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22章:车上

《皇妃勾心斗帝》

第22章车上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在找我吗?”

水潋星正暗自发着牢sao,突然,分外低沉的嗓音伴着男性的气息从后扑洒上来,接着,她的腰被一只手臂以极快的动作勾搂住。爱嫒詪鲭雠

她认得这声音,熟悉这气息,所以并没有太大的反弹,只是回眸瞪他,使劲扳开腰间的大掌。

“亲,我记得我腰上没有松胶!”

“与你……如胶似漆。”本来一手改成了两手,从身后紧紧抱着她,在她耳畔呵气如兰湫。

水潋星身子不自然的颤栗,一开始她就被他声音蛊惑了,现在还特么在她耳畔低嘎私语,这会造成她肾上腺素失调的。

这时,四周又响起了轰然的叫好声,薄热的唇解渴似的亲吻了下她的耳廓,方放开了她,拂拂衣摆站到她身边。

在他面前她是藏不住心事的,那眉梢只需要轻轻一动,他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此时,她自以为的反感其实不然,那不过是因为她还没做好准备接受他罢了,若再继续抱下去只怕这小虎猫要当场发飙,引来无数看客了簇。

无妨,来日方长!这小虎猫总有一天被他驯得乖乖的。

水潋星悄悄往旁边挪一步,不想跟他在一起,原因是他那气场让她难以淡定,那双如鹰般的眸光老盯在她身上,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她挪一步,萧凤遥跟着挪一步,她生气的皱眉,他佯装看不见的往台上瞻望,所有的专注力却全在了眼角余光上。

台上那抹火红舞下最后一个定格,她脸不红气不喘,人比花娇。

店小二拉起的宣纸长达五米左右,上面山清水秀,苍松翠柏,栩栩如生,令人仿佛身临其境。

柏雪做这幅画意思很明显,要讨好她身边这位皇帝,一幅画比喻他江山永固,稳如泰山。再与她那一车金银珠宝相比,连她自己都觉得低俗、肤浅。

这女人让她打从心底里服气,虽然表面还是很不情愿,可人家一贼匪都能吟诗作画,她连一个星星都画不好,事实摆在眼前,不服不行啊。

难怪那蚊蛋可以如此纵容她,她的确有让男人不惜一切宠溺的资本。

“小二,今日凡是在这茶楼吃的喝的,通通免账!”此时,柏雪在上面高声宣布,顿时迎来了台下雷轰般的掌声。

“好!谢谢老板娘!”

水潋星后知后觉的囧了,原来轩雪楼是她的啊!

“小遥遥,你赠予我这座轩雪楼我没让你失望吧!”柏雪下台,回到二人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这高朋满座。

亲,免费的,傻子才会不来好吧!

水潋星虽然这样想却没有说出口,总感觉自己站在他们中间是多余的。

这轩雪楼是他送给柏雪的,堂堂一个皇帝可以这样无界限的宠一个女人,这柏雪也算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她的幸福让人欣羡,即使爱她的男人是当今皇帝也有办法让她享受幸福的同时逍遥自在。

水潋星此刻真的真的十分佩服萧凤遥的伟大情操,为嘛对她就没那么大方?她出一次宫他就出来抓一次,她心里刚冒出要走的念头就被他冷冷掐断,还拽得像个二五八万的勒令她:别让他再看到她想要走的眼神!

尼玛!凭毛对她那么苛刻!他不是她寂寞空虚时的玩物啊!

“星星,走,咱们喝酒庆功去!”柏雪转过来勾搂上她的肩膀。

“不行!”清冷醇厚的嗓音叫住了刚提起脚后跟的两个女人。

“我要喝,你来不来?”水潋星以为萧凤遥开口制止是心疼柏雪,于是无视他挑眉问柏雪。

“来!神都挡不住!”

柏雪瞄了眼身后脸色阴沉的男人,勾唇娇笑,带着水潋星愉快的往楼上去。

太爽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那男人无可奈何的模样了。这女人好样的,不愧是她看上的!

轩雪楼里因为所有东西都免账,于是比喧哗声比先前高出了几倍。尤其是楼上的两道娇脆的女音格外入耳。

“虽然你让我不爽,不过我还是很欣赏你!干了!”水潋星大咧咧的一脚踩在凳子上,拍桌拿起大碗酒就干。

“干!”同样豪迈动作的柏雪,一手叉腰,爽快的干下了整碗水酒。

“早就想认识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再干!”这次先说话的是柏雪。

“干!”

……

对面雅座,某双眼始终盯着这边没移过,拧眉不展。

“放心吧,我已经让人把酒换成梅花酒了,伤不了身。”青衫男子看穿萧凤遥担忧的心思,倒酒一杯,施施然的浅啜。

梅花酒——美其名为酒其实也不过是一些用来过过嘴的甜酒,有酒的醇香,但不会醉。

他是苍轩,闻名天下的富商,名下商号遍布各各州各地,就连北寒国、西擎国也有他的生意,说他富可敌国并不为过。

“你家的母老虎该管管了!”萧凤遥收回视线,冷冷道。

“你还得多谢我家母老虎,不然此刻你哪能看得到她为你借酒消愁?”苍轩不客气的反将一军。

在这男人面前,他可不把人家当皇帝看,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同桌而坐共饮一壶酒了。

苍轩看得出萧凤遥已经让那只小老虎入了心了,若不是他允许,谁能靠得近他的心?就连他们至交多年他都还看不透他的心思。

他既然看上了那女人,就证明那女人身上一定有令他欣赏的东西,果然,不止把那么极端的男人虏获了,就连他家母老虎也服气了,要知道能让他家媳妇服气的人可不少,成亲至今她都还没对他完全服气呢!

这女人值得深究!

“我这几日听到的最多莫过于你这舒妃鬼魂上身,无法无天。你莫不是喜欢上一缕幽魂了吧?”

苍轩话音刚落,便遭到一记无比阴冷的瞪视,他识相的闭嘴喝酒。他想,以萧凤遥那么精明的心怎么可能猜不到,只不过他故意心照不宣罢了。

十岁出谋招兵买马,当时只剩几位将臣,他们不服,便给出了条件,若他能三日之内招到一百名男兵,十匹马就以他为马首是瞻。他应了下来,一个人跑到当时令人闻风丧胆的沙丹寨去,不知用了什么办法让沙丹寨的匪头答应让他带领部分弟兄去劫官银。

当时,东越护送官银的队伍上他仗着自己身子小,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把将领的头颅砍了下来,并且说谁要是跟他走,这些官银就是他们的!若是不跟他走,护送官银不利也是死路一条,若是打算要杀他,暗处的人马就会一窝儿上。于是,一日之内他不止带回了一百名兵,还带回了二十匹马,让所有人不得不服!

十岁啊!一个才十岁的男孩子居然已经这么狡猾阴狠了,想想他十岁的时候在干嘛来着?喔!还在娘亲的怀里让娘亲哄着入眠。

所以,和谁比也不能和这个男人比!

“我觉得她比母老虎难追!”

苍轩又看了眼两个拼酒拼得正起劲的女人,毅然断言。

想当初他追媳妇那可叫一个轰烈啊,差点没被打残。

“那要看是谁追!”萧凤遥胸有成竹的勾唇。

那小虎猫容易心软,这是她的弱点,只要朝她的弱点攻进,还怕她不手到擒来。

苍轩真是悔啊,他干嘛要跟他提这话呢,分明是自讨讽刺啊!

“就算她将来给你惹麻烦也认定了她?”不说将来,今日已经惹上了。

萧凤遥向来怕麻烦,尤其是不值得沾惹的事他宁可视而不见。若没有这么冷情也不会有如今的南枭国。

一步一步,他们亲眼看着他如何冰封自己的内心才走到今日。

为这天下他能付出的全都付出了,或许有个人让他惦着他才会更珍惜自己一些吧。

“绝不会有你家母老虎惹得多!”一句意简言骇的话让苍轩无语至极。

好吧,他家母老虎的确事儿多,真想回他一句:能替心爱的人处理麻烦那是身为男人的骄傲!可是他不敢啊,这个男人虽然是他朋友,该畏惧的时候还是得畏惧呀!

见天色不早,那两个女人也喝得差不多了,萧凤遥举起瓷杯敬苍轩,“今日相见,明日回吧。”

“这我可做不了主。”苍轩知道他话里的意思,低头默默的喝下那杯酒,一双清秀的眼沉思的看着他。

萧凤遥一口把酒喝尽,搁下杯子起身,“看来你们是想抱一道圣旨离开。”

“雪儿她也是担心你!”

这个男人总是这么神秘莫测,把所有人的心都摸透了。有时候他甚至怀疑,他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吗?这些年他们目睹的只是他麻木的复国,从来没见他做过、想过、聊过除了复国以外的事。

“担心?苍轩,你如何做人夫君的,自己的女人担心别的男人你还真大度!”萧凤遥勾唇讥笑。

“就因为那个男人是你我才不需要。”苍轩跟着起身道,俊俏阴柔的脸旁满是严肃。

帝都如今的局面对他很不利,燕太妃与太傅越来越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熟话说狗急了也会跳墙,虽然一直利用兵部尚书顾举一家来牵制他们,却只是扬汤止沸。何况,还有一个按兵不动,城府极深的安逸王在虎视耽耽。

不止柏雪担心,他这个做兄弟的也希望能帮得上忙。

“呵……”萧凤遥摇头轻笑,什么也不再说,带着别人猜不透的心思,迈步走向那个女人。

“柏雪,很高兴认识你!没想到在这古代还有你这么MAN的女人!”水潋星已经拍拍xiōng部,竖起大拇指。

“星星,虽然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不过肯定是夸我的话!再谦虚就虚伪了,干了!”

柏雪把整坛酒拿了起来,正要喝,瞧见萧凤遥过来,便扭着小蛮腰过去,毫不避嫌的挨近人家怀里,“小遥遥,咱们好久没一起共饮过了,陪我喝酒!”

水潋星心里隐约有在等他把人推开,可是他却环着柏雪的腰朝她走过来,她莫名的气,拿起面前的酒坛子昂头就灌。

“我又帮了你一次,打算如何谢我?”柏雪抬头悄声道。

“带着你的男人滚出帝都!”萧凤遥力道适中的把她推开,柏雪脸上的笑颜顿时没有了。

两年不见,这男人还是这么狂!

萧凤遥上来一把夺过水潋星手上的酒坛子,另一手将她搂了过来霸道的锁在怀中,而后昂头凑着她刚才含过的坛口咕噜咕噜灌入喉咙。

水潋星傻眼的看着吞咽时颤动的性感喉结,她拍拍发热的小脸蛋,清醒得很。

他帮她喝酒是真的!

他不是应该陪柏雪吗?为什么……变成了她?是她醉了还是他醉了?

萧凤遥把那小坛酒喝完,空坛子随手一扔,姿态优美。这甜酒简直有辱他男人的威风,不过,是她喝的,他也只好忍了。

“天色不早,该回了。”他俯首看着被甜酒熏得晕红朵朵的脸颊,忍不住轻啄了口,用最低沉魅惑的嗓音道。

“嗯。”

水潋星被迷醉得晕乎乎的跟着人家走出了轩雪楼,上了马车,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回宫的路上了。

水潋星是被一个轻轻的颠簸回魂的,元神归位,她发现自己正像个无尾熊一样贴在男人的胸膛上,他平稳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的贴着她的耳朵响起,连带着她的心也跟着乱了节奏。

她抬头就对上他灼热的眸光,好像从上车到现在就一直盯着她了。

“唔,是你抱的我还是我又耍**了?”

水潋星很有自知之明的,如果是她耍**,她一定立马弥补过错,如果是人家抱她的,那她一定耍**回去!

“这两者有何区别?”萧凤遥低声问道,她迷蒙的表情很可爱。

“当然有区别啊!一个是勇于认错,一个是一报还一报!”她不及细想的道。

“那就后者吧。”反正至于他前者比后者好太多。

“啊?真是我抱的你啊!”

水潋星讶异的从他怀里起来,看他正儿八百的脸色也不像是说假。以前朋友都说她酒品不好,果然,借着酒就耍**了啊。

“打算如何跟朕认错?”他箍紧她的纤腰让她继续坐在自己腿上,不让她跳开。

打算如何认错,这真是个很难的试题呢!

“说对不起行不行?”她又开始对起手指头来了,完全没意识到某人的眼中透着诡异。

萧凤遥不假思索的摇头,只要一声对不起他何不选后者,那样还换回她一个拥抱。就知道他没那么好商量!

水潋星在心里嘀咕了声,绞尽脑汁的想了起来,倏然,下颔被轻轻支起,她愕然抬眸,一片阴影压了下来,唇瞬间被封住!

……本章完结,下一章“枕边太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