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48章:在安逸王榻上

《皇妃勾心斗帝》

第48章在安逸王榻上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出了茶楼,水潋星一口气拐到西大街才渐渐缓下了脚步,她此刻脚边踢着小石子,心里难受得有想要干坏事的冲动。

“娘娘,您就别伤心了,皇上早晚会明白您才是最好的。”绿袖跟在身畔喋喋不休的道。

水潋星停下脚步一瞪,“谁伤心了!他是皇上想跟谁暧昧就跟谁暧昧,为他伤心犯得着嘛我!”

“娘娘明明就是在气皇上嘛!”绿袖小小声的嘀咕,水潋星听见了不自在的别开眼。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她今后的处境更棘手漭。

水潋星刚好看到有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从她眼前闪过,于是下意识拔腿就跟着追进了巷子。

那人的身手很快,才眨眼间就看不到了,她追着他跑了拐了几个转角就丢了。

奇怪!既然那人身手这么好为什么还要在每个转角的时候故意让她扑捉到他的尾巴剀?

水潋星掐着手让自己冷静下来思考整个过程,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不好!

她中计了!那个人是故意要引她到这里来的?

水潋星警醒过来,急着想要往回走,然而她刚转身,一抹黑影从头顶笼罩而下,她要回头肩上倏然一麻,整个人彻底陷入黑暗中……

萧凤遥追出来只看见绿袖一人。

“你主子呢?”他冷声焦急的问。

“娘……呃……夫人……夫人她……”绿袖心虚的吞吞吐吐。

“她哪去了,说!”绿袖闪烁的眼神让萧凤遥有种不祥的预感,会是他所想的那样吗?

“夫人她跟安逸王走了,夫人还要绿袖告诉公子不用劳驾去接她,等她在安逸王府待够了就会自己回去。”绿袖深深低着头扭绞着双手一鼓作气的把话说完。

俊脸一沉即刻如霜,双瞳里的冰冷仿似可以冻绝整片天空。

安逸王……皇叔……

想到那样一个倔傲好强的她扑倒在皇叔的怀里哭,双拳不由得紧攥。

他的女人怎么可以在别的男人怀里哭!

“绿袖,随朕去接你主子!”

萧凤遥拂袖箭步朝安逸王府的方向走去,完全没察觉到身后绿袖的诡异表情……

·

安逸王府,萧御琛把抱回来的女人轻轻放在自己的床榻上,刚拿起被子给她盖好,景陌就跟进来了。

“王爷,你糊涂了吗?现在这时候不该再去招惹皇上的女人!”他想不通王爷隐忍了二十多年,面对无数美色都无动于衷,怎么到前朝公主这就无法心静如水了呢!

“景陌,我试过了,可她已经上了心我没办法。”萧御琛坐在床沿目光柔和的专注在那张倾城容颜上,幽幽的道。

他又何尝不恨,恨自己为何要让她轻易的上了心,恨自己为何深陷不拔。明知道那是敌人引诱他前往的陷阱,却义无反顾的跳进去了。当看到她孤零零的被打昏在那个小巷子里,尽管景陌再三阻止他,他还是不顾后果的带了她回来。

只要关于她的,他都好像失去了冷静,疯了一样刀山火海都愿意为她去跳。他知道自己早已过了那个为爱而冲动的年龄,但是,他能压抑得住对她的思念却控制不住担忧她,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他都无法将她置之不理,哪怕她有一天还是会站在别的男人身边与他形成对立的局面。

“王爷,你不能!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女人,光是在赛台上他毫不留情将意图暗伤她的人射个穿肠破肚就能想象得到若是王爷您真的占有了他的女人,后果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危害!”想到赛台上那猩红的杀意景陌更加担忧了。

他虽然没亲眼见过那个男人真正出过几次手,不过跟在王爷身边那么多年,相信王爷对他的忌惮不会凭空虚有。王爷总是说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与他交手,想必与他交手的人非死即伤。

有关他的事迹也流传了不少,每一桩都能让人闻风丧胆。不过,有一桩他亲眼所见,那就是与东越的最后一战时,先锋大将被掳了去,他们的城门更是关卡重重,严密防范。

才刚入夜,还未为皇尚以太子之名自居的萧凤遥只给将帅留下一句话:明早,本太子在东越的金銮大殿上等你们。

翌日一早,东越的城门上居然挂了东越王的首级,国不可一日无君,何况君已亡,不管民心还是军心皆已大乱,这时候要攻城必定易如反掌。

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只知道当南枭国的大军势如破竹的攻入皇宫进入金銮殿时,整个金碧辉煌的金銮殿已经是血海一片,而他们的太子正斜躺在东越的龙椅上一动不动,大元帅斗胆上前一瞧,还没碰到他分毫手险些就被拧断。然后,所有人看到他的双目有着骇人的猩红,仿佛在血海里泡了整整一夜。

“景陌,准备接驾吧。”萧御琛点了水潋星的睡穴,又替她捏了捏被子,这才起身。

“接驾?”景陌讶然,难不成……

“你不是说她对皇上很重要吗?如果那么重要的东西你会把它放在别人那吗?”萧御琛弹了弹因为抱她回来有些皱痕的衣裳,温温道。

“王爷,难不成那人引你去就是为了造成皇上的误会?那不行!属下得赶紧去把舒妃藏起来!”景陌意会过来,说着就要上前动手。

“景陌!”萧御琛闪身过去拦了下来,与平日温和无异的叫唤却多了丝丝威凛。他侧眸看了眼床上睡得酣甜的人儿,放柔了声音说,“让她睡一会。”

“王爷!”景陌急得又叫了一声,最后还是不得不遵从命令,丧气的走了出去。

如果可以让他选两个选择,他一是杀了那祸水女人,二是让那女人彻底成为王爷的人,这样也就不必为难了。

既然皇上待会要来,那就……将计就计吧!

·

没过半盏茶的时间,萧凤遥已经到了安逸王府,不等通报便直往安逸王的院落走去。

经过花园的时候遇到萧御琛在花篱里摆花弄草,一如既往的平静淡然,还有那只小银狐在花丛中窜来窜去。

丫环上来通报,萧御琛这才抬起头看了眼已经行至眼前的男人,他放下修理花草的工具,由丫环帮忙抖去沾在衣裳上的泥土。小家伙已经来到他脚下抬爪轻敲他的鞋面,他微微一笑,弯身将它抱了起来,走出花篱。

瞧不见景陌,他心中已经开始担忧。

“皇叔,这日子过得如此安逸,朕也有些欣羡了。”萧凤遥锐利的眼扫了下花篱里的花卉,淡淡的道。

萧御琛知道他这话有意做试探,于是拂了拂袖,走上前,还是对他微微躬身做了个揖,“皇上,安逸的日子谁都想,只是这世间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音落,萧凤遥眸色一凛,已然知道答案,他看了眼不远处的风雅院落,道,“皇叔知道朕此行前来的目的吧,还不带路!”

“是,请皇上跟我来。”萧御琛淡淡一笑,侧身让他先行。

院落是左一厅右一房,屋子里间才是卧房,门扉推开,萧凤遥以为她会在外屋,没想到瞧不见人,冰寒的眸色扫了一眼身后的萧御琛,大步往里走去。

“王爷。”景陌倏然从身后悄声无息的出现。萧御琛撇了他一眼,见他有些心虚的低下头去,心知自己的担忧恐怕是要成真了。

果然,他仅是慢了两步进卧房,君王的盛怒已经笼罩了整间屋子。

“安逸王,你最好能给朕一个解释!”

萧凤遥看到被褥外香肩半裸的女人,怒发冲冠,尤其是看到床榻下躺着的那件他特地命小玄子为她裁的衣裳,心,好像被掏空了般难受。

他记得每次欢爱后她都会累得倦极的沉睡过去,此刻的这一幕他都不知道该拿什么去相信她。

“皇上,臣无话可说!”萧御琛毅然撩袍一跪,低着头不作任何解释。

“王爷!”景陌想要上前阻止,却被萧御琛一记厉色给止住了脚步。他懊恼的握拳,咬着牙,顿时明白自己冲动惹事了。

王爷忍辱下跪什么都不说是为了保全他,他以为只要脱去那前朝公主的外衣,再让她衣衫不整的躺在王爷的床上,让皇上看到她肯定必死无疑,这样王爷就不会被她祸害了。皇上若要怪罪下来也只是轻责王爷,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安逸王安分依然是皇上最亲的皇叔。可他哪里想得到这女人对皇上重要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一声‘安逸王’已经明确了他要追究到底的意思。

绿袖早就在萧凤遥的允许下上前把被子往上拉好,盖住那裸露在外的如初生婴儿般粉嫩的香肩,并忐忑的捡起地上的衣裳。

“唔……”

就在这气氛彻底陷入冰凝的时候,床上造成这一切发生的人儿发出了一声呢哝,接着,一双白皙的藕臂从被褥下高高举起,所有人眼光触及到那片雪白后都纷纷的低下头去,除了一个人外。

水潋星伸着双手做指关节运动,压得指关节咯咯响。

咦?怎么凉凉的?她的衣服袖口不是采用丝带绑式的吗?应该不经意滑落才对,咋这两只手臂光溜溜的,难道不是她的?

于是水潋星又试着往左晃了下,接着又往右晃,协调灵活,是她的没错啊!

她的脑袋开始试着回想自己躺在床上前的片段,从茶楼跑出来后看到一抹黑影鬼鬼祟祟的跟着她移动,她一时热血沸腾就跟了上去,等她意识过来这是个计时已经来不及了,被人当机械一样点死机了。

那她重启后是在什么地方?

“娘娘,绿袖伺候您把衣服穿上。”

绿袖拿着衣服上前,也多亏绿袖的声音水潋星才察觉到屋里还有其他活物。她双眼瞥向床外,第一眼就对上一双阴鸷冰冷的黑眸,而后她又看到他的身后跪着的男人。

居然是萧御琛!

她惊讶的瞪大双目,立马收回目光望着床顶溜溜的转了几圈眼珠子,再掀开被子把头往里一探,身上还穿着丝绸里衣,只是衣襟松垮,裸露肩头外加可爱的小胸兜。

综合以上所见,水潋星的大脑飞快运转,立马总结出一个很狗血的戏码——抓奸!

而且还是抓她和萧御琛的奸!

完了!这下完了!她肯定要被侵猪笼了!

唔,皇帝的妃子貌似不是赐死就是打入冷宫,这样暧昧的画面被皇帝逮个正着,她想她应该是离死不远了吧,何况,她遇上的帝王还是一个占有欲很狂的极品啊!

水潋星抱着被子坐了起来,悄悄从绿袖身侧瞄出去,发现萧御琛脸色淡定得很,这事应该不关他的事才对。

“绿袖,伺候她穿好衣服带她出来!”杵在床前的冰雕总算开口说话了,而后他怒然走了出去。

“绿袖,我怎么到安逸王府来了?”闲杂人等都退下了,水潋星放心的下榻,整好衣襟,绑紧衣带。

她该不会那么一昏就昏游到这里来了吧?

当然是不可能的!

“娘娘,您在大街上倏然就不见了,绿袖只好禀报皇上,等皇上找到您的时候您就在这里了。”绿袖暗指了下她身后刚起的床榻,帮她把衣裳穿好,先一层锦衣又一层薄纱罩住,再束上腰带。

找到的时候就在这里了?如果按正常推理,肯定会以为是萧御琛把她敲昏然后把她带回来的。可,他完全没必要那么做啊,她实在想不出他那么做的动机是什么。

但是,如果不关萧御琛的事,那她躺在他床上衣衫不整是怎么来的?

当然,她不会觉得他是因为无聊为了气气萧凤遥而做出这种事,她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他不会拿女人的清白来开玩笑。

“吱吱……”

忽然,一团毛茸茸的小东西窜到她脚下,抬爪抓着她的鞋面,水潋星见到小银狐顿时愁眉大展。

“小乖乖,你太会挑时间出现了,这么可爱,值得啵一个!来!”她抱起小银狐,凑上嘴去却险些被顽皮的小家伙的爪子给抓到。

“不给你亲!”小银狐挥舞着爪子高傲的道。

“不想我亲也行,告诉我我是怎么来这里的,你家大主人又是怎么回事?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喔!”绿袖刚好替她穿戴整齐,水潋星抱着小家伙往外屋去,将它放在桌面上,她也跟着趴在桌上盘问。

“主人还没回到家就接到一个纸条然后就带着我匆匆赶往了,在那个偏僻的地方发现了睡着的你,然后就抱着你回来了!“为此,它还得跟着跑了好长一段路呢,呜呜……(乖乖,不哭,你主人是有异性没人性。)

偏僻的地方,那叫巷子好不好!

什么睡着,她明明是被无名人打昏的好不好!

唉!人跟狐的语言毕竟是有差距的,不过,她总算弄清楚了她为什么会在安逸王府了。

“不对!既然是你家主子把我救回来的,为什么我会衣衫不整的躺在里面那张床上,告诉姐姐,姐姐的衣服是谁扒的?”肯定不会是萧御琛扒的,她太相信他的为人了!

水潋星又讨好的揉着小银狐,谁让小银狐是她唯一的证人呢,唔,是证狐才对。

“主子把你抱回来后就把床让给你了,然后就去了花园,我也跟去了,哪里知道是谁扒了你衣服。”

小银狐的话把水潋星满心的希望给浇没了,她失望的叹息,托腮思考了起来,忽然,小家伙又抓抓她的袖口飘带,“不过我看到了景陌管家在主子离开后又偷偷进入房间,不知你的衣服是不是他扒的。”

“什么!”听完水潋星当下拍桌而起,要真是那文科男(统称斯文)扒她的衣服她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娘娘,您听得懂它说话?”一直待在旁边不敢吱声的绿袖见到似乎有结果了才敢开口问。

被问住了,水潋星笑着点了下头,“啊,懂一点点。”

何止是懂一点点!她不止懂得鸟语还能和安逸王的小银狐交谈,除此之外呢,其他动物她是不是也听得懂它们说话?

如果是这样,还真是天下奇闻。

“娘娘,绿袖在您身边这么久怎么都不知道娘娘还有这么大的本事啊,真是可喜可贺!”绿袖敛起心思,笑着试探。

“你当然不知道了,我又不是……”

差点说漏嘴,水潋星及时捂住了唇。穿越这种事还是少一个人知道的好,不是不相信绿袖这丫头,而是她觉得这种事没啥好宣扬的,越多人知道越多危险。

“又不是什么?”绿袖疑惑的皱眉。

“呵呵……我是说这种力量又不是随时都能见效,要看缘分的。”说完连水潋星都觉得自己太能瞎扯了。

“嗯,娘娘这么善良,老天赐给这种力量也是娘娘应得的。”明知她在撒谎,绿袖还是就此打住,不再往下问。

“这样好了,我们回到我被打昏的那条巷子,说不定我也能跟那里的蚂蚁老鼠什么的有缘呢!”水潋星从来没有一刻那么骄傲自己懂得动物的语言过,兄弟姐妹遍布天下各个角落就是好处多。

“诶,娘娘!”绿袖把动身的水潋星拉住,“娘娘,您不觉得当下之急应该先跟皇上解释清楚您和安逸王的关系吗?”

“只要找到我有缘的‘朋友’就能证明我的清白啦!”水潋星抱着小银狐,看着绿袖紧张的模样不禁欣慰,这丫头八成又在担心她回去后会被那个蚊蛋虐待了。

“可是,娘娘,皇上又听不懂你的‘朋友’说的话。”绿袖的话如同一盆冷水泼醒了水潋星难得的天真。

“对喔!我差点忘了!”水潋星抬手捶了捶脑袋,刚好听到隔壁偏厅传来的瓷物破碎的声音,她担忧的皱起眉,抱着小家伙快步出门去救人……

-----------------------

……本章完结,下一章“把夜还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