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6章:冷战

《皇妃勾心斗帝》

第36章冷战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倏然,一只手抓住了她往后挥的柔荑,冷丝丝的嗓音从脑后传来。爱煺挍鴀郠

“没朕的允许,你以为冷宫是你想进就进的?”

“你有两个选择,一,把我打入冷宫,二,放我出宫!”水潋星回过身,两人气势不相上下。

萧凤遥伸手将她勾入怀中,掐紧她的腰肢,“没人能让朕做选择!”

“现在就有了!”她娇笑着勾搂上他的脖子,要做戏是吗?她不差于他滟!

他可以漠然以对,她也可以巧笑盼兮!

“星儿,你该知道朕无论如何都不会放你离开的,就算毁掉所有让你向往的人、事、物!”修长的手指滑过她颈上,往她的领口探去。

水潋星心一惊,握住了他的手指,“我向往的东西在你看不到的世界,你毁不了。”除了你塌!

愚蠢的对你动了情,有人说爱情就是一种信仰,如果是,那你就是我的信仰,如果信仰都没了,这里还有什么可留恋的?

水潋星笑得很灿烂,只有她知道自己的心有多难受,就好像欣喜的以为拥有了自己最梦寐以求的东西,然,一睁眼,一切化为乌有。

“星儿,现在你在朕的世界,你离不开的!”借尸还魂的传说他不是没听说过,也不曾亲眼所见,更不会去相信这无稽之谈,可是现在,他不妨愿意相信一次!

“是你把我推开的不是吗?”水潋星踮起脚尖,在他耳畔轻笑,“萧凤遥,我不要一个不相信我的男人!”

萧凤遥眸色一沉,将她推向了一人高的假山后,“那你呢?你让朕相信了吗?你与朕的皇叔、皇弟缠在一起,朕追究追究倒是朕的错了?!”

该死的她!可以为所有人考虑,就没想过在他的立场上想!他就这么轻易被忽略?

“我认识他们是我的错吗?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额上有写萧凤遥的皇叔、皇弟吗?如果有我会离得远远的!行了吗?!”水潋星生气的对他吼了回去,他以为她好欺负吗?凭什么都是她的错?

跟他在一起就要失去自由交朋友的权利吗?她又不是愿意搅进这场浑浊里。

萧凤遥一时无话可说,俯首擭住了她的唇,将她的双手举止头顶压住,另一手箍紧她的下颔不让她逃离他的吻。

水潋星不甘心被他当宠物一样喜欢就赏个吻发恼了就罚个吻的变态方式,她想要像上次在山林猎场的时候那样如法炮制,只是她刚要咬下,一根手指趁虚而入,尖锐的牙齿尝到了血的味道,却不是她的。

萧凤遥止住了这个吻,抽出闯进去的食指,食指上一点点鲜血溢出,他甚至看都不看一眼,直接抽过她腰间的丝绢按在手上,重新将她困在他与假山之间,气息均匀的俯首看她。

“朕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你,不许与皇叔太靠近,你把朕的话当耳边风,嗯?”

“干嘛不,他比你好太多了!他永远不会像你这样强迫我接受我不喜欢的事!”又是一句胡话,说出口后就悔了。

萧凤遥脸色一沉,猛地压紧了她,却什么也没没说,只是紧紧盯着她桀骜不羁的眸,好半响放开了她,仿似席卷狂风暴雨离去。

她又再一次拿皇叔来衡量了他!

很好!她什么都没意会到,却非常明白怎样才能让他难受!

女人啊,他认定她只是觉得她是个可以照亮他黑暗的明灯,既然,她毫无作用,何必再伤神劳心?

·

自那次以后,水潋星再也没见过萧凤遥,两人算是彻底进入了冷战时期,谁也不见谁,谁也不打扰谁,明明身在皇宫却如同身在不同的两个世界,互不相干。

“舒画,我听说你和皇上最近吵架了?可有此事?”

今日,秋风明媚,太皇太后休养了一段日子后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一大早就钦点水潋星陪她游园,倏然不经意的提起倒让水潋星接了个无措。

“太皇太后,我哪敢跟皇上吵架,又不是不要命了!”水潋星俏皮的吐吐舌道。

“呵呵……我知道你敢,也只有你敢!”太皇太后握过她的小手慈祥的笑道,“我看得出来遥儿对你很上心。你难以想象,一个对自己的父皇期望很大的孩子在关键时刻听到自己的父皇下令对他们母子杀无赦的时候有多心寒。他本是个爱笑的孩子,却因为那件事后性情大变,整日就坐在悦然轩门口不吃不喝,就抱着他母亲遗留下来的花一动不动。要不是我陪着他走过那段艰难的日子,只怕现在他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舒画,都是我的错啊,是我没教好自己的孩子,才会殃及子孙。”

太皇太后说着说着热泪盈眶,她捻起帕子拭了拭湿润的眼角,继而道,“孩子,遥儿自小就封闭自己的内心情感,他若是伤着了你你多担待点,耐心的去包容他好吗?”

“呃……呵呵,我会的。”瞧见老人家满目期盼,不忍心叫她失望,水潋星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来。

还包容,他们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包容能解决得了的吧!

“那太皇太后,当年挟持皇上母子的刺客是谁啊?他大仇得报了吗?”水潋星忽然想起屡次被忽略掉的问题。

被问到这里,太皇太后倏然目光闪烁了起来,看向远处道,“舒画,那边的花开得很美,陪我过去瞧瞧。”

知道太皇太后是故意避开话题,水潋星无奈只好作罢,笑着搀扶她过去……

赏了一个时辰的花,终于回到颐和宫,水潋星斟茶倒水,勤快的当了把跑堂店小二。

“舒画,你有话要对老婆子我说吧?”太皇太后也不是傻子,她午后刚过就跑来这边献殷勤了,她是花了眼但没瞎。

“额呵呵……太皇太后,我是有话想对你说。”水潋星看了看四周的人,太皇太后看出她的心思,便挥退所有,“现在你可以说了吧?”

“太皇太后,您能保证不生气吗?”毕竟她接下来的话很容易刺激到她。

“你要惹我生气吗?”太皇太后笑道。

“不是!”水潋星飞快摇头。

“那不就行了,有什么话就说吧孩子。”瞧她那战战兢兢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欺负她了呢。

水潋星上前一步以免听了她的话后老人家会气得滚下坐榻,、。她嗫嚅了会,尝试着开了好几次口,终于鼓足勇气出了声,“太皇太后,我要说的事是关于安逸王的生母皇贵妃。”

“住口!如果你是替那逆子来当说客的那你可以离开了!哀家不要听!”

水潋星话音刚落就遭到太皇太后的强烈驳回,只要一提到安逸王三个字就好像让她想到什么血海深仇似的,握拳、咬牙、目露悔恨,然后跟‘慈祥’完全搭不上边了。

“太皇太后,难道你不觉得事情是该结束的时候了吗?其实只要你解开心结,所有的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啊!”水潋星仍不死心的抓上她的手恳切的道,如果失去了这次机会,也许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

“住口!我不要听!我不要听!来人!快来人!”

外面听到太皇太后不寻常的呼喊声,一窝蜂的涌了进来,跪倒在地,“太皇太后,奴才在。”

回话的是方全,他双膝跪在地上,一双眼只是贼贼的撇了眼水潋星,然后深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送舒妃出去!”太皇太后不再看一眼忤逆她的水潋星,指着门口方向不容置疑的道。

“都给我退下!”水潋星拿出帝玉威严冷喝,这是她最后一次用帝玉了吧。她预感今日再不说完以后就没机会了。

所有人看着她手上的帝玉再看看太皇太后,太皇太后看她一脸固执,就连帝玉都拿出来了,只好捂着心,无奈让进来的人退了出去。

“太皇太后,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说,您知不知道安逸王暗中招兵买马要造反的事?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能让他的母亲回到皇陵与先先皇相聚。您有没有想过,倘若他起兵造反,皇上他该怎么做?您也应该知道燕太妃她野心勃勃,到时候两面夹攻,腹背受敌,四面楚歌,您乐于见到那样的局势吗?其实这一切,只要太皇太后您想通了,安逸王完全不足以为患不是吗?”

“舒画,我明白你一直都想知道我和安逸王之间的事,但是,你要老婆子我如何启齿?”太皇太后气得捶胸顿足。

在盛华宫接到消息的萧凤遥刻不容缓赶过来正好瞧见太皇太后一副气郁成疾的模样,他箭步上前一把挥开水潋星,并让人把太皇太后扶进内殿歇息。

水潋星看着多日未见的他,依旧是俊庞如霜,目如利剑,没有流露一丁点对她的思念。

她在想什么呢?他既然狠心不来见她,又怎会想念?

“你到底想做什么?气死皇祖母才是你最终的目的吗?!”直到太皇太后完全进去了后,萧凤遥上前来伸手就是掐紧了她的脖子冷冽质问。

“不是,我……”

水潋星骇然瞪大双瞳,双手抓着他桎梏上来的大手,吃力的扭头不舍的看着太皇太后被方全搀扶进去,她还想知道太皇太后的答案是什么,也只有帮太皇太后解开心结才能让一切平息不是吗?

“朕给你这块帝玉不是要让你害死皇祖母的!”萧凤遥一把夺过她手心里的帝玉,拿在她眼前厉声厉色。

“我没有要害太皇太后的意思,一丁点都没有!我只是……”

“只是什么?又想帮皇叔探听什么消息吗?”他冷冷嗤笑,松开了手,将帝玉收回袖中。

“萧凤遥,你简直不可理喻!就算我真的想探听什么,你们又会让我探听到什么吗?”水潋星生气的挥开他的手,转身跑了出去。

身后的男人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沉不住气的一脚踹飞了圆凳,几日不见,他以为可以慢慢平息对她的在乎,却没想到见到那张明显瘦了一圈的脸后,他才发现自己思她如狂!

·

“蚊蛋萧凤遥!他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蚊蛋!”

水潋星一口气跑出颐和宫,随便找了座可以隐身的假山藏了起来,面对着假山一连踢了几脚出气,双手叉腰,抹了把酸鼻子,昂首望着蔚蓝的天空,怎么的也不让那眼泪夺眶而出。

她没那么不争气,她才不要因为他莫名其妙的话哭呢!

忽然,一个物体从另一边的假山撞了过来,她没看清来人劈头就骂,“眼睛长屁股上啊!”

“嘘!”来人一回身立马捂住了她的嘴,用身为男人的天生优势把她压在了假山上,一直回头眺望他躲的人有没有找过来。

原来又是小正太,他应该又是在躲那个岚公主了吧,上次造访落霞宫的时候有幸见到了,那活残了的小丫头发飙的原因就是因为找不到八皇子,她也听到燕太妃说八皇子是她的,跑不掉。

所以,这小正太是在躲他的未来老婆!

想到这么可爱的美男将来配那么个丫头,心里就不由得替他惋惜,这么清清白白纯纯净净的娃,糟蹋了啊!

“呼……总算走了!”萧凤临松了口气。

“你的手再不拿开我就咬了!”见他危机解除,水潋星出声恐吓道。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萧凤临简直是欣喜若狂的抬起头,“星星!怎么是你?要是知道是你,我……”

“你就怎样?就不会把我压着,就不会捂着我的嘴!”水潋星拨开他高兴得忘记拿开的手,佯装生气的道。

“星星,我错了嘛!要不下次我让你压回来,或者你现在打我骂我也行,先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受伤了?”萧凤临紧张兮兮的将她娇小的身子转了个遍,分外仔细的看了一眼,才放心。

“干嘛扁着个嘴?”

水潋星见对她行注目礼完后的孩子没动静,抬头便见到他扁着粉色的唇,可怜兮兮的仿似犯了天大的错一样,萌得她心里那叫一个酥。

“我怕我一不小心伤害了你。”要是伤了她,他可不原谅自己。她可是他第一个想要保护的女人呢!

水潋星哭笑不得,伸手拍拍他的肩膀,道,“我这不是没受伤嘛,别一惊一乍的,嗯?”

“星星,你眼睛干嘛是湿的,有谁欺负你了吗?”萧凤临看到她眼角遗留的泪光,本能的抬手去替她拭泪,脸上的神情就像是谁欺负了他最在乎最宝贝的东西一样,气得阴沉。

当然有,你那万能的皇兄!

水潋星在心里负气的接话道,看到凤临那么紧张那么在乎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欣慰的。

“凤临,我认你做我弟弟好不好?”水潋星轻扯他华贵的衣袍低声要求道。

她是家中的独生女,老爸老妈的掌上明珠,一直想要来个义结金兰神马的,可是都遇不到对盘的,偏偏来到这古代啥都不缺了,就连老爸老妈担心她那颗心老不荡漾的问题也解决了,老天一定是在愚弄她,让她所有的人缘都长这古代来了。

“不好!一点都不好!我分明比你大,干嘛认我做弟弟!”萧凤临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他才不想要跟她称兄道妹呢,他只想叫她星星。

水潋星见他老说比她大有些不服,她要他附耳过来,在他耳畔悄声道,“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喔,其实我已经二十三岁了,比你大,所以你叫我姐姐不丢脸的!”

“我才不信!”萧凤临咋舌,一抬头便瞧见了走过来的萧凤遥,他愉悦的喊了声,“皇兄!”完全没留意到这位皇兄脸色有多难看。

萧凤遥沉着脸走过来,对萧凤临淡淡的点了下头,伸手就将水潋星扯进怀里,大手紧扣在她的肩上,恰似温柔的俯首在她耳畔低语,“怎么一声不响的跑这里来了,害朕好找。”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足以让萧凤临听得见,他看着两人搂在一块,小拳头攥得紧紧的,好像自己的东西被抢了却又没办法夺回来一样气恼。

他莫名其妙的温柔让水潋星恍惚了一下下,而后想起他就是害她差点飙泪的罪魁祸首,猛地挣扎了起来。

“哈!你这脸变得可真快唔……”

水潋星话音未消,开启的唇已经被封住,湿re的长舌第一时间就闯了进来,扫弄她的。

她不知道他的手是怎么变换的,眨眼间就将她挥舞的双手强行放到了他的腰间,两人此刻的姿势看起来再和谐不过。

她的眼角余光看到了萧凤临受伤的模样,心儿一紧,本能的想要推开萧凤遥,却被他桎梏得更紧,吻得更深。

不知过了多久,他离开了她的唇瓣,热吻滑下她的颈畔,挑开领子在雪白的颈侧重重的吮出痕迹。

“嘶……”像是被水蛭咬了口,水潋星倒抽口气滑到嘴边的那声‘疼’被她硬生生咽了回去。

“他走了,你没必要再做戏!”她使尽全力推开了他。

萧凤临满眼受伤离去的样子已经深深刻在她的脑海里,她终于也意识到了凤临对她非一般的感觉,这能是她的错吗?

或许吧!

这男人向来只按自己的想法做事,从不顾虑别人的感受吗?那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难道他就不想过这样会伤到他的心?

“朕与你亲热何时在做戏了?”萧凤遥轻而易举将她扣回怀中,低头看着气得双颊晕红的她。

方才那一吻,他确实故意吻给凤临看的,只想让凤临认清事实,不过却也是他想要的,他想要吻她,疯狂的想要吻得她软在他怀中,那样有气无力的她才乖。

“是!你不是做戏,我是行了吧!”瞧见他眸中不寻常的炙热,对这种眼神水潋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她气势昂昂的吼完后便低下头去,不愿让他看到她脸红了。

“是吗?如你所愿!”萧凤遥冷邪勾唇,猛然收住臂力,将她往后一推,把她困在自己与假山之间。

“我才不陪你疯!”他眼中狂燃的火焰让水潋星立马后悔了自己刚才负气的顶嘴了。

她怎么忘了他从来就不是善类啊!

“你不是说那是做戏吗?朕现在就要跟你做一场戏!”他眼里闪过邪佞之色,将娇小的身躯又压回假山上,庞大的身躯紧贴而至……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猫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