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6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16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轿辇在盛华宫殿前停下,小玄子在旁躬身相迎,从轿辇上下来的水潋星把手上那碟点心放到他手里,拍拍手上的碎末,提起裙摆登上几级玉阶,如蝶翩翩踏入盛华宫。

水潋星穿过正殿后,便被眼前的场景迷幻住了,薄如烟云的帷幔仿似在做无声的摇曳,层层撩动,引人入局。若不是这帷幔是金黄色的,她真的以为是在拍倩女幽魂。

她拨开一层层帷幔直达六柱飞檐龙床,黄灿灿的龙纹锦被上洒满了花瓣,寝殿里熏香袅袅飘散,轻轻吸入一口便能通透心脾,令人舒适得有些飘然。气氛要多浪漫有多浪漫。当然,这么浪漫具有情调的画面自然只有她想得出。

只是,这寝殿里哪里有一丝旖旎的踪迹?光是气氛不够啊!还缺主角呢!

“何不上去滚一滚?峥”

低沉醇厚的嗓音自身后袭来,水潋星惊然回过身去,只见萧凤遥一身金丝华袍从一层帷幔后走出,如墨般的发丝略显凌乱,鬓发还渗着水渍看来是刚沐浴回来,几缕因被水打湿而勾缠不分的从他肩膀垂落,为他的偏冷气质增添了些许落拓不羁。

水潋星体内的血液开始不害臊的涌动起来,虽然没lù点,可看到如此绝伦的出浴美男,且周身还带着沐浴后的独特清香,她想不血液沸腾都难。

“我的嘉宾席不是在那里。”她记得今晚给他安排侍寝的女人是顾婉婉呀,谁让人家给的钱最多客!

“这些便是婉贵妃按你的意思布置的,可喜欢?”

“当然喜欢!”自己的idea若不喜欢岂不是自毁前程!

水潋星回答得有些躁,全因萧凤遥已经行至她面前,男性气息顿时笼罩四周,仿似罂粟迷惑她的感官。

她怎么感觉今晚这厮目光很……很……嗯,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让人浑身不自在。

“喜欢甚好,过来为朕宽衣!”萧凤遥眼角闪过异光,径自走到衣架前伸展双手静静等待。

“宽衣?!”身后的水潋星瞠大眼珠大声重复他的话。

“嗯?”萧凤遥悠悠转回身,水潋星一对上他深邃莫测的眸光,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揪着手指头,舔了舔唇,道,“皇上,我想你搞错了,嘉宾是用来助阵的,如果你待会不行了,我可以在旁边替你加油打气,嗯哼?”

紧抿的薄唇微微弯起,折回到她面前抬手支起她的下颔,“舒妃,是你搞错了,朕对嘉宾的理解为——既能做也能看。”

她舔唇的动作令他不由得想起上次在林中不管不顾掠夺她甜美的画面。对于安排各宫妃子妃嫔侍寝一事他并没有太大的意外,她的胆子有多大他知道。毕竟上次在宫外吃饭的时候见识到她的‘本事’了。

这小虎猫上次在酒楼吃饭的时候把整个酒楼能叫得出的菜名全都叫上桌了,仿似恨不得要吃空他的国库似的。吃完末了,还像个市井**,翘起脚晃动,打嗝、剔牙、拍桌、所有**能做的事她通通做了,**做不了的事她也做了。

比如:小二,你这再来一碟酱!

小二,那道栗子鸡少放点油,太腻会盖了它本来的香味。

一顿饭下来不说小二,就连酒楼的老板都忍不住赶人了,老板要不是看在银子的面子上,只怕他也得跟着她被扫地出门。从来没见过这么会吃的女人,吃完后,还不忘问老板一句,能打包不?活似回了皇宫就不给她饭吃了一样。

她的行为举止如此千奇百怪,他早有心理准备了……

水潋星猝不及防,脸色扭曲,她是不是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什么?从她打着他的名号‘招贤纳士’的时候,她是不是已经跳进他的陷阱了?

“呵呵……嘉宾就是嘉宾不能逾越!良宵苦短,我去帮你催催婉贵妃哈!”终于意识到自己身陷险境,水潋星拔腿就开溜。

身后的男人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嘴角勾起狐狸般的笑。

快点快点快点!再几步就逃出虎口了!

水潋星拨开层层帷幔,像逃亡的小兔子一样脚不停步往前冲,然而,就在她自以为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身后一股厉风袭来,腰间一紧,一条软纱已经缠住了她,将她往回拖,她只能伸着双手眼睁睁的看着出口离自己越来越远。

“除非朕放手,否则你认为能从朕的眼皮底下逃脱?”搂住旋转回来的佳人,萧凤遥贴在她背后,抬手指背暧昧的摩裟她的耳廓,呵气般的嗓音如情人间缠绵私语。

“嘿……那你现在就可以放手了。”水潋星露出讨好谄媚的笑。

“不!朕今夜只打算出手!”他几乎要含上她的耳朵告知,刻意搂紧她,让两人的身躯更加贴近,体温更加融合。

“皇上,毛爷爷说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嗯嗯啊啊都是耍**,皇上您是九五之尊,若是成了**多难听是吧!”

呜呜……这下得瑟过头了,这一局下错注了!明知这厮心思诡谲连神都难猜,却还要兵行险著把自己往狼窝里送!

“**对**,再好不过!”她一挣扎,萧凤遥又扯了扯软纱,力度刚好,不会勒得太紧。

“谁是**啊!我是良民!大大滴良民!”水潋星激动的举手抗议。

她从小到大都是一等良民好不好!在路上见到乞讨的国民她都会很有礼貌的上前跟人家借车费,国家相关机关只差没给她颁发奖旗了。

“嗯,良民!”萧凤遥用天生好听的嗓音讥诮的点头,“良民敢调戏当今天子,敢勾.引王侯,敢偷宫中药材,敢在后宫坑蒙拐骗收敛钱财?”

呃……现在到底是谁调戏谁啊?

水潋星眼前飞过一排乌鸦,偏偏他列的罪行她貌似全都一一犯过了。

好吧!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

“既然皇上执意要诬陷我,那我岂能辜负皇上的期许!”水潋星昂头朝他挑眉而笑,通常这表情就是她要耍**的时候了。

“皇上,一把定输赢?”水潋星掏了掏吊在腰带上的荷包,掏出三枚骰子,挑眉而笑,**必备法宝。

“赢了,你任由朕处置;输了,朕由你处置!”萧凤遥在她耳畔吹了口热气,“只限榻上……”

“一言为定!”反正她赢定了!

很快,两人来到偏殿的桌子上摇起了骰子。

“请!”经过水潋星一番天花乱坠的摇骰子动作之后,骰子被定格在桌面上,她胸有成竹的朝对面的男人挑眉。

“十点,小。”萧凤遥淡定的啜了口茶,眼角余光只透过杯沿看去便笃定开口。

“哈哈!你输了!”水潋星揭开金碗,三枚骰子其中两枚三点,另外一枚五点,加起来十一点,算大。

“朕愿赌服输。”萧凤遥慢条斯理的放下茶盏,悠然起身,“舒妃,今夜,朕便任由你处置了。”

“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与你一般计较!你该干嘛干嘛去,别理我!”水潋星摆摆手好似忙着赶人,一双眼贼溜溜的四下转动。

“君无戏言!”萧凤遥上前伸手把她拉了起来,互动间便瞧见一枚骰子自她袖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滚落一旁。

被拉起的刹那,水潋星知道自己藏起来的骰子掉落了,她心虚的偷瞄他,确定他没有发现她刚才出千后才暗自松了口气。

“舒妃,该就寝了。”萧凤遥抿唇而笑,搂着她往后殿走去。

尼玛!为什么她突然觉得他的靠近让她呼吸急促,身子发热?

“嗯唔……该死的!你屋里燃的是什么香?”水潋星突然警醒过来,拎着他衣襟劈头就问。

“调·情香。婉贵妃告诉朕,是你说这玩意不可少,可以达到巫山云雨的境界。”萧凤遥施施然的坦然相告。

难怪她刚才进来就觉得这味道舒服得有点诡异。她是跟那些女人说过适当加点调·情的香气可以增加情趣,可没说要用在她身上啊!

该死的顾婉婉,会不会大方过头啊!难不成装大方能博取这男人的欢心吗?

“不行!我得回去洗个澡!”再待下去她真得断肠了。

“舒妃,愿赌服输!”萧凤遥拉住转身的女人。

“你不也说了,我是**,是**就能耍赖!”水潋星已经气息紊乱,尤其是他靠过来,害她的心蠢蠢欲动,想直接扑过去把人给吃了。

可是她不能!这男人扑不得!一扑绝对是千古恨!

“**是否可以为所欲为?”

“嗯,对!”估计是吸入太多的调·情香,她的脑子已经开始迟钝了峥。

“你说的!”

萧凤遥突然邪笑一声,霎时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流星穿过层层帷幔,很快便靠近龙床。

“你要做什么?客”

水潋星被放置在柔软的龙床上,调·情香已经够让她血液沸腾的了,床上还花香阵阵,这厮还一脸邪魅的蛊惑着她犯罪。

喔!水潋星,矜持!丢脸也绝不能丢在这古代!

“做**该做的事。”萧凤遥俯身在她身侧,桎梏住她的纤腰,一手顺着她软如云的发丝一路往下,修长的手指温乎乎的流连在她美丽透彻地耳廓。

他的动作像猫儿舔过一样让水潋星不由得轻颤,双手想要扳开缠在腰间的手,却怎么也使不上劲。

“把力气留着陪朕。”萧凤遥反握住她的手举到头顶,眨眼翻身覆上,要她的念头已然坚定的表达在眼中。

“皇上,你要我可以,得给我一个适应的时间。”水潋星知道东扯西扯已经不管用了,她深深感觉得到抵在小腹上那灼热的男性象征,能缓则缓。

“调.情香还有半柱香左右燃尽,在这半柱香里你若顶得住,朕不为难你,如何?”他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她,却没让她看到他心底的狡猾。

“你说的!”

……

显然,水潋星是信心过头了,还没过一分钟已经在他身下哼哼唧唧起来了。一双魔力的手游遍她全身,每一寸都点燃了火苗,惹她难耐不堪。

她倔强的不愿攀住他,他却牵着她的双手放到他脖子上,炙热的唇压了下来,先是带着她经历了一场狂风暴雨的热吻,而后又如同舞动浪漫华尔兹般柔若春风、辗转反侧的吻着她,令她难以自控的深深陶醉其中。

霓裳被一层层剥落,吻似雨点般洒落在裸露的香肩上,时轻时重,柔嫩的凝肌上很快洒满了红印,她扭动着身躯想避开这具焚烧般的身躯,他却突然……

“嘶……痛!”胸前被恶意袭击,水潋星拧着媚眼瞪他,“蚊蛋,你当扯球呢!”

他居然扯着她胸前那点,痛得她咆哮。

“你不喜欢?”萧凤遥邪笑,掌心i里的绵软被他揉nīe成无数种形状。

“唔,变态才喜欢!”水潋星有点口是心非,刚才他那一扯虽然有点痛却有别样的感觉,天!她该不会有S.M的倾向吧?

萧凤遥望着媚态横生的她,俯首含住了方才被他虐待的花珠,用舌尖打转,仿似要弥补他方才的粗暴。

“嗯呵……”

水潋星情不自禁的弓起身相迎,听到她天籁的声音,萧凤遥抬起头,食指轻点在她唇上玩欲迎还拒的把戏。

“够了!你不来,我来!”水潋星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把俊脸压下来,十分利落的堵住了他的唇。

活了二十三年,她对所有的性.知识也只是纸上谈兵,她凭着上次他在林中吻她的感觉依样画葫芦,只想解开体内那团火热。

萧凤遥也任由她笨拙的吻着,因为他知道她持续不了多久。不一会儿,果然如他所料。她的丁香小舌挫败的欲要退出,趁这机会他捧住了她的脸拿回了主控权。

一个绵长狂热的吻结束后,水潋星已经剥光了人家的衣服,她气喘吟吟的望着人家赤条条的身子,不由得惊叹那完美的身材比例,窄臀宽肩,肌理流畅,肤色均匀,麦色刚好,太白让人觉得娘,太黑会像海盗。

“可满意?”萧凤遥看着她流口水似的眼神,心里升起一股身为男人的骄傲感。

水潋星从美色中回过魂来,抹嘴迸出一句足以让人吐血的话。

“半柱香过了没?”

有时,萧凤遥也不得不佩服她的脑袋,无论在什么时候总能给人‘惊喜’。

望着她高耸的酥xiōng,慵懒娇媚的模样,他勾唇一笑,俯身重新把她压回身下,邪魅如斯,“朕的这柱香才刚开始!”

说罢,抬起她的腿,一个挺身,将自己忍到极致的***推进它渴望进入的地方。

“唔……你个暴君,痛死我了!滚出去!”她的第一次不是早在没意识的时候失去了吗?怎么还会这么痛!

“嘶……真紧!”萧凤遥只进了一半,全因她紧绷着臀肌要将他推出去,他难受的抽气,诱哄她,“放松点……”

“不要!别想惹我上当!”一放松他就会不管不顾冲进来了。

“不放松朕如何出来?乖,放松……把腿抬高些……对……”

水潋星在他的诱哄下缓慢放松了身子,而他真的也在试着往后退,就在她以为他还有那么点良心的时候,倏然……

“啊!你个蚊蛋!”

他居然还没完全退出的时候猛然一鼓作气狠狠贯穿了她,利落撕裂的疼痛让她差点咬到了舌头。

“是你说的,**可以耍赖。”

萧凤遥哑声亲吻她的耳垂,忍着快要爆发的疼痛,手绕到两人结合的地方舒缓她的痛楚。

“总有一天我一定会让你比我更痛!嗯唔……”

这话一听就知道她是个好强不服输,不轻易吃亏的女人,连在这种事上都能斤斤计较!

萧凤遥宠溺的笑着封住了她的唇,下面的手专心抚弄她。

不一会儿,瞧见身下的人儿紧拧的眉心一点点舒展,深埋在温软里的***才开始缓慢滑动。

“唔嗯……你不行吗?王八都比你快……”

疼痛消失接之而来的空虚让水潋星咬着唇讽刺他,娇嗔的媚眼差点就让身上的男人失控的狂猛驰骋。

“很难受吗?给朕一个可以叫你的名字。”知道她的欲.火已经被他彻底挑起了,萧凤遥故意停下来,不满足她。

“要什么名字,若不是你这蚊蛋的妃子我会栽在你手里!”水潋星气呼呼的嗔道,体内的火焰越来越旺盛。

“不说?”萧凤遥嗤笑了声,作势要彻底抽离。

“别走!”水潋星不争气的抓上了他结实的手肘。

这时候男人不是应该比女人更难受么?为嘛这厮还有这么强的定力!呜呜……她到底是遇到怎样一个男人!

“嗯?”萧凤遥俯下身去有一下没一下的亲吻她红艳艳的粉唇,滚烫刚硬的***迟迟不进入。

“星星……我叫星星……给我!”这时候,骨气顶个肺用!

“星星……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萧凤遥含着她的唇呢喃念她的名字,“星儿,接好了!”

话音刚落,巨大的***瞬间充盈了软热的花径,惹得身下的人儿满足的发出吟哦。他如同脱缰的野马疾驰在她体内,狂猛的冲撞娇小的身躯。

之后,好似不满意她发出的声音只有嗯嗯啊啊,一阵狂风暴雨般的冲撞后,在她快到达顶峰时,他倏然又慢了下来,如法炮制。

“星儿,你该如何叫朕,嗯?”

“蚊蛋!蚊蛋!超级大蚊蛋!”好像快达天堂瞬间又坠落的感觉让水潋星发疯了般的抡打他。

“不懂?”萧凤遥包裹住她的粉拳粗chuan沙哑的问,健硕的身躯上全是布满翻云覆雨的汗珠,一滴滴顺着肌理流淌而下,滴在她殷红挺立的茱萸上。

水潋星实在受不了了,想扭动纤腰接近那个能让她舒服的热点,只是这厮的自制力真是神都无法比,她刚扭动纤腰他就扣住了她。

难受至极的她声音开始呜咽起来,张嘴咬他的肩膀,“呜呜……蚊蛋萧凤遥……嗯啊……”

尾音还没落,萧凤遥已经狠狠挺腰满足了她,薄唇堵住她呜咽吟哦的小嘴,身下大刀阔斧的耸弄起来。

夜,漫漫,如此层出不穷的把戏只怕某人有得受的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还欠朕三十二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