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1章:失宠

《皇妃勾心斗帝》

第41章失宠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娃也不是无可救药嘛!

唔,这是不是代表她即将又要多一个把她当假想敌的女人了?喔!说错,这顶多算得上是女孩!

“本公主已经如你所愿,你现在该说说你的祖传宝典了吧!”辛岚见水潋星停了下来,又恢复了盛气凌人的模样。爱硎尜残

这女人居然敢让她下跪,她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么大的屈辱呢!今日这笔账她暂且记着,别想她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哼!

“想听那就过来啊!”水潋星回过身勾唇而笑,朝她勾勾手指,完全没忽略她眼底一闪而过的不服气滟。

“为什么不是你过来?!”她都遵从她的意思叫一声姐姐了,她居然还敢要她过去!

“不想听就算了,我当刚才什么没发生过!”水潋星不在乎的转身就走,反正求人的又不是她。

受够了气的辛岚本想不再稀罕的转身就走,但是转念一想若是就这么走了,那方才咬碎银牙喊的那声‘姐姐’不就是白喊了吗唆?

不行!她不能白白受辱!

“你站住!”她叫住要走进内殿的女人,小跑了过去,“本公主过来了!”

“我不喜欢本公主这三个字!”水潋星停下脚步,双手环胸斜睨着她,微微皱眉。

“你……”辛岚气红了脸的伸手指指着她,而后愤愤的甩下,“本公……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可以说了吧!”

该死的女人,居然屡次得寸进尺,完全不把她这个北寒国公主放在眼里!真是该死!该死!

水潋星撇了眼她身侧握成拳的双手,想来她真被自己气得不轻,不过也难得了,一个刁蛮任性的公主能忍到这份上。

她要她附耳过来,辛岚有些犹疑的看了她一眼,心想,再坏也不过如此,于是侧耳上去。

水潋星在她耳畔悄声嘀咕了一会儿,辛岚倏然抬起头满脸怀疑,“这样就可以了?”

“信不信随你,照不照做也是你的事!我要休息,你可以走了!”水潋星无所谓的摆摆手,举步往内殿去。

辛岚还是万般犹疑的站在原地,搔着脑袋一脸纠结的样子。

那么简单的办法就能让八皇子不再躲着她了吗?

不不不!那女人一定是想要看她出糗,耍她玩!

不过,试试也无妨!

……

“出来吧,她已经走了!”回到寝殿,水潋星解开系在颈上的披风细带,跟在旁边的绿袖接过披风将其摆放到衣架上,正纳闷着娘娘跟谁说话,一回身,瞧见兰花屏风里走出来一个魁梧的婢女,不禁受惊的捂住小嘴。

“娘娘,她……她……”

“绿袖,你先下去,这事不能张扬喔,不然打你PP!”水潋星支开绿袖,也许她已经认出了是萧凤临。

绿袖一听到打PP,赶忙捂着自己的屁股羞红脸的跑出去了。

见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萧凤临彻底走出屏风,步伐轻快的朝她走来,“星星,你刚才教训那岚公主的时候好威风!就像上次在莲若寺对待那些坏人一样!”

“那你现在是不是可以回去了?”水潋星看着萧凤临一脸崇拜与自豪,敢情她耍微风也让他觉得光彩了。

“不要嘛星星,我说要带你走就一定带你走!”萧凤临想起正事,举起发誓的手势坚如磬石的道。

“凤临,我现在好累,只想好好睡一觉,你先回去好吗?”水潋星真拿这执着的孩子没办法,只好可怜兮兮的央求道。不过,就算现在的她不装可怜也差不多了。

谁让她这么精神不济!

萧凤临纯净的双眼无奈又生气的看了她好一会儿,倏然做出了惊人之举,弯身将摇摇欲坠的她抱了起来,箭步往床榻去。

“你身子不适该早告诉我的,我以为你受的是外伤!”萧凤临将视如珍宝的她放入软榻,赶紧把棉被给她盖了个严严实实,边给她掖被子边自责的道。

早知道她身子不适他就不会让她出去吹风,更不会让那个刁蛮公主来叨扰她了。哪怕自己现在这幅模样会被那女人耻笑他也不在乎!

“我家凤临生起气来也这么可爱!”水潋星忍不住伸手捏捏他细嫩的脸,皇室出品果然霸道侧漏!唉!

“星星,以后你身子不适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好不好!”萧凤临一把拿下她的手,紧紧握在掌中,这样他就不会误了她休养。

“这样的状况来一次就够了你想来第二次我可不想!”水潋星动作自然的从他手中抽回自己的手,坦然嬉笑。

“唔,是我错了!我要星星以后的身子都是健健康康的!无病无痛!就算生病也是生在凤临身上,星星只要每天开开心心的笑就好!”萧凤临听得懂她话里的揶揄,脸红的立马承认自己的口误,然后认真严肃的道。

“你再吵我我这病就好不了了怎么办?”一心一意只想她好的萧凤临让她觉得心疼,故意抓住他的命门要挟道。

“好!我不吵了!星星,我留下来陪着你,你睡吧!”萧凤临说着把她凉凉的小手藏到被子下面去,真的挪到床沿一角环胸坐着,打算就这么守着她睡。

这样子水潋星哪里睡得着,若是萧凤遥突然造访一切都完蛋!唉!顾虑他干嘛,他现在正陪着他的准妻子,哪有那个美国时间来这里!

不过虽如此想,她还是知道萧凤临待在这里守着她睡觉是很不妥的一件事!就算别人不介意,她也介意啊!被一个大男人守在床前看着入睡,再困也睡不着了。

唔,错了,不是大男人,是小男人,虽然身为男人该长的全都长全了,可在她眼里还是个青涩的小正太。

“凤临,你守在这里我睡不着,也不合规矩!”虽然不忍心看他失望,水潋星还是不得已做这个坏人。

果然,满脸幸福的男人突然脸色黯淡了下去,用那双倍儿无辜的眼看着她,依依不舍的起身走下床榻。

“我知道了,我不会让星星你为难的,我这就离开,你快闭上眼睛睡吧!”

说罢,萧凤临乖乖转身走出去,临行前总是再三回望,满是担忧和不舍,想要亲眼看着她闭上眼,想要陪在她身边的渴望毫无保留的表露了出来。

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水潋星鸭梨山大的望着帐顶,长叹一声。

到底是她天性使然惹了萧凤临这朵桃花,还是秦舒画这副好皮囊?

也许,相得益彰吧!

她翻了个身,面向床里边,手挪了挪枕头,倏然触碰到枕头下的一片冰凉,她拿到眼前一看,是那块那日在猎场他作为她替他喊来救兵的赏赐赏给她的玉佩。

那天回来后她就随手塞在枕头下了,没想到在这种她最不想思考到有关于他丁点事的当口摸中了!

靠!以前她打麻将自摸的时候怎么没那么好运过!

看着这块半透明的水晶琉璃玉,微弱的光线里玉中确实有滴泪水在其中流动。

相传,春秋末年,范蠡(为刚继位的越王勾践督造王者之剑,历时三年得以铸成。当王剑出世之日,范蠡在剑模内发现了一种神奇的粉状物质,与水晶融合后,晶莹剔透却有金属之音。范蠡认为这种物质经过了烈火百炼,又有水晶的阴柔之气暗藏其间,既有王者之剑的霸气,又有水一般的柔和之感,是天地阴阳造化所能达到的及至。于是将这种物品称为“剑道”,并随铸好的王者之剑一起献给越王。

越王感念范蠡(lǐ)铸剑的功劳,收下王者之剑,却将“剑道”原物赐还,还以他的名字将这种神奇的物质命名为“蠡”。当时,范蠡刚遇到西施,为她的美貌折服,惊为天人,他认为金银玉翠等天下俗物俱无法与西施相配,所以访遍能工巧匠,将以自己命名的“蠡”打造成一件精美的首饰,作为定情之物送给了西施。不料,这一年战事又起,勾践闻知吴王夫差日夜操练兵马,意图讨伐越国以报父仇,所以决定先发制人。范蠡苦谏未果,越国终于遭到大败,几近亡国,西施被迫前往吴国和亲。临别时,西施将“蠡’送还给范蠡,传说中西施的眼泪滴在“蠡”上,天地日月为之所动,至今还可以看到西施的泪水在其中流动,后人称之为“流蠡”。

呵……这玉佩同样看似有一滴眼泪在融汇在玉中流动,是不是也有那么感人肺腑的传奇故事?

不管是什么,这玉佩只是他当时随手赏给她玩玩而已,没必要想那么远!

把玉佩握在手里,水潋星渐渐阖起了双眼,疲惫的陷入沉睡里……

·

盛华宫,一桌子丰盛的菜肴都是新鲜出炉的,甚至还冒着香气,原本从御膳房传膳到盛华宫其中还得经过试吃,耽误那么长时间等送到皇上面前菜必定会凉,不过经由烧得滚烫的热砂裹着再长时间也不不需要担心皇上吃到的是冷了的菜肴了。

“萧大哥……唔不!该叫夫君了!”

莫无忧羞涩的纠正了过来,低着螓首悄悄撇着坐在旁边高贵逼人的男子,不敢相信他竟是她自小喊到大的萧大哥,萧大哥居然是皇帝!

以前,她总觉得萧大哥很神秘,长得又俊,武功又好,却万万没想到他除了是她的萧大哥外还是天下人人敬仰的皇帝。

萧大哥这么好她配得上他吗?

“萧大哥,你不喜欢无忧喊你夫君吗?”莫无忧发现她的萧大哥从外面回来后就一直心不在焉的,瞧她刚才喊那么大声他都没反应,她知道他向来冷情,可好歹也得给个反应啊,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是不是他不喜欢她进宫来?

她今早起来的时候就硬是被一群人追来跑去,又脱她衣服又帮她沐浴又替她穿衣,她害怕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索性,她们并没什么恶意,反而还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现在的她身上穿的再也不是昨儿来时的粗布麻衣,而是华贵的裙装,人们口中说的锦衣玉食也不过如此了吧。

她喜欢过这样的日子,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往脸上抹胭脂,那样萧大哥就会多喜欢她一点了。

“无忧以后想喊什么就喊什么罢。”萧凤遥端坐在桌前,手中的筷子并没动过。

从瑶安宫回到盛华宫至今,他始终心系着那边的人,好在方才不久小玄子就来告诉他,她已经醒来了。

看着满桌的菜肴,不知受了寒的身子是否有胃口吃得下饭?知道她醒来他早就让小玄子跑御膳房一趟吩咐御厨们做几道她平日喜爱吃的菜肴送过去,但愿,她多多少少也吃一些吧。

“那无忧还是喊萧大哥吧!”莫无忧看了下旁边候着的侍女,而后倾身上前,悄悄道,“方才玄公公告诉我说不该唤你夫君,会有辱你的身份,是无忧不懂,萧大哥莫怪。”

“多嘴的奴才无需理会,你以后就安心住下吧,朕待会会让小玄子把后宫空着的宫苑牌子拿上来,你选一个住下,以后会有人教你宫中礼仪。”萧凤遥敛起飘飞的思绪,冷淡无波的眼神看了眼在他耳畔说悄悄话的莫无忧,拿起筷子替她夹了菜。

他答应师父的事一定会做到,好好照顾无忧一辈子!纵然不想她卷入这后宫纷争,既然师父临终前让她进宫来找他,那就表示师父真的希望无忧活在皇宫里……

·

一顿午膳用了将近两个时辰,好不容易结束,然,莫无忧选的宫苑却让人大为震惊!

“啪啦!”正在撤掉碗筷的几名侍女听到莫无忧的选择也不禁颤了下,打翻了御碗。

萧凤遥冰冷如剑的目光扫了眼过去,小玄子立即招人进来把打碎了御碗的侍女拖下去,那侍女更是不敢开口求饶。

莫无忧手里攥紧了那快牌子,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念出牌子上的字后所有人都变了色,她看着抖着身子利落收拾完桌上的碗筷,包括刚才那个因为打破一个碗而被拖下去的侍女,她似乎看懂了什么,也明白了什么。

她的萧大哥不再是在宫外的萧大哥,他现在贵为皇帝,九五之尊,身边一定不容许有人出错,所以,她一定要狠狠记住这一点,以后才不会惹他生气。

过了好久好久,小玄子终于听到帝王的声音。

“小玄子,命人去打扫干净!”

萧凤遥面无表情的说完,转身朝御书房的方向起步。

“皇上!”小玄子斗胆叫住他,躬身快步上前,余光看了眼身后的莫无忧,扑通下跪,压低了声音道,“皇上,是奴才该死!没看清楚就让悦然轩的牌子放了进来,千错万错都是奴才的错,请皇上三思!”

没错,刚才莫无忧选中的宫苑真是悦然轩,她还说喜欢‘悦然’二字,希望以后能在皇宫里生活愉悦。

可这悦然轩是皇上的生母,南枭国回归后才加封为太后曾居住的地方,这些年来皇上唯一心心念着的就是这个悦然轩,在还未破了胤朝之时,每年太后的忌日皇上都不惜以身犯险,排除万难闯入皇宫,就为了站在悦然轩的门外追思亡故之人。

而今,为了一个承诺把悦然轩都赔上,不至于啊!

萧凤遥目光深沉的看着跪在面前的小玄子好久好久,紧抿的薄唇方缓缓开启,“君无戏言!”

说完,他好似要借着离开来强迫自己接受般,飞快的去了御书房。

小玄子心里那个恨啊,恨自己为什么光长一双眼没看清楚拿来供莫无忧选择的牌子里还有‘悦然轩’呢!

他恨啊!恨为什么这莫无忧哪处不选偏偏选了悦然轩呢!

·

莫无忧这个名字很快传遍整座皇宫,包括朝野内外,毕竟,皇上一向立为禁地的悦然轩也因为她的一句‘喜欢’而允给她了,谁人不惊?

当然,舒妃的关注度也是节节高升,既然新宠都有了,那么这舒妃自然也就失宠了!不少人在看着莫无忧受宠的同时也盼着看这曾经让帝王为之疯狂的舒妃如星芒陨落后何去何从?

他们似乎已经印证到属于后宫的那场真正的争斗才刚刚开始……

·

水潋星睡到夕阳下山才醒来,而且还是在绿袖的推动下不得已睁开眼的。

“娘娘,您身子可好些了?”

“嗯,好多了!如果你让我再多睡一会估计会更好!”

水潋星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打了个长长的呵欠,伸伸懒腰,才没好气的白了眼打扰她睡觉的绿袖。

都慌手慌脚的把她叫醒了,还记得先关心她的身子,她今天才知道她家绿袖不是一般沉得住气啊。

“娘娘,是绿袖失礼了,可是事关娘娘,若不是非同小可绿袖断不会打扰娘娘养身。”绿袖上前扶她下床,边有条有序的伺候她穿衣边道。

“嗯,是瑶安宫发大水还是又失火了?”水潋星脑袋还是很不清醒的开玩笑道。

“回娘娘都不是,是昨夜进宫来找皇上的无忧姑娘。”绿袖把外袍给她穿好,拉平衣边,字字清晰的说。

‘无忧’二字如一根细针不经意的刺入水潋星的心,她身子还是微僵了下,眸光淡淡一闪,笑道,“管好自己就行了,管别人的事干嘛!”

“娘娘,那已经不是别人的事了,而是整个天下的事了。”绿袖又把她推到梳妆台边,拿起月牙梳替她梳理头发。

“整个天下的事?”这倒有趣!才一夜已经闹得天下皆知了吗?

“是啊!皇上把悦然轩赏给无忧姑娘当宫苑了,你说怪是不怪?朝野内外谁不知道悦然轩是皇上立为禁忌的地方,想当初不知有多少人因为误闯进去而丧了命,现在皇上却只因为那无忧姑娘一句‘我喜欢’连眉头都不眨一下就赐给她了,能不惊动天下嘛!”

水潋星压根没听到绿袖后面的长篇大论,她只听得见第一句话,而且反复回响在耳畔。

他居然把悦然轩赏给了莫无忧住?!

那日她只是为了寻小乖乖而不得已闯进去他却勃然大怒,恨不得宰了她!

可见这待遇真的大不相同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凤凰涅槃”↓↓↓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