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2章:凤凰涅槃

《皇妃勾心斗帝》

第42章凤凰涅槃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日她只是为了寻小乖乖而不得已闯进去他却勃然大怒,恨不得宰了她!

可见这待遇真的大不相同啊!!

绿袖替水潋星梳了个流云髻,斜插琅环金步摇,接着绿袖又要给她画眉,水潋星忙抓住她的手,“绿袖,为何给我梳这种发髻?还有,干嘛要画眉?”

秦舒画的五官精致得不需再另行加工了,她平日只是把万千青丝梳理柔顺,再拿根朱钗绕几圈插在脑后,不让发丝纷飞在颊边而已。

“娘娘,平日您不爱梳妆打扮皇上也对您喜爱有加,可如今多了一个无忧姑娘来跟您争宠,自然得好好打扮打扮,,留住皇上的心啊!”绿袖设身处地的为她着想滟。

“争宠?绿袖,你也太小看你家姐姐了吧!”水潋星抬手就拔掉绿袖好不容易绾好的发髻,将金步摇扔在梳妆台面上,换了根银钗抓了两边鬓发卷了几圈插到脑后固定好。

“身为女人仰仗男人的鼻息过活,可耻!”她照了下铜镜,尽管已经认清事实了,可每每见到出现在铜镜里的面容不是自己的,心还是忍不住会惊悚。

“那娘娘该不是就这样算了吧?”绿袖小小心的探问所。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姐姐我从来不屑迁怒于人!”令她不快的是萧凤遥,不是那个叫做无忧的女人!

当然,若日后她不知好歹的敢来犯,她绝不心慈手软!

“娘娘真的一点都不在乎皇上被别的女人抢走吗?”绿袖有些佩服她的大度。

水潋星拐出外殿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回眸一笑,“绿袖,我肚子饿了!”

“啊!是绿袖该死!绿袖立马就去给您拿吃的!”绿袖一脸尴尬的奔跑出去。

水潋星望着绿袖轻快的消失在门口,嘴边的笑容渐渐沉了下去。

谁说她不在乎?她该死的在乎得要命!不然怎么会把自己弄成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这样的蠢事绝对只此一次!

况且,他真正属于过她吗?如果属于她又怎么会被别的女人抢走?

所以,他不是她的!

·

填饱了肚子,脑子抽筋的水潋星还是走出了瑶安宫,穿过条条曲径,穿过九曲回廊,来到了动工喧哗的悦然轩。

里面一个娇丽的姑娘一袭嫩绿衣裳,井井有条的指挥忙着修葺的工匠等宦官侍女们。

“把这个湖给我弄干净了,我要重新栽种水莲!”

“还有,窗棱和门通通都给我换掉!”

奉君王之命跟随在莫无忧身边的小玄子很快发现了水潋星的到来,他小眼儿一亮,仿佛看到了救星,刻意清了清嗓子,这才殷勤的上前,“奴才小玄子给舒妃娘娘请安!”

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所有人都听见了,本来喧沸的现场瞬时停了下来,齐声给突然出现的水潋星行礼,“奴才/奴婢/小的见过舒妃娘娘!”

“都免礼!”不喜欢被当佛一样拜的水潋星皱了皱眉,清音道。她意识到一道不是很友善的目光一直盯着她不放,她大方的迎上那道目光。

原来是莫无忧,她的眼中好像自然而然把她当成敌人来防备了呢!

“你是谁?!”莫无忧上前来理直气壮的问。

小玄子这下可担忧了,舒妃娘娘出现他喜的是她或许是为了替皇上来挽救悦然轩的,毕竟舒妃娘娘是唯一了解皇上的人。可眼下,还没等她开口呢,这莫无忧已经先声夺人了。

“舒妃。”水潋星不吝微笑的自报家门。

“我知道萧大哥有很多妃子,你是什么等级的?”软绵绵的嗓音令水潋星听得有些不适应。

“没有等级。”她微微一笑道。

“就是最低等的妃咯!”可是她不明白,最低等的为什么需要这么多人对她那么尊敬?

“我就是我!”

水潋星淡定的补上未说完的话,那气场让莫无忧愣了好久,她直觉这个女人与其他今日来见过她的妃子不一样,而且她的美貌天下无双,让她自叹不如。

“今儿个婉贵妃还有妤贵妃都给我送礼来了,你是不是也是来给我送礼的?”莫无忧看了看她身后的婢女,两人皆是两手空空,不免好奇。

原来顾婉婉和夜妤早就给她送礼了啊!还真是礼多人不怪嗫!

“当然,就怕你承受不住!”水潋星笑得莞尔极了,在旁的小玄子从来未见过她笑得那么温婉过,不禁在心里犯嘀咕,娘娘空手而来,要送的什么礼?

“那你的礼我不要!”莫无忧想也没想就要给她难堪,她就是看这个女人不顺眼,总觉得就连萧大哥身边的小玄子都对她点头哈腰,期望甚大。

“是嘛!”水潋星笑着晃悠道她面前,望了眼已尘灰飞扬的悦然轩,“小玄子,你告诉她皇上多久会踏入这悦然轩一次!”

被点名的小玄子有些缓不过神来,他看了看莫无忧,又看了看水潋星,这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赶忙上前道,“无忧姑娘,皇上一年到头都不会踏入这悦然轩,因为悦然轩是已故的太后的居所。”

已故的太后?那不就是萧大哥的母亲了?

莫无忧似乎被这个真相震撼到了,娇容有些惨白,她不高兴的看向水潋星,“萧大哥都不说你为什么来跟我说这个?”

“唉!”水潋星看着她悲哀的摇头叹息,“傻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自己傻!这就是我送你的礼!”

“你出言不逊!”莫无忧气恼了脸。

水潋星撇了她一眼,言尽于此的转身走出悦然轩,身后的小玄子明白水潋星来这一趟的目的,于是代为解释道,“无忧姑娘,舒妃娘娘并非对你出言不逊,而是为你好。”

“为我好?”莫无忧不解。

“你想想看,皇上一年到头都不踏入这悦然轩半步,这跟冷宫有何区别?您要不要去跟皇上说换另外的宫苑住?”小玄子狡猾的把人引入瓮中。

莫无忧知道冷宫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她仿佛恍然大悟,有些紧张的绞扭着衣裳,看着这悦然轩被自己弄成这副模样,心里满是愧疚。

原来这是萧大哥生母身故的地方,所以,当她选中了悦然轩后,萧大哥脸上的神色才会那么令人不解。

她一定惹萧大哥不开心了!

“玄公公,你让他们离开吧,我这就去跟萧大哥请罪!”莫无忧音落,已经转身飞快跑出了悦然轩,也许是本身就有点武功底子,一眨眼就不见人影了。

心沉重了一天的小玄子总算可以松了口气,他愉悦的打发所有人。

悦然轩总算在关键时刻保住了,还是舒妃娘娘有办法!四两拔千斤的几句话就轻松解决了这难题……

然而,令小玄子没想到的是,莫无忧的请罪方式更令人头疼。

·

瑶安宫里

“娘娘,可否传膳了?”绿袖问趴在轩窗前无精打采的主子。

“还不饿。”其实是没胃口。

她看着眼前这盆依旧要死不活的花,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它复活,昨儿晚她也在藏书阁里找了类似的书,可惜这里不是现代,不是有啥难题找度娘就可以了的,这里也木有百科全书。

自从知道这盆花是萧凤遥的母亲遗留下来的后,她就一直比以前更勤快的钻研,她有想过去找萧御琛,毕竟人家是种花专业人户,可是一想又不妥,不止会惹那个男人不悦,更会让双方都陷入冰点。

听说颁了十二道金令才召回的镇国大将军练嵘于三日后在午门斩首示众。古有岳飞十二道班师诏,现有练嵘十二道金令,看来自古英雄多薄命不假。她还知道练嵘曾是萧御琛麾下的一名猛将,萧御琛算是他的恩师,那么……练嵘在东陵造反会跟萧御琛有关系吗?

如果有,那么狗急了也会跳墙,距离今年的第一场雪不远了,萧御琛……他真的会造反吗?

萧凤遥明知道他可能会,却还是冒这个险,拿自己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来冒险,难道他有把握能够掌控大局吗?

“娘娘,听说无忧姑娘听了您一句话后就让所有工匠停工了,估计现在还在盛华宫门外跪着呢!”绿袖见没传膳,便随意聊了起来。

“谁教给她的损招?”水潋星终于舍得把视线从盆栽上移开。

苦肉计,百试百灵啊!

要么真有人教,要么就是说这莫无忧的心计不容小觑。

“听说她离开的时候在路上遇到过妤贵妃,绿袖猜想必定是妤贵妃无疑。”绿袖断言道。

“难怪了!”这夜妤还真是懂得打蛇随棍上,见缝扎针!

不就一些不入流的伎俩嘛,她接招便是!

“娘娘,咱们还是小心为上的好!”绿袖慎重的叮咛。

“为什么要小心,该小心的也是她们,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双我揍一对!”反正她现在有气没处发,滚过来给她玩玩也不错。

“话虽如此,还是谨慎为妙!对了,娘娘,这是安逸王托人送来的百花书籍。”绿袖突然想起,从袖中拿出了一本册子。

“咦?”水潋星惊讶的接过,翻了翻,崭新的书册里描绘着各种花草,刚劲雄厚的笔迹,翻到最后甚至连墨迹都有些未干的痕迹。

在安逸王府她见过他的笔迹,也见过他的画功,知道这必定是他亲手临摹的无疑。

她顿觉得心暖的捧在心口,脸上流露出欣悦,“绿袖,我没跟他说过要请教他关于种花方面的啊,为何……”

“王爷目光如炬,只怕早在上次造访的时候就知道您要让这盆花开花讨好皇上了!这不,雪中送炭来了!”

“是啊!他总是知道我心里想要什么。”水潋星心里也有了感触,就像亲人一样,他让她忍不住想要依靠。

那一夜,他问她:就不怕我们有一天会站在对立的立场上?

而她斩钉截铁的告诉他,绝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

会吗?现在,她还有那个能力阻止吗?

门外,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站在那里,目光阴冷的盯着里面那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女人,背在后的手渐渐攥成拳。

她不止背着他和皇叔来往,还亲口承认了皇叔在她心里的分量!

讨好他是为了想要从这里得到更多有利的消息吗?

她果真早就和皇叔商量好了是吗?

本来好不容易安抚下无忧,来找她共进晚膳,看来,不必了!

萧凤遥拂袖,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去,在他离开之后,水潋星仿佛有心灵感应般猛地抬头望向门口,那里却是空无一人。

她想,应该是她太敏感了吧,这时候那个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瑶安宫!

看着这盆花,水潋星开始认真的在这本册子上找出有关它的资料,果然在最后一页找到了相关记载。

此花名为凤凰,叶形似剑,其植株妖娆俊秀,花分九瓣,种养方式早已失传,故此,这花在这世间几乎已绝迹。

已经绝迹!

种养方式已经失传!

靠啊!那为嘛二十多年前萧凤遥的母亲能种得出来?她还记得挂在悦然轩里的那幅画,画中人捧着的那盆花是开着的,虽然已经被烟熏得看不清颜色和花型了。

烟?

水潋星脑袋灵光一闪。

凤凰有涅槃重生之说,而悦然轩里的那幅画,为什么刚巧是那盆花的位置被火熏得看不清?这是不是冥冥中在告诉别人什么?

与其在这里猜想,不如试一试!

“绿袖,去给我准备火把!”水潋星抱着这盆名为‘凤凰’的花到外面的庭院去。

绿袖不解的跟上,“娘娘,您要火把做什么?是宫里灯光不足吗?”

“你快去给我备好,等会就知道了。”水潋星把盆栽放在庭院里的石桌上,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了。

很快,绿袖举着火把回来了。

水潋星接过火把,看着石桌上的那盆花迟迟不敢下手,万一失策了这盆花就永远也没有了,这盆花是萧凤遥对他母亲所有的思念,她也是经历过那一夜才知道他把它交给她照顾等于是宣告了他要她。

如果没有了,他会不会怪她?会不会难过?

“娘娘,您是要烧了这盆花吗?”绿袖看出她的为难,不由得问道。

水潋星幽幽看了眼绿袖,仍是举棋不定。

“娘娘,这是皇上托给您照顾的花,就算皇上现在有了无忧姑娘,您也犯不着断了自己的后路啊!”

对于绿袖来说,这盆花是她的希望,倘若这盆花开了必定能重新夺回那厮的宠爱。

呵……如果只是虚情假意的宠,不要也罢!

赌一把吧,就当这盆花是验证他们之间的结果,如果真的如她所想,花开了代表他们之间还有希望,如果……真的失败了,那就代表他们之间也该结束了。

思及此,水潋星闭上眼果断的将火把扔在那盆花上,转身不敢去看,生怕它再自己眼皮子底下断了最后一丝生息。

火燎的声音有一下没一下的劈啪啪响起,水潋星紧攥着双拳,心里是忐忑的,紧张的,甚至不知道在心里催眠了自己多少次才控制住不转回身去把火把拿开的冲动。

“娘娘!”绿袖倏然惊叫的拉了拉水潋星,“娘娘,花……花……”

“烧没了是吧?”仍是背着身的水潋星昂天已经做好了接受失败的准备。

“不是!娘娘,是花活了!活了!”绿袖惊喜得颤抖,一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那盆花在火烧中慢慢恢复生机,原本烧黑的叶子倏然一点点转绿。

这太神奇了!

本来已经失望透彻的水潋星听到绿袖这么说欣喜的转过身去同样震惊的看着这个画面,看着原本被烧得发黑干枯的叶子在火光里逐渐恢复生机,她不敢置信的捂住嘴,感动得难以言喻。

从根绿到叶心,接着,更奇迹的事情发生了,千年不开的花突然在叶心里长出了花苞,然后在火的烧灼下顽强绽放,九瓣花九种颜色,火光四射,花开的刹那,真的给人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

为了怕这是幻觉,水潋星还特地掐了把自己的手,会痛,是真的!

这花开了,而且还是九种色彩斑斓的花!

“绿袖,快!把火把撤走!”水潋星从欣喜中恢复镇定,她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萧凤遥。

他盼了二十多年这盆花终于开了,他看到后一定很高兴,也许,可能会让他对当年的事释怀一下,心里好过一些。

绿袖听令,赶紧把火把撤走,招来底下的人拿下去。她转回身后心跳差点没停止。

“娘娘不可!”她飞快出手挡住了要双手捧起那盆花的水潋星,把她的一双手放在手里仔细观察,“娘娘,您的手可有伤到?”

这娘娘一定是高兴过头了才会忘了那个陶盆刚被火烧过,很烫。

“呵呵……绿袖,还好你反应快,不然我白嫩嫩的手就要起泡泡了!”水潋星很不好意思的搔头笑了。

“娘娘也只有在皇上的事情上才会这么迷糊!”绿袖说罢拿出帕子上前把陶盆缠了一圈,然后捧起来递给她,“这样子就不会烫手了。”

“我就知道绿袖最好了!”水潋星为她的贴心感动,扑上前拥抱了个,才抱起那盆开得娇艳的花儿跑出了瑶安宫。

身后,绿袖看着那抹欢快的身影离开,嘴角的笑颜渐渐掩去,眼底有了愧疚之色,右手逐渐松开,阵阵寒气在她掌心散发。

娘娘,你错了,绿袖一点都不好……

·

再一次从瑶安宫到盛华宫,水潋星抱着怀里开得灿烂的花,忘记了之前所有的不快,忘记了他那么不顾她的感受深深伤害过她,第一次恨不得自己脚下装上风火轮,咻的飞到盛华宫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告诉他。

夜,光临大地很久了,盛华宫一盏盏宫灯摇曳点亮,守卫们看到水潋星的到来早就见怪不怪,始终保持着雕像形象。

一口气跑过来的水潋星见盛华宫门外没有小太监守着,门又大大开敞,她顾不上先喘气提起裙摆跨入门槛,沿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路线往里走。

这时候他应该是在御书房办公,没办法,他给她的印象就是太敬业,每天除了处理政务就是政务。

“萧凤遥,你看我……”

她人未到声先到,人到了后便被眼前的画面给震住了……

-------------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们之间彻底完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