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27章:打一场

《皇妃勾心斗帝》

第27章打一场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没想到自己刚转了个身采回些菊花就会听到这样的惊天秘密。爱葑窳鹳缳她完全被震傻了的站在那里,目光不敢置信的紧锁在那张温润如玉的脸庞上……

水潋星的脑筋向来是遇到大事不含糊,转得飞快。他说今年的第一场瑞雪要让他娘回皇陵,她本来还纳闷,他娘既然是先先皇的皇贵妃为嘛要孤独葬在外面,当然,她本来心中有了N种的解说。

比如,这位皇贵妃是位性情恬淡的姑娘,希望死后葬在宫外,在一片鸟语花香中安息,所以萧御琛遗传了他娘将荣华弃如敝屣的性子。

再比如,这位皇贵妃是皇上遗落在民间的爱人,然后把私生子接进宫去了,留下一母遗憾终生。

嗯,第二种的可能性比较大,可素这皇贵妃的头衔又从何而来滟?

“我以为你走了。”萧御琛来到她面前,淡淡的打破了沉寂,弯下身格外珍惜的捡起滑落在她脚下的菊花。

这些花都是他亲自栽种的,就在不远处的花篱里,想不到她早就留意到了。看似迷糊,实则心细。

“呃,我看这里有些单调,所以自作主张去摘了些花来。”水潋星不自然的挠挠发丝,以一种全新的角度审视他遂。

她心里开始怀疑,这个男人真的像她认为的那样温润如玉,与世无争吗?如果不是,那也太可怕了!

她自认为看人的眼光不差,如果连她都被骗了过去,那他这张面具戴的已经出神入化,让人分辨不出好坏。

萧御琛很快把花捡了起来,而且还扎得很好看。他把花放到墓碑旁的白玉净瓶里,轻笑,“母妃,有心人送的,望您喜欢。”

水潋星迟疑的挪动脚步上前,与他并行而立,带着对死者尊敬的目光望着墓碑,静默不语。

“为何不问?”难得她这么安静,却是因为他,是他让她苦恼了。

清淡的声音似雨后清风,水潋星抬头看他,看他无愧于心的样子,看他望着墓碑眼里流露出来的悲痛,她想开口却发现声音有些哑了。

“我……”

“如你所见,长眠在这里的人是我的母妃,我的生母。”既然她问不出口,那就由他来说吧。

“她是南枭国第八位诸君亲口册封的皇贵妃,也曾像你这般受尽帝王宠爱,那时候,就算她想要天上的星星父皇也会为她摘取,让她披星戴月,后来……”

萧御琛目光遥远,陷入了那一段导致他人生发生巨大变化的回忆……

元帝十二年,他四岁,通常孩子那般年龄不会懂得什么,更记不得什么,可是那一年,他记得很深,很深,那一瞥成了他这辈子挣脱不了的枷锁。

那年的那一夜大雪纷飞,母妃高高兴兴的为他披小棉袄,跟他说,父皇今夜会过来和他们一块用晚膳,会陪他们赏雪。

后来,没过多久皇后娘娘就来了,说是要带他去她宫里玩一会,他本来不想去,因为他看到母妃没有先前那么开心了。然而,母妃笑着上来抱住他,在他耳边反复交代:以后一定要听皇后娘娘的话。去吧,母妃等你回来!

他跟皇后娘娘走的时候,回头看到母妃站在门前以一种依依不舍的目光跟他挥手,那时候如果他知道那种眼神叫诀别,他死也不会离开母妃的身边。

母妃死了,是自缢身亡。等他找到母妃的时候只是一具躺在雪地里的冰冷尸首,无论他怎么喊怎么叫都唤不醒母妃了。

景太医是母妃见的最后一个人,他帮他在宫外合葬了母妃。那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不懂得为母妃争取,就把母妃孤零零的葬在宫外,让她无法安息。

隔年,父皇因病驾崩,太子继位,皇后娘娘晋升太后,他从此在太后的庇护下长大。

物是人非,十三岁那年景太医才跟他说,母妃的遗愿是希望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能常伴父皇左右,也是他努力了那么多年都无法完成的心愿……

“你恨太皇太后吗?”

水潋星听完他的回忆,心里难以平静。她知道他也不想去争,可是他等了那么多年,不争就代表永远也完成不了他母妃的心愿。

“我也不知道我是该恨还是该敬,毕竟她真心真意把我当亲生儿养了我二十年。”若不是发生那件事,他应该还能尊称她一声‘母后’。

水潋星知道一定还有什么事她不知道,既然他不想说,她相信自己总有机会知道的。

这个男人头脑很清醒,就算心里充满了不平衡,他也没有去怪谁,怨谁,想恨却无从去恨,只是默默忍受所有的一切。

不是他想抢,而是现实逼得他不得不去抢。

“萧御琛,这些年你的内心一定很苦。”

水潋星无法不去心疼,原来小说里电视上所说的那些生在帝王家的悲哀不是虚构,一入侯门深似海,一句话道尽无奈,道尽悲哀。

萧御琛回过身,温淡的凤眸中夹着丝丝湿润,他望着她,看到清澈的瞳孔里满是真诚的理解,没有一丝同情。他心一紧,伸手狠狠将她勾入怀中,难以言喻心中那种感动,只能紧紧抱着她。

水潋星一开始本能的想推开他,可是想到他心里承受的巨大哀痛抬起的手又垂了下去,这只是一个安慰的拥抱,没什么的。

“你知不知道昨夜我多担心你出事!”萧御琛放任自己抱着她,抚着她的发丝平静的道,只有他明白,心在颤抖。

“昨夜?我昨晚没在宫里啊!”她陪那男银吃完晚膳后,就借着‘事不宜迟’四个字溜出宫外了。

还好你没在!

萧御琛暗自庆幸,不知不觉加大了力道更加抱紧了她。

“咳……萧御琛,你力气好大!”水潋星费了好大一番劲才推开他,自顾的拍拍衣摆,倏然开玩笑的道,“你为什么只担心昨晚的我?”

她绝无半点不尊重他老娘的意思,纯粹是听完故事后气氛太过于哀伤了啊。

“你……”萧御琛的讶异不表于面。

她不知道昨晚瑶安宫失火的事?那她也不知道有人因她受伤了?“诶,别动!”

水潋星突然打断了萧御琛的欲言又止,她万分小心的倾身上前,两人的身躯越来越贴近,那粉色的唇瓣离他的也越来越近,几乎是侧脸就能吻上,淡淡体香引诱着他禁锢了多年的欲.望因子。

“小蜜蜂,你不可以蛰他喔!他是好人!”

她在他颈畔吐气如兰,声音娇软,尤其她在知道他的真面目后还说他是好人!萧御琛的手仿佛有了意识不受控的握上她的纤腰,他知道有一只蜜蜂在他颈畔嗡嗡叫,他很卑鄙的打心底感谢这只蜜蜂。

噢!萧御琛,你年龄都已经快四十了,怎么还像个毛头小子一样!

在鄙视自己的同时,萧御琛的双手却已经都环上了那不盈一握的纤腰,俯首情不自禁的亲吻她的发香,以及她颈畔。

“他身上有花蜜。”小蜜蜂扑哧扑哧展翅回答。

水潋星扭头过去想要问话,熟料,正好与身后一脸陶醉要偷香的男人碰了个正着。

唇与唇的相碰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事,当然,前提这组合一定要是正常的一男一女。

而他们的确符合了条件,可为什么在她的唇与他的唇贴上的那一刻,她脑中飞快晃出另一张脸庞。

你,是我的!

别让朕再见到你想走的眼神!

星星……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

交代?你会把命给我?

八十年后任你取。

你的心若装不下朕,朕宁可它空着,别的男人休想进驻,懂?

…………

靠!懂了啊!彻底懂了!

她现在满心全是他啊!眼前这个美男也不赖啊,绝色啊!而且比他温柔啊!为毛她想的全是那张冰雕脸啊!

好在萧御琛君子,没有进一步掠夺,谁说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眼前这厮可不!他就任由她的唇贴着他的,也不采取进攻也不采取后退,只是垂下眼帘看她的反应。

水潋星以生平最火箭的速度推开了他,尴尬的捋捋发丝,道,“可能是因为你身上抹了花蜜,才会招来蜜蜂。”

她脸皮可真不是一般的厚啊,强吻了冰清如玉的美男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脸不红气不喘的面对他说话。

事实证明,她不适合走那种小娇羞型滴。

萧御琛可不这么认为,她没有脸红是因为她对他没有半点心动,完全只当方才是一场意外。

“大概是今早我去花园里拨弄花草沾上了。”萧御琛立即恢复了昔日的温和,与她保持了距离。

“难怪会招蜂引蝶!”水潋星撇撇嘴,打发了那蜜蜂。

如果这话让别的男人听到肯定会趁机调戏一把,偏偏他是萧御琛,他们的身份悬殊,年龄差距也悬殊,他已经玩不起这种调子。

“王爷,有人闯入桃!”景陌忽然出现打断了彼此的尴尬。

“何人?”萧御琛心平气和的问。

景陌戒备的看了眼他旁边的水潋星,上前附耳道,“是皇上身边的两名暗卫。”

“呵……我想我也该走了。”她知道外面闯进来的肯定是日月星辰,萧凤遥不可能让她一个人潇洒快活。

萧御琛眼神一挑,景陌明了的退了下去。

“聪明的人不会爱上他,我觉得你是。”萧御琛拉住她,似乎已经意料到她爱上他的结局。

“有时候可以适当的笨一点。”水潋星俏皮的笑了笑,拨开他的手,转身离开。

身后的男人黯然的目送她的背影,她果然还是对那个男人动了心,倘若他再年轻个十年他定然有资格去争,可而今的他落到如斯田地,要他拿什么去争?

·

没感觉!感觉不一样!

她强吻了萧御琛没有觉得脸红心跳,只是觉得尴尬!

不说萧凤遥每次吻她的感觉,光说他的靠近就能给她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好像肾上腺素飙升,好像荷尔蒙凌乱,好像整个感官都因他炸开。

完了!这下真的完了!

她的春心背着她荡漾了!二十三年,不容易啊!可是尼玛,她生平第一次动心居然是跑到这古代来!

以后回去难道要她带着满心的回忆回去过下半生吗?!

噢!绝不!那种生活完全不能想象!人家还能睹物思人,到时候她回去的话只能凭着记忆想念,就算她不疯,家里的两个老活宝也肯定疯了!

不知道为什么,水潋星心里就是很笃定自己还能回到现代去,只是时机没到!要说是因为陷入老妈虚构的幻想世界里,那肯定不是!她的直觉向来精准,从知道自己穿越那一刻起她就笃定还回得去,所以她才这么有恃无恐的玩。

日月星辰郁闷的跟在她身后。

“小老虎从离开桃园后就一直抚着唇,她的唇受伤了?”星辰道。

“哪里受伤都行,就是嘴不可以,不然皇上怎么亲!”日月咋呼的说,不然皇上非找他们算账不可。

“会不会没那么严重,只是……被亲了。你记不记得有一次你被家里的小母狗亲了,你也是抚着唇捂了整整三天。”

这陈年糗事提来干啥啊!

日月哗啦的拉下脸,水潋星回过头来正好看到日月红得像鲜虾子的脸,不禁笑着环胸问道,“星辰,你又调戏他了?”

日月脸色又是一抽。

什么叫又!

他常被星辰调戏吗?!呃,不!不是调戏!

星辰只顾着盯着她的唇看,不肿也不伤,颜色正常,哪里有被亲被伤的痕迹?

还好!还好!

“星辰,你一直盯着姐的唇看,要不要来一口?!”水潋星小手拍上他的肩膀,媚惑的挑眉。

这下换星辰低头快点地了,“属下不敢跟皇上抢!”

噗!

日月在旁边憋笑,这星辰一定是故意装傻的!看到没,刚才还想要调戏他们的小老虎在听到‘皇上’后,整张脸刷的红了。

“臭星辰,你活腻了!”

小老虎发威可不是病猫,光叫不打。

星辰一下子被K出一丈远,脸贴着额墙根滑落。

“你们两个装傻的本事还真一流!难怪那厮会选你们担当大任了!”有时候看似不起眼,其实偏偏是他们的憨直帮忙掩饰了他们的身份。

·到轩雪楼的时候,掌柜的说他们的老板娘出去了,于是乎,她一个人坐在那里百无聊赖的等,旁边立着两尊门神,叫他们划拳他们不干,叫他们喝酒他们的头摇得好似她要逼他们喝毒酒一样。

萧凤遥到底上哪找这么两位奇葩来啊!不会喝酒,不会划拳,连简单的应酬都不会怎么周.旋在一帮贪官污吏中。

“姑娘,老板娘回来了。”掌柜上来殷勤的道。

刚说完,楼下一身火红的柏雪已经气呼呼的飞身上高台,而后抓住花球足尖点了点,飞身而起,片刻已经落在她对面,抓着她刚凑到嘴边的茶就喝!

“柏雪,哪个不要命的惹你发火了?!”水潋星好奇的眨着美眸问。

这女人一开口就暴露她的火烈性子了,谁有那个胆子啊!

“这天下谁最大就是谁惹的我!真是的,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居然敢给老娘颁圣旨,老娘还没跟他算陈年旧情呢!”

柏雪漂亮的脸蛋上气得一抽一抽,噼里啪啦的骂着,完全没注意到对面的人脸色黯淡下去了。

陈年旧情,他们之间的情已经可以用陈年来概括了。

那她这颗心动得还有意义吗?

啊不!

那厮说他是一个绝对不会委屈自己的人,他以为她就是吗?既然她控制不了自己的心,但是她可以控制自己的意念。

现在摆在她眼前的只有两个选择,一、抢!二、死心!

刚萌发的春心怎么可能说死就死,那么干脆点,抢过来再说吧!

抢还是不抢?

啊!绝对不能抢!

友谊第一爱情第二曾经是她华丽丽的宣言啊!

“柏雪,我问你喔,要是有人跟你抢男人,你会怎么样?”

水潋星试探性的问道,身后的日月星辰嘴角微抽,敢跟母老虎抢男人,只怕被母老虎抽得下下下辈子都投不了胎吧。

“砰!”

桌子突然分成两半,水潋星被伸手的日月星辰及时拉开才免受其害。天啊,这女人……她刚才还双手枕在桌子上呢,要不是日月星辰拉开她她岂不是跌了个狗啃木头?

她只是问一问,又还没确定要不要跟她抢!就她这火爆的性子,跟她抢会不会吃亏啊?就算身心不受创,光是赔一些损失费就得倾家荡产了。

“星星,陪我打一场!”柏雪话音刚落,上前抓起她的肩膀就往下飞,落在了献艺台上。

水潋星生平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鸭子被赶上架的滋味!她虽然好胜,但是绝不打无谓之仗啊。

“星星,拿出你全部的底子,老娘今天要打个痛快!”啪的一声,柏雪皮鞭往台上一抽,水潋星像跳绳一样跳了起来,蹦出老远。

尼玛!这样个打法,会打死人的吧!这女人好像完全被气疯了,能点到为止吗?答案绝对是不可能!看她两眼冒火,额暴青筋就知道了,恨不得当她是那蚊蛋来打!

蚊蛋萧凤遥,为嘛他欠的情债要她用肉身来还!

“星星,看招!”

哇啊!我还没叫开始呢!

水潋星认命的迎战,倏然,一抹青影跃入她的视线,出手抓住了那朝她挥过来的鞭子,动作轻松自若,毫不费劲,仿佛只是在接一片雪花。

嗷嗷!关键时刻又有人英雄救美了吗?怎么她到古代桃花就这么旺盛,一朵接一朵的开啊!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水潋星开在脑门的朵朵桃花顿时凋谢了,这男人居然两三招就反利用柏雪的皮鞭勾住了她的纤腰,捧着她的脸勇猛的吻了下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姘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