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3章: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皇妃勾心斗帝》

第43章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萧凤遥,你看我……”

她人未到声先到,人到了后便被眼前的画面给震住了。爱萋鴀鴀

御案上俊男压美女,女的衣衫凌乱,御案下,落了一地的奏折。

‘桌震’两个字就这么晃入水潋星的脑海里。

她怔怔的看了好久好久,直到缠在一起的人分开了,空白的脑袋才重新运转滠。

“你来做什么?!”

冷!而且不是一般冷的嗓音!

她来做什么均?

水潋星低头看了看手里捧着的重生的‘凤凰’,心情已经没了来时的欢喜和期待。

“我来还你东西。”她故作不在乎的笑了笑,走上前把那盆花放在他面前凌乱的御案上,顺便大方的送了一句,“玩得愉快!”

说完,看也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萧大哥,这花好漂亮!”

身后,莫无忧软绵绵的嗓音响起,接着,“啪啦”一声,水潋星脚步一顿,胸腔那颗心随着花儿应声落地狠狠刺痛了一下。

她回过头去,仍是笑,“谢谢你把我们之间的承诺打破,聪明如你,应该知道你的手挥下的那一刻,我们之间彻底完了!”

她对他的承诺已经随着花碎裂的那一刻破碎了,是他亲手摧毁的,不是她不遵守。

“完?不,我们之间才刚开始!”萧凤遥嘴角勾起一丝诡谲的笑弧,如地狱走出来的修罗,令人看了毛骨悚然。

水潋星骇然一愣,他说完那句话后再配上那么一个似有若无的恶魔笑容,心里陡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萧大哥……”

莫无忧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萧凤遥,她害怕的缩着身子,将引导这一切发生的责任归咎于水潋星身上。

水潋星瞧见莫无忧正恶狠狠的瞪自己,依旧嫣然巧笑,只是清澄的目光里的冷意与萧凤遥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样子就怕了?你知不知道他疯起来的时候可以不管不顾的按照自己的方式折磨人,就你那玻璃心,他呵护不了你!”

“够了!你别在这里吓她!”萧凤遥想不到她会把气出在莫无忧身上,将她拉到身后护着,冰冷如剑的目光阴沉的瞪向她,大声喝止。

如果眼神可以凌迟人的话,水潋星相信自己已经去跟阎罗王喝茶了。

他怕她吓坏他的无忧,那他对她做那些疯狂事的时候就没想过她也会害怕吗?

他有没有想过她也会被吓坏?

算了,彪悍的人生不需要呵护!

她决定再也不相信苍轩的话了,什么当他是一本书来读,什么他只会用行动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什么他十四岁就开始碰女人只是为了练自制力,全都特么的放狗屁!

她是傻才会相信,她是感觉失误才会对他动心!

“那么,不打扰你们了!”她深深看了眼碎落在地上的那株花,摊手,耸肩,一派无所谓的转身离开。

花失去了土便活不成了,她不会,没了他她照样会活得好好的!

一定会!

萧凤遥冰冷得视线停在地上那盆被自己亲手挥落的花,花开九瓣,碧丽辉煌。这是他盼了二十多年,倾注所有的思念在里面的花啊。

它,终于开了,也被他毫不留情的一掌摧毁了。

全是因为她该死的跟皇叔暗自来往,皇叔已经在她心里了!他可以不在乎她拿皇叔来衡量他,可是他不会让她心里装有别的男人!

“萧大哥,我帮你把这盆花收拾干净。”莫无忧见到他一眨不眨的盯着地上那盆花,以为他是不喜欢一盆烂泥洒落在这里,便自告奋勇上前弯腰要捡。

“别碰它!”冷冽的嗓音低喝,手随声动拧起了那只伸出去的纤细皓腕。

“萧大哥,你抓疼我了!”莫无忧疼得脸色发白,痛吟出声。

意识到自己的失控,萧凤遥赶忙松开了手,淡漠的道,“你下去吧。”

他冷漠的嗓音让莫无忧心慌,她低着头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上前道,“萧大哥,是无忧失礼了,无忧不该来打扰萧大哥处理政务,更不应该跟萧大哥玩闹!”

她好不容易求得萧大哥的原谅,想要逗逗萧大哥笑,想要他眼里看得见她,所以才会夺走他手里正阅着的奏折而已,谁知道越玩越过火,让一桌子的奏折全都洒落了,还让萧大哥跌倒在她身上。

她怎么忘记了现在的萧大哥是皇帝,是天子,已经不容得她这样放肆了。

“不关你的事,无须自责。以后有什么重要的事先告诉小玄子,不能擅自进来,这是宫中规矩。”他没有要怪她的意思,就算要怪也不能,她刚进宫还不适应宫里的生活。

“那刚才那位舒妃呢?她为何就可以擅自进来?”莫无忧纳闷的问,刚才她可没听到有人进来通报。

“她不能相提并论!”萧凤遥坐回御案前抬手揉了揉眉心,朝外唤道,“来人!”

两名婢女走了进来,施礼,“奴婢在。”

“送无忧姑娘回无忧阁,以后你们就跟在她身边伺候了。”萧凤遥下令道。无忧阁是她不要了悦然轩后才又选中的宫苑,然后才改成无忧阁。

“是!”

两位婢女上前来左右各一,莫无忧纵然还有很多话想说,还不想与他分开,也没办法了。

不能相提并论……也就是说那个美貌倾城的舒妃在萧大哥的心里占有不一样的分量了。

莫无忧暗暗记下了‘不能相提并论’的这一句话。

被委派出去做事的小玄子一回来看到满地的狼藉,不禁有种遭贼的感觉。

“皇上,奴才能斗胆的问一下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皇上的样子应该是被谁气着了。

这天底下真正能把皇上气成这样子的除了舒妃娘娘还有谁?可是,舒妃娘娘不是才帮皇上解了悦然轩这难题吗?

不是舒妃娘娘,难不成是无忧姑娘?

可皇上对无忧姑娘不是只有承诺没有情吗?若不然早就封妃了!

“你不是已经问了?”萧凤临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拂袖起身走到案前亲自弯下身小心翼翼的捡起那株花,目光瞬息万变。

悠远、思念、甚至有一点点的释然。这花他带在身边那么多年却始终没开过,如同铁花一样,二十年来如一日,不生不死的。

而她居然真的能让花开了,而且开得这般绚烂,是皇叔教给她的办法吧?

她真的要讨好他吗?为何他没见到,反而是她的激怒?

母后,你瞧见了吗?这世上除了你之外真的还有会种‘凤凰’的人。

你说过喜欢凤凰花开,那代表着现世安稳。如今,这花在这时候开,是不是您要告诉孩儿,这场仗一定会赢?

孩儿知道,只有赢了才能迎来真正的太平盛世!

凤凰忽然在手中凋谢,如昙花一现。

冲出外面去又冲回来的小玄子手里抱着一个装着肥沃土壤的陶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要不是皇上亲自蹲下身去捡起那株花,眼中流露出以往的思念,他还真的看不出来这色彩斑斓的花儿竟是那盆‘凤凰’!

可见,他离开盛华宫的那一会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了。

“命人进来打扫干净!”萧凤遥直起身把花交到小玄子手里,释怀的叹了声,“把它葬了。”

执着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花开的时候,却没有想象中的美好,心底那道沉重的枷锁也该解下来埋葬了。

小玄子愣了好一下才伸手接过,傻兮兮的笑着点头,“是!奴才这就去办!”

皇上终于打开心结了,不容易啊!

·

翌日

水潋星奉太皇太后口谕前往颐和宫陪太皇太后,刚一进颐和宫就听到太皇太后的声声笑语。

“嗯,真好吃!想不到我老婆子都是一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还能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太皇太后说着又夹了块虾腰放到嘴里,吃得津津有味。

“太皇太后,您再试试这道江米酿鸭子!”

软绵绵的声音让水潋星还没踏进来就知道是谁了,这莫无忧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唔,都好吃!无忧啊,想不到你还有这么好的手艺!”太皇太后从头到尾就是赞。

“舒画给太皇太后请安。”一袭鹅黄锦缎裙衣的水潋星如常的施礼,抬眸看到摆在桌上全都是些油腻腻的菜肴不由得皱眉。

“舒画来了啊!来,过来坐,尝尝遥儿的小师妹的手艺!”

太皇太后一见到水潋星,热情的招呼她,这让莫无忧看了很不快,尤其是听到太皇太后说她是皇上的‘小师妹’,光是身份上就已经差人一大截了。

“是,太皇太后!”

水潋星领命上前入座。

在一道嫉恨的目光中,终于陪同太皇太后用完了膳。

“无忧啊,有劳你今日来逗我老太婆开心,你先退下吧,我有事跟舒画说。”太皇太后漱口后,擦拭唇角,让水潋星扶着坐上了坐榻。

莫无忧停在水潋星身上的眼神从头到尾都是嫉恨的,尤其是太皇太后又这么说,更让她心里不平衡了。

无奈,她也只好乖乖退下。

凭什么她忙活了一天,这女人一来就夺去了老太婆的注意力?要不是妤贵妃说太皇太后是萧大哥最看重的人,她才不会来呢!

“舒画,这几日令你受委屈了!”挥退所有人后,太皇太后拉着水潋星坐到身边,真心把她当成自个的孙女来疼。

水潋星有刹那的怔忡,而后咧唇而笑道,“太皇太后,你在说什么呢,我有什么好委屈的。”

“孩子,在我面前你就不必再装坚强了,我看得出来你是真的爱遥儿,不然不会是今日这番强颜欢笑。”

囧!有那么明显吗?她明明笑得很自然了啊!

一定是因为莫无忧在这里的关系!

“孩子,我也听说了无忧来这里的第一个晚上你躲起来一整夜?你这又何苦,遥儿他是一国之君,难道你要他放着后宫妃嫔只要你一个吗?那是不可能的呀!”太皇太后娓娓劝道。

“太皇太后,曾经我以为是可能的,现在,我不会那么以为了!”水潋星垂眸苦涩而笑。

昨晚她对他的期望已经画下了休止符。她不在乎他后宫里住了多少女人,只要不是住进他的心里,只要他不碰她们,她可以当那些女人是为了给她解闷而存在的。但,如果他不止要她一个女人,那一切都可以免谈了!

太皇太后以为她是因为自己的话看开了,不由得欣然大笑,“哈哈……我就知道你是个识大体的孩子!”

水潋星知道她误会自己的意思了却也不点破,老人家高兴就好。

“方全,去把我那个盒子取来!”在帷幔外候着的方全听到叫唤,立即行进内殿。

不一会儿,方全出来了,双手捧着一个四方形的檀木雕纹盒,盒子上了锁。太皇太后把盒子接了过去,然后交到水潋星手上,让方全退了出去。

水潋星看着手上的檀木雕纹盒,淡淡久远的檀木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

“舒画,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和安逸王之间的事吗?等我哪一天死了你再打开,这个盒子会告诉你一切。”太皇太后语重心长的说完,便把盒子的钥匙交给她。

水潋星一手捧着檀木盒,一手接过那钥匙,明明盒子不是很重,可听了太皇太后这句话后她却觉得万般沉重。

太皇太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好像在暗示什么?

“不久了,不久了啊!”太皇太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起身下榻,方全立马进来搀扶她往内殿走去。

水潋星愣着不动,又是一句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玄话,据说老人家在死之前能事先意识到,难道真如此?

呸呸呸!我想什么呢!

水潋星自打嘴巴,看了眼又恢复了冷清的屋子,抱着这让她压力重大的檀木盒离去。

·

今日,凌霄城内比往常更热闹,只因为今日有由安逸王举办的花卉鉴赏大赛,要知道出自安逸王府的可都是奇花异卉啊,何况在这秋末初冬之时,能看到百花齐放更是稀奇,于是不少人闻名而来。

比赛规则很简单,谁能说对花因何命名而获胜,胜者便能抱回那盆花。

不喜喧哗的安逸王自然不会出现在台上了,他只会在赛台对面的茶楼雅座抱着小银狐静静观赏,所以这场花卉鉴赏的主持便是由管家景陌全权包办。

红绸高挂的赛台上此时摆放了一盆开得红艳艳的花,名为千日红。

“熟话说花无百日红,何况是千日,难不成这花真能千日红不成?”看官甲说。

“哪能这么简单,而且这世上不可能有千日红的花!”看官乙道。

一时间,台下,议论纷纷。

“娘……公子,你说答案是什么?”同混在人群里男装打扮的绿袖差点叫错了身边同为男装打扮的主子。

“当然知……”

水潋星正要解答,倏然左边传来低沉熟悉的嗓音。

“此花的寿命从下种算起只有千日,故名为千日红!”

人群中站着两男两女,身后还有两名护卫,男的俊,女的娇,自是惹人夺目。

“哇!萧大哥真厉害!”软绵绵的嗓音欢呼起来。

水潋星透着人群望过去,觉得格外刺眼,分外内伤,心里还是有点不愿意承认站在他身边笑闹的女人已经不是她的事实。

为什么?

那些小说里的女主角看到交往多年的男友在眼前上演活春宫、劈腿后不是都很潇洒的转身,然后就遇到她的总裁,她的真命天子吗?(好吧,她承认看总裁小说也是为了帮老妈找灵感才被逼扒狗血情节的!)

可她明明已经很潇洒的转身了啊,为什么看到他还是会在意?

心,烧得难受!

就连他身边的苍轩、柏雪、日月星辰她都觉得已经融不进了,好像他们才是一家人,她只是暂时在他们的团队中活跃了下气氛而已。

“公子,你怎么……”绿袖顺着水潋星的目光望去,看到站在那里的正是皇上,还有无忧姑娘,才明白为何主子湿了眼眶。

她们也是听说今日市集上有赏花大会后,娘娘就千方百计的拉她出来了,难怪那么容易出宫,原来皇上早就不在宫里了啊。

皇上带着别的女人出宫娘娘却毫不知情,仿佛被遗忘了一样,难怪娘娘会伤心了。

“绿袖,下雨了吗?”水潋星回过头对绿袖笑道。

“不是,是公子的泪水。”绿袖伸手接住又一滴滑落下来的泪给她看,满脸不忍。

“不是泪水,肯定是汗水!”意识到自己不争气的掉泪了,而且还是大庭广众下,水潋星抹了把眼,蹲下身借着画圈圈躲开这尴尬的一刻。

绿袖不禁也跟着难受起来,这秋末哪来的汗水呀!

就在水潋星蹲在人群里越平复心情越糟糕的时候,一只厚实的大掌握上了她的手,温柔的嗓音在她耳畔轻声响起,“跟我走。”

像那天她想要插手管太傅府的事一样,温柔的嗓音,厚实的大掌,淡淡的花草香,她毫不犹豫的点头,埋进他胸膛,任他扶着她站起来,搂着她离开人群。

两个大男人相搂着离开必定引起些许轰动,萧凤遥等人正要朝轰动的方向望去,倏然,台上传来了震耳欲聋的敲锣声。

“恭喜这位公子答对了,这盆千日红是你的了!”

景陌命人把千日红送到萧凤遥面前,对他微微螓首表示对他行礼了,而后望向早已走出人群的主子,这才松了口气。

“公子,要这盆花来作甚?”日月接过沉重的,疑惑的问。

“自然是看你们闲得没事干,让你们抱着暖暖身了!”顾柏雪也很喜欢调侃日月星辰,谁让他们好欺负。

日月星辰脸上滑下两道黑线,面面相觑了下,认命的抱着‘取暖’,心想:若是舒妃娘娘在,他们会不会不用抱呢?

噢!突然好想小虎猫了!

被小虎猫整总比被这个母老虎整强,至少小虎猫还有点人性啊!

-------------

……本章完结,下一章“绾青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