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8章:舒妃娘娘失踪

《皇妃勾心斗帝》

第38章舒妃娘娘失踪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水潋星看了看柏雪,又看了看苍轩,尤其是盯着人家的某部位摸着下巴玩味的道,“柏雪,该不是苍轩欺负了你所以你打算把他拎进宫来一把‘咔嚓’了吧?!”

听了这话苍轩阴柔的脸黑成猪肝色,一把搂过自己的女人,“雪儿,你告诉她为夫有没有欺负你!”

“你不敢!”顾柏雪得意的戳了戳他胸膛,一脸吃定他的样子。爱煺挍鴀郠

“那你们夫妻二人是专门造访我这瑶安宫来了?那行,你们先进屋坐着,我去去就来!绿袖,你留下来好好照顾我这两位朋友!”水潋星看这俩人在这打情骂俏,便唤来绿袖道。

顾柏雪和苍轩瞧见她还是执意要去盛华宫,立马眼神交谈了起来滟。

顾柏雪:怎么办?

苍轩:想办法!

顾柏雪点头,立马捂着下腹哀嚎了起来,“诶哟!啊……痛!星星!我好痛!它”

听到叫声,水潋星回头看到顾柏雪痛苦的模样,赶紧折回去扶起她,担心的拧眉,“你怎么了?”

“我……我肚子疼!大夫说要我好好养胎,可是……可能是我刚才撞到了,星星,我没怀过孩子,你陪我好不好?”顾柏雪紧紧抓住她的手,演得入木三分,死都不放她离开。

“你有啦!苍轩,你动作够快的哈!”这个好消息让水潋星大为欣悦,一手不客气的拍上了苍轩的胸膛。

“日耕夜耕,嗯,再不有苍某枉为男人了!”在旁扶着顾柏雪的苍轩摸摸鼻子邪邪的笑道。

不对劲!大大的不对劲!

既然柏雪怀孕了,那作为孩子的爹为什么看到柏雪肚子痛还能这么淡定的自夸起来?

水潋星再将怀疑的目光转向弯着腰痛叫的柏雪,只见她脸上红得像刚蒸熟的虾子,想必是被苍轩刚才那句话炸的。

这么说来……

“啊!柏雪,你该不会是羊水破了吧?!”她突然抓着柏雪惊叫起来。

“羊……羊水?在哪?哪里有羊水?”柏雪被她这么一咋呼,果真完全忘了自己还在装肚子疼的事,直挺挺的站了起来,上看下看,左看右看。

水潋星得逞的双脚交叉,环胸,一手轻轻碰了碰慌乱的她,“姑娘,羊水……是在孩子要临盆的时候才会破的,麻烦下次演戏请不要在知识分子面前自吹自擂!”

聪明如她,又怎么会想不出来他们这么做意欲为何呢!

“咦?这么快被识破了,我以为我演得很好呢!”顾柏雪也不扭捏,坦然承认的偎进自家相公的怀里,她一个贼婆娘演到这份上也值得赞赏了呀!

“苍轩,盛华宫是不是……真的发生什么事了?是我不能知道的吗?”水潋星正色看向苍轩,认真的问道。

苍轩和柏雪都亲自出马拦截了,想必,萧凤遥是真的不希望她到盛华宫去。

“我们不让你去也是为你好。”苍轩搂着妻子,脸色凝重的面对她。

他眼神里的意有所指,水潋星看到了,也意识到会发生哪方面的事了,也许,她是不适合去。

“你只需告诉我他有没有受伤就行了!”水潋星抿了抿唇,好一会儿才重新开口问,经由上次悦然轩一事她终于明白上次火烧瑶安宫他为什么会受伤了。

火,是他的一大障碍。

所有人都料不到她会这么问,他们都以为她应该打破沙锅问到底,或者直接冲到盛华宫去,没想到……她只是心平气和的关心萧凤遥的人身安全。

“他很好。”苍轩望进她担心的眼眸,回答得竟有些心虚。

她什么也没问,只关心萧凤遥有没有受伤,想到兄弟那边此时正干着的事,他能不心虚嘛!

“那就好!”水潋星点点头,抬眸看到四个人八只眼像盯着恐龙怪物一样盯着她,她咧唇而笑,“你们既然来了就陪我喝酒吧!”

“娘娘,后宫妃子不允许擅自饮酒?”绿袖在旁点醒。

“小玄子,你说这酒……”水潋星笑若倾城的看向小玄子。小玄子看她的笑弧仿佛和那日她被皇上欺负了之后的重叠,美!美得让人心酸!

他看向苍轩,自八岁被皇上收在身边起,他就寸步不离的跟着皇上,不管皇上是派师学艺还是上花楼,这苍轩他自然是不陌生。

只要苍公子说可以,他立马照办!谁让他也看不过去娘娘硬是把哭挤成笑的模样呢!

苍轩对他点了点头,他立马看向水潋星给交代,“娘娘请稍等,奴才这就去为您取酒来!”

“有多少种就给我取多少种!”水潋星兴致昂昂,却没看到苍轩和柏雪两人互动中的为难……

·

盛华宫,宫灯摇曳,光影氤氲。

萧凤遥怀中抱着一名柔弱似水的女子,他双膝着地紧抱着躺在怀中荏苒的女子,女子看起来是惹人怜的,何况此时还哭得梨花带雨。

“萧大哥,师父死了你会不会也不要我了?!”莫无忧放任自己躺在男人的怀里,哭得伤心欲绝,两双眼已经哭得红肿不堪,让人我见犹怜。

“不会。”萧凤遥替她拭泪,也等于是给了承诺。

莫无忧是师父最疼爱的小师妹,当年他拜师的时候,师父便有条件,无论将来他是谁都得娶莫无忧,好好照顾她一辈子。为了复国,为了能替母后复仇他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何况只是正妻的位置。

“真的吗?师父临终前说你会娶我对吗?”莫无忧停止了抽泣,昂头满脸希冀,晶莹的泪滴还挂在眼角。

“会。”萧凤遥的声音淡淡的,莫无忧却知道他答应了就代表会做到。她欣喜的抱住了他,“无忧没了师父有了夫君,无忧再也不是一个人了!”

萧凤遥只是举手轻轻拍抚她的肩膀,没再说话,目光望向外面漆黑的夜,想着那边的人。

她,还好吗?

·

小玄子从皇宫酒窖里取了好几壶贡酒送来了瑶安宫。

庭院里已经摆上杯碗,以及下酒的小菜,所有过程好似只有水潋星一个人在嗨,她的嗨让人心酸。

他们都知道她不是真的高兴,却拼命装出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小玄子,上酒,我和柏雪他们好久不见了,今日一定要不醉不归!”

小玄子带来的都是皇宫御酒,放眼天下也只有皇宫才有的荷花蕊,寒潭香,秋露白,金茎露等,不等小玄子上前来伺候,水潋星便拨了壶盖,把酒倒满酒樽。

“柏雪,来!”

“好!我来!”柏雪不忍扫她兴,起身刚要接过,却被苍轩抢先一步,他不悦的瞪她厉声责骂,“你想害死肚子里的孩子也得问问孩子的爹吧!”

水潋星瞬间石化,“原来你真的有了啊!”

她赶紧抢先夺过了苍轩手里的酒,挪得远远的,“孕妇不能碰酒的,你逞能也要看时候好不好,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就算你家苍轩不把我扒层皮,我也会良心不安的!”

顾柏雪见她训得有理有条的,倏然扁嘴投进自家男人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呜呜……嗷呜……”

水潋星只觉得万分莫名其妙,应该哭的是她好吧!

也只有苍轩知道自家婆娘为什么哭,以她那么火爆豪爽的性子最看不惯别人欺负她看重的人了。缘分也许就是那么奇妙,这个叫星星的女人跟她合得来,她不知不觉已经当她是好姐妹,可偏偏今晚只能看着自己的好姐妹没心没肺的笑,自己又不能替她出口气,憋了一整晚现在才哭出来算是好的了。

“诶!诶!”水潋星轻轻戳了戳埋在苍轩怀里嚎啕大哭的女人,“你想你生出来的孩子整天哭哭啼啼的吗?”

顾柏雪抹着泪抬起头来摇首,“不想!”

她的孩子哪能哭哭啼啼的!

“不想就可以闭嘴了!”水潋星说完拿起桌面上的那杯酒灌了个底。

清而不冽,味厚而不伤人,她不要这种味道!

水潋星又开了令一壶标着‘寒潭香’的酒,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正要喝,苍轩制止了她,“你想看就去看吧,这酒只会越喝越醒。”

所有人都知道她心里难受,却都选择把她拦下,可这终究不是个办法。

“谁稀罕,管他在那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水潋星挥开苍轩的手把那杯酒放了下来。

几个眨眼过后,她的步伐已经踏出了瑶安宫。

苍轩不禁摇头,别扭的女人!

水潋星制止任何人跟着,她脚步一下子快,一下子慢的朝盛华宫的方向行走,从瑶安宫走到盛华宫平时只用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现在应该有半个时辰了。

就算苍轩和柏雪没有明说她也已经猜到事情对她不太有利了。如果是顾婉婉和夜妤那两个女人她倒不怕,毕竟萧凤遥要碰的话早就碰了,不会等到现在,而且还像偷腥一样偷偷摸摸的。

到底是谁能让苍轩和柏雪亲自出面拦下她?

这个人必须是苍轩和柏雪都认识的,会不会……是他的旧情人?或者,他以前在民间风流不小心遗留下了自己的种,然后那女人现在带着孩子找上门来了?

喵了个咪!与其在这里胡思乱想,倒不如去看个究竟!畏头畏尾不是水家出品该有的!

转眼,很快就来到了盛华宫的水潋星,发现盛华宫外面的守卫全都被屏退了,空无一人。

一步步踏上台阶的脚步也渐渐沉重了起来,越是靠近那两扇开敞的殿门她的心就越是想要逃,生怕待会看到的超乎自己可以接受的范围。

一步又一步,尽管再怎么放慢脚步,她还是站在了殿门外,放下裙摆,缓缓抬眸往里望去,触目可及的是宽敞冰冷的议事殿。她还是鼓起勇气迈入门槛,朝左边的寝殿走去。

还没到达寝殿她已经看到了那抹明黄色的身影,她站在帷幔旁看着里面的画面。

他怀中栖息着一个纤弱娇小的女子,那女子身上穿的不是宫里该有的宫装,而是一袭粗布麻衣,头上分别绑了两团可爱的发髻,袖子上挽,露出雪白如凝的藕臂,那双藕臂紧紧缠在他的脖子上,就连睡着了也不愿意松手。

他温柔的替她拭去脸上未干的泪痕,然后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抱起她往那张他们曾经欢爱过的龙床走去。

水潋星的心仿佛被针狠狠扎了一下,那是她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温柔,她以为他不善表达,习惯了冷漠,习惯了霸道,习惯了命令,原来不是。

他只是没遇到值得他表露温柔的人!

接着,水潋星听到里面传来了女子软绵绵的娃娃音,“萧大哥,我现在可以叫你夫君了吗?”

再然后,她听到熟悉到骨子里的嗓音回应道,“可以!”

萧大哥……夫君……

原来,他真正的妻子在这里!原来他并不是不喜欢后宫佳丽,只是因为早已有了妻子人选!

夫君……在这皇宫里怎能容许有这样的称谓存在,而他偏偏允了!

水潋星想笑笑不出来,想哭更是无泪,她最后看了眼里面的场景,悄悄的后退,转身,离开了这个容不下她的画面。

跑出盛华宫,在石阶下的小广场上碰到了苍轩和柏雪,显然她们是在这里等她出来的。

她上前,脸色苍白得很,却强撑着笑意道,“能告诉我那名女子是谁吗?”

“星星……”柏雪看到这样的她又有种想嚎啕大哭的冲动,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被苍轩伤害的那段日子,明明想哭却倔强的不允许自己流泪。

水潋星对她微微一笑,看向苍轩,因为她知道苍轩会告诉她想要的答案。

“莫无忧是我和皇上的小师妹,师父死了,所以无忧来找皇上。”苍轩都觉得自己的解释很苍白无力。

“苍轩,不用敷衍我,实话实说吧,如果只是因为师父死了,她唯一能找的人又不是只有萧凤遥不是吗?告诉我,她和他真正的关系。”水潋星这时候的冷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师父临终前要无忧师妹来找皇上,要皇上履行当初的承诺。”苍轩知道瞒不了她,只能实话实说。

“那承诺就是要他娶她为妻是吗?”

他早就有了一辈子需要呵护的女人,而那个人不会是她!

“是。”苍轩早就知道这女人非一般的聪明,却没想到她已经看透了结果。

水潋星昂天长松了一口气,在别人担忧她担忧得快要死的时候伸伸懒腰,回头笑道,“不早了,你们回去歇着吧,或者要在宫里歇一晚?”

“好唔……”柏雪刚想答应,却被苍轩拉到后面,替补了她的话,“谢娘娘好意,雪儿认床,只怕在皇宫里睡不着。”

“谁认床了!”顾柏雪不同意的道,她一个贼婆娘会认床告诉别人是很丢面子的事!

“是!你不认床,只是没为夫在身边睡得不踏实而已。”苍轩回身宠溺的敲了把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水潋星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看着苍轩对柏雪的好,心里又涌起一股苦涩。

寻常百姓,举案齐眉,好不美满!

曾经这也是她的爱情梦想,她不求爱情里有多奢华,只求有一个男人可以陪她玩她想玩的事,做她想做的事,去她想去的地方,没事吵吵小架,偶尔一起跟老爸老妈耍宝。

如今,这个梦虽美却注定有缺憾……

·

这一夜送走苍轩和柏雪后,没有人知道水潋星去了哪里。

天刚蒙蒙亮,此时的早朝正谈论到处置镇国大将军练嵘的问题,倏然,小玄子走到一旁听由另一个小太监带来的消息,而后一脸震惊。他挥手让小太监退下,再看龙椅上的帝王,不知道该不该上前去打断。他跟在皇上身边那么久了,深知他的脾性,出了这样的事若是有意不报恐怕不止他的脑袋要搬家,所有牵连到的人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衡量在三,小玄子还是决定上前如实相告。

瞧见小玄子过来,萧凤遥摆手让殿下那些口若悬河的大臣噤声,浓黑的剑眉冷冷扬起。

“皇上,舒妃娘娘一夜未归,至今还未找到。”

小玄子悄声刚落,龙椅上的男人已经赫然起立,生平第一次撇下文武百官、国家大事,急匆匆的离开了金銮殿,留下一群百思不得其解的大臣们议论纷纷。

小玄子站出来宣布退朝后,也跟着急匆匆而去……

不到片刻,整个皇宫刹那间沸腾了起来,只为了寻找夜不归宿的舒妃娘娘。

“小玄子,为何没办到朕吩咐给你的事!”

瑶安宫,萧凤遥看着桌子上那大得滑稽的算盘,完全可以想象昨晚她坐在这里满心期待他出现好整他的表情。

昨晚无忧的到来也让他始料未及,师父刚离世,他答应过师父要好好照顾无忧定不能在那种时候放她一人。

小玄子跪在地上,他的身后还跪了一群大内侍卫和瑶安宫的宦官侍女,包括绿袖在内。他们个个胆颤心惊,因为,这个男人此刻周身散发着一股肃杀的冷冽。

他们自是知道的,皇上生气非同小可,何况此时的皇上是怒到极致了!

“回皇上,舒妃娘娘聪明过人奴才拦不住,苍公子和苍夫人是拦下了,娘娘只问了一句您有没有受伤,然后就命奴才去取酒!”在君王的盛怒笼罩下,小玄子不敢有一丝一毫的隐瞒。

“取酒?你胆敢给她取酒?!”咻的一声萧凤遥已经抽出某一个大内侍卫的佩剑架在了小玄子的脖子上。

她昨晚因等不到他而借酒消愁了吗?凭她那颗聪明的脑袋想必是猜到了他不能来的原因,却只问了他有没有受伤。她当时是抱着怎样的心情问的呢?

“皇上息怒!娘娘只喝了一杯,要喝第二杯的时候被苍公子拦下了,苍公子让娘娘去盛华宫,说这样喝着只会越喝越醒,然后舒妃娘娘不让人跟着,一个人去了盛华宫,之后就不见了。”小玄子一口气说完已经冷汗涔涔,他跟了皇上这么多年,还没被皇上这么对待过啊。

刀剑无眼,要是一不小心,他这颗脑袋真的要搬家了!

叮当!

剑,应声落地!

“都给朕出去找!把整座皇宫翻过来,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到,找不到你们就等着受死!”

冷鸷的命令随着主人的离去如狂风掠过,却在所有人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这等于是缓刑,若找不到舒妃娘娘,这皇宫只怕要变成一片血海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惩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