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7章:有猫腻

《皇妃勾心斗帝》

第37章有猫腻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不是说朕在做戏吗?朕现在就要跟你做一场戏!”他眼里闪过邪佞之色,将娇小的身躯又压回假山上,庞大的身躯紧贴而至。爱煺挍鴀郠

“鬼跟你做!”

水潋星要从他腋下逃离他却早已洞悉,把她拦截了回来,炯亮的眸光紧锁在她气红的脸蛋上。

“记得吗?你还欠朕三十一个侍寝夜!”萧凤遥的声音沉得蛊惑。

“哪里还有三十一个!”明明他们已经做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好不好滟?

前一秒还气鼓鼓的水潋星下一秒已经傻得掉进别人的陷阱里,居然真的低下头弯起了手指头数起来。萧凤遥欣然勾唇,他喜欢这样在他面前笨笨的小女人,而不是张牙舞爪,浑身带刺一样的。

也许,皇祖母和皇叔之间的事对她真的太不公平,毕竟她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以她那颗好奇的脑袋想要找皇祖母问个清楚也不无道理。

可是,该死的!她就不能乖乖听话别跟皇叔和凤临太过亲近吗?她知不知道这样会让他很为难岁?

“你耍我?!”把十只手指都数完了的水潋星忽然慢半拍反应过来,揪着这代表至高权力的龙袍,一副要算账的模样。

“你的确还欠朕三十一个侍寝夜!之前那几次朕可没说是侍寝!”冷峻的容颜狡猾的似笑非笑了起来。

“哪有!那是你自以为是那样,我可不承认!何况,柏雪已经从我这里买走了,要说欠也是她欠你的,你去找她侍寝吧!”反正谅他也不敢,朋友妻不可欺嘛!

她可是从苍轩嘴里彻底弄明白了他们三俩的关系,他和苍轩是同门师兄弟,后来十岁那年,这厮上沙丹寨认识了柏雪,柏雪因为生长环境,一出生就匪里匪气,听说还是靠她威胁她老爹,她老爹才答应帮当时还是小屁孩一个的萧凤遥呢!

“柏雪于朕只是妹妹。”看她这样子想必是已经知道苍轩和柏雪的关系了,不能再看到她吃醋的模样还真有点可惜。

水潋星白了他一眼,忽然想起了什么,炸了起来,“上次柏雪给我的那块帕子呢?”

那帕子可值五千万两黄金呢!

她记得那天晚上柏雪走了后,他把她抱到浴池,然后两人发生了狗血的争执,还血光四溅了。

嗯,是夸张了点,可是那块帕子到底遗落在哪个角落了?她怎么也想不起来?

看到她这么个可爱的样子,萧凤遥生平第一次怀疑自己这么多天来的坚持是错的!她是个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女人,只要用心的哄一哄,她立马笑颜如花,完全忘了前一秒的不快!

这样傻的女人会在他最悲伤的夜里,用最简单看似无理取闹的一句话温暖了他的心。

那一夜,他要她要得很疯狂,将心底那道沉重的枷锁全都套在她身上,也不管她受不受得住,硬要拉着她一起陪他沉沦。她明明已经累到极致了却还傻傻的答应他:好!今晚就是死我也要陪你疯!

她的善解人意从来不说出口,只会用行动来表明!

“你何时不跟皇叔来往朕就何时把帕子给你!”萧凤遥亲吻她的发香,而后害死放开了她,他想要她却还不至于到强占的地步。

“你这是变相的要挟!我不懂,你对安逸王不是很好的吗?我还一度认为你们有龙阳之嫌!”

为了他手上的一点点伤而紧张万分,那次他因为她而摔断手回宫后把宫里的御医全都派了过去。唯独在太皇太后这件事上,萧凤遥没表现出任何的关心,反而冷淡漠然,一直站在旁观者的位置淡定的冷眼旁观这一切。

她不懂,为什么他对一个人可以时好时坏?

她知道太皇太后是他最在乎的人,因为太皇太后是唯一一个带他走出那段黑暗的人,或许,他已经把太皇太后当做一种支撑。潜意识里因为他母亲的事留下了阴影,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拼尽所有去保护。她有预感,若是太皇太后发生了什么事,天下必定大乱!

“若没有皇叔就没有朕,朕对他好也是有限的,只要他安分守己便什么事都没有。”萧凤遥轻轻将她拉离了假山,把她冰凉的小手握在掌心里把玩,垂下的目光有些黯然。

“可是,从头到尾对他一点都不公平!”且不说他是不是真的城府极深才远离朝政,光是凭他二十多年前冲入皇宫拼命救出他们这已经是大功一件了,为什么他等了那么多年还是等不到他该得的?

“星儿,够了!别再激怒朕,这对你没好处,嗯?”萧凤遥意识到她反应过于激烈,眸色一沉,淡淡出声喝止。

“到底……”水潋星真的很想脱口问到底萧御琛的母亲或者萧御琛和太皇太后之间有什么瓜葛,可是又怕这一问成了挖别人的伤口,她抿唇想了想还是作罢。

那一夜,她没有忘记,也不敢忘记,是压根就忘不掉他陷在过去那段可怕的记忆里再也回不了魂的模样。

难以想象,腹背受创的女人还能支撑到把自己的孩子推出火海,她是个很伟大的母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被乱箭射死不得不引火自焚,如果换做别人未必会有那样的勇气!

萧御琛的母亲无故自缢身亡,也许不是无故,只是她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已。

再是萧凤遥的母亲死在火海里,那最后一口热血喷在他脸上给他留下了永远也抹不掉的阴影。

两代帝妃,两种不同的宿命,那么,到她这一代呢?她的到来是不是注定也要延续一场悲剧?

一种不安的预感爬上心头,水潋星甩甩脑袋,不让自己再想下去。

她的人生向来是阳光普照,绝不适合演悲剧的!

“手怎么突然这么凉?”

一直握在掌心里的柔荑倏然变得冰凉,萧凤遥浓眉一蹙,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发现有细微的冷汗渗出,甚至感觉到她有刹那的颤抖,就连脸色也有些惨白,他不悦的皱紧了眉,“你想到了什么?”

她一定是想到了什么才会骇然得发颤,是什么让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一想到就毛骨悚然?

“想知道?”水潋星见他那么紧张,伸手指挑了把他弧度甚好的下颌,补上未说完的话,“做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在假山另一边守候的小玄子周到的把一件明黄色的披风呈上,有卖弄耳力甚好的嫌疑。

“星儿,别忘了,你答应过朕的,不论将来成人还是成魔你都跟定朕了的!”萧凤遥把披风取过来紧紧给她披上,把一双柔荑握紧掌心里包裹住,以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他的语气是无比凝重的,就连在处理国家大事都无法相比,他垂下眸不想泄露眼底不该有的色彩,也不愿意承认自己内心在害怕。

“当然!我说得出做得到!”水潋星抽回手很爷们的拍了拍xiōng部,踮起脚尖,在他耳畔道,“偷偷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可不轻意给承诺的!”

说完,还不忘拍了拍他肩膀,很难不让人自动解说为:放心,你的人生我负责了!

萧凤遥看到她又恢复了那**自傲的姿态,不禁失笑,若她是男人,不知有多少姑娘家遭殃了。

见她嚣张完转身就走,萧凤遥拉住了她,“朕今夜过你那去。”

这绝对只是告知,不容拒绝!

“嗯哼?”水潋星回眸对上他有所暗示的目光,笑若星辰,“好啊!我会洗好香香等你的!”

瞧她笑得跟狐狸似的,拼命的挑眉撩拨他,萧凤遥大手风驰般的扣住了她后脑,火热的唇重重盖上了她得意上扬的小嘴。

“朕接招便是!”

·

“娘娘,您确定要这样做吗?”

刚用完晚膳,天色已经渐黑,再过不久皇上估计就要来了,绿袖瞧自家主子悠悠的坐在小轩窗前脚下踩着一个巨大算盘,滑来滑去,滋溜滋溜的响个不停,这还是她今儿个从颐和宫受了气回来后命人打造的,

本来她还挺新奇的,可是娘娘说要用这个来整整皇上,这下她哪还敢好奇,不得抱紧了脑袋忐忑的劝阻。

“你放心啦,百分百靠谱,绝无意外!”水潋星一脚撩起算盘摇得哗啦啦的响,那声音简直就是一种享受。这算盘有到她半腰长,宽嘛,足够跪两个膝盖了!

那厮在伤害她后还能那么若无其事的想来跟她占一边的床,没那么便宜的事!

“对了!绿袖,说到意外,我问你件事!”水潋星忽然想起那两件证物消失的诡异,扛着算盘走到绿袖面前,围着人家打转。

“娘娘,您问!”绿袖被她诡怪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

“我那晚回来的时候是把两件证物交给你保管没错吧?”水潋星停下了打量的目光,直逼绿袖的眼睛,这双不是很大的眼睛清澈见底,面对她的直视那么坦然,完全不像是背地里做了坏事的色彩。

绿袖咬咬唇,扑通跪了下去,“娘娘,是绿袖不好!昨晚绿袖替娘娘张罗热水沐浴的时候一不小心把两件证物掉到水里去了,等绿袖捞起来已经迟了!”

“笨!当然迟了!墨遇到水会化的嘛!蔻丹遇到水也会融的嘛!何况那么下一片不融化也找不到了!”水潋星伸手扶起了绿袖,毫无疑问的相信了她。

一个宁可被折磨致死也不愿意栽赃陷害她的丫头怎么可能会骗她呢!她没忘记那天闯入绯色宫里推开暗室的门的时候瞧见奄奄一息的绿袖那种场面,就像一根刺狠狠扎入她的心窝,尤其是看到那些行刑的还打算再盖一张贴加官上去。

现在想起当初的情形还是觉得惊心,她不敢想象,若去迟一步后果会怎样!

这样一个忠心耿耿、为了主子连命都可以不要的丫头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她会背叛她的。

“娘娘,您愿意相信绿袖了?您不怪绿袖吗?”绿袖受宠若惊的看着她。

“我为什么要怪你,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水潋星把算盘扛回桌上,说得云淡风轻。本来她就没打算要追究,只是想起了就顺便问问而已。

“娘娘,这事还不大吗?您差点就让妤贵妃给害了!”绿袖冲上前生气的道。

估计是生气她这个主子不争气吧!

水潋星这样子想,她拍了拍绿袖的肩膀,笑着安慰道,“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小账攒一起,到时候一块算!瞧,这么大的算盘,还怕账算不清吗!”

说着,水潋星又卖弄起了她的巨大算盘,再探头看看门外,总觉得今夜的时间过得特慢!

那厮该不是要等她睡了才偷偷摸摸进来吧!她可不想再来一次‘摸太监’。

“娘娘,你对绿袖真好!呜呜……”绿袖感动得一把扑进主子的怀里哭了起来。

“你是我家的,不对你好对谁好!”水潋星搂着她心不在焉的安抚,一双眼始终探向外面,翘首以盼。

绿袖听到这话虽然更感动了但是看到主子心焦的模样便立即止住了哭声,拿出帕子拭泪,一同望向外面道,“娘娘,皇上只怕是政务繁忙,要不,咱们拿出那座动物园来玩打发打发时间?”

真想不到一座精心雕刻的动物园也能让娘娘找出玩法来了,这些天皇上不来的日子,娘娘不是钻研钻研那盆花就是玩玩皇上送的那座动物园,好不惬意。

“没心情!”水潋星有种被放鸽子的感觉,无精打采的把算盘扔在了桌面上,一屁股坐在那里,趴在桌子上,纤纤玉指有一下没一下的乱拨算盘上的算珠。

活该!谁让这颗蠢心对哪个男人动心不好,偏偏选了个皇帝!

绿袖也知道主子有些不耐烦了,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倏然瞧见一抹人影踏入了宫门,她欣喜的叫了起来,“娘娘,你看谁来了?!”

水潋星双瞳发亮的往外望去,看到是小玄子后双肩又垮了回去,只有小玄子一个人来她已经做好彻底被放鸽子的心理准备了。

“奴才参见舒妃娘娘,娘娘万福金安!”小玄子进来笑着躬身作揖道。

“少跟我来这套!你家皇上该不是怕来我这接招吧?”水潋星摆手免了他的礼,心情不佳却还是逗弄起了小玄子。

“回娘娘,皇上要奴才前来告知娘娘一声不必等了,皇上今夜恐怕无法脱身。”小玄子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极为闪烁,水潋星也注意到了。

她一拍而起,走到小玄子面前勾肩搭背,“小玄子,我平时待你不薄吧?”

“娘娘待奴才极好!”

好到他有抹脖子的冲动!有事没事总爱拿他耍着玩,小魔女一个!

“那……皇上今夜怎么就还得加班加点了?白天偷懒了?”

她觉得这里面有猫腻!绝对的有!

早已习惯了水潋星说话方式的小玄子搔搔头,笑得分外心虚,“娘娘,皇上乃一国之君,政务缠身是应该的,您就多体谅些吧。”

“体——谅!”水潋星拉长了音,华丽了的转了个圈,打了个响指,指向绿袖道,“绿袖,去把我每晚喝的那碗补汤端上,姐姐我这就去体谅体谅你们的皇上!”

那补汤是萧凤遥特地吩咐御膳房给她熬的,说是给她调身子,虽然没病没痛的,体质却过于寒凉。起初她宁死不喝,后来喝着喝着就习惯了,一晚不喝还睡不着!

“是!”绿袖佯装见不到小玄子拼命使的脸色,利落的应了下来,一同踏出宫殿。

“娘娘不可!”小玄子大胆冒犯的冲到前面拦下了她们,“娘娘,皇上处理政事的时候不希望有人打扰。”

“小玄子,你知道什么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不?政事?我倒想知道他干的是哪门子的政事!”水潋星一手推开了挡道的小玄子,踩下台阶。

她这绝对不是去抓奸,只是想求个明白,好睡得安心而已!如果他真的正‘忙’,她自然不会打扰他,还乐于给他加油助阵呢!

想是这样想,为毛她心里有种自欺欺人的忧桑感?

“娘娘,奴才知道您关心皇上,要不,您的心意奴才替您送去可好?”小玄子跟在身后狗腿的笑着讨好道。

这时候千万不能让她去见皇上啊,皇上说了天塌下来也得阻止她!

“小玄子,我知道你武功不赖,但是如果我要摔你的话你是不能还手的喔!”水潋星停下脚步,气势凌然的回身,抡起拳头警告。

“娘娘……”小玄子可怜兮兮的垂下头扁嘴,眼中带着最后一丝希冀的求救于绿袖。

这娘娘是何等聪明,他怎么拦得住啊,皇上又不让他说是他的命令,怕伤她的心,又令他无论如何都要把舒妃娘娘留在瑶安宫,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嘛!

见到小玄子终于听话了,水潋星收手,继续往外走去。

小玄子越卖力阻止就越加肯定她的想法是对的。

盛华宫有猫腻!!

忽然,两个小太监从外面匆匆忙忙跑了进来正好与水潋星撞上,水潋星差点没跌个屁股开花,还好一双强壮的手臂及时拉住了她。

咦?一个小太监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而且那属于纯爷们的阳刚之气强烈得吓人!

糟糕!有刺客!

水潋星心中警铃大作,对着拉她一把的男人抬腿劈手毫不留情!倏然那扮作小太监的男人被人往后一扯,另一个比他矮许多的小太监挡了过来,她的三十六码脚差点就刹不住踢了上去,还好,千钧一刻,她看清了那个小太监的脸,硬是冒着被跌个屁股开花的危险收住了脚力!

来的人是柏雪,另外一个纯爷们不用说肯定是她老公无疑!

靠!这女人喜欢扮太监也就算了还拉着自己的老公一起,这苍轩一个邪美俊男居然也乐意,果然是该MAN的时候MAN,该弱的时候弱,他们俩算是妻管严还是夫管严?

二十四小时隐藏在瑶安宫各暗处充当全方位摄像头的几名大内侍卫刚有响动,水潋星已经出声制止,“要他们是刺客等你们出现我早死了!”

四周窸窸窣窣的声音又立马安静了回去。

然后,水潋星看了看柏雪,又看了看苍轩,尤其是盯着人家的某部位摸着下巴玩味的道,“柏雪,该不是苍轩欺负了你所以你打算把他拎进宫来一把‘咔嚓’了吧?!”

————————————————————

推荐初的新文【弃妇重生·绝世狠妃】!重生女强,宫斗,怎么精彩怎么来,简介下面有传送链接,戳进去就能阅读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舒妃娘娘失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