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4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无聊到只能玩眼珠子转动的水潋星终于忍不住了,她伸出被包裹得圆鼓鼓的小手撑住床沿坐了起来,当初为了保险起见特地把两只脚包裹在一起,现在要走只能僵尸跳。

“哈罗……哈罗……有人吗?”

从后殿跳到前殿是很费力的活,水潋星边跳还边很有礼貌的事先打招呼,眼光所到之处无不惊叹,这皇帝的寝宫果然与众不同啊,到处都是明晃晃灿亮亮的摆设。

“嗯啊……小乖,放松点,一会儿就不痛了……听话,你快把我夹断了。”

左边的偏殿里突然传来引人遐思的话,一把温润低沉的嗓音夹着丝丝暧昧的沙哑飘入水潋星的耳朵,顿觉得鸡皮疙瘩飕飕起立。

她不是这么幸运吧?随便跳跳也能撞上春宫演绎?而且这男人的声音性感得让人汗毛竖起,若做牛郎的话光凭声音铁定能红遍女人国。

看还是不看?

看吧!反正看了也没损失,何况这声音的确很有诱惑的魔力。

就这样,某人万分小心的朝声音的方向跳了过去,她是魔音派,只是想看看这声音的主人生何姿色而已,嗯,对!她没有很想看里面正发生的儿童不宜的事。

“真是顽皮的小家伙,张嘴,让我再进去一些。”

不是吧,吞……香蕉?这么快就进行下一阶段了?

水潋星躲在帘幔背后悄悄的探出脑袋往里瞧,这一看,差点没吐血!

噗!檀木矮几边的居然是一人一兽,这口味未免也太重了吧!而且这兽还是个小小兽。

小小兽许是有着灵敏的嗅觉,很快就发现了她,在它主人的怀里开始吱吱叫了起来。

小小兽的主人回过身来,水潋星压根来不及躲闪,就这么与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好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银白的锦衣华袍加身,眉心拿点朱砂痣妖艳十分,眉宇中隐隐透出的沧桑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眉峰细长浓密,狭长的单凤眸温和得很有爱,不讲话,只用眼神便可虏获观众的心。尤其,他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沉醉与迷失的气息。

敢情这南枭国盛产美男!怎么一个个都生得如此这般祸国殃民?

“这小家伙整日闹腾,不吃东西,我方才正替它查看嘴里是否伤着了。”男人抱着小银狐起身直接朝水瀲星走来,半掩的贵气风华不露,那抹温柔的弧度恰似搅乱了一池梨花春水。

原来真的是她思想邪恶了!

面对这么亲切英俊的美男,水潋星第一次感到无措起来,恨之相逢未对时!

这身装扮实在没脸见人,她决定把注意力放在人家的宠物身上,伸出圆鼓鼓的手爪和它握手。银白色的小狐狸有一双琥珀色的眼睛,趴在主人的怀里溜溜的盯着她瞧,仿似在跟她求救。

“我可能有办法知道它的病根在哪。”本来不是那么热心的,可是扫到男人心疼的注视着小银狐的眼神,她就于心不忍了。

“你当真有办法?”

沙哑磁性的嗓音让水潋星忘记了谦虚,点头如捣蒜却因身上的束缚出了丑。

“你身上无碍吧?”男人的视线从她身上上下溜达了一圈,眉心微蹙的问。

“无妨,咱们到那边坐下再说吧。”她这样子站着很累啊,这下真是自作自受了。

男人点头,让她先行。水潋星可不想那么不雅的在魅力男面前表演僵尸跳,于是让他先行。男人一眼看出了她的困窘,放下小狐狸,在水瀲星完全没意料到的情况下一把伸手将她拦腰抱起。

喔!帅也就算了还这么体贴,简直是百分百成熟魅力男,回去一定要老妈把他写成男主,让众位姐妹一块YY。

回到矮几旁,他温柔的把她放在坐榻上,如果要用现代词来形容,绅士非他莫属。

“小家伙,过来!”

男人回身朝小狐招手,眸中灌满了宠溺。小家伙仗着主子的纵容,完全不把主子的话当回事,爪子一抬,将宫毯一角掀起,身子缩了进去,露出圆碌碌的眼瞳,无辜的卖着萌。男人无奈的摇头发出一声轻笑,亲自上前把它抱了过来。

水潋星心想:这男人对一只小宠物都可以这么纵容,身为他的女人一定很幸福,不知道这美男名草有主了没?

“劳烦你帮忙瞧瞧这小家伙是哪里不舒适了。”男人把小狐狸抱到她面前,百分百信任。

“好啊!”

面对这么友善的帅哥,水潋星有些花痴忘形。男人微微俯下身,将小狐狸递到她眼前,清淡的花草香从他身上幽幽散发而来,瞬间迷惑了某人的五官。

好干净、好舒适的味道!闻着就是一种享受,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沧桑中带点迷失,且温柔可亲的男人呢?

“连你也瞧不出个所以然来吗?”男人瞧见她一直盯着自己瞧,不以为然的勾唇问道。

“啊?没有!给我点时间,马上就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

沉迷在YY帅哥的意境里无可自拔,水潋星这还是第一次,要是现在老妈就在她面前,她肯定跟老妈说:老妈,跟他这么一比,你以前塑造的男主通通弱爆了。

“小家伙,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吃东西?”

避开男人期待的目光,水潋星伸头上前,繁重的手抚上男人怀里毛茸茸的小狐狸。

“你是何方妖物?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小狐狸鄙视的瞄了眼似人似妖的她。

“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真是!好好跟它说话,它还得劲了!

小狐狸对她听得懂自己的话有些意外,吱吱叫了声,“人类相传我们始祖是妖,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

呃……对喔!人人都爱骂狐狸精,想不到这小家伙这么有自知之明。

男人自始自终保持微笑端看水潋星与小家伙的互动,不惊不乍。

“狐兄,看你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肯定也不想变成一副瘦骨嶙峋的模样吧?乖乖告诉我,对你主子有什么意见,须得绝食来抗议?”

小家伙耍酷的甩了甩头,又一脸闷回主人怀里,“前些天和一只臭屁的狗聊天,它说它家主人已经有两个孩子了,我都不好意思说我家主人没成亲!”

“啊?搞了半天,你绝食就为了这个?狐兄啊狐兄,从今天起,你是我偶像!”水潋星佩服的竖起大拇指,这年头连宠物都担心主人的终身大事了,真没白养!

咦?它说它家主人没成亲?没成亲耶!那是不是代表她可以拐一拐?

“如何?是否知道小家伙不吃东西的原因了?”男人瞧见一双乌黑大眼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瞧,于是出声问道。对她可以和小狐狸对话的事似乎没感到丝毫稀奇。

“知道是知道了,只是……”水潋星为难的欲言又止,要她怎么说啊,难不成叫他回家赶紧找个女人成亲?

……

就在水潋星困窘的当口,又有声音响起。

“你来了?”

“我不是一直都在这的吗?”咦!不对!这声音……

她愕然抬头,挡在眼前的男人侧开了身,水潋星看到让自己答非所问的人就站在那里,冷冰冰的看着他们这边。不对,应该是说只看得见旁边温润如玉的厮。

他褪去了一身龙袍冠冕,身着龙纹绣边的紫金华袍,偏冷的气质再加上九五之尊的身份,恍如遗世独立。

眼前这两位一冷一温,各有千秋!

“刚到一会儿。”温润男优雅勾唇道。

瞧见冰山男走过来了,水潋星开始如坐针毡,想溜又不方便行动。喵了个咪!那位公公怎么不高喊‘皇上炸到’了,害她一点准备都没有。

唉!没办法,只好又上演秦舒画回魂的戏码了!

“参参……见皇皇皇……”下不了坐榻,她就僵直了身子,低垂着脸行礼。

“小玄子,把她扔到朕的床上去!”萧凤遥定下脚步,冷扫了她一眼,不悦的招来小玄子。如此这般怯懦的女人居然能长这么大,奇迹啊!

小玄子匆匆忙忙带着人进来,暗给水潋星一个眼神:姑奶奶,你怎么可以随便乱跑!

水潋星哼了小玄子一眼就被两个小太监高高抬起。

“慢!”水潋星被抬着经过他身边,帝王突然又开口了,水潋星心儿一颤,真特么想骂一句:有屁快放!

萧凤遥把目光重投到温润男的身上,并且上前持起了温润男那根受伤的手指,而后眉心深蹙,阴冷冷的目光问罪似的扫向水潋星。

水潋星连忙摆手,那是方才男人替小狐狸检查口腔的时候不小心被小狐狸的利牙伤到的,只不过一点破皮小伤,都还没流血,这皇帝紧张个毛线啊!

萧凤遥又看向温润男怀里的小狐狸,手,陡然生风,眨眼的功夫已经抓住小狐狸的前右爪拎在上空,冷冷呵斥,“你这劣狐,什么不好学,偏学会了忘恩负义!”

水潋星心头一颤,这男人身上的戾气横得吓人,估计是他与生俱来的威严,小狐狸扭头蹭着他的手,臣服的承认自己的错误。

“这压根谈不上是伤,是皇上大惊小怪了。”温润的男人抬手把小狐狸抱回怀里,轻轻安抚。

水潋星看着两个男人的互动,很希望自己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她赞不绝口的两个俊逸绝伦的美男明显有奸情啊!

这比中了亿万彩票却拿不到钱更打击人!

对了,这温润如玉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可以自由出入皇帝的寝宫,还外带宠物?

难道……他是一名男宠,所以小说里才会有秦舒画到死还保有处子之身的说法?

这皇帝不是不行,而是好男色?!

噢!早知道她就多翻一翻那本小说了,至少也要知道后期如何发展嘛,万一她一不小心改变了历史,岂不是回不去了!

萧凤遥拿温润男无可奈何,一手背后,冷光扫向两个宦官高举的女人,眸色又沉了几分。善于察言观色的小玄子见君主不悦的眯眼,赶紧挥手示意两个小太监把人抬走。

瞧那厮的嫌弃样,她还没嫌他面瘫呢!唉!可惜糟蹋了那位彬彬有礼,温润如玉的美男。

临走前,水潋星还十足惋惜的望向那一人一兽。

“臣御琛给皇……”

“皇叔,朕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你我二人私底下无需行君臣之礼。”

待一干人等离开后,温润男突然抱着小狐狸撩袍弯膝行礼,萧凤遥先一步将他扶了起来。

两人默然相视一眼,相同落座在坐榻上,侍女适时的送上热茶,而后退下。小狐狸似乎也很畏惧帝王的气势,乖乖的待在主人怀里,吱都不敢吱一声了。

这男人正是新朝刚立时就宣布退出朝政的安逸王——萧御琛,温文尔雅的外表下人生阅历已有三十八年。

“皇叔,你应当知道朕找你所为何事了?”萧凤遥率先开口。

“臣早已置身朝外,实在不知皇上今日找臣来所为何事。”萧御琛抚着小狐狸,抬头云淡风轻般的道。

“朕说的是东陵造反之事。皇叔,练嵘跟了你二十年有余,你猜他下一步会做什么?”

东陵也就是原先的东越,被南枭国攻下后就改为东陵,曾经是南枭国的小行宫。现在的南枭国占据半壁天下,南枭国盛世天下后,西擎、北寒两大国也纷纷前来结了邦交之好,现今,没了外患,内忧却连连不断。奉命保卫东陵疆土的练嵘大将军就是其中一个,不满他一统天下,便想揭竿而起。

萧御琛淡淡勾唇一笑,“回皇上,臣不知。臣回府后会修书一封,看是否能劝他迷途知返。”

“嗯,对练嵘来说,你是他的恩师,你的话他多少会听一些。那就有劳皇叔了。”萧凤遥拿起茶示意。

“皇上客气了,臣虽已不参与朝政,但是为君分忧乃是天经地义的事,何足挂齿。”

萧御琛亦拿起茶盏与之相碰,放至最便浅啜,杯沿下的嘴角微微扬起……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