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0章:假想敌

《皇妃勾心斗帝》

第40章假想敌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说罢,俯首封住了她冷得发紫的唇瓣,水潋星已经无力再挣扎,抖得如风中落叶的身子顾不得他刚才怎么折磨她,她只知道此刻的自己急需要一个支撑点,紧紧攀住他……

·

其实水潋星并没有完全昏过去,她知道自己软下的那一刻他就停止了所有动作以最快的速度替她擦身穿衣并发狂的朝外吼——宣御医!

期间,一条红线缠上她的皓腕,御医把过脉后又解开了,如果她此时能够生龙活虎肯定要好好愚弄一番这种把脉方式,可惜,她没有力气,就连睁开眼睛都困难。

昏昏沉沉中,她听到御医说,她染了风寒再加上体力不佳身子羸弱才会昏过去。

是啊,体力不佳!那也要看是谁惹的!

身子羸弱?她承认这具从小养尊处优的身躯的确有点,害她昨晚才吹一点点风就感冒了!

“朕要她立马醒过来,若午时她醒不来用午膳,朕把你们的皮扒下来给她当被盖!!”

恍惚中传来萧凤遥霸道到没人性的命令,水潋星的心乱了,他是想做事后弥补还是真的关心她,想要她马上醒来?

也许是前者,毕竟一个帝王把一个女人做到昏过去,而且还是在他没得到满足的时候。这要传出去不是很光彩!

如果他真的关心她就不会不管不顾就硬拉着她接受他的给予。

一群御医和侍女被吼退下去后,萧凤遥沉下脸来到榻前,定定的站着躺在榻上脸上毫无血色的女人,如果说她的消失给了他害怕,那她的昏倒则是让他惊慌失措。

他若不是太害怕她毫无痕迹的消失又怎会一开始就看不出她不对劲,若不是她太好强又怎会变成这样。

她后来说的那一句真的让他失控了,彻底的失控。她居然说那是他们最后一次欢爱!

“怎么?原来你打算要把朕推开吗?”萧凤遥坐上/chuang沿,带着薄茧的大手摩裟苍白的小脸,手心手背流连反复,“星儿,别忘了你允诺过朕一辈子跟定朕了的!”

若早知道有人跟了姐姐才不屑跟在你们身后当照明灯呢!

把他的话听得清清楚楚的水潋星在心里暗回道!

那个叫无忧的姑娘才是他一辈子要负责的人,她只是他的妃,ding多也只算得上是个比别人嚣张拔萃一点的妃。并不是说想要那个皇后的宝座,而是他的身份也只有皇后才配与他同尊,只有皇后才能算得上是他的正妻。

“星儿,朕不准!不准你退缩,知道吗?”他俯首含/住她的耳朵低声霸道的说,最后在她唇上轻啄了下才放开了她,替她捏捏被子,静静的端详着等待她等待她醒过来。

卷长的羽睫微微动了动,正要睁开,倏然一阵轻而急的脚步声由远而近。

“皇上,无忧姑娘醒来一直嚷着要见您?”

是小玄子的声音,他压低了声音在君王耳畔说。没人发现被子下的手已经渐渐掐上被子,心里希冀着他不要去,然而……

“派人在此守着,舒妃醒来立即命人禀报朕!”萧凤遥的浓眉紧蹙不展,起身走下榻阶,侧眸深深看了眼chuang上的人儿,拂袖而去。

在他前脚刚走后,水潋星缓缓睁开了双眼,紧张的握着被子的手如同对他的期望再怎么不舍也还是渐渐的松开了。

他始终以那个无忧为己任,呵……以自己的妻子为己任的男人是好男人啊!

绿袖端着药从外面进来看到水潋星坐在失魂落魄的坐在chuang上,披散的发丝,游离的神态,坐得笔直的身子,看起来如同白日的一尊幽魂,差点没吓得她手里捧着的药碗摔落。

“娘娘,您可醒了,来,快把药喝了让身子快好起来,你不知道整个皇宫的人的脑袋都系在您身上了呢?!”绿袖把药放到金丝楠木桌上,然后端起药走到chuang前,边说边吹凉药汤。

难闻的苦药传来,水潋星好看的眉瞬间皱成几道黑线,饶这股药味难闻得想作呕,为了摆脱这病怏怏的状态,她只好把药接到手上,捏着鼻子昂头咕噜咕噜一口喝尽。

“娘娘真勇敢,以前您喝药必须得沾着蜜饯呢!”绿袖接过空碗笑着赞道,由此可见,娘娘真的彻底脱胎换骨了。

“蜜饯呢?!”水潋星掖着喉咙,脸色苦得难看。

“啊!在这!”绿袖从袖中拿出一小包东西,打开,里面包着几颗蜜饯,她捻了一颗送到水潋星嘴边,水潋星张开嘴乖乖让她喂了进来。

嚼在口中甜如蜜的去掉原本的草药味后,她咧嘴甜甜一笑,拉着绿袖坐上了chuang边,挽着她的手全身放松的枕入她的臂弯,真正把她当成一家人一样来依靠。

绿袖先是受chong若惊的僵了下/身子,而后笑着轻搂上她的肩,轻轻拍抚。

“绿袖,你想离开皇宫吗?”水潋星有感而问。

“娘娘在哪绿袖就在哪。”绿袖回答得平静而坚定。

“呵呵……我也希望我在哪你就在哪,可那是不可能的事呢!”水潋星轻轻发出一声叹息,总有一天,她还是必须舍弃这里的一切回到她原来的世界去的。

她知道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绿袖清秀的眉目闪过不易察觉的慌色,随后笑了笑道,“除非娘娘不要绿袖了,否则绿袖誓死追随娘娘!”

“我家绿袖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舍得不要呢!”水潋星调皮的笑了笑,更加偎进她的怀里。

“娘娘孩子气的时候最可爱了,难怪皇上老对您没辙,呵呵……”绿袖不禁调侃道。

水潋星立即炸了起来,嘟着嘴道,“不许在我面前提那蚊蛋!”说完,滚回被窝里去了。

“娘娘,绿袖是否说错了什么惹您生气了?”绿袖慌得站起身自责的深深俯首站在榻前。

水潋星翻过身来,一手撑着脑袋瓜,看到绿袖一副请罪的模样,不禁噗嗤而笑,“我生气又不是生你的气,你自责什么!”

“娘娘还是笑起来好看!”绿袖几乎是被她宛若星辰的笑容给震慑了,尤其是此时的她侧躺,衣襟松垮,香肩半裸,白嫩无暇的肌肤上还隐约可见斑斑紫痕。

不愧是倾城之姿,举止投足,一颦一笑皆是媚态勾人,就连同身为女人的她亦觉得羞赧不已。

“绿袖,你再这么看下去姐姐我会害羞的!”水潋星自是知道自己的衣带松垮了,只不过绿袖又不是外人,ting多也只是露了些许xiong兜,所以她懒得动而已。

绿袖脸儿一红,赶忙垂下视线,娇嗔道,“娘娘取笑绿袖!”

“一般人我不轻易取笑的!”水潋星慵懒的吹了个口哨,调侃得起劲。

“娘娘……”绿袖跺脚,端起托盘飞奔出去。身后的水潋星敛起了笑容,躺回软绵绵的被窝里长长仰叹了声。

长这么大从来没为下一步发愁过啊!一定是老天看她活得太嗨皮了所以把她弄到这古代来愁一愁!!

嗯!一定是这样的!

水潋星抱着被子在偌大的chuang上滚了一圈,好想好想家里的两个老活宝,如果现在这种心情在老爸面前,老爸一定二话不说拎着她比划一番,逼她出一身热汗。如果在老妈面前,老妈一定刻不容缓离开她最宝贝的电脑,搬出她的十八般文艺,翻找上下五千年的笑话大全在她耳畔叽里呱啦胡扯一通,只求她一笑。

她何其有幸,能生在这么有爱的家庭里,又何其有幸有一对这么可爱的父母,他们在她的人生当中最需要什么角色的时候就扮演什么角色,记得上大二那年她被一个毅力惊人的男孩子缠住脱不了身,还是他老爸扮演的hēi社会大哥把人家吓得直接奔医院挂科。

从来没试过离开他们那么久过,而且还是以留下沉睡的躯体这种方式离开,俩老活宝一定焦急伤心透了,她可以想象得到俩老活宝扑在她的躯壳上戏剧性的哭得惊天地泣鬼神的模样,然后,转身,真正黯然拭泪。

讨厌!如果回去见到他们头上有一根白头发她一定……一定……一定去把自己的也给染白了!呜呜……

“谁!”

听到有人蹑手蹑脚靠近,水潋星敛起有如滔滔江水的思念之情利落的翻身而起利落凌厉的出手扣住了不请自来的人的喉咙。

在她看清映入眼瞳的来人面貌后,眨眼,再眨眼,再再眨眼,终于还是不禁扑哧出声,松开了扼住人家喉咙的手收了回来,捂住小嘴闷闷而笑,这样好像也无法表示她喷笑的心情,她终于拿开了手,捶被放声大笑。

“哈哈……这个妆好适合你!哈哈……”

“星星!你有没有哪里受伤?让我看看!我还带来了好多药,你看!”

没错,来的人正是萧凤临,她为什么会笑个不停呢,因为萧凤临此时的装扮确实忍不住让人喷饭,一袭宫女装套在他身上倒是有了秾纤合度的身姿,浓墨的发丝也梳成宫女统一的把头髻,娃/娃白/皙的脸庞胭脂淡扫,若不仔细看还真有几分女儿家的娇态,他绝对适合反串啊!

萧凤临在水潋星面前丝毫忘记了‘礼数’为何物,一屁股坐在了chuang沿上,一股脑的把兜在怀里的瓶瓶罐罐全都掏了出来,撒在锦被上。

水潋星止住了笑,瞠目看着她面前的各类小瓷瓶,不解的抬眸看他。萧凤临咧嘴露出白瓷般的牙齿,捡起一个个药瓶十分认真的讲解了起来。

“这是玉露膏抹在伤处不疼而且好得快不留疤。这是金疮药止血快有点疼,还是不要这瓶了,我舍不得你疼!”金疮药被他丢到一旁,然后又拿起另一瓶,“这是带着香味的凝露膏,专门治疗创伤的!还有……”

“凤临,有治疗心伤的吗?我心痛!”水潋星看着他那么殷勤,那么认真的一一给她作介绍,感动得差点就飙泪了。

“心痛?”萧凤临一愣,而后立即把所有的瓶瓶罐罐看了一遍,然后一脸愧疚的抬眸摇头,“没有!不过,我现在可以去找!你先忍忍,我马上就去!”

想到自己带来的药全都毫无用处,他就自责!如果他带来的药里有治心伤的那就好了,这样她就少受一点痛了!

萧凤临越想越觉得自己很没用,起身就要去为她寻药,倏然,手被拉住了,他回头以为她是怕他一去不回,大掌覆上她的小手,温柔坚定的道,“你放心,我一定找到可以治你心伤的药!你再忍忍,等我回来!”

“笨蛋!我骗你的啦!这世上哪有治心伤的药!”水潋星哭笑不得,这么单纯的孩子她不忍心伤害呵。

不过,他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真的很像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才会说的话,为了来看她甘愿自毁形象,真傻啊!

“啊?你……为什么骗我?”萧凤临讶异的睁大了清泉般的黑瞳,而后立马不计较的坐回原位去,“没关系,只要星星不痛就好!我才不在乎被星星骗呢!”

“凤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即便知道了她是他皇嫂还是一如初见,似乎只想一心一意对她好。

“因为我喜欢看星星笑,星星的笑容是这世上最美的!”萧凤临想都不用想的率然而说。

她的笑容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灿烂美丽,让人想要好好捧着,令她永远绽放星芒。

“凤临,不要对我这么好,我不想做坏人。”水潋星拉起被子曲膝笑着淡淡的道。

这孩子的心意是她后知后觉,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把他当弟/弟一样好好疼爱。

“唔……不!”萧凤临反对的激/烈摇头,几乎要把头摇掉,“凤临对星星好天经地义,而且凤临只会对星星一个人好!”

“凤临,这世上没有谁对谁好是天经地义的!”水潋星有些啼笑皆非,摇头不知道该如何跟他说明。

“对星星好是凤临觉得最有意义的事!星星,如果哪天你不笑了就代表你不开心了,那我带你走好不好?”萧凤临主动握/住她的小手,纯清的眼瞳燃起爱情的火焰,坚定不移。

水潋星几乎是哽咽的点点头,面对对她这么好的萧凤临她无法开口说出伤他心的话,何况,他似乎已经把她当成了他的全部,他的世界!

“星星,真的吗?你答应了!那咱们走吧!”萧凤临欣喜若狂的抱了她一下,而后放开她,起身从衣架上取过她的衣裳要替她穿衣。

水潋星一懵,有点傻了,这孩子在干嘛呢!

“凤临,你这是在做什么?”

难不成她被摆了一套?

“带你走啊!刚才你都答应了!”凤临同学很严肃的面对这个问题,生怕她不承认自己说过的话。

“唔,我答应什么了?”她刚才脑子一热点头了,没说现在就跟他走啊!

糟糕!这孩子不单纯啊,好狡猾啊!居然懂得要拐她私奔了!

“我说如果哪天你不笑了就代表你不开心了然后我就带你走,你也点头答应了啊!”萧凤临伸手往她眼角一抹,“喏!这是你的眼泪,你不止不开心还哭了,所以你不开心我就带你走!”

看着他指尖上的湿/润,水潋星往眼睛一抹,果然证据确凿,无从抵赖!她是什么掉泪来着,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娃观察得很仔细啊!

看穿了她的疑问,萧凤临解释道,“我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你在哭了,你分明是受欺负了!所以我要带你走!”

原来在想家的时候就湿了眼眶啊!

被他硬拉下榻的水潋星恍然大悟,拢了拢白绸睡衣的衣襟,抬头嫣然而笑,“凤临,你真要带我走?不怕你皇兄?”

唔!

这话把萧凤临问住了,皇兄对他素来严厉,而且也对他很好很好,若是他带走了皇兄最chong爱的妃子,他一定会很不高兴还对他很失望,可是不带星星走,他又不想看到星星不快乐,星星不快乐他就不快乐,他想要跟星星在一起!

怎么办?好为难!

水潋星以为百分百笃定能把他难住,没想到不到三秒钟,萧凤临就做了决定。

“我还是要带你走!谁让他欺负你!”

这下水潋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愁了,好坚定的娃儿,看来都是遗传了啊,怎么兄弟俩都对自己的信念那么执着?

“凤临,其实,我没有不快乐,刚才我只是想家了!”没办法啊,面对这么个大好青年,她只能撒谎。

“想家?你的家……”萧凤临松开了她的手倏然无措的低下头,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一样,小小声的说,“你的家没有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毁了你的家才会让你无家可归!”

他知道她是前朝公主,也知道前朝除了她其余的全都处死了或者流放,他还记得她的父皇是怎么死的,是被皇兄活活当箭靶射死的,身上一共射了三十来支箭,当时他躲在角落里看得胆颤心惊,也是那时候他对皇兄开始有了怯意。

“凤临,看着我!”水潋星挑起他如玉的下颔,“两朝交战,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不是你的错,只能说胤朝的气数已尽,嗯?”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得那么开,或许是因为她不是真正的秦舒画,那些从未见过面的亲人对她来说只不过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吧。她庆幸自己穿过来不是正好在亡国之时,否则面对那样血腥的场面她必定不会像现在这样说得冠冕堂皇。

“可是……”可是她的父皇死得那样惨啊!

萧凤临觉得她是在为了安慰他才这么说的,有哪个人会把自己爹娘的死看得这么淡。

就在这时候,宫外传来了喧哗声。

“你给本公主让开!本公主要找的是八皇子不是你!”

糟了!是辛岚!

萧凤临下意识就想躲,可是一想不妥,他如果躲起来了,那目中无人的公主一定找星星的茬,所以他不能躲!

水潋星一眼就看穿了萧凤临的心思,在他打算慷慨就义之时拉住了他,虽然这样做很显他的男子气概,不过完全没必要!

“星星……”眼看外面那嚣张的丫头就要闯进来了,萧凤临着急。

“放心,交给我,兴许以后你见到她就不必躲着她了!”凤临对她这么好,她理当礼尚往来一下,机会自己送上门来了。

“谁说我躲她了,我只是不屑与她碰面!”不想被最喜欢的星星看扁,萧凤临别扭的道。

“好好,不是躲是不屑,那你现在可以找个地方躲起来了吗?还是你想这样子出去见她?”

水潋星的手指随着目光上下打量他此刻的装扮,萧凤临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是男扮女装要是出去被那个野蛮的公主看到铁定会回母妃那里告状,然后下场是他又要半个月出不了门了。

“岚公主,我家娘娘身子抱恙正在休养,你不能进去打扰!”

外面,绿袖极力拦着来势汹汹的岚公主,这岚公主是蛮不讲理出了名的,不过平常只见到她跟在八皇子身后跑,今日怎么会闹到瑶安宫来了?

“***才!你再不滚开休怪本公主不客气!”辛岚横眉怒目的跟绿袖纠缠,闪来闪去想要找缝隙进/入大门,可这***才拦得密不透风,她走哪边她就拦哪边,气死她了!

“就算你对绿袖不客气,绿袖也不会让的!”绿袖更加ting直了背脊,伸开拦下她的双手没有收回的打算。

“好你个贱婢,你真当本公主不敢是吧?!”辛岚想到自己在这南枭国的皇宫生活了两年,就是燕太妃都不敢对她怎么样,一个小小的奴才还敢这么对她说话了,感觉被侮辱的她扬起手就要朝绿袖的脸上掴去!

“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辛岚的巴掌快要落在绿袖那张清秀的脸蛋上时,倏然绿袖来了个移形换影,那巴掌落在了一个针线团上,上面被刻意反过来插了的细针扎入细嫩的掌心里,痛得她当场声泪俱下。

“啊!呜呜……好疼!好疼!!”她抓着手痛得甩个不停,刚才火焰十足的脸蛋此刻已经青一阵白一阵。

啧啧……十指连心呐!

连水潋星都觉得有些惨不忍睹,不过……对于欺负她家的人她从来不会心软!

她连半点粗/重活都舍不得她家绿袖干,这丫头耍横到她地盘来也就算了居然还想要打她家绿袖,以为她吃素的咩!

辛岚的贴身婢女心急如焚的查看自家公主的伤势,拿出帕子小小心的要帮她擦手,狠毒的公主却因为忍受剧痛而心里不平衡,一巴掌甩了过去,“你这蠢奴才,是不是想本公主疼死!”

本来还对她有点于心不忍的水潋星在看到她还这么恶劣后,真的很想当一回容嬷嬷,把手头上的针扎入她还完好无缺的另一只手,爱打人她就让她打个够!

可,也只能想想,毕竟她打的是自己从自己的国家带来的奴才,她没兴趣替人训狗!

“下次看清楚再打,不然痛的可是自己!”水潋星对仍痛得龇牙咧嘴的辛岚说了声,转身把针线团递给绿袖,回了屋。这要多谢绿袖摆在屋里还没收走的针线盒,刚好派上用场了。

“砰!”

水潋星刚回到殿内坐下倒茶喝,辛岚已经怒气冲冲的跑了进来,用没受伤的手先声夺人的拍在桌面上,震得茶壶乒乓响。

在内殿看着这一幕的萧凤临差点忍不住想要上前把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赶走,省得惹他的星星生气,可是星星说无论出什么事都不许他出去,他只好干着急。

“你居然敢设计本公主!!”辛岚气得发抖的指着这个女人的鼻子。

她只是简单的披了件披衣居然也这么美,只穿着里衣的身段秾纤合度,看得她都自叹不如,尤其是她白如凝脂的玉肤好好细致滑嫩,简直如同上等的丝绸。

传说中的舒妃倾国倾城,回眸一笑百媚生,果真不假!

可是,不是说这舒妃胆子怯懦吗?为什么她完全看不到,反而觉得她的眼睛里隐藏着可怕的利刃。

“啊,原来那叫设计啊,我还以为只是不小心刺到了一只胡乱挥舞的爪子呢!”水潋星淡定入神的放下未喝完的那杯茶,美眸抬起,带着凌厉。

要不是这小丫头,她现在应该好好的躺在榻上养病了,不得不说喝下那苦药后还是有点成效的,至少她站得稳了,虽然呼吸还不是很通畅,虽然脑袋还是有些昏沉,但这不影响她接下来要教训这小丫头!

“你……你还侮辱本公主!”辛岚气得直跳脚,目光阴狠。

“没错!姐姐就侮辱你了怎么着!是你送上门来让我侮辱的不是?”没心情再跟她玩嘴上游戏,水潋星拍案而起,气势远远盖过了辛岚。

打她的绿袖也不看看是谁罩的!

辛岚活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这样欺负,她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委屈,瞪着她气得无言以对,下意识的动手打!

“堂堂一个公主如此没教养,你爹娘是教你说不过就动手打人吗?!”水潋星轻而易举擒住了她挥过来的手,狠狠抓住不放。

辛岚见动手不行便动起了脚,水潋星眼角余光一撇,抬脚一勾踢到她的膝关节,令她单膝跪了下去。

辛岚带来的公主见到形势不利,正要离去搬救兵,水潋星一个眼神,绿袖立即明了的上前拦下了她。

“你只不过是一个亡国公主,ting多也只是南枭国皇帝眼里的一个寝奴凭什么教训本公主!”辛岚挣扎着要站起来。

这话正好戳到了水潋星的痛楚,她眸光淡淡闪过一丝伤痕,脚尖又是一勾,她的另一只脚也跪了下去。

“同为公主至少我如今万千chong爱集一身,你呢?整日追着八皇子跑,你知不知道为何你越追八皇子越躲你,甚至不屑看你一眼?”

一句话瞬时让辛岚公主变了脸色,诧异的抬眸,“为什么?”

她也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八皇子总是躲她。

“肯好好听我说话那就对了。”水潋星放开了她,坐回位子上,还亲自替她倒了杯茶,“坐。”

辛岚站了起来,公主气焰犹在,她冷蔑的看了眼水潋星为她倒的茶水,不屑一顾,“别以为这样本公主就不追究!要是不说出个能让本公主满意的答案,本公主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小姑娘,你似乎还搞不清楚状况啊!信不信我现在砍了你也没人敢为你讨公道?”水潋星冷哧一声,眉目轻挑。

如果说刚才她出手教训已经让辛岚吃了亏,那么此刻她的狂傲是彻底吓到了她。

“本公主才不信你敢!”明明已经在害怕,她还是不容许自己有退缩。

“不妨告诉你天下还没有我不敢的事只有我不想!”知道害怕就该乖乖听话了嘛,不过这死也要犟嘴的性子和她有点相似呢。

“谁管你想做什么,你只需告诉本公主为何八皇子一直躲着本公主就行了!”辛岚怯然的咬了咬唇,昂高下颌坚决不愿承认自己真的在害怕。

“想知道啊?”水潋星凑上前故意吊她胃口的笑了笑,坐直了身子,翘起腿,流/氓式的吹了个口哨,“叫声姐姐来听听!”

“你……”辛岚气结,她都已经不追究了她居然还得寸进尺!

“祖传宝典哪能轻易传授给外人,你不叫也行,大门在那里,请吧!”水潋星施施然的摊手,作势要起身回内殿休息。

只是刚走出几步,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心高气傲的孩子居然还真的叫了!

“姐姐……”

虽然声如蚊呐,水潋星还是听见了,看来她是真心的喜欢凤临,否则她怎么可能明知道这是故意刁难还咬牙愿意顺她的意叫这声‘姐姐’?

这娃也不是无可救药嘛!

唔,这是不是代表她即将又要多一个把她当假想敌的女人了?喔!说错,这ding多算得上是女孩!

----------

……本章完结,下一章“失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