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2章:再遇凤临

《皇妃勾心斗帝》

第32章再遇凤临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朕也饿了!”

绿袖这下身子差点软了下去,谁来告诉她,她刚才是不是幻听,她家主子跟她说饿也就算了,怎么连皇上也……

“绿袖,我又不饿了!”水潋星刻意唱反调。爱葑窳鹳缳

娘娘,你这不是存心为难嘛!

绿袖都要哭出来了湄!

“小玄子,传膳!!”萧凤遥当她耍脾气,撩袍上桌前一坐。

“小家伙,姐姐带你出去透透气!”水潋星抱着怀里的宠物起身离桌往外走。

“慢!”一声‘慢’叫住了前后踏出门槛的三人滋。

萧凤遥起身走到她跟前,水潋星本能的往后一缩,向来清澈透彻的眼瞳里有了怯意和防备。

他果然是吓到她了!

这样都能吓到,那若是全部的他袒露在她面前她是不是该要逃了?

手飞快利落的抓过她怀里的银狐,水潋星惊惧出声,“你要干什么?!”!

“嗷呜……怕怕!”小银狐在他手上颤抖的跳动,可怜兮兮的跟水潋星求救,这个男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让它莫名的觉得害怕啊,仿似冥冥中它归他主宰,不,应该说天地万物都归他主宰。

“你敢对它怎么样我就对你怎么样?!”水潋星怒红了俏脸,跳起来想要抢回被他吓到的小狐狸,偏偏他长得比她高许多,避开她的争夺易如反掌。

“就算朕阉了它,你也如法炮制?”萧凤遥看着在他面前为只小东西心急如焚的模样,心里隐隐不爽。

她可以为任何人,甚至一只小畜生都能那么怜爱,为何对他偏偏就那么不上心?还是说在她心里他和所有人都一样平等?

“那你试试!”水潋星昂高了下颌,不信他真的敢。

结果是——他敢,而且还属于凌迟行刑!

“小玄子!”萧凤遥把手上的银狐像扔香蕉皮一样扔给小玄子,小玄子惊恐的跃起接个正着。

“主人姐姐,救我!救我!我不要被阉,我还要娶媳妇,我还要和媳妇生一窝崽子!”小家伙颤抖的看向这里唯一一个可以救它的人,这个帝王很可怕,很可怕的。

水潋星好看的眉紧蹙了起来,难得小家伙那么可爱,那么乖巧的喊她姐姐,她要是不救岂不是太让它心寒了。

“小玄子,把小乖乖还给我!”她想要上去跟小玄子争夺,一只手臂将她紧紧拽住,不让她上前。

小玄子在萧凤遥冷厉果决的眼神下带着小银狐离去,期间水潋星拼命的捶打啃咬,甚至踩他龙脚,只恨自己此刻脚上穿的不是高跟鞋。

“你的注意力决定它的生死!”他俯首在她耳畔道。

水潋星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抬头,浅浅讥笑,“萧凤遥,连小动物的醋你都吃算什么男人啊!”嘴上虽是这样说,心里对他的怨念却正在逐渐减少。

“你错了,它身上有其他男人的味道,朕不希望你沾染除了朕以外的别的男人的气息!”萧凤遥冷冷勾了勾唇,视线落在她的心房处,“朕不知道你的心有多大,但朕有足够的时间去填满它!除了朕,没谁可以进去,明白吗?”

最后一句,他猛地勾搂住她贴近,拇指和食指呈八字衡量在她的心房上,冷魅威胁,她心房里的湖水荡起了千层涟漪。

“若我不呢?”她抬头不驯的道。

“你有说不的机会吗?”他轻轻一句话,淡淡一个勾唇驳回了她的倔傲。

水潋星怔忡的看着他,讨厌极了他过于自信的笑弧。手忽然被他牵起,他强行搂她往圆桌旁走去。他坐下,她小孩子一样的扳他的手想要抽回,他却自顾拉着她坐到他腿上,仗着自己手臂长将她扣在怀中,而后捏紧她的手,掏出一方金灿灿的手帕拭去她手背上没完全干去的剔透药膏。

这男人……简直多此一举!

水潋星在心里腹诽道。不过他吃起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可爱,俨如一个小孩子,看到自己最在意的东西被别人碰了就心里不舒坦,硬要抹掉残留在上面的痕迹一样。就看在他难得这么孩子气的份上,她就由他去算了。

痛了,她眉心轻拧,小手在他手里微缩,他便一再放轻力度,轻轻的,小心翼翼的擦掉她手背上的药膏。

看着冷峻如霜的俊庞全神贯注的擦走别的男人替她上的药膏,再拿出自己特地带来的药给她抹上,水潋星心里百般矛盾,不知是他药的神效还是他的用心,她觉得一丁点都不疼。

讨厌!这样先打一巴掌再赏颗枣的把戏她真的很不爽,偏偏她的心还是会跟着他眼里难得流露出来的温柔悸动不已。

这种温柔只有在他们嗯嗯啊啊翻云覆雨的时候出现,虽然在那方面她表现得比较开放比较大大咧咧却也只是表面功夫,每次他都很细心的发现她的羞怯,只要她一皱眉他就会减轻了撞击的力度,亲吻着她的耳畔性感沙哑的说:若有不适告诉我。

当然,这么感动的时候她自是不会咬着粉拳娇羞的点头了,她只会伸出玉臂扯下他,主动封住了他的唇。

“脸这么红,身子不适?”

冷冷的音色终止了水潋星的神游,她抬头正好看到他皱着眉严肃的盯着她,自认为厚脸皮的她脸更加红了。

她居然因为他刹那的温柔联想到他们滚床单的场景上去了,还好,还好他不会读心术,否则……她又该找块豆腐撞了。

萧凤遥见她不说话,抬手要测她额上温度,可惜,手还没碰到就已经被她敏感的挥开了。

“没事!好得很!”她像跳开火炉一样跳离他的大腿。

见她仍旧无法原谅他的表情,萧凤遥脸色一沉,从袖中拿出那块玉牌放在桌上,一语不发的起身就走。

水潋星看着安静的躺在桌面上的玉牌,那上面仿佛还有他的余温散发出来。看到这玉牌就让她想起他白天说的那些话。

他觉得她自不量力,他觉得她是仗着他的宠爱去伤害他在乎的人,他觉得她没有他就活不了,尤其是那一句:你以为你是谁?始终盘旋在她的心里不去。

她不以为自己是谁,她只是莫名其妙卷入他的世界里而已,也情不自禁动了心而已,如果可以掌控,她又何必选择与他相遇?

对他动心其实就是一场豪赌,赌赢了得到他的全部,赌输了,输掉她的全部。

而这场豪赌她一开始就没得选择……

·

落霞宫

“娘娘,妤贵妃来了。”

金福进来禀报完,夜妤已经带着自己的婢女走进来了。

“说吧,找本宫来有何事?”夜妤拂袖自顾的入座,明眸不屑的掀起,高傲的望着坐在坐榻上的燕太妃。

有了冷宫一事,她对燕太妃完全没了昔日的尊敬,是她让她明白在这后宫里没有雪中送炭只有落井下石!

“看来妤贵妃出了冷宫后活得更醒目了。”燕太妃挥退所有人,心平气和的出声。

“全托燕太妃的福!”要不是她,她还看不透人情冷暖。

“是!哀家就是要教会你在这后宫里除了自己谁都不能信!背叛你的往往是你最亲的人!”燕太妃不愠不怒的道。

“那本宫倒要感谢燕太妃的教诲了。”夜妤嗤笑,假惺惺!

“好了,哀家今日叫你来不是让你来跟哀家耍嘴皮子的。你不是千方百计想除掉舒妃那贱人吗?而今机会来了!”

“机会?”夜妤认真的坐直了身板。

“不错!你该不是忘了自己因何被打入冷宫了吧?”

“你是说那贱人与安逸王?”夜妤很快意会燕太妃话里的意思。

听说皇上今日因为她帮安逸王给太皇太后送寿面的事勃然大怒,她正打算借此机会将她扳倒呢!

“果然是哀家的好妤儿,一点就透,哀家知道你一定有办法,哀家也相信你经历一趟冷宫后不会像过去那样鲁莽行事。”燕太妃淡定从容的笑着赞道。

“当然!本宫不明白为何连你也要置她于死地,你不是说若她能为你所用必能如虎添翼吗?”

“此时非彼时,这也是你爹的意思,你看着来办吧。”

“哼!这般千载难逢的机会,若她还能安然无恙本宫的头摘下来让她坐!”

夜妤手握成拳,目露阴狠狰狞之色……

·

翌日,水潋星起了个早来颐和宫探望老人家外加赔礼道歉,谁知道一到门口就被方全给拦下了。

“舒妃娘娘,皇上吩咐过太皇太后养病期间您不得擅自进入探望。”

靠他奶奶啊!

呃……不是靠他奶奶,他奶奶就是里面的太皇太后。

他居然命人拦下了她?这算什么?把她当蛇蝎女人了?那他对她的信任度还真是薄弱啊!

不知为何,她想笑却怎么也笑不起来,从来不知愁是何滋味的她此刻突然愁了!

“八皇子到!”

落霞宫外传来通报声,水潋星敛起黯然神伤的心情,回身望去想看看这传说中的八皇子是何许人也,这一回头嘴巴张得足以塞进一颗鸡蛋。

怎么是他?那个让人想要缩小了放进口袋里带回家的小正太?

再见的他穿着锦衣华服,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全数彰显,俊俏白皙的脸庞青涩未褪,周身散发出诱人的耀华却又透着无邪的清净。在莲若寺她还以为他肯定是哪户有钱人家的公子哥,没想到居然是皇家出品!奇怪了,在这尔虞我诈的深宫里,他怎么还能这么清净无暇?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狼子野心的娘啊!

唉!她当时怎么就长了颗猪脑袋呢!凤临、凤遥只差一字啊!难怪,那些铁甲人一听到她喊‘凤临’二字就撤退了,显然,他们都知道自己将来的主子会是‘凤临’。

“星星!真的是你!”

水潋星抬起头,整个人已经被抱了个满怀,小正太身上淡淡的清香似薄荷沁入心脾,就连他的声音也那么干净圆润。听闻八皇子的弱冠大典就快到了,也就是说他快满二十岁了。

二十岁,在南枭国没有统一东南以前,他是如何还能保存这么一颗纯真的心?就连笑脸也像孩童一样,不谙世事。

这背后是谁在保护他?

当然不会是燕太妃,燕太妃巴不得把自己的儿子教得狡猾奸诈,只怕她看到自己的儿子是这个样子应该也会有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吧。

“星星!太好了!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知道我找你找得好苦!每天去莲若寺等,每天在三大街六小巷的找,就是找不到你!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凤临紧抱着佳人不放,重逢的喜悦让他来不及细想她出现在皇宫的身份,头枕在她香肩上努力沉淀激动的心情。

水潋星想要推开他,却发现刚二十岁的他已经高大壮硕,看似惹怜纤逸的外表实则很有料!

古代的米素不素都很养人啊!

“呃……凤临,姐姐我也很高兴见到你,你能先放开我吗?”被困在小正太怀里的她轻轻出声道。

“不要!我一放你就跑了!”萧凤临想也不想的坚定拒绝,“你不是姐姐!我比你大!我就叫你星星!”

“好好好!我不跑!你爱叫星星就叫星星,问题是我这颗星星被你抱得喘不过气来了,你放不放?”

“啊!”一听到她说喘不过气来,萧凤临立即紧张的放开她,瞬间捧起她的脸担忧的察看,如两泓清泉的双瞳满是愧疚。

水潋星又是一愣,本以为只有楚楚可怜,纤弱娇嫩的女人才惹男人怜爱,原来这世间还有能让女人心生怜惜的男人。

“我没事。”他认真的神态害她也得严肃起来了。

小美男喔,真是玻璃心,伤不得,何况他真的好可爱!可惜有一点不可爱,就是在叫她姐姐还是星星的问题上,看得出来有某人霸道专制的影子。

“星星,你为什么会来这里?”萧凤临慢半拍的疑惑她的出现。

亲,你应该先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皇宫的好吧!

水潋星在心里腹诽道,不过看这小子单纯的脑袋,估计也没想到要追根究底。

“我来看太皇太后,可惜皇上下令不让我进去。”水潋星笑着摊摊手实话实说。

下一刻,她的皓腕猛地被抓住,然后,萧凤临看到了她手上包着纱布,又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咋呼,“你的手怎么了?谁伤的?!”

我可以说是你皇兄吗?!

当然不可以!又不是嫌局面还不够乱!

水潋星转了转心思,笑了笑,道,“我手出了点疹子,所以就包成这样了。”

“怎么会出疹子呢?一定不好受!”萧凤临握起她的一双手凑到唇边轻轻的呵疼,那神态简直认真得让人不忍心打断。

“咳咳……”

直到方全在旁边清了清嗓子提醒二位逾越礼数了,水潋星才慢悠悠的缩回手,瞪了眼方全,“咳嗽就喝止咳糖浆!”

方全被瞪得很憋屈的低下头去,他也是为了皇家声誉着想嘛,何况这舒妃还是太皇太后最看好的,要是与八皇子传出暧昧这不是又给太皇太后气受了。

谁知,水潋星的手刚收回,萧凤临又依然坚决的抓起她的皓腕,“你想进去是吗?我带你进去!”

喔!可爱的娃,又感动了她一把!

水潋星两眼冒心心,她觉得她家凤临为她出头的时候最帅了!(唔,又把美男收成你家的了。)

“八皇子,万万不可!”方全在他们跨入门槛前飞快过来拦下。萧凤临眼梢一抬,方全不禁瑟缩了下,到底是皇子,再怎么温顺该有的气势不会少。

“八皇子,这是皇上亲自下的命令,暂时不准舒妃娘娘探望太皇太后,请八皇子不要为难奴才。”方全有理有据的道。

“你是宫里盛传的舒妃?!”萧凤临的手缩了下,却又马上抓牢,娃娃俊脸上满是惊讶。

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是皇兄最宠爱的妃子!怎么可以是这样?!他还打算找到了她然后跟皇兄说娶她为妻呢!

“啊,原来我的名气已经这么火了。”水潋星佯装看不到他脸上的黯然,笑着打哈道,“对!我就是你皇兄的妃子,前朝公主,当今最受宠的妖妃!”

“不!不许你说自己是妖,星星在凤临心中是最美最好的!”萧凤临激动的反驳她的自我贬低。

水潋星华丽丽的囧了一把,她只是与时俱进啊,蛊惑君王,魅惑君心,祸国殃民,宫里看不爽她的人是这么说的啊!总结不就是妖妃了?

“呃……凤临,我最近跟你家皇兄闹了点别扭,你先进去看太皇太后,我有办法对付你皇兄的,你别……”

“不需要!只要我能为你做的我不要让别人来做!”没等她把话说完,萧凤临已经任性似的抓起她的手再次要闯入颐和宫。

这次方全怎么也拦不了了,因为萧凤临已经一拳打昏了他。

啧啧……还是年少轻狂的好啊,这一拳过去应该不轻吧!瞧倒下的方全眼睛都成国宝了。

小正太这么给力,她要阻止也来不及了,若那厮真怪罪下来再另当别论吧。

来到内殿,守着太皇太后的宫女们见到他们进来立即福身行礼,“见过舒妃娘娘,见过八皇子!”

“免!”两道声音异口同声,两人也已来到太皇太后的榻前。

“是舒画和临儿来了啊!”太皇太后由婢女扶着坐了起来,看到两人还缠在一起的手,嘴角的笑弧一点点僵住,三分不悦,七分不解。

水潋星立马意识过来,赶紧拨开了萧凤临的手,笑颜如花,“舒画给太皇太后请安!”

“临儿也给太皇太后请安!”萧凤临也乖巧的躬身俯首问安。

“好好!都起来吧!”太皇太后立即放宽了心笑逐颜开的朝水潋星招手,“舒画,来!”

水潋星怀着沉重的心情走上前把手伸到太皇太后的掌心里,太皇太后看到她包扎得圆鼓鼓的双手,不禁满脸愧疚的道,“我每次都伤你的手,真是让你受苦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乖乖听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