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21章:我喜欢你

《皇妃勾心斗帝》

第21章我喜欢你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莲若寺

“喂!你带我们来是想见证你出家的话你走错地了,这里不收尼姑!”

火红女子望着这寺院,语出讽刺。爱嫒詪鲭雠

“我就是要看你敢不敢进?”水潋星淡定的笑着挑眉,烈火的性子一般都经不起激。

果然,火红女子一听,凤眉一拧,刹那间施展轻功飞身而起,三十来级台阶也不过眨眼的事,她已经落在了寺院的大门前湫。

尼玛!欺负她不会飞啊有木有!

水潋星不得不在心里扼腕。无奈,她还是得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去。

刚站稳脚跟,只见火红女子抬脚一踹,厚重的寺院大门被她一脚定乾坤,踹开了匆。

这女人比她想象中的更火爆,她甘拜下风了!

萧凤遥喜欢有暴力倾向、与众不同的女人吗?

也对,他的做事方法都那么变.态,喜欢烈火一样的女子有什么稀奇的。

喵了个咪!那种蛋蛋的尤桑感又占据心头了,为毛啊!

“统统把钱给老娘交出来!!”

大步一跨入大门,裙袂一甩,软鞭一抽,火红女子指着正在卸货的,以及正在大殿上念经打坐的和尚吼道。

水潋星不由得皱眉,这女人以前是干山贼土匪行业的吧?瞧那架势跟抢匪有何区别?

“阿弥陀佛,几位施主,小小寺院广纳善缘……”

“看你脑满肠肥的,闪一边去别碍老娘的眼!”

红衣女子软鞭一鞭挞,众多和尚纷纷亮出少林棍,那方丈也被惹怒了,目露凶光,朝火红女子出掌就劈去,火红女子眉梢一扫,飞身而起,挥鞭如雨。

现场马上就打成一团。

“你们使劲的打吧,我去求佛主保佑你们!”水潋星拎过两个要攻击她的小和尚撞一起,而后灵活的闪入了佛殿。

一座座金衣佛像照得满堂金光闪闪,她瞟到刚从皇宫里运出来的那尊佛像,多亏那火烈女的粗鲁让他们没来得及把佛像搬下来,这下还不来个人赃并获!

她就要看看这佛像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水潋星上前掀起车帘,把手往里一探,咦?怎么是热的?难不成这里面还藏了热包子不成?

当断则断,她彻底掀起车帘,躬身探头进去,没想到这里面的‘热包子’大得超乎她的想象。

好一个粉雕玉琢的男人!穿着蓝白内衬,华丽的花纹长袍,更可爱的是在这个封建衣着统一的朝代他下.身穿的居然是流苏短裤,再配双条纹鞋靴,头发用五彩绳编将额前发丝和鬓发缠到脑后,长得又白白净净,简直萌到爆!

他躲在佛像身后探出头来,如惊gong之鸟的睁着无辜双瞳,双眼狭长而清澈,仿似就算身在乱世里也能一尘不染一样,根本就是一个花美男小正太!

“姑娘,外面那么危险你要不要上来避一避?”

纯如清泉的嗓音发自小正太的口中,水潋星愣是酥了一把骨,没办法,谁让她是男声控!

要上去躲一躲,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上去就可以蹂.躏小正太了!

歹念一起,水潋星撑着马车利落的钻了上去,跟小正太一起坐靠在佛像后面,彻底无视外面的喊打喊杀。

再三瞄了瞄挨她而坐的小正太,某女到底还是克制不住自己心里的小野兽,还是伸出魔爪了。

“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她伸出葱指挑起了小正太的下颔,轻佻的问道。

“我叫凤临!你看起来分明比我小,为何要我称你姐姐,不合规矩。”叫做凤临的花美男略带疑惑。

“唔,凤临啊,姐姐是不分年龄大小的,要看阅历,你没瞧过外面这种场面吧?姐姐就见过不少,所以这声姐姐我还是担得起的。”没办法,谁让她穿到一个十八岁少女身上呢。

“不要!我的名字已经告诉你了,按理你也得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凤临把头摇成拨浪鼓。

“名字啊……”水潋星凝思,反正她也是在给宫外,这小正太总不会是宫里的人吧,那告诉他又何妨,“星星!”

“天上那种吗?”

哎哟!瞧这娃儿多纯,居然问得这么可爱。

水潋星使劲点头,倏然,手猛地被握.住,震惊的是,她遭表白了!

“星星……星星……我喜欢你!以后我只要看到天上的星星就一定能想到你!”

瞧他笑得如同三月春花,她实在不忍心告诉他她已婚了,这样会构成残害少年幼小心灵罪的。虽然她的灵魂未婚!

“你们聊够了没?要想缠.绵告诉老娘一声别浪费老娘的时间!”

外面的马车突然乒乒乓乓作响,不用想都知道是那个粗鲁女人所为。

水潋星和小正太下了马车,其中,小正太还依依不舍的紧握着她的手不放,笑容美而萌。

真特么让人想把他缩小了放入口袋带回家啊!

这时,一群黑压压的官兵涌了进来,带头的那个直嚷嚷:“谁!谁大闹寺院啊!”

此等场面不给火爆女个镜头实在太对不起她刚才的形象了,只是水潋星一转头,旁边的那抹火红哪里还见踪影。

她该不会真的是山贼土匪吧?也只有山贼土匪才会那么本能反应的见到官兵就闪!

衣角被扯了扯,水潋星垂眸,只见小正太用恳求的眼神巴巴的望着她,“星星,我们走吧。”

我们?

真是单纯得惹人犯罪啊,他们才认识不到一分钟耶,他就不怕她把他拐去卖了吗?

“凤……凤临是吧,姐姐还有事要做,你乖乖先一边呆着去哈,待会给你买糖吃。”水潋星抬手轻拍小正太的脑儿甜着声音哄道。

“我不要!还有,你是星星,不是姐姐!别把我当小孩子!”凤临不依,拉着她的手紧紧不放。

异常坚持和坚定的表情让水潋星不得不相信他是认真的,好像不让他叫她星星就跟她拼命一样。

“好吧,星星还是月亮随便你了!”刚说完,一把亮铮铮的刀剑已经架到她脖子上,是那个尖嘴猴腮的官兵老大。

日月星辰正要拔剑相助,水潋星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别轻举妄动,然而,紧握着她手的小正太不淡定了,无畏无惧的ting身上前,将她拉到了身后保护,小绵羊的眼睛一抬,投射出来的凌厉光芒差点没闪瞎了水潋星的眼。

花美男小正太生气了,而且生起气来这么有气势,简直颠覆了他的外在形象呐。“谁敢碰我的星星,我立马要他人头落地!”

他的星星?

尼玛啊!活了那么多年,总算有个长眼睛的了,她居然也有被英雄救美的那一天,而且还是被一个看起来二十左右的小正太。

瞬间有种身为女人的庆幸感啊有木有!

瞬间体会到英雄救美和美人救英雄的差别啊有木有!

瞬间有被保护的幸福感啊有木有!

还……我的星星!

啧……这嘴巴不止长得漂亮,还抹了蜜呢,一句话秒杀得她心花怒放。

“你小子ting横啊!”无故被威胁的官差目露狠光,举刀就砍。

小正太眉梢微动,出手单单以两指夹断了那疾速迎来的刀锋,水潋星心水的期待着眼前一幕的发生。

她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不少古代美男以指挑断了利剑,她也曾有个武侠梦,若是哪天也有人在关键时刻将她护在身后,身临其境的话,她的人生应该圆满了,没想到今天在这里她就要美梦成真了!

“叮当!”水潋星只感觉到一股流风卷过,之后就是刀剑分成两段应声落地。

“你……”还被震得手发麻的官差老大张着狰狞的脸,“给我上,把这些贼子抓了,死活不论!”

“慢!”

水潋星镇定自若的站了出来,小正太又把她藏回身后,“星星,不要去!他们人多会伤了你。”

真贴心的娃,可惜,她还没外表那么柔弱。

“有你在他们伤不了我的不是吗?”这时候,给男人灌甜汤最管用。

小正太咧嘴露出炫白的牙齿,放心的松了手,却还是不放心的寸步不离的跟在她左右。

“我正愁待会没人帮我搬金银财宝呢,你们来得刚好!”

一听到金银财宝,所有官兵眼睛都亮了,所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不是不无道理滴。

“这里破寺院一个哪来的金银财宝!”那捕头醒目的道。

“佛送的呀!”

水潋星神秘的笑了笑,在众人疑惑不解的目光下走到日月星辰面前在他们耳畔低语了几句,日月星辰为难的眉心一蹙,还是乖乖的按她的话执行了。

只见日月星辰走到那还放在马车上的佛像前,撩袍双膝跪下再三叩拜,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奇迹发生了,马车内滚落出几锭沉甸甸的金子。

“老大,真的是金子耶!”

所有官兵见状,将信将疑的上前,包围了整辆马车,研究研究下,金银白银哗啦啦的滚落出来,他们霎时像贪婪的抢匪兴奋的抢夺,这边抢夺完了又跑到佛殿里去把叩首,而后没见到有银子掉下来,个个挥刀劈向那些神圣的佛像。

一尊尊佛像被劈开,金条白银,珍珠翡翠,数之不尽,乐疯了那群官差。

寺院的方丈见情况不妙,打算神不知鬼不觉的带着人逃走,然而,四面八方突然涌来了阵阵箭雨,像一张网密密麻麻的笼罩下来。

“夫人小心/星星小心/小心!”

四道声音分别响起,只不过水潋星的稍稍落后了一点点,她被两个男人挡在前面挥剑挡箭雨,还有一个将她紧紧护在身边以手抓住靠近她的利箭。

不一会儿,突然箭雨停了,隐匿在暗处的蒙面黑衣人发出声声惨叫,抬头望去,屋檐上一抹火红的身影形如闪电穿梭而过,挥鞭如雨,鞭鞭致命。

十几个偷袭的人被她刷刷几下搞定,等她落地的时候完全只当是玩了把泥巴,脸不红气不喘。

“哈哈……老娘差点忘了自己早已从良了!”火红女子收起鞭子哈哈大笑的为自己刚才消失作解释。

水潋星撇撇嘴,她就说嘛!看起来那么好胜的女人,怎么可能关键时刻就开溜,原来真被她说对了!

果然是恋爱无国界,皇帝和土匪,好般配的组合!

“星星,你怎么样?可有哪里受伤?”小正太一脸着急的把她转了个遍才放心的把她紧紧拥住,在她耳畔喃喃重复,“星星没事就好!星星没事就好!”

“啧!这种情况下都能招蜂引蝶,在这点上老娘还真不如你!”火红女子啧啧道。

水潋星白了她一眼,推开小正太,“凤临,别自己吓自己,我没事。”

再说有事也没必要那么紧张啊,他们好像才认识不到十分钟吧,好像说话还没到十句吧?

凤临直勾勾的看着她,仿佛像认定了什么东西不放一样。

水潋星只当那是他过于依赖,于是看向周围倒了一地的和尚,显然那些黑衣人是来杀人灭口的!

没关系,反正萧凤遥也不希望她直接跟夜承宽起冲突,不然又摆脸色给她看了。只要有了这些钱财就功德圆满了。

“日月星辰,把这些金银珠宝打包好,一个子儿也不准少的给我送回宫!上面贴上封条就写:皇上亲拆,违者斩!”水潋星发号施令道。

日月星辰虽然平常老看不惯这个小老虎,不过这次全因她这么一闹,才把夜承宽那老贼的藏赃窝点举破,这下他们还不乖乖的听命行事。

那群官兵还疯了般的搜刮,没想到一道金令亮在眼前,他们百般不愿的赶紧齐刷刷的帮忙将金银珠宝装箱了。

打包好一车,本来是快递回家的时候,没想到刚出了寺院,寺院的三十级台阶下已经站了一排看似大有来头的铁甲人!

那些人整齐的一抖肩,手肘和肩膀顿时像花开一样开出莲花一样的利片。

这是古代版的变形金刚吗?从里到外除了露眼睛外哪里还有点人样?

“谁收拾得多谁胜,如何?”红衣女子漫不经心的挽着手里的鞭子,下了战书。

“输了的答应对方一个请求!无条件!”水潋星毫不逊色的接下挑战。

“一言为定!”音落,红衣女子已经跃然而起飞下三十几层台阶。

水潋星心中又是森森的扼腕,现代人输就输在轻功这回事上了啊!

不过,这起跑线,她还不一定会输!

她刚想叫星辰搭一把,没想到还来得及开口,星辰这小伙子已经飞身而起,加入战斗中了。那看来看去,也只剩下旁边这个小正太了,本来不想将他卷入这场浑浊里的,没想到还是得麻烦人家了。“凤临,能带我飞下去么?”刚才他把人家的大刀挑断,轻功应该不赖吧。

“我不会飞。”小正太惭愧的低下头,水潋星正想吐血而亡,倏然,腰间一紧,整个人已经腾空飞起。

尼玛!这还不会飞,飞机都没他飞得这么稳啊,这种飞法绝对不用担心发生气流故障啊!

“我会轻功。”落地后,小正太粉可爱的解释道。

水潋星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将他推开,加入战中,一对二。

“星星,我帮你!”凤临依然紧追在她左右,在她身后帮忙出拳出掌。

水潋星打着打着突然才想起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又挡着挡着,一抹寒光闪过,她才恍然大悟:忘了武器!

这些铁甲人全身是铁,刀枪不入,何况肩膀手肘都开着莲花一样的刀锋暗器,她这是拿小小血肉之躯往刀口上撞啊。

“接着!”

倏然火红女子一喊,明显节节后退的水潋星抬头一看,一条长一米左右的银链鞭灰了过来,她举手接了个正着,“谢了!”然后专心对敌!

这银链子打得啪啪响,尤其是打在铁甲上实在痛快,难怪那女人喜欢用皮鞭了!不过她既然有了皮鞭当随身武器,怎么还藏了条银链?

她不是整天找人干架的吧?

“凤临,你旁边歇着看戏去!”水潋星把凤临推开,生怕刀锋不长眼伤了他,如连累这花美男小正太在身上留道疤她可是罪过。

然而,几乎是瞬间的事,所有铁甲人莫名其妙的停下了攻击,面面相觑了下,纷纷飞身而起往他们身后的寺院大门而去,那轻功简直令人叹为观止,而后,寺院里还来不及运走的一车金银珠宝被他们八个人合力抬起飞檐走壁离开了。

水潋星再次暗叹古代武功的神奇,要是老爸身临其境还不乐疯了!

火红女子走过来,特别留意了眼水潋星身边的俊公子才看向水潋星,“听说两年前有人曾见过这样的铁甲人出现,不过后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没想到老娘今日走运,有幸见到了!这还得仰仗你把老娘带到这来!”

说罢,红衣女子兄弟式的搂上水潋星的肩膀。

这到底是有多爱打啊,见到这些刀枪不入、战斗指数惊人的铁甲人居然比捡到了钱还高兴!

水潋星一个惊悚,轻巧的转了个身,把银链鞭塞到她手里,“还给你!我输了!”

连武器都是对手给的,她都不好意思说她家四代武学传人。

红衣女子把银链鞭塞回她手上,“我喜欢你这个人!这银链鞭就当是我交你这个朋友的信物!以后叫我柏雪就可以了!”

白雪?

亲,这名字取错了吧?明明火一样的性子却取了冰冷安静的雪做名字,她的人生果然够极端。

“我叫……”

“星星!”不甘被忽略的凤临抢先代为回答。

“走,跟老娘喝酒去!”柏雪了然的点头,上来勾肩搭背,“还有见你想见的人。”

见她想见的人?

水潋星这下眉头皱得更深了,完全是云里雾里,她能说她现在最想见的人是她老爸老妈吗?

·

太傅府

从马车上抬下来的大箱子里,一打开里面装着几个死人压根没有任何的金银珠宝。

“废物!一个个都是废物!”夜承宽愤怒的想要一一挥耳光解气,哪知刚打下去手就吃痛的抽了回来。

“本官要你们不惜任何代价将那批金银珠宝夺回来,夺不回来想办法筹同等数目,否则,本官定要你们生不如死!”

铁甲人好似不会说话,只是俯首抱拳。

“还有,把舒妃那小贱人给本官一并做了!胆敢害我女儿被打入冷宫,胆敢坏我好事,小小一个嫔妃,一个前朝公主还敢欺到本官头上来,本官倒要看看她这回命有多硬!”

夜承宽刚说完,倏然其中一个铁甲人打起了手语。

“你说八皇子跟那贱女人在一起?!”

夜承宽几乎跳起来道,老眼闪过阴狠之色。

如果连八皇子都跟她搅一块去了,那么这个女人废除不可……

·

水潋星被柏雪硬是拉到了一个叫做‘轩雪楼’的茶楼,茶楼位于帝.都最繁华的正街,生意用门庭若市、茶楼满座来形容再适合不过。

“好!”

刚踏入轩雪楼就听到热烈的叫好声,水潋星循声望去,只见大厅上设了个才艺展示台,此时正有一对老父少女在上面琵琶二胡合奏,流泻出来的音律余音绕梁,动人心扉。

“她俩回来了。”二楼独门尊享的雅座上,一名青衫男子望着楼下站在人群里的两名格外惹眼的女子道。

对面的华贵公子哥不说话,只是拿起茶杯浅啜,狭长深邃的眸半垂着往楼下那抹淡紫色的人儿望得专注。

“她很对雪儿的味。”青衫男子笑了笑接着道。

站在大堂下的水潋星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好像有一道灼人的目光像一张网一样牢牢扑捉住她,让她无法遁逃。

她刚想抬头寻找那道目光的主人,倏然,柏雪提气飞身而起,足尖轻点几下,已经飞到了台上,光是出场的姿态已经赢得了满堂彩。

“她在找你。”青衫男子抿唇低笑。

始终不发一语的男子倏然放下茶盏,勾唇一笑,优雅起身.下楼。

台上,柏雪不知道跟那对父女说了什么,文房四宝摆上舞台,宣纸几乎铺满整个舞台。

接下来更让水潋星瞪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烈火般的柏雪居然在纸上曼妙的舞动了起来,那腰如蛇般扭.动,足下的罗袜轻点泼墨,随着舞动一步步勾画出山水的影子。

喔!流.氓有文化不可怕,可怕的是贼匪玩文艺!

那道神秘炽.热的目光又来了,而且她感觉越来越近,想抓住陪同而来的凤临躲一躲,没想到伸手捞了个空。

那小子怎么这么不够意思,一声不响的溜了!她还没好好跟他‘沟通沟通’呢!“在找我吗?”

水潋星正暗自牢sao着,倏然,分外低沉的嗓音伴着男性的炙热气息从后扑洒上来,接着,她的腰被一只手臂以极快的动作勾搂住……

……本章完结,下一章“车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