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3章:乖乖听话

《皇妃勾心斗帝》

第33章乖乖听话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怀着沉重的心情走上前把手伸到太皇太后的掌心里,太皇太后满脸愧疚的道,“我每次都伤你的手,真是让你受苦了。爱葑窳鹳缳”

“太皇太后,您别这么说,是我每次都把您气病的!您别跟我抢着认错啊!”水潋星感动的扁着嘴道。她今天就是专程道歉来了的,为嘛她老人家这点也要跟她抢嘛,存心让她心里过意不去!

“呵呵……那咱们扯平了!”

太皇太后开朗大笑,水潋星看得出来她今日的精神很好。

“临儿啊,听闻你昨日染了风寒,身子可好些了?”太皇太后看向旁边的萧凤临,发现他的一双眼没离开过水潋星身上,心里隐隐不安湄。

“谢太皇太后关心,临儿的伤寒已经好了!”萧凤临开心的道,倏然又想起来时母妃的叮咛,立马敛起笑脸轻轻咳了声,“好……多了。”

“那就好!那就好啊!”太皇太后放心的笑了。

“太皇太后,临儿虽然没能参加您的寿宴,但是临儿有给您准备寿礼了!”萧凤临欢快的转身从侍从手上接过龙凤雕纹的华贵锦盒,打开锦盒呈上谯。

太皇太后低头一看,脸上闪过惊喜,她伸手把锦盒里的东西拿出来,笑得合不拢嘴。

“临儿真是有心啊!天下有多少人想要一睹翎羽的‘凤凰于飞’,没想到哀家今日有幸见到了!”

翎羽是历史上一个精于绣画的男人,听闻这幅一问世就闻名天下的‘凤凰于飞’是花费了他大半生的精力所绣得,其绣工精湛,其神韵栩栩如生,传说就连过去历代君王为了夺得此绣画不惜以城池相抵。也有无数有钱人一掷千金要他绣画,他却视钱财如粪土,隐于山林,不问世事。

“太皇太后喜欢就好!”萧凤临搔搔头笑得有些心虚。

水潋星当然知道他为何心虚,依他这么温顺纯良自然还不会投其所好,费尽心机,估计又是燕太妃千辛万苦找来这幅绣画好让自己的儿子送上,博得太皇太后老人家的欢心,不得不说这算盘打得很响。

“喜欢!深得我心呢!”太皇太后让两位侍女把绣画拉开,苍老的手流连忘返的抚着这幅‘凤凰于飞’,目光悠远。

水潋星心想,这幅画里面一定有她最美好的寄托吧?凤凰于飞四个字光是想想都能让人涌起一股对幸福的憧憬。

看到太皇太后那么沉醉在绣画里,她给萧凤临使了个眼色,两人出声请示告退,太皇太后哪里挪得开心思,目光不离画,摆手默许。

·

“凤临,你有话要跟我说吗?”离开颐和宫后,水潋星终于忍不住在曲径假山旁停了下来,回头问身后一直闷闷不乐的娃儿。

萧凤临无辜的看着她,几次抿唇,终于沉沉的开了口,“我……还可以叫你星星吗?”

唔,现在才问不该觉得太迟了么?刚才在颐和宫开口闭口星星星星的不知道有多威武呢!

“那你想吗?”瞧他憋得那么苦,真是难为他了。

“想!”萧凤临恨不得把头给点到地上。

他不想叫她皇嫂,他只想叫她星星,那么美的星星……

“那是不是我同意你叫你就会一如既往?”

萧凤临再度飞快点头,生怕迟了她把话收回。

“那不就行了!”水潋星开怀而笑,这娃儿这些年一定活得很痛苦,有那么一个与他道不同的母亲在身边。

萧凤临被她那抹笑容迷住了,笑得像个痴儿一样傻呆呆的望着她,她笑得有多美他心里就有多美。

“问过朕了吗?”

冷如冰的嗓音自一旁***,惊醒了两个各有所思的人。

萧凤临看到自己的皇兄,立马回了魂,上前咧嘴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拱手作揖,“凤临给皇兄请安!”

萧凤遥冷睨了他一眼,越过他,上前伸手勾住某女的纤腰强行将她往怀里带。

水潋星使劲挣扎,倏然,威胁的话低低入耳,“乖乖听话!”

哈!要她乖乖听话,行!重新把她塞回娘胎吧!

她抬头对他冷冷勾了勾唇,双手抱上他的腰,在他自以为她愿意配合的时候她嘴角弧度得意的加深,借力使力整个人上下旋转180°,他失神的瞬间她已经成功脱离他的钳制。

萧凤遥面色更加沉冷,要不是方才他意会过来极快的全力搂紧她的纤腰,只怕她已经摔在地上了。

她是相信他一定会收紧力道护住她,还是太过相信她自己?

水潋星看都不看身后的男人一眼,在他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的转身离开。

“站住!”他冷冽的命令口吻使周遭一切沉寂。

“站不住!”水潋星头也不回的丢给他一句,继续往前走。

萧凤临自是看到了皇兄不悦的脸色,尤为担忧这样的她会惹怒皇兄,正想上前相劝,倏然,萧凤遥一个眼神,小玄子立即得令,一个纵身而起,踏过假山落在了水潋星面前,拦下了她。

“哟!小玄子,轻功不赖啊!”水潋星皮笑肉不笑的对他吹了个口哨,谁让他昨晚真的把小乖乖从她眼皮子底下抱去行刑,虽然……她后来知道所谓的行刑是把小乖乖完璧归赵了,可他跟着那蚊蛋‘狼狈为奸’就不对!

“谢娘娘夸赞。”小玄子笑得很假,娘娘的赞扬让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星星!”萧凤临还是克制不住的跑上前来轻轻拉扯她的衣角示意她别冲动。

这一动作全然落尽了深邃的黑瞳里,凤临对她的热切超乎他所想象的,这女人倒真能招惹,惹的全都是与他对立的人。

萧凤遥举步上前,粗蛮的将她勾回怀里,冷厉的看向自己的胞弟,不容置疑的命道,“叫皇嫂!”

“我不!”萧凤临脱口拒绝服从。

“叫!”萧凤遥冷然重申。

被逼的萧凤临看向低头不停扳开缠在腰上那只手的水潋星,摇头,后退再后退,大受打击的喊,“我不要叫她皇嫂!我不要!她是星星!不是皇嫂!”

水潋星因那失控的嚷嚷抬起头,正好看到萧凤临伤心的背影离去,她打抱不平的瞪他,“他要叫就随他叫,我本尊都没在意了,你计较个什么劲!”

她的无所谓更是让萧凤遥一恼,发狠的掐紧她的腰往上一提,逼得她的脸贴上他的。

“你还有理!朕的皇叔、皇弟皆因你失了魂!”他捏起她的下颌,咬牙切齿的字眼冷冷从牙缝里迸出。

“敢情好啊,刚好衬托出你的眼光!”她不怕死的继续在老虎头上拔毛。

“你真的如此认为?”只要她说是他绝对想撕了她这张嘴。

“不然呢?”

她挑眉故作不解,下一瞬,嘴旋即被狠狠封住,她的双手刚作势要挥打却已经被他半空擒住,速度快得她躲闪不及。

这绝对是又狠又凶的一吻,粗粝的长舌撬开她的贝齿,再加上掐在嘴边的手指施力,她想不‘欢迎’他进来都难!柔嫩的唇更不用说了,整个就是一狂暴,他完全是不分轻重的啃噬、撕扯!

这该死的男人发起狠来绝对能把人逼疯!

蹂.躏结束,水潋星抹着唇又气又恨的瞪他,绝对,绝对不谅解他的行为!

“星儿,朕觉得对你的耐心该到此为止了!”他的手将她的脑袋摁过去,大眼对小眼的道,那声音可以用阴冷邪魅来形容,莫名的让人胆寒,莫名的让人心颤。

直到他放开她离去,直到他的气息慢慢消散,水潋星还愣在原地没从他那句话里回过魂来。

什么意思?

他的耐心是有限的,也就是说她对他已经构不成影响了,他的自制力在她面前也能收放自如了,所以他要收回对她所有的纵容,不再给她好脸色看了,是这样么?

拜托!下次说话可不可以简单直接一点,这样太深奥会更伤人心的,万一理解错了岂不是让人白纠结一场?

不可否认,她的心犯贱的在慌乱,犯贱的在颤抖,害怕所猜想的成真……

·

绯色宫

“娘娘,这小银狐好可爱!难怪安逸王平日不离身了!”翠柳看着主子怀里抱的小银狐,由衷赞道,若不是碍着主子,她都想上前摸一把那柔软的毛毛。

“是很可爱不假,而且还是一只灵狐,本宫都舍不得拿它下手了呢?”夜妤一下一下的拨弄着怀里的小狐狸。

坏女人,别摸我!不许摸我!

小银狐在陌生的怀抱里不安的爬动,这坏女人的碰触让他害怕。呜呜……枉它有两位主子,不知道有没有一位知道它要遭殃了!

“翠柳,你瞧见没,它刚在瞪我呢!”夜妤欣喜若狂,心想:在这寂寥的深宫里有一只有灵性的宠物陪伴在身边也不错。

要不是她打听到皇上因为这小银狐而大发雷霆她也不会在知道皇上差人把小银狐送出宫的时候让人拦了下来。正因为这小银狐是安逸王的爱宠,她就能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一步步让舒妃那个贱人永不翻身!

“娘娘,奴婢瞧见了,想不到这小狐狸还跟娘娘闹气脾气来了。”翠柳也笑着附和道。

“难怪深得安逸王喜爱,只不过,再讨喜本宫也不会因此留情!”夜妤面上的喜色瞬时被阴狠取代,“翠柳,本宫吩咐的事办妥了吗?”

“回娘娘,已经办妥了。”翠柳也敛起了玩心,认真的回道。

夜妤满意的点头,再看向怀中可爱的小银狐,无奈叹息,“怪就怪你跟错了主子吧。”

今夜,她将要迈出第一步复仇之路,以及,又朝那个人靠近了一步。

那个从来未正眼瞧过她,就连她站在他身边都能被忽略的男人。

自进宫见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盼望着那样清冷孤傲的眼神有一天能落在她身上,哪怕只是一眼就好。

以前,她还觉得尚有希望,可自从舒妃那贱人被他看上后,她的希望就一点点的毁灭了,甚至还害她在他面前失礼了。

这口气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咽得下!

·

“怎么样?找到了没?!”

午后不久,水潋星就收到萧御琛捎入宫来的信,说是如果可以,就先让小银狐在宫里给她作陪。

看到这信,她彻底懵了!

不是说已经完璧归赵了吗?为什么萧御琛还会捎这样的信来?

难道萧凤遥在骗她?

直觉告诉她不可能!那厮虽然在某方面很蚊蛋很鸭霸很专制,可是他说放了就是放了,绝对不会食言。

于是,为了慎重起见,她先让绿袖带着人在宫里各个角落找一找,兴许是小乖乖顽皮躲到哪一处,又或许小乖乖太可爱,有人看到太喜欢于是延迟了送出宫的时间。

“娘娘,整个皇宫几乎都找遍了,除了妤贵妃和婉贵妃的宫苑,还有盛华宫、颐和宫、落霞宫。”绿袖气喘吁吁的道。

“嗯,你们先退下歇一歇吧,我再想想办法。”水潋星脸色更凝重了,如果小乖乖出了事她怎么跟萧御琛交代,小乖乖可是跟了他十几年了啊。

“娘娘,要不去禀告皇上吧,也许皇上知道小银狐的下落,就算不知道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整个皇宫翻过来都没问题。”绿袖看着她忧心如焚,脸色略显疲惫,不由得建议道。

“不能!”水潋星丝毫不考虑,她不想应了他那句话,她不想让他觉得她没他不行。

绿袖无奈,只好带着人退出了瑶安宫。

庭院里只剩下水潋星一人,她留意了下四周,面朝天空,双手做喇叭状的喊,“小七!小七!”

喊了两声,一只七彩文鸟翩翩展翅而来,盘旋在她头顶上,而后落在她肩头。

“打扰人家睡午觉呢!”小七埋怨道。

“对不起嘛,我有事要你帮忙,很急!”水潋星好声好气的讨好道。

“嗯,说吧!只要你每天给我准备好吃的!”小七哥好商量的道。

“一定!”水潋星答应了下来,伸出手让它站到手背上,扭着头跟它说话实在太累,何况是悄悄话。

“你马上帮我去盛华宫、颐和宫、落霞宫、绯色宫、雨晨宫探一下是否有只小银狐的踪迹,有的话即刻回来告诉我!”

“啊!这么多地方,你要我一下子去探,要鸟命的!”小七哥扑闪扑闪翅膀表示惊恐。

“拜托拜托啦!”水潋星扁着嘴可怜兮兮的央求。

“呃……好吧!看在你也算是我主人的份上,等我消息吧!”小七哥勉强答应了,扑哧展翅飞走了。

水潋星松了口气的回过身,正好看到绿袖端着茶傻愣愣的站在宫门口,瞧她那惊呆的模样似乎来了很久。

“绿袖,你全都看到啦?”水潋星坦然的笑了笑,她一开始就不打算瞒这丫头,只是怕吓坏她而已。

“娘娘,你……你懂鸟语??”绿袖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舌头,把茶端上来放在石桌上,仍是不敢相信自己方才所见到所听到的。

“啊,懂那么一点点。”水潋星漫不经心的回答。

看到她懂鸟语都这么惊惧了,若是知道她能召唤各类动物还不把人直接吓到阎王爷那去了,所以,还是少说为妙吧。

“那上次你知道妤贵妃要换我们寿礼的事也是那只鸟事先通知的?”绿袖大胆猜测道。

“啊,是啊!它是我的大内密探!”水潋星倒了杯茶喝,一心等消息。

“娘娘真厉害!”绿袖笑得有些不自然,水潋星当那是她震惊过度。

“娘娘,那绿袖再出去找找吧,您别急。”见到她眉心紧蹙不展,绿袖转身就走。

水潋星很欣慰身边有绿袖,但愿,小七真的能给她带回好消息吧,不然,她也只能杀到盛华宫去了……

等啊等,等到她都把桌上这壶茶喝完了,小七哥总算回来了。

“小七,怎么样?有没有?”水潋星把它接到手上,焦急的要知道结果。

“没有!你说的地方我都找过了,没有你要的小银狐!”小七说完好似生怕又有任务一样,飞快展翅离开了。

没有?

难道萧凤遥是骗她的?可是没必要啊!他真要杀小银狐谁拦得住?没必要骗她!

算了,狐命关天,她还是去问一问吧!

水潋星正要动身前往盛华宫,倏然,天外飞来一个小石仔滚落在她脚边,上面还包着纸条。她眉色一凛,赶忙弯下身捡起来看。

[欲要回小银狐,入夜戌时悦然轩]

悦然轩?那是什么地方?!

喵了个咪的!小乖乖果然被不明人士个扣押了!可是,悦然轩是在宫里还是在宫外啊?

“绿袖……绿袖……”

为今之计也只有把绿袖当百度用了。

听到叫唤的绿袖匆匆赶进来,水潋星看到她脸色有些……不寻常,心想估计是她懂鸟语的事吓到人家了,也没往心里去。

“娘娘,您这么急着唤绿袖是否小银狐有消息了?”绿袖依旧恪守礼数的欠了个身,才问道。

“有!它被无耻小人抓了,我找你进来是想问你,你知道悦然轩在哪吗?”

一听到‘悦然轩’三个字,绿袖整张脸都白了,她脸上的表情可谓是千变万化,甚至是惊恐的摇头,口齿不清,支支吾吾的道,“不……不知道。”

不知道?才怪!

水潋星不相信的抓住绿袖的手,带着凌厉逼近她,“绿袖,别骗我,你一定知道!快告诉我那悦然轩在什么地方,我得去救回小乖乖!”

“娘娘,您别问了!那地方您不能去!”绿袖拨开她的手,为难的转过身去。

“为什么不能去?那地方生人勿近吗?”水潋星扳回她的身,要她说实话。

“娘娘,算绿袖求您了,为一只小银狐丧命不值得!”绿袖扑通下跪,乞求她别再执着小银狐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背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