”

“一个敢拿斧头闯绯色宫的女人如何个纤弱法?”厉声沉沉,小玄子羞愧的低下头去,“皇上目光如炬,是奴才愚钝了,舒妃娘娘已今非昔比。”

“好!!!”

突然,现场的王侯将相连声叫好,萧凤遥抬眸望去,嘴角的笑弧破冰而出。

只见水潋星已经挥动马鞭,驾驭马儿超越顾婉婉了。顾婉婉因为一边秀舞一边策马,所以马儿自然得慢了下来,而水潋星以一种雷霆万钧之势追上来后,速度非但不减反而更狂野。

水潋星又狂放的吹了个口哨,松开了马缰,双手撑着马背,双脚抬起,在马背上徒手旋转起身子来,看得观众又惊又喜。若不是因为这躯体力量不够她定然转得更嗨,而后,她柔软的身躯又从马腹下穿过再翻回马背上的姿势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接着,水潋星让马儿慢了下来,她的结束也十分的另类,回到马背后先是扭起了当红鸟叔的骑马舞,而后又以由骑马舞改编蹿红的航空Style‘走你’的姿势作为句点,顷刻将现场气氛燃到顶点。(PS:与时俱进,自行遐想哈~)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

赢得喝彩的水潋星循声望去,顿时笑颜如花,那么美的诗词由温润的声线传达出来别有一番情韵……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