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5章:伤了朕的爱妃

《皇妃勾心斗帝》

第45章伤了朕的爱妃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明明前一刻才决定了不管的水潋星,在听到这个人的声音后,双脚完全不由自主的往赛台奔去。

“花飞花落花满天……”

“霜降霜落霜满天!”

赶上接完下一句,水潋星撑住台面跃然而起。她拍去掌心的尘粒,面对台下观众视线尤其凌厉的落在了站在最前面那个高个子络腮胡男人身上,挑衅的嘴角上扬。

那男人瞬间目露杀气,提气纵身也跃上了台面,他的目标并不是挑衅他的人,而是花滟。

水潋星看穿他的意图在他的手碰到花之前飞快出手拦下了他,“老兄,这答案你我一人各对一半,要不……也把这花分成两半了吧!”

闻言,景陌惊愕的将视线投向对面茶楼楼阁雅座,萧御琛只是镇定的喝着茶,不动声色的摇了下头。

她肯定那就是答案不可能是信手拈来的,除非在巷子里的时候她已经听到他和那人的谈话了蹋。

她去而复返而他却没察觉,也只有没对她起过防备之心才会演变如此。偏偏,她拿他的信任去帮别的男人。

真是伤人不知觉啊,丫头!

“这花,大爷我今日要定了!”那男人看了眼那盆花,势在必得,粗壮的手臂一抖,看得下面的观众一阵唏嘘。

毕竟,台上一个是虎背熊腰,一个瘦弱纤细,光看就知道两人实力悬殊了。

在那只粗壮的手臂横着打过来的时候水潋星来了个深弧度的收腰,也让看官们暗暗为她捏了把汗。尤其是当某双目光在看到她上台的第一眼,不!应该是说在她出声的那一刻早就紧锁不离,浓黑的剑眉深深拧起。

“轩轩,你觉不觉得台上那位小兄弟有点面熟?”被相公紧护在怀避免被闲杂人磕碰的顾柏雪也蹙着秀眉问道。

“何止眼熟,根本就是!”站在萧凤遥身边的苍轩已经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了。

真好,总算他也尝到这种如蚂蚁噬心的滋味了,这下,他可要好好揶揄一番,当初追母老虎的时候,谁让他总爱泼他冷水!

“啊!真的是星星!”得到自家男人的证实,顾柏雪兴奋得直起了身子就要提气上去帮自家姐妹,未想,脚后跟还没抬起呢,腰已经被紧扣住了。

“该急的人都没急你上去添什么乱,乖乖待好!”苍轩将她拉回身侧,俯首在她耳畔低声道。

没办法,谁让他家孩子偏偏这个时候来报到,妻儿在此,什么兄弟情义暂时靠边!

“星星她打不过!”顾柏雪恋栈的死盯着台上打得风起云涌的两人,真想加入用她的小皮鞭狠狠抽几下啊。

“想都别想,你说怀胎期间全听我的!”苍轩在她恳求的眸光望过来之前就打断了她的念头。

顾柏雪无奈咬银牙,他知道她有了身孕那刻起,就说‘要是咱们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休想我会原谅你’,若不是说那样的话威胁她,她根本不用顾虑什么,现在早在台上了。

唉!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台上跟水潋星交手的男人似乎料不到她居然能接自己那么多招,开始不敢轻敌,只是,此刻不是讲光明磊落的时候,殿下交代的事万死不辞。

跟有一身蛮牛力气、内力雄厚的男人打是件吃力又费脑的事,水潋星有好几次几乎是死里逃生,那么硬的一个拳头砸过来估计能把秦舒画这张倾城容颜打得连现代整容师也整不回原貌了。

但是她知道不能输,这盆花必须毁掉!

想着,水潋星眼光一闪,拳脚挡住他的攻击,朝他身后喊了句,“萧御琛!”

男人听到主人的名讳不禁愣了下,挥出去的拳头停在了半空,回过头一看才知道自己被耍了!

既然如此,那休怪他不客气了!

水潋星趁着他失神之际立马跑到那盆花面前就要辣脚摧花,然而,台下响起了熟悉的嗓音。

“星星,小心暗器!”

是顾柏雪的声音,可是,来不及了,她回过头,一枚锋利的星形暗器朝她眉心直射过来,在她瞳孔中闪电般放大。

此时,一抹金色身影从台下飞身而起,接着又有一抹银白从楼阁高空跃下,踏过人群头顶,两人风驰电擎,皆是为了救她而来。

“叮!”的一声,在暗器与她的眉心只差不到一公分的距离,她被人拦腰拉开,桐骨扇挡去了那枚要夺她命的暗器。

水潋星完全不知道暗器在他扇中是怎么被甩出去的,只知道暗器从哪来回哪去,在她眨眼不及而的时候没入那男人的胸口,贯穿他的身体,然后,还染着热乎的血液叮在台面上。

那男人瞳孔圆瞪,死不瞑目。

水潋星靠在这散着高贵龙涎香的胸膛里,抬眸看到深潭黑瞳里的猩红,才知这是他真正狠起来的模样,只要惹到了他完全不给对方一丝喘息的机会。

过去,面对这样的男人,她是怎么活过来的啊?

“王爷。”景陌走到萧御琛旁边请示接下来如何处理。

萧御琛与萧凤遥几乎同时落在台面上,若是出手两人只怕也不会慢过谁,只不过,他在最后一刹停住了,因为他知道她会安全,因为他知道一旦出手更为难的人是她。

“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害你,朕不允许!”他抚着她的后脑,紧抱着她,在她耳畔沙哑的说。

一样不可一世的霸道语气却让水潋星觉得心安。各自都熟悉彼此的味道仿佛让两具微微颤抖的身躯逐渐平静了下来。

若换个地点水潋星肯定会问他,若伤害她的人是他本尊他会如何做?可惜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她必须在他没发现那盆花的奥妙以前摧毁它。

退出他的怀抱,她回头对上那双温淡的凤眸,顿时觉得愧疚难当,若不是因为她,他的人就不会死。

他会怪她偷听了他们的话后还多管闲事了吗?

萧御琛总是能很快的看穿她的心思,他对她温柔的弯起唇角,走上前来,微微躬身作揖,低声道,“皇上和娘娘没受伤吧?”

“无碍。”萧凤遥伸臂将挪开的女人再度拉回到身侧,紧搂着宣布他的占有欲。

“景陌,既然答对另一半的人已经不幸身亡,这盆花就是舒妃娘娘的了。”萧御琛招来景陌淡淡吩咐。

“且慢!”冷冷的嗓音威严的响起,让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

萧凤遥冷锐的眸光盯在那盆花上,神色让人无法捉摸。

“慢什么慢!这花已经是我的又不是你的,你凭什么发号施令!”水潋星不客气的扯着他的衣袖把人往后拉,自己站到了他面前以此来挡住他的视线。

她的举动更让萧凤遥不悦,原本也许可以放过皇叔一马,再见她如此急着要替皇叔掩盖罪行,心中的怒火嗖嗖升起。

“日月星辰,把这盆花盘查个一清二楚,省得伤了朕的爱妃!”他抓住她纤弱无骨的手臂不再让她上前,并斩钉截铁的下令道。

景陌见情势有变,掌间暗自凝聚内力,就算要博也得博个周全!

“萧凤遥,你放开我!”水潋星急得手臂往后猛力一甩,“啪”的一声,也许是打在九五之尊的脸上,显得分外响亮。

场面旋即陷入死寂,日月星辰止步,所有人都好像被定住了,包括水潋星。

她的手还扬在半空中收不回来,双眸怔怔的看着如罩寒霜的俊脸,不知所措。

一个君王当众被甩巴掌,这是一件天理不容的事吧?

糟了!他的脸色真的比以往她任何时候看到的都可怕,接下来他会不会因为要挽回面子而直接拧断她的脖子?

应该不会,至少他们也滚过N次床单了,至少,她曾经也天真的以为他爱过她。至于他都能让她那么以为了,应该不会那么狠才对。

“萧大哥!”鹅黄轻纱飘起,莫无忧已经来到台上,清丽脱俗的面容满是担忧。她抚上萧凤遥被打到的半边脸,软软的嗓音道,“萧大哥,一定很疼对吗?”

萧凤遥没理会她,厉色的瞪着那个打他的女人。她居然为了护皇叔周全而不惜大庭广众打他,她只顾皇叔就不顾他的面子?

很好!真是好极了!

“你居然敢打萧大哥,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莫无忧收回手,面对水潋星发狠的使出一掌。

“星星!”

台下顾柏雪再一次惊叫,然而,已经来不及了,水潋星并没有出手抵挡反而勾唇笑了。

凝聚了四层左右的掌力打在她的胸口上,令她整个人朝后跌去,“啪啦!”一声,陶盆破裂,玉冠坠落,万千发丝随着她跌入花中而铺散开来,就好像不小心坠入人间的精灵躺在花上,美得令人窒息。

台下众人惊呼:“好一个花仙子!”

萧御琛伸出手想要叫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叫,平日,他只会喊她丫头,他知道她的名字却从来都不想叫,因为他和那个男人一样都知道,那已经不是她。

那花根带刺啊,她这一跌进去必定伤到了吧!

“萧大哥,我已经帮你教训她了!”莫无忧撤回掌,邀功似的道。

萧凤遥看也没看她一眼,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寒着脸将跌在花泥中的女人抱起来,“朕可以允许你闹脾气,但不允许你拿自己的身子来开玩笑!”

他俯首下来的瞬间,只有水潋星听得见他说的话,好不容易筑起的心防瞬间土崩瓦解。

他旁若无人的抱起她,不在乎他昂贵的丝袍被她身上的泥土弄脏,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这样做不合情理,他抱起她离开那片脏乱,仿佛只是单纯的以一个平凡的男人爱惜自己的女人一样。

这蚊蛋到底是要闹哪样!他也有大姨妈时期吗?为什么忽冷忽热,害她闹心个不停?

水潋星双手紧勾着他的脖子看着这个明明怒不可谒却还是纡尊降贵关心她的男人,心里矛盾升级。

“皇叔,今年的花独具特色!”萧凤遥抱着水潋星走过萧御琛身边,语带玄机的寒暄了句,便不再做停留。

水潋星背着萧凤遥趁机对萧御琛俏皮的眨了下眼,手指上捏了团小纸条,萧御琛无奈的对她报以微微一笑,往后望去,那拇指大的花根已经被划开了更大的缝隙。

群众散去,赛台上只剩下一人一狐望着那盆被毁了的花,以及死去的人。

“王爷,要不是那女人碍事我们的人也不会死,那女人明摆着帮皇上,属下恳请王爷不要再执迷不悟了,别忘了练将军还等我们去救!”景陌留意了下四周,发现没有可疑的眼线后才道。

“看来天意如此。”萧御琛望了眼蔚蓝天空,轻声叹息道。

“是!王爷,属下立即着手去办!”景陌倏然兴奋的单膝下跪,声音无比激昂。

“景陌!”萧御琛叫住转身的景陌,“别动她。”

景陌眼底闪过心虚,他的确想要把那个女人给弄死或者怎样,反正不让她祸害到王爷就行,没想到王爷执意要保她到底他还能怎么样?若罔顾王爷的话伤了她王爷断不会饶了他啊!

“属下明白。”

·

轩雪楼向来有准备给萧凤遥的独立院落,萧凤遥抱着水潋星进入房间,脚尖勾起门砰的关上将所有尾随的人隔绝在外。

“师兄,我是不是惹萧大哥不高兴了?”莫无忧看着紧闭的门扉自责的喃喃道。她真的很想知道他们两个在里面会做什么。一路回来,萧大哥都没看过她一眼,好像是责怪她伤了那个舒妃。

“师妹,你萧大哥向来心思难测,不关你的事。”这明显就是待遇不同了,明明是同一个师父偏偏这小师妹喜欢叫萧凤遥为大哥,叫他师兄,那他也只好尊称她一声‘师妹了’。

“师兄,你骗我,萧大哥真的很在乎那个舒妃对吗?”

莫无忧一句话问得苍轩哑口无言,这个小师妹没见过什么世面,语气说重了点呢生怕会伤到她的心。

何止是在乎啊,依他看,连命豁出去都可以!不然怎么会被当众甩了一巴掌也能化怒火为柔情。

要换做是他,他恐怕做不到这么冷静。还好……还好他家母老虎猛是猛但是从来没掴过他巴掌。

只能说他那个师弟的自制力已经练到出神入化的地步了。

是的,师弟!当年,他刚好比萧凤遥早入门一个月,所以也算是他师兄啦。只是他的武功没师弟好只能说他偷懒,不能说他没有练武天分,要知道那时候才十岁的萧凤遥每天除了练武就是练武,不像他天天贪玩,摸鱼打混。

“我说无忧小师妹,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的事你还用问吗?”顾柏雪语气很不爽,存心让莫无忧不好过,谁让她一掌打伤了她的好姐妹。

这样能对她胃口与她拼酒,与她并肩作战的女人世间难求,要不是肚子里带了个麻烦,她早就杀到台上去了,哪里容得任何人动星星分毫!

“雪儿!”苍轩担心的事果然发生了,就知道他家婆娘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伤星星的人,就算动不了手也要在嘴皮子上让人难受。

“我说得不对吗?难道你还有更好的解释?”顾柏雪瞪了眼苍轩,转身就走。

两个大男人都当这个小师妹是个宝的呵着护着,不代表她也一定要!虽贵为苍轩的妻子,但是不入她眼,不讨她喜的人她照样不会假意奉承!

若他小师妹安分点她自然不会为难她,可是动到了她姐妹头上,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师妹,我想他们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不如先出去喝口茶?”苍轩头疼的看了眼自家婆娘离开,皱着眉劝道。

莫无忧也知道自己不能再任性,只是安静的点点头,垂着头跟在苍轩身后走。

而今的她没了师父就只剩下萧大哥了,她不能再惹萧大哥讨厌,她更不会让萧大哥像师兄这样眼里只看得到师嫂的,她一定可以让那个舒妃知难而退!

“拿出来!”

房间里,萧凤遥把水潋星放下,让她坐在圆凳上,一开口就是莫名其妙的命令。

水潋星眼神一闪别开眼不作理会,还故作抬手撩了撩额前发丝,粒米大的纸条顺着落入袖中。

“不拿就把衣服脱了!”他撇了眼她脏兮兮的衣物冷声道,尤其是不想看她穿一身男装。

水潋星再也保持不了当他不存在的怡然自得,她眼珠子慌乱的四下转动,这厮知道她把纸条藏进袖中了,所以才要她剥除衣服,他是有火眼金睛吗?

“不动即是要朕代劳了!”

萧凤遥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的站在她面前,坐着的水潋星抬眸就对上他的腰腹,淡淡的男性麝香还是让厚脸皮的她禁不住发热了。

眼看萧凤遥的手就要探到领口,水潋星抬手推他,“等一下!”

这一声果然喝住了他的动作,不过,很快水潋星隐约意识到不对劲了。她的手好像推在了不该推的位置,开始掌心下是软热的物体,接着那物体渐渐滚烫发硬,有了活力后还调皮的隔着薄薄的衣物轻弹她柔嫩的掌心。

是男人那话儿!

水潋星的脸霎时哗啦的红成了个红柿子,她的手像是被烫到飞快的缩了回来,眼神不敢对上他已然浓重的呼吸。

“失灵!我手失灵!”她干笑着甩手道。

“那就继续失灵下去!”萧凤遥一把抓起她的手又往认主人的那个位置按去。

“蚊蛋!我不要!”异常沙哑的生意很快让水潋星联想到了什么,她拼着吃奶的力气与他抗衡,另一只手紧攀着身后的桌子,不让他得逞。

萧凤遥冷得刺骨的脸色因为快意而舒缓了些,嘴角似有若无的上扬起令水潋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邪恶,她一阵头皮发麻,更加加深了要逃开这危险地带的念头……

------------------------

……本章完结,下一章“跑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