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39章:惩罚

《皇妃勾心斗帝》

第39章惩罚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从来没有一刻那么害怕过,纵使俯瞰天下,手握大权也彷徨无助。爱煺挍鴀郠他握紧手里的帝玉翻遍皇宫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只差没真的掘地三尺了。就连妤、婉两位贵妃的宫苑也被他下令搜了个透,他后悔极了那日从她手中收回帝玉。

儿时,母后就跟他说过皇宫里的层层阴暗盘根错节,想保护一个人必得如履薄冰,想弄死一个人却易如反掌,步步惊心,一步错步步错。

夜承宽要置她于死地,就算她身在皇宫也无可避免,所以,他慌乱不安,怕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又或者,怕找到她的时候‘她’已非她!

借尸还魂,能还必能回不是吗?

滟·

落霞宫

燕太妃站在高高的殿门外冷眼望着传来沸腾声的方向,点了绛红的唇嗤笑上扬,为一个女人将整个皇宫翻过来这可不像他会做的事啊,这更加证明了那个女人是他的致命伤!

不容易啊,这么多年了,她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除了太皇太后以外还有他更在乎的人梭!

这样就够了,有她就够了!

“娘娘,您是否要出去看看?”金福见燕太妃看着那个噪杂的方向望好久了,不禁出声问道。

“不去了,关心则乱。”燕太妃淡淡的叹了息,转回身,“凤临呢?可有派人看好凤临了?”

她料不到凤临居然早在宫里见过了秦舒画,见过也就罢了,非但不死心反而日日夜夜嘴里喊的心里念的全是化名为‘星星’的秦舒画,活似得了失心疯。

那丫头虽生得国色天香,她坚信必定找到比她更美的,可凤临怎么也不肯,就只要‘星星’!在这快到他弱冠大典的当口真是急死人!

“回娘娘,有岚公主在殿下是跑不掉的。”金福自信的回道,岚公主缠人的功夫可不容小觑,饶是素来温顺亲切的八皇子也怕得很。

这岚公主是北寒国的九公主,南枭国统一东南后北寒国便送来九公主和亲以结两国邦交之好,当时岚公主一眼就看中了八皇子,太妃娘娘也早有此意,便开口要皇上成全,这一养就养了两年,两年岚公主和八皇子的感情非但毫无进展,反而像猫捉老鼠似的,一个整日找,一个整日躲,真正能见上面的几乎屈指可数。

“是啊!两年的时间证明哀家这步棋下对了,要不然凤临整日知道玩!唉!真不知道他何时才知道以大局为重!”想到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燕太妃只有叹息再叹息。

“娘娘放宽心,殿下总有一天会明白您的苦心的,也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金福安慰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燕太妃连续说了两次便踏进了宫殿,任外面闹得天翻地覆也不关她的事。

·

流云宫,皇帝这世上唯一的亲弟八皇子居住的地方,因为岚公主强烈要求同住流云宫,而萧凤临向来听从母亲的话,也只好把流云宫的一半让给她,虽如此,两年同住屋檐下,两人却形同陌路。

“你不许走!本公主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走出这扇门!”

书房是平日萧凤临被迫每日温习治国之策的地方,不过他通常都是打盹的多,治国,有皇兄就可以了,他才不要听母妃的话跟皇兄抢呢!在他心里只有皇兄才配拥有这天下!

今日萧凤临一如既往来到书房报到,可是刚拿起治国之论就听到他的星星不见的消息,刻不容缓扔下书,正要出去找他的星星,一抹月白丽影出现拦在了门口,不让他出去。

当然不用说,敢这么盛气凌人,蛮不讲理的必定是那个他宁可躲也不愿见的辛岚公主。

“让开!”

今日的萧凤临一袭浅色纹长袍,俊逸挺拔的身姿令去年才刚及笄辛岚公主心里小鹿乱撞,尤其是他好听的嗓音说着命令的话,更是让她心醉神迷。

“你给本皇子让开!”萧凤临见她直挺挺的拦着不放,对他的话更是置若罔闻,由于心里担忧星星的安慰,生平第一次粗鲁的推开了一个姑娘家。

辛岚猝不及防被推开撞到门栏上,痛得她嚎嚎大叫,“痛死本公主了!八皇子,你居然敢推本公主!!”

“八皇子,你给本公主回来!回来!”

越叫萧凤临越是走得快,转眼已经没入宫门转角了,辛岚索性滑坐在地上,跺脚捶地。

这两年来,虽然他躲着她,可是他还从来没对她这么无礼过,今天居然为了自己的皇嫂而冒犯她,简直不可饶恕!

那个叫舒妃的女人真的很美吗?上次太皇太后的寿宴因为凤临没去她也没去,所以没见到,有空她一定要见见那个女人到底长了什么三头六臂,居然把她乖巧的凤临迷得晕头转向!

·

“找不到?”

此时刚从悦然轩出来的萧凤遥一听到小玄子回来报说找不到,阴沉的语音将气氛冰凝到了顶点,“小玄子,这三个字你可知道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死路一条!

“皇上饶命!奴才们还在继续找,娘娘聪明绝顶,如遇事也必能绝处逢生!”小玄子扑通跪下战战兢兢的道。

“朕要的是人!”萧凤遥一把拎起了小玄子的领子,怒不可谒。

这时候萧凤临匆匆而来,“皇兄,星星呢?星星找到了没有?!”

已经怒灌满盈的萧凤遥扔开小玄子,目光如箭的看向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萧凤临,“凤临,这时候你该做什么?”

“回皇兄,凤临这时候应是在晨读,可是凤临听说星星不见了,所以来帮忙找找!”萧凤临说得坦荡荡,脸上的担心和焦虑与萧凤遥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既然知道自己该做什么那就去做什么?!来人,送八皇子回流云宫!”萧凤遥不容拒绝的摆手下令,倏然,心里一个激灵。

晨读……

该死的!他怎么唯独把那个地方给忘了!

想到她极有可能会在那里,萧凤遥迈步掉头往藏书阁的方向去。

因为藏书阁只是存放一些书籍档案,夜里并无人把守,若她真的去了那里,难怪没人知道了!

“放开我,我要找星星!我要找星星!”被人强押回去的萧凤临拼命挣扎。

“八皇子,待寻得了舒妃娘娘,奴才会亲自去告知您,您现在还是乖乖听皇上的话吧,别再惹皇上生气了。”小玄子由衷的劝道,并命人带下去。

·

藏书阁,萧凤遥箭步如飞的赶到,一脚踹开了两扇漆红雕门,撩袍迈入门槛,悬着的心在见到桌案上的那抹令他担心得快疯狂的丽影后,有股恨不得上前将她掐死的冲动!

他都快要把整个皇宫翻过来了,她居然躲在这里一整夜!

身后跟进来一群侍卫,萧凤遥摆手做无声命令,那些人在看到了几乎让他们掉脑袋的舒妃娘娘此刻正趴在桌案上睡得沉沉后,终于松了口气放轻了脚步往外撤。

萧凤遥举步靠近,来到她身后,伸出手想要抚上这张睡得不是很安稳的容颜,倏然,美眸一睁,一只手快如闪电的抓住了他意图碰她的手,扣住了手骨,力度极为巧而重,接着本还在睡的女人站了起来,顶着惺忪的眼看没看清人反手一扭,抬脚踹向他的下盘!

“够了!”萧凤遥再也忍不住出手反将她的手擒住扣在她背后,连带着将她压在了满是书籍的桌案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水潋星睡意全醒了,睁大眼,令他一夜失眠的男人近在咫尺,面如冰霜,目光阴鸷,却还是看得出来俊逸无双的脸庞上盛满盛怒。她再撇了撇桌案上的书籍以及昨晚她亲自点燃的灯火,燃到天明连灯芯都燃尽了。

她记得昨晚和苍轩柏雪告别后,走着走着就走到这藏书阁了,这里是她穿越到来的地方,也许是潜意识里想要逃,脚步就自动走到这里来了。进来之后,她找到火折子将灯点燃,而后拿着灯盏一排排的找相关书籍。

萧凤遥的目光也跟着触及在她身下的书籍,《奇门遁甲》、《借尸还魂传》等等关于怪力乱神方面的书籍,目光变得更加森寒,恨不得将这些书一把火全烧了。

“皇上,我不是犯人不必抓着我不放!”许是昨晚受了点风寒,水潋星发现自己鼻音重得很。

“为何一声不响就消失!”萧凤遥放开了她,却仍紧捏着她的皓腕不松,声音沉冷得渗人。

他知道她随心所欲,说走就走,可以不留任何的只言片语,这是他一直以来最担心的,生怕有一天她不见了他还满世界的找却发现她已经不再他力所能及的世界里。

“蚊蛋!你弄疼我了!”她的手快被他捏断了,这男人一大早跑来兴师问罪,她都还没开口质问他,他凭什么捷足先登!

“疼?有朕疼吗?!”萧凤遥掐着她的手步步逼她后退,“为了你,朕扔下文武百官,都快将整座皇宫翻过来了只为了找一个任性妄为的女人!你说,谁比较疼!”

短短几个时辰他仿佛是过了上千年,漫长、煎熬、就怕来不及抓住她,她已经在他的世界里凭空消失了,就像来时那样不动声色,无声无息!

任性妄为?

呵……她只不过是找一个可以平衡内心的地方却被他说成任性妄为!他有没有想过她也是人,还是个女人,她也会斤斤计较,也会嫉妒,她没有表面上那么不在乎!

“你温香软玉在怀还找我做什么?”她大方嗤笑,目光失望的直直对上他冰寒的眸,“萧凤遥,既然你当初已经有了需要负责一生的女人就不该来招惹我!!”

“这些你可以等朕亲自跟你说明不该一声不响的消失!”看到她那抹冷嘲热讽的笑他又想掐死她了。

就连吃醋也要表露得这么强悍无敌吗?

“难不成要我昨晚冲进去告诉你一声我要消失了不成?”水潋星讥笑,脑袋好像沉重得嗡嗡作响。

估计这是昨晚受凉了,昨晚她开了一夜的窗,秉烛夜读,就是想找找有没有类似一本能把她灵魂吸回去的书籍。可是翻了一整夜,看得眼睛都痛了也找不出半点有用的东西。又是秋夜,不受冻才怪!

“很好!”她无所谓的嗤笑让萧凤遥受了刺激般将她拽入怀中,拦腰将她抱起,如疾风运气闪出了藏书阁。

足尖轻点,几个纵身飞跃,转瞬两人已经站在皇宫里最高的一座宫阙上,站在上面整座皇宫,整个凌霄城瞬间缩小在眼瞳里。

此时,天早已大亮,凌霄城的大街小巷,人群已经熙熙攘攘,高处不胜寒,落地后被放下的水潋星冷得瑟瑟发抖,却强咬着牙关,紧攥着衣角不泄露自己的脆弱,也生怕自己控制不住想要扑进他怀里寻找温暖,把他当避风港。

昨晚,她已经认清了个事实,他的责任不在她身上,从来都不在!如果用现代的话来说,她等于是一个第三者,一个***别人之间的第三者!

丢脸丢到这古代来了啊!曾经第三者在她眼里是多么不齿的角色,她还记得十八岁那年老妈怀疑老爸在外面有了狐狸精,母女俩上演了一场抓奸行动呢!当然,后来只是误会一场,那个被她们误认为第三者的女人现在已经成了她的干妈,是老爸好哥们的老婆!

“如果你带我上这来是要看风景的,抱歉,我没那么好的雅趣!”水潋星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从他面前离开,说话时极力隐忍才不让牙齿打颤。

人生如戏,即便演砸了也要华丽退场!

双脚好像踩在云朵上,渐渐飘浮起来,是沉还是浮她已经分不清了,只知道脑袋难受得厉害。

还没踏出去半步,整个人已经被拽了回去。

“啊!你要做什么?!”

转瞬,她被他压上了高楼围墙,一半的身子吊在高空外,她凄厉的惊叫,双手本能紧拽着他的衣襟,他却残忍的将她的双手扳开,掐着她的腰猛地提起,几乎是让她整个身子飞出去,她拼命的想要抓住什么来做救命草,他却什么也不让她抓住,只能无助的挥舞在高空中。

这一次,比上次在马上颠簸还疯狂,悚然侵吞四肢百骸,就连头发几乎都像上帝敬礼了。

“这滋味好受吗?!告诉朕这滋味如何?”萧凤遥紧压着拼命扭动挣扎的女人,即便看到她脸上苍白如霜,即便他的心疼得紧,却不愿就此放过她。

“刺激!”蹦极都没这么刺激!

水潋星声音和身子均已颤抖,如果现在放她站起来的话肯定已经站不稳了。萧瑟的冷风一阵阵袭来,把她的意识一点点侵吞,她却强撑着要和他抗争到底。

“还学不乖!”见她死到临头还嘴倔得很,萧凤遥又提起她的身子推出去了些。

“朕知道这种感觉,整颗心都快跳出嗓门口,高悬不下,是不是很难受?”因为她不见的这些时辰,他就是这么过来的,一颗心像是没了安放的位置,飘来荡去!

“松手!我让你松手!”水潋星倏然疯了般挣扎起来,双脚乱踢,让自己的身子更加往外掉。

对,既然忍受这高悬不下的折磨何不来个痛快!

“天啊!皇上小心啊!”跟过来的小玄子在身后看得心惊胆颤,皇上这次真的是发了狠了,可舒妃娘娘又岂是吓一吓就会乖乖听话的人,见到局面发生成这样,他都禁不住颤抖了。

“都给朕滚!”

萧凤遥回头大喝一声,而后继续看向整个身子已经吊在外面的水潋星,她的脸色彻底失去了血色,一双美眸却始终顽强的跟他对抗,没有屈服的丁点的意思,如墨的发丝被风吹散在高空中飞舞,像是狂风暴雨里越挫越勇的花儿,此时的她依旧美不可方物。

“说!再也不会离开,再也不会消失,朕就放了你!”他又何尝不心疼,她难受他比她还难受。

水潋星索性闭上了眼睛,不去看阴霾的俊庞,任由他折磨。双手还敞开来拥抱吹来的阵阵冷风。

没有把握的承诺她不会允,她离不离开、消不消失并不是她所能控制的,就好像她被迫来到这里穿在这具身躯上,代替这身躯的主人过她的人生一样。

她没得选择!

“很好!”又是一句‘很好’表示他的怒火已经燃到顶点,再也忍无可忍,“嘶啦”一声,他一手撕掉了身下的裙摆以作警告,分开她的双腿身子挤了进去,“若你想这样与朕欢好大可不必说!”

“萧凤遥,你蚊蛋!!”本来已经被折磨得彻底放弃了挣扎的水潋星万万没想到他会来这么变态的一招,睁开眼恨怒的瞪着他,吊在空中的半身难受得不行。

泪,渐渐湿了眼眶。

“告诉朕,你不会再离开,不会再消失,嗯?”低沉的嗓音带着循循善诱的温柔伴着风在她耳畔做低空飞行。

“哼!”水潋星还是倔强的别开脸,一滴晶莹的泪被甩了出去从高空滴落。

见她仍是这么顽固不化,大手转而探入了她的下身,隔着亵裤抚着那里的花谷轻揉慢捻。

“唔……”水潋星惊恐的瞪大双目,她不敢相信他真的敢,像是受了极大的屈辱,咬咬牙,心里极力坚守的堡垒瞬间崩塌。

“我答应!我什么都答应你!”

放声嘶叫的嗓音回响个不停,她的妥协也吼出了压抑许久的害怕!

萧凤遥更是像等待了上千年终于得到了想要的答案般,深邃的目光复杂百变,几乎是在她失控答应的同时将她拉回怀里,紧紧抱着她,在彼此的颤抖恨不得将她揉入骨髓。

低如蚊呐的抽泣声从怀里传来,他心疼的放开她,支起她的下颚,她仍是抖不成声,却还是倔傲的别开脸不让他看到她的脆弱。

他强势的扣住她弧度完美的下颌,逼她面对他,“星儿,永远不要忘了你刚才答应朕的承诺!”

说罢,俯首封住了她冷得发紫的唇瓣,水潋星已经无力再挣扎,抖得如风中落叶的身子顾不得他刚才怎么折磨她,她只知道此刻的她急需一个支撑点……

-----------

……本章完结,下一章“假想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