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1章:安逸王来过

《皇妃勾心斗帝》

第31章安逸王来过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本就够冷了的俊庞听了这话后变得更加阴寒透彻,燃着火焰的瞳孔猛然一缩,他毫不留情的出手撕掉了她的下身衣衫。爱葑窳鹳缳

水潋星目露惊恐,身躯越扭动他越压得紧。她的衣服被撕裂的刹那已然颤抖,却仍倔强的瞪着他。他一怒,俯首发狠的咬住她的唇瓣,毫无一丝温情的蹂.躏。

上下啃噬了好一会儿,他的吻由重转轻,并没有强行闯入掠夺她的唇舌。他别开唇,把头埋在她颈窝粗chuan沉沉,静默不动。水潋星别开头同样喘息不下,肿胀的嫩唇还微微刺疼着。

这一刻她是害怕他的,害怕他真的会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占有她。

还好,他停了滟!

“朕从来不跟任何人比,温柔也好,冷漠也罢,在你闯入朕的世界那一刻起已经失去了选择权!”

好半响,伏在身上的男人才冷丝丝的开了口,水潋星只觉身子一轻,他奇迹般的放开了她,紧接着一件金丝外袍落在她凌乱不堪的身躯上。

他走了,门“吱呀”打开又关上,然后他冷漠如霜的嗓音飘进耳朵损。

“给舒妃送套衣裳,宣夜承宽/顾举来见朕!”

她知道他是在对小玄子吩咐,颤抖未消的身躯从桌子上滑下,她看着盖在身上的衣袍,又气又恨,想把衣袍拿开却又因为自己满身的凌乱而不得不屈就。

她想说:不是她失去了选择权,而是这颗心选择了他……

·

御书房

“夜承宽、顾举,今日早朝对于练嵘杀了手下副将的消息,你们作何感想?”

萧凤遥坐在龙椅上,不怒而威。他周身时时环绕的戾气总是能令人不寒而栗,尤其是此刻他看似漠然,却让夜承宽顾举二人感受到他潜藏的怒火。

“回皇上,臣认为练嵘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应再对他手下留情。”夜承宽拱手作揖道。皇上突然召见他,他还真是受宠若惊。

“皇上,臣赞同太傅大人的话!”顾举投机取巧的附和道。只要练嵘一死,他的儿子就是东陵唯一的大将了,在那里天高皇帝远等同称王!

“难得你们意见一致!夜承宽,你带朕的谕令前往东陵将练嵘缉拿回都!”萧凤遥让小玄子把一道金令送上。

夜承宽愕然,皇上不是一直想要削弱他在朝中的势力吗?怎么会突然委派给他如此重任?莫非,这是一个陷阱?

“太傅大人。”小玄子见他不接,出声提醒。

“臣遵旨!”夜承宽狐疑的看了眼御案前一脸寒霜的帝王,这才跪下接旨。

·

安逸王府

“王爷,看来皇上是要对您下手了。”景陌把宫里传出来的消息告知。

“他向来先喜欢作壁上观,此番让夜承宽前往东陵缉拿练嵘,是要挑起本王与燕太妃的纷争,他是要逼本王出手啊。”萧御琛温柔的抚着桌上的小银狐,温文尔雅的笑了笑,纤长黑睫下的凤眸透着诡异。

“既然皇上不义就休怪咱们不仁!王爷,是该一举夺下东陵的时候了!”景陌愤慨不平的道。

“还不是时候,你别忘了东陵有个骠骑大将军。”声音仍是不疾不徐。

“哼!那小子根本不足为患!”景陌轻蔑的冷哼了声。

“不!恰恰是他阻碍了咱们的计划!”俊庞抬起,眉宇中那抹嫣红朱砂妖冶凌然。

“那属下派人去杀了他!”

“杀不得,若杀了他等于自投罗网。”

“那王爷……”

“静观其变!”

瞧了瞧外面渐暗的天色,萧御琛倏然放下小狐狸,起身回里屋,再出来的时候已经一身深色衣袍。

“王爷!”景陌单膝跪地拦挡。

“退下!”平淡的嗓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王爷,您忘了吗?忘了这二十年来的隐忍了吗?难道你真要为一个女人而坏了整个大局?!”他知道王爷是要夜闯皇宫,万一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本王了解皇上的为人,绝不会那么轻易放过她。”凡是伤害到太皇太后,无论是谁那男人都不会手下留情。

自寿宴不欢而散的消息传来,他一直等天黑,二十年的隐忍没有比这一刻的等待更漫长。

“你这一去只会使她的处境更危险!”景陌仍是抱着希望劝阻。

“本王若不去看一看她难以心安。”萧御琛摆手示意他无需再劝,抱起小家伙静静的走出了王府大院。

·

黑夜笼罩大地,萧凤遥走出御书房打算到偏殿用晚膳的时候,抬眸便看到了叠放在桌上的外袍,那是他脱下让她暂时遮身用的,外袍上还放了一块玉牌,那是……帝玉!

他箭步上前拿起玉牌,收入掌心,瞳中冷光乍现。

她当真把玉牌还给他了!她是要跟他证明,没他,她也可以吗?

目光触及外袍旁边那堆破碎不堪的衣裳,他的心不期然的缩紧,那片片碎布似乎在无声控诉着他白天的粗暴。

“皇上,这是舒妃娘娘离开前留下的,奴才不敢擅自处理。”小玄子瞧见帝王紧蹙的眉,上前小小声的道。

“她离开前可有说了什么话?”剑眉微蹙。

“回皇上,舒妃娘娘离开时没有说话,只是笑,而且笑得很美。”甚至比往常的任何笑容都美,那浅浅梨涡不笑则已,一笑倾城。

小玄子想起刚才那画面都觉得莫名心酸,皇上真的生气了才会做出那样不理智的事,可舒妃娘娘却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笑,笑得让人看不出她眼里的凄然。

打他跟在皇上身边起,他鲜少见到皇上真正动怒,皇上只会在面对自己在乎的人和事才会如此,这舒妃娘娘到底还是不了解皇上啊。

“处理掉!”萧凤遥冷冷下令,把玉牌收在掌心里迈步走出了盛华宫。

她笑得很美!!

呵……她就算强颜欢笑也不愿意落下一滴泪,这是她的性子使然。那一日,她满含泪光冲进盛华宫扒开他的衣服要看他伤口的情景恍如昨日。

她可以因为他对她隐瞒受伤的事而感到委屈,却不会因为他欺凌她而哭哭啼啼,她很好强,他一直都知道。

她说,就凭皇叔比他温柔做什么都值!

到底,她还是拿皇叔来衡量了他!

·

“嘶……绿袖,轻点!轻点!”

“活该!谁让你非要雪上加霜!”

想到主子一回来就不顾手上的伤执意要沐浴完才处理,绿袖就气得忘了淑女形象。

“绿袖,我不得不说你这声‘活该’很霸气,但是……呜呜……您轻点吧!”水潋星楚楚可怜的央求。

此刻的她把两只手放在桌面上,手背朝上,雪嫩的凝肌别磨破了好几处皮,尤其是握拳后凸起的指骨那里是被他压住的时候她使劲挣扎出来的伤,点点血丝看得人于心不忍。伤得比较重的是左手,因为她左手端碗,碗一被挥落她本能的伸手去接,然后两只手就都……烫着了。

“娘娘,都这时候了你还能说笑!”绿袖气得跺脚,把药扔一边,撅起了嘴。

“诶哟!原来我家绿袖也有脾气呀!难得!难得!”水潋星依旧嬉皮笑脸的逗弄她。

“娘娘,您知不知道绿袖看到皇上拖您走的时候绿袖有多担心您,您居然还……”绿袖说着说着不禁哽咽了起来。

“乖乖,不哭不哭!你姐姐我不是没事了吗?放心吧,我这么美丽可爱阎王爷舍不得收了我的。”水潋星挪过凳子,抬手轻轻的捏绿袖拉长的脸,依旧笑得没心没肺。

她的自卖自夸让绿袖不禁破涕而笑,认命的拿起药膏抓过她的手重新给她上药。

“咦?小乖乖!”

水潋星把目光往门外的黑暗移去,倏然,一团银白自黑暗中走来,灵活的跑上台阶,跳入门槛来到她跟前。

“小乖乖,你怎么在这里?”

“诶!娘娘,您别……”

绿袖惊呼已经来不及了,还没上好药,水潋星就抽手弯身把小银狐从地上抱了起来,绿袖无可奈何的看着她伤口上的药膏散落,视线触及她怀里的银狐不禁惊呼。

“娘娘,这不是安逸……”

“嘘!你先下去。”水潋星用手捂住了绿袖嚷嚷的嘴,示意她退下。

“娘娘,皇上已经因为您插手安逸王和太皇太后之间的事生气了,您就乖乖的别趟这趟浑水不行嘛!”绿袖拿开她的手,小小声的央求。

这是安逸王随身携带的宠物她认得,不止她认得,只怕全天下没一个不认得。

安逸王一人一狐遗世独立早就形成一种引人迷醉的风采。

“我有分寸,没事的,你出去替我关上门。”水潋星笑着拍她的肩膀,让她放心。

绿袖无奈摇头叹气,郁闷的退下了。

“她说得没错,你不应该趟这趟浑水。”

温柔的嗓音带着独特的磁性从身后传来,水潋星回头看到一身深青色华袍的萧御琛拂开帷幔走过来。

方才小乖乖进来的那一刻,同时身后一股冷风淡淡的扫过,她已经知道他来了。

他的武功的确不赖,就算瑶安宫有大内侍卫暗中把守也发现不了他的到来。

“嘿嘿……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一家亲嘛!我是倡导和睦的专业户!”水潋星不以为然的笑道,怀里的小银狐倏然舔了下她的伤处,痛得她倒抽口气。

萧御琛在她面前坐下从怀中拿出特地为她带来的烫伤药,不请示就抓过她的手擅自替她上药。

“你明着帮我,暗里却是帮他。”尽管如此,他还是很感动。

萧御琛认真的埋头替她上药,将晶莹剔透的药膏抹在她雪嫩的手背上,阵阵清凉沁入肌肤,缓了她的疼痛。

“这是什么药啊?好神奇!”她笑着妄想扯开话题。

“我不能轻言放弃,这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萧御琛又换过她另一只手继续替她抹药。

三十多年了,他还是没能让母妃在九泉之下瞑目,过去不是没有过机会,只是狠不下心。

现在,已经不是他狠不狠得下心的问题,是那个男人放不放过他,还有跟他隐忍多年的兄弟。

“不能不放弃呀!难不成你要抓我的手一辈子么?”水潋星抽回突然被他一时激动握在手心里的小手,打哈哈的道。

“若我愿意呢?!”萧御琛抬头紧紧的看着她,微笑。

那抹笑容真是荡人心魂,水潋星神色僵了下,娇笑,“看不出来大叔也懂得调侃人!”

“呵呵……”萧御琛低笑了声,起身站在她身边抬手摸上她的头,眼里的平静看不出他心里的失落。

“以后别插手管我的事了。”他柔声说,带着担忧。

“借你一句话,这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了呢!”她站起来与他面对面站立。

“听话!你改变不了什么,只会惹祸上身!”他抓住她的双肩,要她保证。

她摇头,“我相信事在人为!”

“你这丫头还真固执!就不怕我们有一天会站在对立的立场上?”萧御琛无可奈何的轻弹她的脑门。

“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水潋星胸有成足的道。

“你连我和太皇太后之间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我想我会知道的!”只会早晚的问题。

“那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还是不知道的好。”萧御琛脸色黯淡下去,放开了她,转身要走。

“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特自不量力?”

她的话喊住了他,他停下脚步侧过身,回眸轻笑,“不!我只是想你当个局外人。”

“我已经入局了!”入了局也着了迷。

“那就旁观者清!”狭长的凤眸紧紧盯着她,淡淡的眸光里却蕴含不可摧毁的坚定。

无路如何,他都不改初衷,劝她不成,他也没办法。

“娘娘,皇上来了!”

这时,绿袖匆匆进来禀报,水潋星心神一凛,只觉得一阵冷风掠过,抬头,已经没了萧御琛的身影。

“啊!小乖乖,你家主人把你忘了!”这男人闪得还真快,连小家伙都来不及带走。

小家伙无辜的抬起前爪抓了抓她衣襟,颇有一番被遗弃的可怜样。

“绿袖参见皇上!”

门扉外,绿袖惶恐的福身行礼。

大步流星而至的萧凤遥在她面前狐疑的停了下,才撩袍入殿门。

在外殿的小轩窗前找到了她,那是上次从安逸王府回来后他特地命人为她改造的小轩窗,可以让她平日躺在坐榻上趴在小轩窗口观望外面的满庭景色。她坐在坐榻上,似乎刻意忽略他的到来,自顾的把玩着怀里的银狐,手背上的伤痕如利刃刺进他的心。

银狐?!

萧凤遥忽然眸色一凛,回过身朝外冷声传唤,“绿袖,安逸王是否来过?!”

绿袖惊惧的跑了进来双膝跪地,看了眼自家淡定入神的娘娘小心谨慎的回话。

“回皇上话,这白狐是安逸王入夜时让人送进宫来给娘娘解闷的,也才刚到一会。”

“好个忠心的奴才!”萧凤遥毫不留情的一脚踢开绿袖,转身朝外冷厉喝道,“大内侍卫何在!”

嗖嗖嗖几声,暗中隐藏的大内侍卫纷纷现身,排成队动作一致的单膝跪地,“参见皇上!”

“刺客在瑶安宫来去自如你们该当何罪?”

被问罪的六个大内侍卫纷纷抬头往他身后望去,见瑶安宫的主人安然无恙的做在那里把玩着银狐,于是纳闷不解的低头回道,“回皇上,属下并未见有刺客闯入!”

“也就是失职?!”厉眸懒懒一扫,六个侍卫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只听君王独具冰冷的音质幽幽响起,“自个去敬事房各领一百大板,贬为禁军!”

“皇上,这……”中间代为说话的那侍卫想要开口辩解,一接触到君王冷若刺骨的眼神,断不敢再吱声,只得忍下不服乖乖领旨谢恩,“吾等谢主隆恩!”

“且慢!”

几个大内侍卫自认倒霉的正要离去,身后倏然传来一道娇柔的女音,刹住了他们的脚步。

“皇上,这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就是我做主!”

水潋星抱着小家伙走上来,先是弯身扶起了绿袖,而后狂傲的站到他跟前无畏的直视他。

强强对视,旁人仿似看到火光噼里啪啦在他们眼前飞舞。

“好一个你的地盘!”萧凤遥冷笑出声,眸底闪过一丝得逞之色,她到底还是无法视而不见呐。

绿袖见他背在后的手倏然松开抬起,害怕的双膝跪地,“皇上息怒!娘娘……娘娘她近日来与以往不同,想必是抑郁出病来了,绝不是故意冒犯皇上的,请皇上恕罪!”

大手在距离绝色容颜的几公分停了下来,冷光斜斜的瞟了眼水潋星身后深深低着头替主子求饶的绿袖,紧抿的薄唇微勾,视线重回到眼前的人儿身上。

“的确与以往大有不同,是从何时开始的呢?”萧凤遥以指背抚上了她粉嫩无暇的脸颊,似笑非笑的说着暗透玄机的话。

“你管我是从何时开始的,反正我就是秦舒画,也只会是秦舒画!”水潋星拨开他的手,转向外面跪了一地的六个大内高手。

“你们哪来哪去,哪天我无聊了自会找你们玩玩!”虽然他们神出鬼没,但是从他们来到这里的第一天她就知道了。

六个大内侍卫迟疑的看向她身后的帝王,毕竟他们是受命于君。

萧凤遥冷冷摆手默许,他们立即如获大赦的飞身回窝蹲守了。

“绿袖,我饿了!”水潋星回过身看也不看伫立在跟前的某男一眼,直接对绿袖嚷道。

绿袖身子一歪,娘娘啊,您别这样整可好?没瞧见皇上正生气的吗?

“绿袖,没听到?我饿了!”水潋星对杵在那呆滞的绿袖再次重复。

“朕也饿了!”

绿袖这下身子差点软了下去,谁来告诉她,她刚才是不是幻听,她家主子跟她说饿也就算了,怎么连皇上也……

……本章完结,下一章“再遇凤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