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7章:伤她腹中孩儿

《皇妃勾心斗帝》

第47章伤她腹中孩儿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男人低头看了下她指的是自己的大腿,顿时领悟过来,欣喜的连连点头,伸出手,笑得脸上横肉颤颤,“只要你喜欢大爷随便你坐!”

水潋星知道这色男人误会了,她依然笑颜如花的再一步走近他的位子,转了个身就要对着人家的大腿坐下,那个老男人也张开双手心里乐开了花的等待美人投怀送抱。“啊!!”

下一秒,那个老男人还没碰到美人分毫,已经从开敞的窗口摔了出去,他们是临窗而坐,而窗外面就是大街,可想而知,这一摔有多惨不忍睹了。

当然,这不会是水潋星动的手,前有两个保镖,后有两个俊男,她完全可以继续保持她的淑女形象漭。

“夫人,公子请你过去坐。”刚才负责摔人的是日月,负责请示回来的是星辰。

“你去跟他说,姐姐我就喜欢坐这!”要么他过来,休想她会过去。

星辰苦逼着脸看向自家主子,主子冷冽的眸光袭来,他又看了看水潋星,更加拉长了脸剀。

明明就只隔了一步的距离,为嘛非要这样折腾他啊?听不见的也只有没带耳朵出门或者没长耳朵的人吧!

想归想,星辰小同学还是乖乖上前把话传达一遍。

萧凤遥摆手让星辰闭嘴,双眸紧紧盯在那个背对着他大方落座的女人,她说的话他自是听得一清二楚了,也知道她到底在闹什么脾气。他不怒反笑,招手让星辰附耳上来神叨叨的低语了几句,看得旁边的莫无忧干着急,而苍轩则是悠然自得的喝着茶。

星辰忐忑的走过来,连腰都挺不直了,他在日月耳畔重复方才主子在他耳畔交代的话,日月跟着面露为难之色。

两人面面相视了下,慷慨就义般走上前,却是拼命使着脸色一个推一个,谁也不敢开口。

水潋星一手托着后脑勺,歪着脖子看这两位尤其好玩的兄弟,“星辰,你说!”

“……”

星辰启齿再启齿,抿唇再抿唇,手里的剑也拿得很没气势,嗫嚅了老半天还是没说出一个字来。

“日月!”

被点名的日月眼珠子溜向星辰,而后两人默契的点头,好像鼓起了天大的勇气异口同声对水潋星道,“夫人,得罪了!”

话音刚落,水潋星正坐着的长凳被两个大男人两边连人带凳抬起,举过半空,水潋星吓得险些尖叫出声,她以为自己会被摔个半死的时候,情急之下双手紧抓住凳子,华丽丽的坐了一次云霄飞凳,那叫一个惊心动魄!

接着,日月星辰用他们空出的那只手运力将那四仙桌推向了她死也不愿意坐的那桌,这才将她轻轻放下。

“夫人,得罪了!”完成任务,兄弟俩忐忑的抱拳道。

“嗯哼!知道得罪了?那你们知不知道这罪有多大?”惊魂未定的水潋星甚至看也不看隔着两张并在一起的桌子的男人,抬脚转身依旧背对着某人靠在桌沿上,翘脚勾起恶劣的笑弧。

“夫人,我二人也是奉公子之命。”日月比星辰警醒些,他以手挡住唇形,侧着头悄悄告密。

“这种只有三岁小孩才做得出来的事我当然知道不会是你们干的!”水潋星用眼角余光瞥了眼身后的男人,那道目光真特么让她背脊发凉啊!

星辰看向日月:这是说咱们比皇上聪明吗?

日月狠狠拍了下星辰的后脑:这种事在心里知道就行了,别说出来让皇上没面子!

“娘娘,差不多得了,别真的惹皇上生气。”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绿袖终是忍不住上前附在水潋星耳畔劝道。

“别管他,他整天就板着个脸,生气跟不生气都一样。”水潋星摆手,忘记自己是在说悄悄话了,嗓门大得几乎整个茶楼的人都听得见。

绿袖额上滑下几道黑线,抬眸小小心的瞄了眼对面的帝王,发现他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心里打了个颤,再附耳提醒道,“娘娘,你可别忘了你刚才在赛台上打了皇上一巴掌,皇上似乎不打算跟你计较,咱们见好就收吧!”

这次,绿袖的话真的让水潋星哑口无言,她的确是打了他一巴掌,而且还是他没惹恼她的情况下就狠狠掴了他一巴掌,那掌心的痛仿佛此刻还残留着。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动手赏男人五指印,过去她再粗鲁再**顶多也好似拳打脚踢,打人尊严是她干不来的事。

今天,她居然意外的破例了,而且打的还是自己的男人!

唔,暂时不算了!

她也以为他会秋后算账,可他没有,看到她狼狈的跌在花泥里,他二话不说上来就抱起她,还责怪她拿自己的身子开玩笑。

她还记得他飞身上台救她的时候,那全身散发出来的是杀气,仿佛要冲破云霄,毁天灭地。她还记得他抱她在怀里的时候有丝丝颤抖,她还记得他拥着她,抚着她的发,轻声说:朕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

说真的,仔细想想,他并不欠她什么,有了无忧他还是很紧张她,怪只怪在她和他生在不同的世界,观念不同吧。他认为男人三妻四妾是正常的,而她却一直将现代人的想法套用在他身上,她忘了,他也不过是个有着古代人该有的思想的平凡男人。

在男尊女卑的古代,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一女侍二夫天理不容,嫁的男人死了只能守一辈子活寡,这就是封建时代的不平等规条。

他没有始终如一的自觉,她又凭什么要他为她守身如玉,只属于她一个人?

“娘娘……娘娘……”

绿袖见水潋星发傻很久了,不得已才扬手在她面前摇摆。

“绿袖,你的手不值几个钱别晃了!”水潋星收敛思绪,扬唇而笑,笑散心底那抹抑郁。

“娘娘……”被揶揄的绿袖跺脚。

水潋星重重松了口气,像赴死似的雄赳赳回过身去,**式的抬起一脚踩在凳子上,拍桌,迎上对面那道炙热犀利的眸光,挑眉,“把你的话说完!”

此话一出,让苍轩等人混乱了,这里到底谁最大?

“这么远,我不想说。”冷漠而慵懒的嗓音又成功的将投在水潋星身上的视线全部拉到另一边。

“正好,我也不想听!”水潋星娇媚假笑了下,起身就走,可是刚转身就见到两尊雕像立在她面前挡住她的去路了。

“日月星辰,别让姐姐我手痒!”水潋星握着拳头在他们面前咯咯响。

“夫人,公子……”

“姐姐,无忧给您倒杯茶吧。”莫无忧倏然起身倒了杯茶,拿到水潋星面前打断了日月星辰的话,“姐姐,方才在赛台上是无忧太鲁莽了,这杯茶就当无忧跟姐姐陪个不是,希望姐姐能原谅无忧。”

“你我年龄相仿别姐姐姐姐的叫我压力很大的!”虽然她的实际年龄不是,反正她就是不喜欢这莫无忧叫她姐姐,虚伪得很!

如果她认为这杯茶能整到她,那么她就错了!

“这……姐姐还是要怪无忧吗?”莫无忧一副愧疚致死的模样,让人看得于心不忍,反而让所有人认为是水潋星的不是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长得清纯,声音又软绵绵的,经常会给人一种她是天使的幻觉!

喔!对了,不知道这古代知不知道天使是啥玩意?不知道就当那是天上掉下来的一坨鸟屎吧!

“我怪谁也不能怪你啊!”要不然某人会扒了她的皮的。

水潋星咬着银牙陪着笑,撇了眼定定望着这边的男人,看来她不接这杯茶恐怕要被瞪穿。

“这杯茶我喝,就当扯平了!”后面的话是冲着萧凤遥说的,萧凤遥也知道她话里的意思。心里划过一抹已经熟悉了的苦涩。

她认为他还在怪她那一巴掌吗?早在无忧对她出手的那一刻,他只恨为什么又让她因自己受了伤。

见萧凤遥没意见,水潋星正回脸色,伸手接上莫无忧一直举着不放的茶。然而,当她的手触及到紫砂杯时,一股内劲悄然无息的窜进她的指尖,然后她看到莫无忧嘴角那抹只有她看得到的阴笑,要撤回手根本就不可能,因为一撤手莫无忧肯定又会以那玄幻得不得了的内力栽赃给她,而且就算她撤手了那股冲劲仍然会直接袭击她。

该死的!哪个变态发明的内力,对她这个未来者太侮辱了!

“星星,你要的陈年佳酿我给你带来了!”

在所有人还看不出这杯茶间发生的波涛汹涌时,顾柏雪的声音插了进来,水潋星一分神,拼尽吃奶的力气抵抗的手倏然软了下来,还冒着袅袅茶烟的紫砂杯也跟着落在她手心里,接着,又是一股内劲冲来,她手里的紫砂杯就这么直直的朝走来的顾柏雪砸去,而且,位置是她平坦的小腹。

该死!这女人真不是一般狠毒,难道就因为柏雪在后院时替自己说了几句话她就想来个一箭双雕吗?

水潋星想也没想就要扑上前相救,一抹青影快她一步拍桌飞身而起从她头顶掠过,上前抱住了顾柏雪,让那紫砂杯砸在宽阔的背上。

随着茶杯应声落地,整个茶楼瞬间陷入死寂,有眼睛的通通都统一投向这边。

千钧一刻,是苍轩用自己庞阔的身躯护住了他的妻儿,见到顾柏雪和腹中的孩子都毫发无伤,水潋星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松了下来,只是,还没等她缓过气来,苍轩的怒火已经劈头而来。

“秦舒画,别以为有他在这里给你撑腰就可以无法无天,你一个亡国公主本应该能靠的不止他,还有我们!雪儿视你为姐妹,你却要如此歹毒伤她腹中孩儿,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朋友!”

搂着顾柏雪来到水潋星面前的苍轩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冷静,厉声厉色的数落,完全不顾这话到底有多伤人,也忘了此人非彼人。

想到方才那杯茶就要砸在自己妻子的小腹上,他就想杀了这女人!

他的妻儿若是在他眼皮底下出了什么事,他死都不会原谅自己!

苍轩的话每一个字都好像针深深扎进水潋星那颗自认为无坚不摧的心,原来,这世上不是只有萧凤遥一个人能伤得了她,是因为在乎这份情谊所以才会被伤到了吧。

“苍轩,不许你骂星星,星星只是一时失手而已!”顾柏雪从苍轩身后站出来为水潋星说话。

水潋星是该开心的,可是,她却很想哭,就连柏雪都觉得刚才那个紫砂杯是她扔的,难道她真的就那么不值得别人信任吗?

一种自我怀疑的心情铺天盖地而来,这种时候,她还能指望谁?谁能站出来肯定的说:那个茶杯不是她扔的!

而不是不小心或者失手。

他吗?

他更加不会!在他心里他的小师妹应该是个单纯善良得连一只蚂蚁都舍不得踩的人吧!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为她说话,你讲义气人家却在你背后放暗箭!”苍轩狠瞪着水潋星,好似与她有不共戴天之仇。

水潋星仰头深吸了一口气,强撑着没心没肺的笑,道,“也许我真的不配跟你们站一起,所以,这些日子打扰了!”

她想要挽留这段一见如故的情谊的,可是人家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她又能如何,求他们相信她吗?

不!那只会越描越黑!

“师兄,师嫂,都怪我,如果不是我给姐姐倒茶,也许姐姐就不会因为茶太烫而……”

“你闭嘴!”莫无忧假惺惺的话还没说完,水潋星已经大声喝住,手指着她,讥笑,“见好就收吧,下次我可不会那么优惠了!”

她的手到现在还完全使不上劲呢,早知道不跟她僵持,直接打起来还痛快些,至少就算被那个男人误会了还不至于失去顾柏雪这贼女人!

“姐姐,都是无忧的错,是无忧弄巧成拙才害得姐姐被师兄师嫂误会,无忧会好好跟师兄师嫂解释清楚的。”

我靠!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要不要她在她脸上亲自刻‘好人’二字啊!

水潋星甩开莫无忧抓上来的手,这一甩她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劲,反正摔出去的人是直接撞到对面桌角就对了。

这个时候,一直冷眼旁观的萧凤遥终于有动静了,只见他快速起身过去扶起捂着痛处的莫无忧,与她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了什么,恰似温柔。

他这一举等于给水潋星心上又插了把刀,她想笑,发现自己怎么笑都像是哭,她推开了日月星辰飞快的逃离这个布满利箭的地方。

没人保护她,她可以保护自己的不是吗?

老爸的担心不会存在,她可以保护自己!

“日月星辰,送无忧回宫!”

水潋星前脚刚走,萧凤遥立即放开了无忧,冷若冰霜的下令。他看着飞奔离去的人影只来得及抓得住她的脚步声。

他起步追上去却在经过苍轩夫妇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声音沉冷,“你的话对她来说太重了,下次别这样,否则我们兄弟都没得做!”

她不属于这里自然不会是什么亡国公主,对她来说一个真正的亡国公主比占据一个亡国公主的身份有很大的差别。真正的亡国公主至少清楚她的朝代古今,而她占据着这个身份却又不是本人。

她在这个世界不止没人可以依靠,甚至连灵魂都是寄托的,这样要她怎能不伤心?

苍轩对她说那番话的时候他的心能深切的感受到她的痛,但是,他只能忍,只有这样才能两全。

莫无忧呆呆的望着萧凤遥离开的方向,耳畔还不停的回响起他刚才扶起她时说的话。

“无忧,知道吗?你伤她就等于伤我。”

萧大哥不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她搞的鬼,而是想要等,等适时的机会告诉她,她其实伤害的是他!

他什么都没做却胜过所有可以做的!

他是要保护那个女人!他不让她伤害她!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女人值得萧大哥这样做?

“无忧姑娘,请吧。”日月星辰奉命行事。

这无忧姑娘和小虎猫比,他们自然还是比较偏向小虎猫的,原因他们也说不上来。

无忧深深看了眼还紧搂在一起的苍轩夫妇,毫无愧疚,只是安静的转身离去。

“一次就够了还想有下次,再有下次我不说直接把她一掌劈了!”苍轩望着他家茶楼的楼梯一波比一波急的脚步声,愤然道。

“那你现在就先一掌劈了我!”顾柏雪彻底炸了,一把推开他,抓着他作势扬起的手放到头顶上,“劈啊!你一掌劈了我啊!”

“雪儿,连你也怪我?”

“我干嘛不能!你害得我和星星就此决裂,你说说我为什么不能!”顾柏雪甩开他的手,一手叉腰,一手戳着他的胸口。

“是她咎由自取!”被戳得步步后退的苍轩一把抓住了戳个不停的小手指,将她拉近,扣紧,免得她又乱动,“雪儿,我已经决定了,谁要是伤你和孩子就是我苍轩的仇人!”

“仇人?好!好!好极了!”顾柏雪把他踹开,火气冲冲的转身抓起桌上的紫砂壶就往自己肚子上砸。

“雪儿,你疯了!”苍轩闪身过去抢过了顾柏雪手里的紫砂壶,随手往窗外一扔。

茶楼楼下大门今日可就真的热闹了,不止有人肉垫还有上等紫砂壶破摔而下。

“是我疯还是你疯了?自从有了这个孩子你整个都入魔了!”顾柏雪甩开他放到肩头的手。

“所以你要弄掉我们的孩子?”苍轩不敢置信的质问。

“对!我相信孩子会原谅我的,我相信他也不希望自己的爹因为他而变得那么自私!”顾柏雪没看到他眼里的伤。

“说到底你就是怪我太约束你,你没得玩是吗?”他早该知道的,她那么爱玩,那么好动,不可能毫无怨言的。

“是有一点点,不过!那不是重点,重点是……”

“够了!今晚我会让人弄碗红花来,你喝掉!”顾柏雪的话还没说完,苍轩已经冷冽接下了。

这句话是背对着顾柏雪说的,说完他就起步离开了,完全不给顾柏雪再说话的机会。

站在原地的顾柏雪慌了,她不敢相信一直纵容她的男人会说出那样的话,她不敢相信一直惯着她的男人会背对着她拂袖就走……

-------

……本章完结,下一章“在安逸王榻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