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23章:枕边太监

《皇妃勾心斗帝》

第23章枕边太监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时候只许想我!”

她的出神让萧凤遥恼了,一手掌住了她的下颔,吻上她粉嫩欲滴的樱唇。爱嫒詪鲭雠

刚坚定不为所惑的水潋星听到那低沉沙哑的音质又是心魂一荡,双手僵在他脖子的半空上,起起落落的做拉锯战。

水潋星,你特么在干嘛呢!这厮不是可以和你勾勾缠的人,你的爱情梦想只是平凡的细水长流,对方是个可以陪你做一切你想做的事,他哪里符合了?简直差十万八千里啊!

推开他!必须推开他渥!

“唔嗯……停……停手!”

紧要关头,水潋星在心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战胜了欲.望的召唤,毅然决然的出手制止了他,慌乱的拉住已经酥xiōng半裸的衣裳。

“你是不要还是不想?”萧凤遥很想不顾她的意愿就这么冲了进去,只是,这样做的话会让她离他越来越远哦。

他还抓不住她的心,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即便他此刻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唔……”水潋星闪烁着眸光,就是不敢看他神锐的视线。坚硬如铁的热物正抵触着她的柔软。

就在他解下裤腰带想要与她合二为一的时候,她拉住了他的手惊叫了出来。她知道若是他非要强来的话,以自己那丁点力量根本制止不了他,可他却只是难受的粗chuan一声,抬头望她,下面静止不动。

以他的身份,以他平日强势霸道的性子,根本不需要顾及她的感受,为什么?

她真的一点都不懂他!

“不回答是否表示朕可以继续?”萧凤遥抱着她的腰模拟挺入的动作。他到希望她继续沉默下去,如此,他便可以当她默许,继续在她身上为所欲为了。

“唔……蚊蛋,你别动!”他的坚硬摩裟着她早已被他抚得敏感的花房,她及时咬唇才没继续发出那样羞死人的声音。她改而咬着粉拳,红着脸回道,“是……不想。”

还好,不是不要,而是不想。

萧凤遥暗自松了口气。

不想只是她还没想通,若是不要证明她开始打算要推开他。

他知道她对他是动了心的,否则不会在他碰她的时候那般敏感,更不会变得那般迷迷蒙蒙,一改平日的精明。

若不是那一夜确定她也动了情,他又怎会与她行周公之礼。凭他的自制力,他肯定即便是最后关头也能清醒过来。

她不愿意他就停止,就像此刻。

他宁可自己难受一时半会,也不愿她事后耿耿于怀,心扉难安。

既已认定了她,又何须勉强一响贪欢,反正再遥远的将来都有她陪着。

偷偷瞄了眼俊美绝伦的脸庞,见越发深沉,又不说话,水潋星于是又抿唇思了一下,鼓起勇气对上他那能烫死人的眸光声如蚊呐,“做这种事得对对手做充分的了解,我想以我的智商……然后对上你那么……那么聪明的人,应该一时半会做不到,所以……你懂的喔!”

本来想说他深沉的,又怕他一怒之下下面又‘轻举妄动’。

“那就用你的心去了解眼前的男人,十日可够?”萧凤遥沉着脸将她贴近胸膛,两人鼻息可闻。

水潋星双手撑在他双肩上,心儿一颤。

他果然懂了,而且懂得透彻!

她不是真的想要了解他啊!想想一个从十岁就能出谋划策招兵复国,而后把萧御琛挤走,他的人生应该比黑帮厮杀还劲爆,她一点也不想参与那样的过去!

或许,不是不想,而是害怕,害怕那样全身沾满血淋淋的他。

“皇上,有位古人说,要了解一个人是得用一生的时间的。”她娇笑着小小心的把身子往后退,两人衣衫的凌乱,暧昧的气味好不容易刚褪去,她可不想再来一次心理交战啊。

“那就用你的一生!”萧凤遥看穿她的意图,将她紧扣在怀,大掌捏起了她的下颌,低柔的嗓音带着沉重的要挟。

噢!怎么越说越让她招架不住啊!

水潋星心儿开始有点慌,心里拼命的催眠自己,他只是作为帝王的占有欲在作祟而已,没别的!绝对没别的!

她人又不好,与温柔娴淑差那么一点点,脱离了俏皮可爱的范围,常常说做就做,说走就走,毫不犹豫,天塌下来再说,甚至有点脱线,这样的她要真被他喜欢简直就是千古奇迹!

所以,他只是看上这张倾城容颜,而她恰巧穿上这皮囊不小心招摇了些而已。

想到自己的一生不可能在这里终结,她暗自松了口气,勾唇娇笑,“那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拥有我的一生了!“

听她这么一说,萧凤遥反而笑了,笑得勾人心扉。

他凑近她耳畔说了一句话,顿时让水潋星得意的笑脸沉了下去。

他说:“朕要的人阎王都得让路,即便你真是一缕幽魂,朕也要你做孤魂野鬼陪着朕!”

他一语扼住了她自以为无人知晓的秘密!

这男人……真的太狂了!

孤魂野鬼?归他想得出来!

“如果你真害我做孤魂野鬼,我第一个就先吃了你!”水潋星张开双爪做了个恐怖的鬼脸。

“朕此刻就想吃了你!”她大概又忘了自己的处境,如此俏皮毫无做作的表情又害他蠢蠢欲动了。

水潋星囧囧的赶紧推开他,退得太急,背都撞到后面的车框了。成功退离炸弹地带,她暗自松了口气,赶紧收拾自己凌乱的衣裳,该死的肚兜怎么也系不上去。

正当她恼红了脸,心里骂了一百遍这小破布时,一只温热的手碰了上来,接过细带,完成她无法完成的动作。

“你累了一天找回来的‘偏方’朕甚是满意,朕已经让底下人将那些金银珠宝送给宫里的各宫嫔妃了!”

萧凤遥系好她颈上的细带,指尖迟迟舍不得离开那细嫩白皙的肌肤,而水潋星完全是被他这句话给勾住了所以注意力,哪里顾得上他有没有趁机揩油。

“什么?!”她几乎是炸了起来,本来就红潮未褪,现在一冲动,脸蛋更加红得诱人了。

那是她冒着生命危险抢回来的耶,就算是给日月星辰,给刚见了一面的小正太,或者给柏雪……

唔,柏雪还是免了吧!她钱不够直接伸手跟这男人要就行了,没必要跟他们这些穷人分一杯羹。(唔,某人下意识里还是吃着醋的。)

给他们有功劳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啊,为神马偏偏是给他的女人!靠!她今日不素白拼了?

萧凤遥看着她气呼呼的模样,禁不住想笑,若不是这样引开她的心思,只怕她会一路不自在。

“就没有留一点给我?”水潋星万般郁闷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

“那是你特地找回来讨朕欢心的,若留给你岂不是显得你诚意不足。”

萧凤遥一脸为她考虑的样子,让水潋星彻底无话可说,只能肉疼的做鸵鸟状,就这么趴在软座上哀呼。

呜呜……那些白花花金灿灿闪亮亮的金银珠宝啊,居然就这么分给了他那帮粉黛……

·

夜阑更重,盛华宫里仍灯火通明。

“出来吧。”萧凤遥放下笔,抬头清音道。

有人靠近御书房他早就知道了,旁边的小玄子自然也察觉到了想请示他却被他摆手不要出声。

“凤临见过皇兄。”

来人正是南枭国的八皇子萧凤临,当年燕太妃兵荒马乱之时生下的龙脉。他此时已经褪去在宫外时的随性衣着,华丽的锦衣长袍将他尊贵的气质彰显无遗,为了不让发丝覆盖俊俏纯净的五官,一头墨发只以一条缎带在后尾绑了些许,看起来像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少年。

“免礼。”萧凤遥让小玄子给他看座,“你今日又出宫了,可有惹事?”

“回皇兄,凤临……并无惹事,只是出去玩玩。”萧凤临刚坐下就遭到盘问,心里咯噔跳了一下,回答得有些闪烁。

原来在茶楼皇兄真的看到他了,他可不能实话实说,不然,皇兄不悦的眼神会让他今夜难以安寝的。

萧凤遥往后靠,以手托腮,一派慵懒,等他开口说明来意。在轩雪楼,他也是在他匆忙离开时发现他的,估计是怕他看到命人押他回宫吧。

“皇兄,凤临今日来是想问皇兄一事。”萧凤临抬起清澈的黑瞳怯怯的开口。

“嗯。”一个懒懒的单音表示他默许他可以问。

“不知皇兄可记得去年在凤临的十九岁生辰上曾说过,在凤临弱冠之年可以圆凤临一个愿望?”萧凤临见自己的皇兄并无不耐,语气轻松了许多。

“记得!你有想要的东西了?”萧凤遥语气平稳,心里却有些讶异。

他记得去年,他问过凤临,可有想要的东西,他一派单纯的摇头,回答他暂时想不到。而他答应他,等他弱冠之年,若想到了告诉他,他会如他所愿。

才一年,这小子莫不是真受了燕太妃的蛊惑,要造反了吧?

“嗯。”想到白天那映入眼帘的灿烂笑颜,萧凤临面儿就羞涩了起来。

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笑,当她笑着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感觉那就像夜空上的乍现的星辰一样,闪闪发亮。没想到,她的名字当真叫星星!

“是什么?”萧凤遥眸光微微一凛。

“皇兄,凤临想暂时保密一下。只要皇兄记得就行了,届时凤临会在皇兄为凤临举办的弱冠大典上告知皇兄的,凤临如此无礼,还请皇兄莫怪。”他还没来得及问星星住哪呢,所以他得赶紧找到她才行。

“无妨。可还有事?”萧凤遥放下了手,坐直了身子,作势又要忙碌了。

“没事了,凤临深夜打扰皇兄真是不该。”萧凤临也赶忙离了座,站到中间去拱手道。

“若没事就下去歇着吧。”萧凤遥清冷的语调不变,说罢,继续拿起奏章批阅。

萧凤临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皇兄,他躬身做了个揖,便无声退下了。

他虽然惧怕这个皇兄,但是皇兄在他心里却占着无可厚非的分量,就算母妃平日里如何道他的不是,他也不相信。

因为他知道皇兄永远不会伤害他,绝对不会!

而萧凤临走后,萧凤遥拿起的奏章又放了下来,看着那离去的方向,低语出声,“呵……小玄子,你说他要的东西会是朕担心的那样吗?”

“回皇上,八皇子生性纯善,这都多亏皇上这些年来的敦敦教诲,奴才猜想八皇子是不会受太妃娘娘影响的,皇上大可安心。”

旁边的小玄子心细的把挂在手肘上的披风为他披了上去,道。

“小玄子,你下去歇着吧,朕出去走走。”

萧凤遥再也无心批阅奏章,起身把披风放回小玄子手里,迈步出了御书房,离开了盛华宫。

小玄子接过宫门外宫女提着的宫灯,一个人悄悄远远的尾随在后。

一涉及夺权的事,皇上就会前往那个地方,那个叫做悦然轩的地方。听说,那里在二十多年前开始长眠了一个人,皇上的生母,当年的玉妃娘娘,若她还在世应当贵为太后了。

一盏盏宫灯孤寂的燃着,暗黑的夜色下,映出一道孤寂落寞的背影。

萧凤遥双手背后,站在荒废的悦然轩门前,他只是站在拱门外,遥望着里面那片荒芜,久久没有下一步前进。深沉的眸色里除了多了一丝忧伤,其余的只看得见冰冷。

秋风袭来,吹起他的衣袂,飘扬他的发髻。

站在不远处静静候着的小玄子见君王仍没有要离开也没有要进去的打算,便上前劝道,“皇上,夜深了,回吧。”

仿似出了魂的萧凤遥听到声音有些恍然的敛神,侧眸看向旁边的小玄子,轻叹了声,摆手道,“不用跟来伺候了,朕今夜去瑶安宫就寝。”

“是。”小玄子一听到他要去瑶安宫,一晚上提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只要有舒妃娘娘在,皇上保准没事。

虽然,这时候皇上去打扰人家有点不厚道,但愿舒妃娘娘能多担待吧,别把皇上给轰了出来。

小玄子现在基本是完全接受那彪悍的舒妃娘娘了……

萧凤遥只身一人来到瑶安宫,当他踏入瑶安宫时,刚关上两扇雕花格子门的绿袖一回身瞧见那双明黄色鞋靴后,立马一拐一拐的上前行礼。

“皇……”

刚出声就被萧凤遥摆手止住了。

“起来吧。你伤还未好舒妃舍得让你伺候?”萧凤遥冷睨了眼吃力的对他福身行礼的绿袖,免了她的礼。

为这婢女,那小虎猫可是跟他拼命了!

“回皇上,绿袖伺候娘娘伺候惯了,担心别的婢女伺候不好娘娘,导致娘娘无法安眠。”绿袖知道君王不要她行礼的原因,特地压低了声音道。

“算她救你救得值,下去吧。”萧凤遥说罢踏上石阶,而后又停了下来。

绿袖立马上前一步开口,“皇上,娘娘回来的时候早早用过晚膳,沐浴后便睡下了,估摸今日出宫一行真是累着了,素日没见娘娘那么早歇过,而且是倒头就睡着了。”

萧凤遥侧眸回望身后回答得详细的绿袖,勾唇一笑道,“那小虎猫眼光果真不错。”

“谢皇上夸奖。”绿袖荣辱不惊的道。

萧凤遥‘嗯’了声,便起步进了瑶安宫,摆手让守门的人退下,两扇门在他身后关上。

放轻了脚步进入寝殿,透着薄纱帷帐,他看到那只小虎猫抱着玉枕侧身而睡,一只腿不雅的压在了锦被上,还露出雪白的小腿肚,表情睡得分外酣甜。

拂开幔帐后,她安静的睡颜清晰的映入眼帘,一晚上的抑郁一扫而光。

“蚊蛋萧凤遥,糟蹋别人的心意!一点也不可爱!”

萧凤遥刚坐下床沿,倏然,身后的小虎猫说起了梦话,小手配合着她梦里的不满挥舞着,还打到了他。

他欣喜的轻笑,倾身下去,俯首在她微嘟的唇瓣上亲吻了下,低声道,“难得你梦里还有朕,可见你心里已经开始有朕的位置了。”

唔,那蚊蛋的声音怎么跑到她梦里来了?

熟睡中的水潋星又猛地一挥舞,“啪”的一声,萧凤遥躲闪不及,一边脸被打了个正着。

他嘶了声,直起身看着她仍睡得不省人事,不禁摇头,勾唇,眸中的温柔几乎能溢出来,“睡相真差!”

……

水潋星估计是昨晚睡得太早,所以她的睡眠时间一般最多只有七个钟,所以她在天翻鱼肚白时就醒了。

她睁开眼,望着帐顶,吧了吧唇,觉得有些缺水,正想掀被下床去倒杯水喝,倏然,手一抓,猜,她抓到了什么?

热乎乎的东西!新鲜出炉的那种!

她的被窝里该不是有热包子吧!

没办法,只要一摸到那种有触感的热乎乎她就觉得跟热包子差不多。

她的手摸啊摸,左摸摸又摸摸,发现很像人的爪子,然后那横在她腰上的沉重手臂还有毛,咯得慌!

依照这手臂的尺寸还有结实的肌理来判断,应当是个男人没错,而且还是个很庞壮的男人,光一只手臂就压得她难受。

天还没亮,屋里唯一的一盏灯又油尽灯枯了,光线太昏暗的情况下,她只隐约看得到男人的轮廓,棱角分明,应该长相不赖。

她伸出食指在他的胸膛戳了戳,富有弹性且结实。

可是,谁来告诉她,为毛她床上有个男银?而且还是个那么……那么强壮的男银!她几乎是整个被他环抱在怀里的,那结实的肌理频频发出热力。他的呼吸很均匀,炙热的扑洒在她的头顶上,完全没有大部分男人该有的打鼾声。

唔,总不会是个太监吧?

在这后宫里,除了那蚊蛋,还有哪个男人是正常的,那么此刻在她床上,而且把她紧抱在怀里当暖炉的极有可能是某个太监!

……本章完结,下一章“繁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