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3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藏书阁的大门外,小玄子跑到水潋星的面前扑通跪地,将玉牌双手奉上,“娘娘,您落了东西了。”

这皇上连玉牌都赐予舒妃了,难怪亲口点名她今夜侍寝!谁说这舒妃不受宠,凭那姿色,不过是迟早的事!

落了东西?这分明是她送给他的,他装什么傻啊?

水潋星皱眉看着跪在自己面前双手恭敬的奉还回玉牌的小玄子,她现在才看清,那小巧的玉牌反面还刻了一个‘令’字。

这居然是一块令牌!

“谢谢公公。”水潋星急忙把玉牌收回到袖子里,如果这玉牌是前朝的,她的脑袋可就要搬家了。

瞧这小玄子年龄不大的样子,没想到居然这么上道,不过也是,不机灵点怎么能侍奉皇帝。

“娘娘,恕奴才多嘴,这玉牌不能随意示人,还请娘娘今后格外注意。”皇上的贴身令牌如朕亲临,哪能随意出示。这娘娘也着实糊涂,估计是吓傻了吧。

“喔。”水潋星心不在焉的点头,边掏着两边袖口,摸摸腰带,想要找出可以打赏的东西,可是全身都搜了个遍双手还是空空如也。她不禁暗叹:这身躯的前任也太穷了吧!

小玄子见水潋星闷着脸一副求而不得的模样,以为是要哭了,赶忙拱手告退,“娘娘,奴才还要去伺候皇上,就先行告退了。”

都说这位舒妃胆小如鼠,动不动就哭,要是待会她在他面前掉下两行清泪来,连玉牌都赐了的皇上饶得了他吗?还是走为上策啊!

对了!把玉钗拔下来赏给他不就行了,怎么说也是第一皇妃,头饰应该蛮值钱的吧!

水潋星突然脑袋灵光一闪,正要抬手拔下发髻上的钗子,发现公公已无踪影。

“这公公也太会做人了吧,为了不让我尴尬,还懂得自己遁了?”

“娘娘,您没事吧?”这时,绿袖从转角走过来,一来到水潋星面前就忙于替她修整衣摆。

有事!而且事很大!

当然,这话只能在心里说说。水潋星拢了拢广袖,道,“回去再说。”

一听到回去,绿袖脸都绿了,“娘娘,这时候不宜回去!”

水潋星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绿袖,不宜回去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在这宫里还没有她的栖身之地?

“娘娘,您要不要再进去看会书?”绿袖指着她身后的藏书阁提议道,往常娘娘都是等皇上离开了之后又折回藏书阁里,待到天黑为止的,今日也不例外吧?

这下,水潋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看书?秦舒画不会是个书呆子吧?

“要不,咱们去御花园逛一逛?”绿袖见她没点头也没摇头,赶忙换了另一个提议,就是不敢提回宫。

“我想回去休息。”刚穿过来就接受了个晴天霹雳的任务,总得让她喘口气吧。

“可是娘娘……现在这时候回瑶安宫恐有……不妥。”绿袖急忙拉住了主子,声音越说越小。

原来她住的地方叫瑶安宫啊!看绿袖这么害怕,她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

瑶安宫拱门花簇,里面却静得诡异,一靠近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娘娘,您渴了吧,绿袖去御茶房拿点茶叶回来泡茶给您喝。”水潋星前脚刚踏入瑶安宫的拱门,身后的绿袖迟迟不肯踏入,心里的害怕全部表现在脸上,说完,不等水潋星表态就像逃亡似的转身走开了。

这瑶安宫不是挺好的吗?要花有花,要树有树,院子足够宽广,设一个篮球场恐怕都没问题。

水潋星唇角轻扬,直接脱下薄纱外衣,紧着了一件淡黄色的抹胸长裙,裸露的纤细肩头在日晚的光影下越加水嫩欲滴。她手边拎着对折的纱衣悠然迈步进了家门。

既然这里即将是她的新家,自然得‘整顿整顿’了,她倒是要看看这里面闹了什么鬼!

一阵微风吹来,发丝飘逸扬起,一抹黑影从地上掠过,水潋星扬了个狡黠的弧度,双手无畏的推开了两扇门扉。

金色的光线照射进屋,一盆馊水在门开的刹那从头顶泼下来,说时迟那时快,水潋星移步一闪,紧贴门边,成功避开了成为臭汤鸡的下场。

“可恶!居然让她侥幸逃开了!”

“你那一招早就用过了,再笨的人也懂得防范啦,看我的!”

不明角落里传来窃窃私语,水潋星眼底闪过一丝兴味,当做什么也没听到,继续迈步往里去。别想她来什么怕什么,她见招拆招就是!

第二招:她站在外厅的圆桌时,想坐,圆凳被人动过手脚;倒茶,茶里有漂浮的蚂蚁,也难怪绿袖脸色苍白,怎么也不肯进这瑶安宫了。这身躯的前任都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啊!

第三招:当水潋星经过里间和外间高挂的帘幔时,帘幔突然猛烈抖动起来,雪白的面粉一层层抖落,像下着白纱似的雪,这时,脱下的纱衣派上用场了。

“怎么回事?这样也不中!”

“没关系,咱们还有最后一招。”

暗处,又传来懊恼皆安慰的声音,水潋星丢掉盖在头顶上当伞用的纱衣,往梳妆台走去,这才是她的最终目的——瞧瞧现在的自己到底怎么生得个姿色出众法!

水潋星留意了眼梳妆凳,确定安全可靠后才坐下,面对着铜镜缓缓抬起脸,镜中的容颜确实惊艳了她。

脸庞巴掌大小,肌肤细嫩,娥眉淡扫,蝶翼般的羽睫中嵌了对翦水双瞳,小巧琼鼻,朱唇不点而艳。总的来说,这是一副美丽到极致的皮囊,艳而不妖,媚而不俗,柔中带纯,应该是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

不管是什么样的一张脸都可以演绎出千万种风情,这张脸的前任平常若都是楚楚可怜,欲言又止的模样,纯粹是给人一种好欺负的感觉,难怪日子过不好。

既然现在这张漂亮的脸蛋是她的,那她该好好‘惜惜’了……

·

水潋星眼风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身后藏头露尾的影子,拿起梳妆台上的脂粉盒,揭开盖子,三指轻点脂粉往芙蓉面抹去。

“啊!!救命啊!好辣……”

惊叫声瞬间传遍了整个瑶安宫,早就拿回茶叶在院子里徘徊好久的绿袖一听到尖叫声,赶忙拔腿冲了进去。

绿袖奔至寝宫里,瞧见双手捂着脸在地上打滚的主子,整盅茶叶怦然落地。

“娘娘……娘娘,您千万别出事啊!”绿袖把水潋星扶到膝上,眼泪说来就来,“娘娘,绿袖应该劝阻您的,不该让您回来的,瞧,这又出事了!都是绿袖不好,娘娘……”

“哈哈……我赢了!我赢了!”

藏头露尾的几个女人见精心部署的计谋终于得逞,纷纷妖娆的从角落里走出,其中最为兴奋的是那个穿绿衣裳的。

“各位主子,你们怎么可以用辣椒粉来陷害我家娘娘,非要害我家主子眼睛瞎掉你们才甘心吗?”

人悲伤难过的时候胆子会变大,会做自己从来不敢做的事,说自己从来不敢说的话。绿袖就是如此,她瞪了眼几个恶毒的女人,抱着自己的主子像哭丧一样。

“切!瞎了也只能算她活该,看她今夜还敢不敢去侍寝!哼!我们走!”

绿衣裳的女人率先转身,带着其余几位欣然离去。

“阿嚏……阿嚏……”

待脚步一消失,水潋星在绿袖的郑愕中翻身而起,直接抽走绿袖手里干净的帕子捂嘴打喷嚏。

忍得可真难受啊!这群女人也忒毒了,居然把她的脂粉换成了辣椒粉,要不是鼻子通畅点,那她岂不是上当了,别说眼瞎,毁容都有可能啊!

看来,皇宫里的关系链很密切,她前一刻才在藏书阁被委任今夜侍寝,下一秒就传遍整个皇宫了,电脑病毒传送都没那么快。

“娘娘,你……”绿袖傻眼的看着眼前神采奕奕的主子。

“什么都别说,麻利点的,打水给我沐浴洗脸。”沾染了一身的辣椒粉,时间一长,她可就是引火自焚了。

“是……娘娘,绿袖这就去。”绿袖谔谔然的连连点头,慌忙跑出去张罗。

水潋星环顾一室的狼藉,眼底闪过昂昂兴致之色。

哼哼!来日方长,既然这游戏是她们先开始的,那她就不客气了……

·

夜,如墨。

亥时刚过,皇帝那边来人了,说是要水潋星准备准备,前往盛华宫侍寝,可一进门瞧见水潋星那副模样,活像见了鬼似的惊恐的夺门而去……

·

御书房

“皇上……”小玄子轻声打断正专心致志批阅奏折的君王。

“何事?”凌厉的眸光抬起,漠然得听不出一丝情绪。

“舒妃娘娘身子抱恙,今夜恐怕无法侍奉皇上。”小玄子说完,立即挥手让身后的小太监把众位妃嫔的绿头牌奉上,任君选翻。

“身子抱恙?”萧凤遥呢哝似的质疑,莫不是白天见了他之后就抖出病来了?这女人还真是千古难得的奇葩。

“是,奴才亲眼所见。”小玄子应道。

若舒妃日子过得舒坦了那才叫奇怪,打从后宫纳入新妃以来,她前朝公主的身份就成了众妃嫔欺凌戏耍她的借口。白天听见皇上要她侍寝,他还暗喜这舒妃总算熬到头了,哪知还是差临门一脚,白白的与无上荣宠失之交臂。

“把人抬进朕的寝宫,朕要好好慰问慰问!”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就甭想坏了他的计划!

好好慰问?

小玄子额角冒出几条杠的冷汗,皇上既然还知道要慰问,早干嘛去了?唉!君心莫测啊,连玉牌都舍得赐予的人却没办法保她安然无恙……

·

“娘娘……娘娘,不好了……不好了……”

绿袖匆匆忙忙的冲进瑶安宫,躺在床上被纱布缠得无法动弹的水潋星艰难的扭过头来看她,“是不是皇上取消我的侍寝资格了?”

此时的她,全身上下,就连五官也被白纱布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

“不是!是皇上派人来接您了,轿辇就在外头。”所以她才这么急的要进来禀报这个好消息。

那可是侍寝啊,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怎么到娘娘这里就百般不愿呢!

“什么!”水潋星惊讶的从床上蹦起,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的纱布有碍她的行动,差点没一脸栽地上。

她都成这副模样了,那男人居然还要她去侍寝?只有变态才会想要和木乃伊XXOO吧!

“皇上的旨意是只要娘娘还有一口气在,今夜这寝是侍定了,所以,奴才得罪了。”小玄子进来对水潋星微微额首,便挥手让身后的两个小太监动手抬人。

什么叫作茧自缚,水潋星这下子是深刻认知到了。她以为白天被那群小坏蛋一闹就可以师出有名的不用去侍寝了,没想到啊没想到,这皇帝看着皮相好却已经变态到这等地步了。

接下来,水潋星被风风火火的抬进了一个名为‘盛华宫’的地方,俩太监直接将她扔龙床上,然后就低调的消失了,把她一个人留在这偌大的宫殿里,她只能躺在龙榻上无聊的盯着顶上的床幔发呆。时间过得越久,越发觉得这里面的空气寒凉沁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