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18章:上门抓奸

《皇妃勾心斗帝》

第18章上门抓奸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乖乖……小乖乖……你在哪呢?”

水潋星好不容易溜出了皇宫,第一个目的地就是前往安逸王府,来到巍峨气派的王府前见有家仆守门,她只好改从后方翻墙而入。

刚攀上围墙,她小小声的喊着小乖乖,双眼目测了下这庭院,便瞧见她喊的小狐狸从一个主卧里蹿出来,奔至她面前。

果然是心有灵犀一点通!

“有门不入要翻墙,丢死人,我可没有这么丢脸的主子!”小狐狸在下面跳了跳,见跳不上去,就埋怨道湮。

“呀!你个臭狐……”水潋星刚要骂这欠揍的小狐狸,一抬眸不经意的扑捉到一抹窈窕身影从小狐狸方才出来的屋子走开。那女子蒙着面,行色匆匆的施展轻功而去。

奇怪!萧御琛大白天关门私会情人么?

她就说嘛,一个快四十的男人怎么可能没女人呢砾!

那她会不会来的不是时候啊!

“小乖乖,我现在不方便见你大主子了,你帮我个忙?”她是很识相的,不想被人当成是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

“带肉没?”小家伙嗷呜的叫。

“带了带了!上等的!但是你得帮我个忙,把这包药送去给你大主子。”水潋星把背上的包袱解了下来。

“那么大包我才不干。”小银狐在地上转来转去,表示无能为力。

“你个废狐!实在不行,一点点的搬!”水潋星鼓起了腮帮子装腔作势道。

“趴在墙上和小家伙聊天不累吗?”

温润如暖阳的嗓音附加天生具备的丝丝沙哑从那扇紧闭的门扉里传出来。

水潋星怂怂的抬头望去,只见萧御琛拉开门扉边修整衣服边跨出门槛,面色红润,尤其是那张薄厚适中的唇,润得妖冶。

她想起方才那位离开的小姐,再加他此时的动作,不禁有些浮想联翩。

“嗨!我没打扰到你吧?”水潋星尴尬的招招手,忘记自己此时地形险峻,身子往后一滑,惊叫声顿时响起。

萧御琛神色一惊,纵身一跃,犹如风驰电挚,高大的身影已然站在围墙上,伸手一勾,怀里顷刻多了位美人。

此美人还有些惊魂未定,小手紧紧抓着人家的衣襟,双眼望着从围墙上坠落下去散了一地的东西。

“呵……人参、雪莲、灵芝……你把御药房搬空了吗?”萧御琛低声发笑,俯首看娇小的她在怀中扭动。

“嘿……我上次连累你把手摔断了,总得弥补弥补吧!”水潋星笑了笑,保证道,“放心,绝对是合法的!”

“为何不走大门?”如幽兰的体香迷惑着人的感官,作为男人的感觉从来没有一次像此时这般强烈过。

水潋星像做贼似的四下张望了下,然后要他低下头附上耳朵道,“低调!要是被你家守卫查出我盗用宫中药材,估计你得到大牢去见我了。”

“明知故犯!”萧御琛宠溺一笑,轻揽着她的纤腰飞身而下。

刚落地,小家伙就迫不及待的跳起来往水潋星怀里钻了,在外人看来它是喜爱这主子,其实不然。

“我的肉肉呢?肉肉呢?”水潋星刚抱起小家伙,小家伙已经往她怀里钻,抬起爪子要挖宝。

“你敢再扒我衣服我就扒下你的皮当衣服穿。”

经水潋星这么一恐吓,小家伙只好放弃,倍儿无辜的望向男主人。

“进屋喝杯茶如何?”萧御琛纡尊降贵的弯下身把她‘千辛万苦’从宫里带出来的药材捡起。

“好啊,到你房间吗?”她很想知道与世无争的男银的闺房是怎么样的呢!水潋星在心里无限遐想。

“随你。”萧御琛完全是百分百纵容。

踏入他的房间,外屋一张坐榻临窗而立,旁边还设了一张办公用的案桌,从窗口望去,外面一片花海,美不胜收,小轩窗前还有垂柳拂晓。

小狐狸仿似看穿了她过分喜爱的目光,跳离温软的怀抱蹦到坐榻上去,宣布主权,“这是我的床,主人待我极好!”

“哼哼!你的床?”水潋星坏笑,踢掉绣鞋,挽起袖子兴致昂昂的上前抓狐,“狐狸只有窝没有床。”

很快,一人一狐玩成一团,银铃笑语,绕梁不绝。

景陌命人上来看茶却被萧御琛无声挥退了,难得都如此开心,他不忍心打断。

凤眸出神的望着如花般绚烂的笑颜,紫色裙衫,粉黄坎衣,罗缨环佩,如此轻巧的着装仿似不受拘束的精灵,天地任她飞。

萧御琛来了兴趣,他快步走到案桌前快速铺纸提笔画下她的一颦一笑。

“萧御琛,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玩得气喘吁吁,水潋星终于把小狐狸抓到怀里,侧卧在坐榻上撑着脑袋跟在案桌前忙碌的男人说话。

她外在的身份是皇帝的妃子,前朝的公主,他为什么可以这么淡定的与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难不成他真的无欲无求,所以无畏无惧么?

“你都敢送上门来我又何须顾虑?”萧御琛全神贯注的画着每一笔。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很让人放心的男人,跟你在一起我没压力。”虽然看不透他的心思,至少,他温柔的眼神让她觉得真诚、心安。直觉让她相信他是个可信之人。

知道她话里绝无男女之情的意思,萧御琛抬眸笑了笑,继续持笔在纸上挥洒,“皇上就不让你放心吗?”

状似不经意的问,实则无心胜有心。

“他?”一提起那厮,水潋星脑中闪过昨夜他邪魅如狂的模样,不禁脸红心热。

她甩了甩脑中不营养的画面道,“你和他初次见面都能让人怦然心动,只是……相处过后,他会让人害怕心动,而你不同,你是个能让女人安心的男人。”

安心二字刚落,萧御琛手上点绛唇的那一笔微微颤抖了下,旋即抿唇而笑。他的心从未安过,怎能让人安心?

不过,她说得也没错,那个人的确如此,一开始让人心动,之后有的只是让人心颤。没想到她竟早已看得那么透彻,只可惜……把他看错了。

“忘了跟你说上次小狐狸厌食的原因是因为你都快四十岁了还不成亲让它丢脸了,所以闹绝食。”水潋星抿唇沉思了下,迟疑的开口,“你和皇上……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你这丫头想哪去了。”萧御琛放下笔,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我与皇上仅是叔侄关系,不像你想的那样。”

“那他对你也太紧张过头了吧!天知道上次就因为我连累你摔断腿了他就把我押到马上疯了般的癫狂,还要我不准叫你名字,不准忘记那种在马上的感觉!你说是不是很变态!”想到在林中的经历,她至今还心有余悸。那种感觉已经在她心里留下阴影了,那蚊蛋还要她永远牢记,简直是没天理!

“呵……你啊,当心祸从口出。”萧御琛走上前把她的鞋子捡到榻前整齐放好,借着弯身掩去眼底那抹欣羡。

她嘴上越是骂那个人心里就越是装满了他。她可知道那个人的疯狂并非因他,而是因为她。

这傻丫头只怕是不知道自己这辈子已经逃不开了吧。

“我才不怕呢!反正你说过的,若是我闯祸了你会帮我摆平!”水潋星开玩笑的道,从来不知别人早就把她的话当真了。

萧御琛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回到案桌前重新提笔在画上锦上添花。

水潋星见他忙得那么专注,于是蹦下榻,穿上鞋小跑过去往前一凑,霎时惊喜的捂嘴。

“好美的画!”她看到镇纸下墨汁还没完全干透的画失声惊叹。

上面画的居然是她刚才与小狐狸在床上玩耍时的画面,栩栩如生,把人和狐的神态扑捉得丝毫不差,一眼望去仿佛画里居住了灵魂。不枉费这秦舒画生了副好皮囊啊,若是能把这副画带回去那就好了。

“等画干了再拿走。”萧御琛搁笔,望着她温柔浅笑,而这温柔从来都只为她一人绽放。

“送给我的?”水潋星受宠若惊的指着自己,不敢置信。

“你喜欢可以拿走,不喜欢就留我这吧。”萧御琛接着认真的把画裱上轴。

水潋星心里有点感动,他从来都是以她的意愿为最先考虑。

“喜欢!我当然喜欢了!太美了!”她激动的想要伸手卷起画轴,萧御琛连忙伸手制止,“不可!还没干。”

两手交握,四目相望,时空仿佛静止,各自交汇的眼神里流淌着异样的流光。空气跟着静谧了下来,就连小狐狸都知道不该打扰,自个到角落里玩去了。

“啪啦!”一声,门外突然传来茶壶打翻后落地的破碎声,划破了渐渐暧昧的氛围。

“毛手毛脚,怎么做事的!来人,把这贱婢拖下去!”

接着,景陌严厉呵斥下人的声音响起,随后,一阵惶急的脚步声凌乱的散去。

“小的该死,让底下人惊了圣驾,请皇上恕罪。”

不大不小的声音给房间里的人提了醒。水潋星惊然收回了手,不自然的垂目。连她也觉得莫名其妙,他来就来,为什么她要那么紧张?她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就算有也用不着觉得对不起他吧。

萧御琛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上前拉开门扉,抬眸便见到站在门外的君王,他的肩上落有花瓣,看来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而景陌故意让婢女打翻茶壶是为了提醒他。

“臣萧御琛参见……”

“皇叔,看来你是不把朕的话放在眼里。”

萧御琛正要撩袍行礼,萧凤遥冷冷的嗓音止住了他的动作。他勾唇浅笑,放弃了行礼。

“皇上息怒,自古君臣之礼向来无可避免。”

萧凤遥淡淡看了他一眼,不再追究,撩袍迈进门槛。一抬眸,毫不费神就在小轩窗前寻到了心念的倩影。

她正趴在案桌前双手支撑着下颔摇头晃脑的盯着什么东西瞧得出神,细弱的肩上站着那只小狐狸,小狐狸一见他进来便开始惶恐不安的踩着她的肩来回移动。光是想到那利爪极有可能会抓伤她细嫩的肌肤,他就担忧。

随驾出宫的小玄子接到帝王的眼神,便明了了。他蹑手蹑脚的上前,想要在不惊动水潋星的情况下抓住狐狸。

水潋星生来就被父亲训练本能反应,一闻到危险靠近,反射条件般的直起身子一手扶住小狐狸,一手已经操起旁边画筒里的其中一卷书画抵在了偷袭者的脖子上,星眸凌厉霸气。

“咦?小玄子,是你啊!”瞧见是小玄子,她立马收敛了气势,瞬间笑颜如花的把书画卷投回画筒里,简直与方才凌厉霸气的女子判若两人。

“是奴才,娘娘安好。”小玄子后退一步躬身道。

这娘娘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怎么一夕之间莫名其妙就变得这么厉害了?斗贵妃,敌刺客,溜出宫,简直是彪悍到无以复加。

“你今天怎么舍得把他带出来遛了喔!”水潋星把小狐狸抱进怀中,无视恪守礼数的小玄子,走到萧凤遥面前挑眉吹哨。

小玄子额上滑下几道黑线,他是人,不是狗啊!

冰冷冷的眸光淡淡扫了她一眼,径自走上前去欣赏案桌上能惹她神迷的东西,结果一看,心中隐约有股怒火在升腾。

他知道她很美,美得夺人心魄,却没想到就连在画里也如此勾人心魂。尤其是把她的娇、她的俏全都融汇得栩栩如生,恍若随时能从画里走出来。

“不用自卑,人无完人,就算你身为皇帝有别人所没有的技术也是合乎常理。”看着他黑下来的脸,水潋星凑上前讥诮道。

“皇叔这里还是一如既往的雅致,尤其是画艺更加精湛了。”萧凤遥冷瞪了眼在旁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女人,随后看向萧御琛道。

“谢皇上夸奖。我也是闲来无事,偶尔作作画,弄弄花草,修身养性罢了。”萧御琛回答得有些拘谨。

“嗯,关上门作画、弄花?”

萧凤遥低沉讥诮一声,目光仍盯着案桌上的画不放,凭着画中的一颦一笑他大可想象得到在他没来之前这里是有多热闹。

“有何不可?触犯哪条王法了吗?”水潋星一句话打破了瞬间冰凝起来的气氛。

小玄子已经做好承受龙颜大怒的准备了,这娘娘为什么关键时刻就变迟钝了呢?是故意还是真的不懂,居然还敢如此理直气壮的为安逸王反驳皇上的话,要换做其他妃子早就被处死或者打入冷宫了。

“皇叔,你我二人许久未下过棋了吧?”萧凤遥忍下怒火带着天生阴冷的眸色看向萧御琛,无视频频惹他怒火狂燃的女人。

“皇上若有兴致,择日不如撞日吧。”说罢,萧御琛立即吩咐下去,“景陌,备棋忘忧亭!”

临湖而设的忘忧亭,棋盘很快摆上了台面,水潋星在旁边漫不经心的看着两人下棋。

萧凤遥落子如飞,棋出意料,仿佛全局在握。相反的,萧御琛慢行如流水,如他的性子般沉稳淡然。

两人攻防转换,运筹高超,眼看整盘棋就快尘埃落定,胜者已出,然而,萧凤遥突然唇角一勾,选了个死角落子,整盘棋瞬间被他扭转乾坤,反败为胜。

水潋星瞠目结舌的揉揉眼眼,她虽然是下棋白痴吧,可对于国粹起码还是懂一点点的,刚才他明明已经成了笼中困兽,为嘛还能破笼而出啊?

难不成他学她出老千?!

“皇上的棋艺依旧如此高超,我输了。”萧御琛把手里的白子放回棋坛里,大大方方的认输。

“怎么可以这样?明明你可以赢,干嘛要让他啊!就因为他是皇帝吗?”水潋星不高兴的要挥落整个盘棋,却被萧凤遥先一步拦截。

他冷光一拧,一把将她扯到腿上,发狠的捏住她的下颌,道,“没错,就因为朕是皇帝,所以不能输!”

这句话好似暗藏另一层深意,水潋星也莫名被他吓住了,怔怔的对上他冰冷如刃的眸光,一股寒意从心尖划过。

·

临行前,萧御琛还是命人把那幅画装起来送到萧凤遥面前了。

“皇上,这画像就当是本王送给娘娘的一份薄礼吧。”

水潋星知道他此举的深意,若是她把画像留下来必定给他落得个私藏帝妃画像的罪名,若是亲自赠予她必定造成很大的误会,所以,送到皇帝手里再合适不过,既保全了她也为难不了他。

他的心虽然藏得深,至少对她是真真极好的,每一步都以她为最先考虑。

“不接?”萧凤遥看到水潋星对呈上的画卷目不转睛,便出声问道。

比起不想收,他更不想给别的男人对着她的画像睹物思人的机会!

“安逸王画的画像没有当今皇帝画的值钱,改天你画一幅给我不就行了!”水潋星的心情有些烦躁,就因为刚才那让她心颤的眼神。

她从没想过要去进一步了解他,所以她不知道他的底线在哪,一旦察觉到他真的动怒了她唯有乖乖收起棱角,怕的就是自己踩到他的底线被杀无赦。对他所有的放肆,她都是赌,以她这种不死到临头不怕事的性子,哪天真被砍头也是自取灭亡。

萧凤遥见她眼神游离,伸手将她勾搂过来,附在她耳畔沉声道,“朕握在手里的笔从不作画,每一笔皆是代表别人的生死,你要?”

水潋星惊惧的连连摇头,推开他,伸手飞快的夺走萧御琛手里呈上的画像,干净利落的转身离开。

他这句话充满了血腥味!

“皇叔,皇祖母的七十寿辰就快到了,她时刻惦记皇叔何时成家的事,朕希望皇叔好自为之。”萧凤遥淡淡撂下话后拂袖追上去。

萧御琛看着那抹穿廊而过的倩影,倒不担心自己成家的事,而是她。

那个男人动怒了,他们都心知肚明,她之所以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走是为他着想。

听景陌说派去的十个人死时并不痛苦,能死在她手里总比死在皇上手里好。

他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必定狠到极致,绝不给人喘息的机会。想必,在她面前,他还是想有所保留的。只是,这样的他能保留多久,当有一天真正的他彻底暴露在她面前的话,她承受得住吗?

她看似表面刁钻古怪,其实她有一颗玲珑剔透的心,也难怪他的心湖会被她撩动了。

“王爷,属下认为与前朝公主扯上关系恐有不妥。”看着主子的眼里有了波澜,景陌在旁担心的提醒。

今日这盘棋就是一个警告。

二十年的隐忍绝不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前功尽弃!

“本王自有分寸。”

“可是王爷……”

“景陌!”

景陌还想再加劝阻,突然向来温淡无波的声线加重了语气,他知道倘若再坚持无非是惹王爷动怒,无奈,只好作罢。

“是,属下遵命!”

·

“你没把绿袖怎么了吧?”回宫的马车上,水潋星开口打破了沉默。

他既然知道她来了安逸王府,那应该已经去过瑶安宫了,依绿袖的性子不会这么轻易招,不知绿袖有没有按照她教给她的,若是真的被发现了就利用坦白从宽的办法?

从上马车开始就始终闭目养神的萧凤遥明显是听到了她的话却故意不回答。从见面到现在她开口的哪一句话有跟他扯上一丁点关系吗?全都是为别的男人抱不平,就连一个无关紧要的婢女都来得比他重要!

他在试着调整自己狂乱的内心,在乎她的感觉已经超出了可以想象的范围。

“小玄子,你说!”见他不回答,水潋星撩开车帘直接问外面驾马车的小玄子。

“娘娘……这……奴才,奴才在赶车。”皇上都不回答他哪敢回话啊。

“行!我来驾马车,你进里面去坐,好好回答我的问题!”说做就做绝不拖泥带水的水潋星作势就要接过他手上的缰绳和马鞭。

“娘娘,您别为难奴才了,奴才奴才……”

眼看着小玄子就要哭了,身后突然有了回应。

“如无意外,你回去刚好可以替她收尸。”语调平淡得好像在谈论一只蚂蚁的生死。

“你说什么?”水潋星放下车帘回到车厢站到他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撑在他头顶,只差没拎住他衣襟了。

萧凤遥无愧的与她对视,不再重复刚才的话。

水潋星脸色煞白,她知道他不爱开玩笑,尤其是拿人命来开玩笑。她咬了咬牙,终于还是忍住了要爆发的冲动。

“小玄子,让马有多快就给我跑多快!不照做的话我现在就办了你!”她对外面威武的吼完,而后依然是那副**痞痞的样子对杀人凶手挑眉,“诶,我的人不是那么容易伤害的。”

“朕也是你的人,昨夜。”马车开始剧烈颠簸,萧凤遥体贴她的手撑得辛苦,伸手将她捞到腿上刻意提醒。

想起昨夜的星星点点,水潋星勾起绝美的笑,主动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睡过又怎样?你还不是伤了我家绿袖?”

他下旨要杀绿袖的时候有想过他们昨夜才爱爱了一整夜吗?

她明明只当自己是身不由己,为什么想到他的无情心却隐隐作痛,这颗心会不会也像这具身体一样不是她原本的那颗啊?

“回宫后,朕会给你一个交代。”萧凤遥不怒反喜,只因为察觉到她话里的点点在乎。

她在乎他是否在乎,如此足矣熄灭他满心的熊熊怒火。

“交代?你会把命给我?”水潋星勾唇嗤笑。

“八十年后任你取。”他勾唇,笑得恍如可以主宰自己生命的主宰者。

“可惜,我没打算要陪你白头偕老!”

水潋星的目光比他更狂,仿似娇笑傲视天下,天地万物在她眼中不过一粒尘埃。

一抹冰凉划过心间,萧凤遥沉着脸硬是将她扣在怀中不放……

·

水潋星飞快的奔回瑶安宫,目光所及的是庭院里还没搬走的行刑的板凳,板凳上面还滴着血,整个瑶安宫都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她脑中自动想象出绿袖挨板子时的情景,声声凄厉的惨叫,一次又一次挨不住的昏过去又再被泼醒。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好无能,甚至比秦舒画还无能还窝囊,穿越过来到现在除了连累绿袖还做了什么?以前的秦舒画她虽然活得窝囊怯懦,可至少没让绿袖受过什么大苦大难,而今……因为她的随心所欲,一条生命就那么如花凋零了。

“娘……娘娘……”

虚弱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传入水潋星的耳朵,她站在庭院里感觉天地在旋转,所以这声音让她觉得只是幻觉。

“娘娘……”

声音又再重复从身后传来,水潋星浑浑噩噩的回过身去,眸光无力的抬起,看到绿袖就站在眼前,黯淡无光的脸色立即转为惊喜的跑上去。

“绿袖!你没事?太好了!你没事!你真的没事!”

水潋星上前把绿袖摸了个遍,虽然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但至少还吐着气,她欣喜若狂得语无伦次。

“娘娘,是太妃娘娘救了绿袖,所以绿袖才能活着见到娘娘。”绿袖气若游丝的解释道,因为承受皮开肉绽的疼痛额上不停的渗出冷汗。

原来是燕太妃而不是他手下留情!

水潋星心里划过淡淡的失落,亲自动手扶绿袖回屋。

上次夜妤要置绿袖于死地,这次燕太妃却出手相救,这人情恐怕欠大发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单挑狐狸精”↓↓↓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