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6章:跑路

《皇妃勾心斗帝》

第46章跑路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冷得刺骨的脸色因快意而舒缓了些,嘴角似有若无的上扬起令水潋星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邪恶,她一阵头皮发麻,更加加深了要逃开这危险地带的念头。

萧凤遥高大的身躯微微向前倾了些,拉住她那只紧攀在桌沿的手分别压制在她的脑袋两边,此举等于不会再勉强她了。

水潋星刚松了口气,高大的身形笼罩上来,俊脸逼近脸颊,他灼热的呼吸刺痒的扑洒在她的脸上,让她很不适应,完全没注意到原本故意落在袖中的纸团已经被一股内劲吸入另一个人的宽袖中。

“下次用自己的身子来冒险之前记得先跟朕说一声。”没必要伤了自己。

萧凤遥的目光落在白皙的皓腕上,那上面浅浅的伤痕令他觉得触目惊心滠。

水潋星心儿一愣,诧异的抬头看他,他的眼神只专注在她手上那些被花叶割到的红痕。

他知道她是故意让无忧打到的?他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萧御琛,可他知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让他们两个人互相残杀?

“星儿,如果你真的想要温柔,朕会试试,收回你放在皇叔身上的心,可好?”他不想再做出任何伤害她的事,如果温柔能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那又何妨一试峻。

虽然,他不一定能做到像皇叔那样温润如玉。

又是平地一声雷,炸得水潋星整个人飘飘然,不知今夕是何夕。

你回宫前见过皇叔是吗?你为皇叔不惜忤逆朕,为何?

我见他还少吗?就凭他比你温柔我就觉得值!

朕不止一次的警告过你,不许与皇叔太靠近,你把朕的话当耳边风,嗯?

干嘛不,他比你好太多了!他永远不会像你这样强迫我接受我不喜欢的事!

他在意!他一直在意她说过的话!

他不是只会鸭霸的命令她不许这不许那吗?她承认那只是一时的气话啊,他居然当真了!而且还一直记得很深很深?

萧凤遥的改变来得太突然,水潋星有些不敢去相信,她挪了挪身子,眼神闪了闪,“我身上全是泥土好不舒服,你可不可以去帮我跟柏雪借套衣服来?”

她的话换来萧凤遥静静的端视,他看了她好一会儿,天生冰冷的眼神敛了敛,放开了她。

“屏风后的衣架上有衣裳,若想沐浴朕会吩咐下去。”

他站直了身声色淡淡,水潋星立马从凳子上蹦起来,跑到屏风那边探头一瞧,果然看到衣架上放了几套衣裳,而且颜色全是她平日最爱穿的淡紫、蓝白、橙红,就连胸兜都齐全了。

“里面的衣裳是谁的?”水潋星一溜烟回到了他面前,问得理直气壮。该不会是莫无忧的吧?

“换好就出来!”萧凤遥侧眸看了看她,没回答她的话,说完就要出去。

“萧凤遥,无忧于你算什么?”水潋星在他的身后对着手指头问得忐忑。

她也不想故意要忽略他刚才那句令人心动的话,问题是他们之间还隔了个无忧,他忘记了她可没忘。

萧凤遥停了脚步,背脊挺直,许久之后才抿唇吐出两个字,“承诺!”

“那我呢?”既然都问了那就一股脑问完吧,反正横竖都是心碎。

他对无忧是承诺,对她又是什么?依然只是他的妃子?他喜欢就可以抱的妃子?

“如命!”萧凤遥想都不用想的说。

活了将近二十七年头,他从来没被被掌掴过,更不允许别人轻易碰到他的皮毛分毫。在她那里不是一切都破例了吗?他对她的一切疯狂行为还用得着问吗?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清,可否再说一次?”一心再胡思乱想的水潋星似乎听到了他的声音,却不敢确信他说的是不是自己所听到的那样。

他说待她如命是吗?

“你再不去换衣服,朕亲自替你换。”萧凤遥没再重复刚才的话,而是斜眸睨着发愣的她一眼,冷冷威胁。

果然,此话一出,水潋星立即像只小兔子蹦跳到屏风后面去换衣服了。

她是残了才会要他帮忙换!

萧凤遥再撇了眼隐身入屏风里的女人,垂直了右臂,粒米大的纸团落在掌心里。他不紧不慢的打开,上面的三个字已经令他脸上好不容易降下的冰霜更加浓厚。

劫法场!

皇叔,你最终还是要走这一条路,你没得选,朕有,可你为何等不了?

·

萧凤遥出去后又叫绿袖进来帮她换了衣服,然后梳发,没半会功夫就恢复了娇媚动人的女儿身。

蓝白相间的衣裙仿佛是为了她量身定做,皮草衣领延伸到衣襟就算风在干燥再冷冽也能充分保护到脖子,无外袍,玉带紧束腰身,将不盈一握的小蛮腰勾勒得更纤细。这身衣服也不像宫里的那些宫装繁琐,应着时令薄厚适中,衣袖是用丝带收紧的更方便她活动。

如果不是有个莫无忧在,兴许她会毫不犹豫的认为这些衣服真的是他特地为她准备的。

想到莫无忧,水潋星就觉得身上再漂亮的衣裳也觉得不可爱了。

“星星,这衣服合身吧?”顾柏雪见到萧凤遥已经到茶楼去了赶紧过来关心,趁着两个男人都不在,好好放肆一把。

“你看得出来哪里不合身吗?”水潋星伸展双臂供她观赏。

“当然没有!由小遥遥亲自下的令让全帝都最好的裁缝裁的衣裳怎么会有差错,除非那裁缝不想活了!”据她家男人说那日她们去大闹莲若寺后,小遥遥就吩咐小玄子着手替星星裁衣了,就是知道她爱出宫才考虑得这么周详。

这种宠法他家男人可比不上!她家男人只会给个印章让她败他的家财!

“喔。”水潋星以为是他亲自下令让裁缝帮莫无忧裁衣,毕竟,她和莫无忧的身材差不多,穿在身上合身也没什么奇怪。

“啊?你怎么一点都不高兴的样子,难道你不喜欢小遥遥命人替你裁衣?喏,这我就不得不说说你了,小遥遥堂堂一个皇帝都时刻惦记你的吃穿住行了,你再怪他连我都看不过眼了啊!”顾柏雪自是知道自从那个无忧小师妹来了后,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谁让她怀了孩子不能到处乱跑只好四处打听了。

“你说什么?这衣服是他特地命人替我裁的?”水潋星黯淡的眸光霎时亮了起来。

“对啊,难不成你以为……”顾柏雪凑上脸,发现自己真的猜对了,她顿觉好笑,“哈哈……星星,你吃起醋来也太闷了吧!”

要她肯定是先抽他两鞭再说,不过,星星也掴了小遥遥一巴掌,也不算闷啊,甚至比她还狠,可为嘛她还是很想笑。

“谁……谁吃醋了!姐姐我吃啥就是不吃醋!”死也不承认这么丢脸的事!

“好好,不是吃醋,只是钻牛角尖,哈哈……”顾柏雪实在是弯着腰笑个不停。

“咳咳……你腹中的孩子还好吧?”

水潋星清清嗓子,狡猾的瞄向她平坦的小腹。一提到孩子就像是止笑丸,顾柏雪立马不笑了,十分谨慎的低头审视了下肚皮,发现无异样后才松了口气,抬头对上得意的眸,她禁不住上前小拧了人家一把,谁让她偏抓住她的死穴来吓人。

“柏雪,你再印个章给我吧。”水潋星把她的手臂扛到自己肩上,两人勾肩搭背,有商有量的语气。

“不行!从苍轩给我印章那日起,直到上次给你印的那个还是第一次呢?我男人虽然富甲天下,可也不能随意挥霍!我只是拿着那印章来炫耀炫耀而已!”顾柏雪想都不想的拒绝,捍卫夫君的身家财产。

“苍轩该不是就拿了那么个印章就把你娶过门了吧?”水潋星坏坏的笑道,然后顾柏雪低下头,看来她真的猜对了,险些忍俊不住。

她的旧业是贼婆娘,最爱的是钱,不为过不为过。

“熟话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那反正他的钱也多得可以拿来如厕,救助有需要的人是为积德。”水潋星故意顿了下,扳过顾柏雪的身子,严肃的道,“现在,就有一个人急需你的救助!”

“在哪?那个人在哪?”顾柏雪左看看右看看,故意眼前的她。

“柏雪,我们是不是并桌喝过酒?我们是不是一起共生死过?所谓姐妹有今生没来世,现在姐妹有难,一句话,你帮是不帮?”

顾柏雪被她说得连连点头,到最后一句,她点了后又飞快摇头。

“我不见得你哪里需要我的帮助,你是小遥遥最宠爱的女人耶,想要什么跟小遥遥说一声,我家苍轩的钱只怕都会是你的!”

“真的?那我去跟他说说!”水潋星故意吓她。

“诶呀!假的!假的!”顾柏雪赶紧拉住她,就怕她真的当真了,若小遥遥真为星星一句话要苍轩把所有身家都交出,苍轩肯定毫不犹豫的点头。

她可不想又变成贼婆娘啊!

“其实,要帮你也不是不可以,反正这点钱财我是不在乎的。”

瞧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

“只是,我上次不是给了你一个吗?我记得没听到有兑现的消息传来啊!”顾柏雪继而说未完的话。

“呃……那个在萧凤遥手里。”水潋星低低说道,他说她哪天不见萧御琛他就会还给她。

为什么他总是那么霸道,难道要她有了他之后杜绝一切雄性动物吗?

“那你现在急于要这笔钱做什么?”顾柏雪转而问。

“跑路啊!”水潋星答得飞快。

“什么?跑唔……”

“嘘!别那么大声,我是说以防不时之需嘛!”水潋星捂住了她的嘴,然后皮皮的盯着她,“你不会出卖我吧?”

“呵呵……哪里会!他们当兄弟是他们的事,我们做姐妹是我们的事,他们讲情义,我们也讲情义啊!”顾柏雪立马摆手,她心里明白自己笑得很心虚。

必要时候,情义也是可以另当别论的嘛!(唔,顾同学,你和苍同学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贼讲义气果然不假!”水潋星轻拍她的肩头,大大滴竖起大拇指。

“错!老娘从良很久了!”顾柏雪把她的手拍开,凛然纠正道。

“是!老、娘!那现在麻烦你给盖个印章吧?”想到那五千万两黄金,水潋星就忍不住磨掌霍霍。

顾柏雪也不扭捏,掏出专属印章,再拿出自己的随身丝帕铺在掌心上,四方印章对准重重盖了下去——苍顾柏雪四个字跃然在手帕上。

“拿去,这点小钱不必跟老娘客气!”蚕丝帕一甩,模样要多大方就有多大方,简直就是一个财大气粗啊!

水潋星喜滋滋的接过帕子,证实上面无误后她如同捡到宝,万分小心的塞进袖子里,再把袖口丝带收紧。

“你,真的要跑路?”顾柏雪瞧她收得这么谨慎,不由得凑上前又问了下。

“诶呀!留点钱防身是应该的嘛!”水潋星抬眸眨了眨眼,而后咧嘴笑了笑,朝茶楼去。

顾柏雪在身后忍不住翻翻白眼,刚才是谁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来着?

·

出了后院,一颗小脑袋从帘幔后探出头去,经过她四方扫射很快就看到二楼雅座上坐着两个俊男。两个俊男就好像发光体,总能在第一时间吸人眼球,尤其他们一个邪魅狂狷,一个冷冶妖华。坐一起就是茶楼的一个创意广告啊!

再看到他们中间坐着一个娇滴滴的佳人儿,水潋星撇了撇嘴,更加打定主意要溜之大吉。

“娘娘,皇上在那,不上去吗?”也弄回女装的绿袖跟在水潋星身后叠加上来。

“你没发现上面的位置有点挤吗?”水潋星回身抬手给绿袖脑门一个栗子。

“没有啊!”绿袖望着楼上的方向挠头,那么大的桌子才坐了三个人哪里挤了?

笨!

她方才以要喝珍藏佳酿的借口支开了顾柏雪,而此时那个目光总是犀利如鹰的男人似乎有松懈的神色,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拉起纯真的娃,猫起身子,缩着脖子,像只小猴子一样蹑手蹑脚的往通往出口的长廊出发。然而,她刚走出没到十步,长廊栏杆两边倏然多了两个清秀美男凭栏而立,交叠着脚尖,拿着佩剑双手环胸,好像……等她好久了!

“嘿嘿……两位帅哥,好久不见,姐姐请你们到酒楼去大吃大喝如何?”半路遭堵,水潋星松开绿袖的手,上前一手揽住一个的肩头,贼兮兮的笑着贿赂外加忽悠。

“夫人,公子要我们专门在这里等你。”日月转了身避开她的碰触,好不委婉的打破了她所有希望。

“夫人,请!”星辰也转开了身,弯腰做手势。

水潋星囧囧的垮下脸,倏然,脑袋叮的一声,乌溜溜的眼瞳闪过狡黠之光。

“哇!好大的星星!”她探出半个身子去指着阳光暖照的天空咋呼道。

“夫人,这是大白天。”日月憋着笑提醒她。

没上当!看来这俩娃儿还是有点常识的。

水潋星又垮着双肩回过身,驼背晃着像是没了骨架的手臂,“废话!我当然知道这是白天!”

就是白天有星星才会稀奇啊!怎么偏偏就不好忽悠了呢?!

“夫人,是公子要我们耳目紧闭带您上楼即可!”所以,无论她说什么话,搞什么事,他们都必须听而不闻视而不见。

喔!狗都没那么听话嘛!

水潋星挫败的拍了拍脑门,万分不愿的往后撤退,乖乖上楼。

刚走完楼梯,水潋星双脚站定立即接受无数双眼睛洗礼,她知道自己现在这副皮囊很引人注意啦,可是没必要这么惊艳,她压力很大的!

萧凤遥正好面对着楼梯这边的方向,他的目光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炙热和犀利,看她的眼神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了似的。

他这是在炫耀他把她包装出来的成果吗?

既然她的出场那么有戏剧效应,是不是不应该让他们失望呢?

水潋星抿唇而笑,记住,是那种笑不露齿,目光婉约的那种。她的纤纤玉指捋上顺着肩膀垂落的发丝,迈起婀娜小步朝他们走去。

身后的日月星辰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虽然皇上交代他们不用看不用听,可是这种场景不看不行啊!

小虎猫变身温顺猫,这是一大奇事!

“妖媚!”莫无忧嫉恨的悄声骂道。谁让她的出现全部夺去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她旁边的萧大哥。

苍轩自是听到了,他也相信萧凤遥肯定也听到了,不表态怕是完全专注在那个正朝他们走来的妖媚的女人身上吧。

其实也不能算是妖媚,只是她摆动纤腰时幅度有点大了,嗯,看起来的确有点狐狸精。

水潋星所经过之处,凡是身为男人的无不双目发直,凡是女人的无不是羡慕嫉妒恨。

她淡定的对上那双玩味的黑眸,在他们的邻桌停脚步,纤指往那桌的客人面前妖娆一摆,身子倚着桌沿,对那带着帽子顶着老爷肚的男人勾出一抹娇羞的笑,“大爷,我想坐这里,可以吗?”

喔!

小虎猫变完温顺猫后又变小白兔!

日月星辰更是不敢眨眼。

看起来穿着华贵的老男人咽了咽口水,因她的美貌而吞吞吐吐,“当……当然可以!”

以为平白遭艳遇的老男人只顾沉浸在美色中,哪里感觉到身后有道目光快要将他大卸八块了。

“那……大爷,我可以坐你这里吗?”水潋星撅着嘴指了指他正坐着的位置,因为这里背对着某人,坐这里不用被他的眼神扰乱心神。

老男人低头看了下她指的是自己的大腿,顿时领悟过来,欣喜的连连点头,伸出手,笑得脸上横肉颤颤,“只要你喜欢大爷随便你坐!”

-----------

……本章完结,下一章“伤她腹中孩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