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5章:默认章节

《皇妃勾心斗帝》

第5章默认章节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说什么?那个男人是安逸王?!”

后殿,屁股刚沾床的水潋星听到小玄子最后一句碎碎念,噔的蹦了起来,双腿平衡落在净甃玉阶上,要不是小玄子及时扶住了她,她已经亲吻大地了。

“娘娘,您不认识安逸王是应该的,因为安逸王鲜少入宫。”就算进宫了,凭你素日躲得远远的个性也见不到。

小玄子扶她坐回龙榻上,暗自在心里补了一句。没办法,这位娘娘是众所周知的胆小怕生。

安逸王?安逸王耶!那为什么要跟皇帝搞暧昧啊?

“小玄子公公,请问这安逸王是皇帝的哥哥还是弟弟啊?”看外表,两人应该年纪相仿吧?如果说看眉宇,那应该是安逸王稍长,毕竟,那沧桑的魅力可不是每一个男人都具备的。

听到她的问话,小玄子稀奇的盯着水潋星,好半响才道,“娘娘,您就算不知道安逸王是谁,至少也该打听打听安逸王与皇上是什么关系,您这样子不行啊。”

“我现在不是在跟你打听嘛。”水潋星无辜的呶呶嘴,她脑中又没有留存关于这个朝代的记忆。

“这安逸王不是皇上的哥哥,也不是皇上的弟弟,他年长皇上十二岁,是皇上的叔叔!”

小玄子一脸败给她的叹息,要不是知道皇上把玉牌赐给她了,认定她就是今后的万凰之王,他才懒得管她呢。

叔叔?

水潋星吃惊的挑挑眉。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害她差点失去矜持的美男居然已经是大叔级别!这么说,那个冰山皇帝才26咯!

没关系!现在大叔吃香,何况是这么魅力无敌的,不占为己有可就天理不容了!

“娘娘,您……这是伤到哪了?

小玄子提出心中憋了好久的疑问,他还从来没见过哪个人伤得如此严重过。既然伤得这般严重,为何她说话还那么中气十足?既然伤这么重,何以可以从后殿跳到前殿去?

意识到小玄子开始起疑了,水潋星收住小心思,连忙往后躺,“哎呀哎呀”的呻吟了起来。

小玄子见状,神色一慌,连忙道,“娘娘,娘娘,您别慌啊,奴才这就去请御医!”

接着便听到一阵慌促的脚步声离去,水潋星勾起一抹狡黠的笑弧,抬手把包在头上的纱布扯了下来,露出美丽的容颜。

龙床就是龙床,连锦被都是金黄色的,柔软滑腻的触感比羊脂玉更甚。御炉香气扑来,水潋星慵懒的吸入,放肆自己在柔软的被褥上滚来滚去。

金钩挂起的金丝帷幔随风摇曳,自个嬉耍的水潋星不知不觉让银铃般的笑声从喉咙里发出来。她尽兴的玩着,完全忘记了自己眼下的处境。

“啊!”完了!滚过头了!

水潋星以为自己死定了,就在她无能为力的闭上眼睛时,突然,一只健壮的手臂接住了临近滚下床的她。

她心里大喜,笑对恩人,却在睁开眼的瞬间呆住了。这个接着她的人可不正是那个冰山嘛!

只见他习惯性的一手背在后,一脚已踩上了御阶,半躬着身,另一手则托在她的背腰撑起她大半的重量。那张脸像别人欠了他几百年的债不还一般,冷冷犀利的盯着她,金冠束起的发丝有几缕随着他的俯首从肩膀垂落下来,似有若无的拂着她的面颊,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夹着他独特的冷冽气息袭来,竟是出奇的好闻。

天啊,要他救她宁愿摔在地上!

水潋星暗里苦叫着,萧凤遥无视她眼里一闪而过的懊恼,巧劲一推,将半坠的身躯推回榻上,而后撩袍直接坐上了龙床。

他这一举无疑是加速水潋星的细胞死亡率,她瞄了瞄自顾着摆弄袖口的男人一眼,还缠一块的双脚使劲的往床沿一角蹭去。

“这床好滚吗?”醇厚的声音突然不带任何情绪的响起,水潋星顷刻僵住了身子,大气都不敢出。

如果不是太好滚,她也不至于落到这般窘迫的地步啊!不知道他刚才进来有多久了?为什么走路都不发出声音的呢?

“嗯?”没听见她回答,萧凤遥侧过脸去,漠然的发了一个音。方才他没看错,这女人在他的床上滚得不亦乐乎,就连他清嗓子提醒她都没发觉。

这是另一个她,还是她的本来面目?

僵着身子平躺在他背后的水潋星‘怯怯’的点头,清莹透彻的眸光几乎是以光的速度从他眼前经过,而后望着顶上的帷幔,心里却改起了那首《纤夫的爱》

哥哥你坐床头

妹妹在床上游

忐忐忑忑

心儿荡悠悠……

倏然,一只白皙如玉的手伸到眼前,水潋星眼前一亮,这双手仿佛有魔力一样,让她毫不犹豫的把还包得圆鼓鼓的小白手交上去。

哪知,下一刻……

“啊!!”水潋星以十分不雅的姿势匍匐在地上,发出特大的惊叫。

“·#¥%~·#¥……”

她低声咒骂了一大串俗语,这个缺德的男人居然……居然直接把她扯下床了,这跟从PP后面踹了她一脚有什么区别嘛!

“朕不知道你轻如草芥。”萧凤遥起身走到她面前,高高在上的俯视她,冷冷命道,“抬起头来!”

你才轻如草芥!你全家都是草芥!

水潋星在心里狠狠骂回去,趴着一时翻不了身的她索性双手一叠,埋首于上,任性的不听从命令。

傻子才听不出他话里的暗讽呢!

“这头都抬不起来了,留着也是累赘,砍了罢。”冷锐的眸光闪过一丝兴味,冷冰冰的语气里带着一丝丝慵懒悠悠飘在水潋星的上空……

水潋星猛地抬头,带着憎恨瞪了他一眼,旋即转为乖巧,“皇皇皇皇……上恕罪。”

奇怪!她皇了那么久,他怎么没叫停了?

萧凤遥从来没仔细瞧过这个前朝公主一眼,就算是钦点她为新朝第一位皇妃也是粗略撇了一下,如今仔细一瞧,她的美的确实至名归。尤其是那双活灵活现的眼睛,明明活力四射,却刻意隐藏了所有光芒甘于黯淡。

见他仍是不说话,一双眼死死盯着自己瞧,水潋星心里有小毛毛虫在爬行了。

喵喵咪啊!面对这么个喜怒无形的冰山,难怪秦舒画宁可躲着他!光是他的沉默,气氛都能僵死人。

“恕罪?朕要你侍寝你却伤成这副德行,你该想想如何赎罪才是。”

萧凤遥好半响才懒懒开口,伸出手要拉她起来。有了前车之鉴,水潋星哪还轻易上当,她哼了他一眼,两只白咕咕的小手撑起了下巴,做无聊状。

“不起来朕就治你的罪!”萧凤遥冷冷开口威胁,吃定了她没有那个胆子。

行!皇帝最大!

水潋星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非常之快的把手交到那宽厚温暖的掌心里。即便是隔着一层纱布她也能感受到来自于他掌心的温度,她就奇怪了,外表这么冰冷的一个男人,为什么手心有让人留恋的温暖呢?

冷着脸庞的萧凤遥轻轻用力将她拉起来。

水潋星被拉起的刹那,卯足了劲往他怀里撞去,萧凤遥始料未及的伸手环住她的纤腰,两人齐齐往后倒去。

“砰!”的一声,水潋星的奸计得逞了,可是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她吻上了!吻上了冰山男的唇!

软软嫩嫩的,好Q的感觉!凉薄的气息与她的融合一起,十分暧昧。

幽深的黑瞳里如同破冰的水有一一瞬间波澜壮阔,随即又恢复平静,沉冷的盯着她。

水潋星一时忘记了挪开唇,而他的手还抱着她姿势不变。气氛越来越诡异,空气越来越稀薄。

直到……

“娘娘,娘娘,御医……噢!”

小玄子领着两位御医匆匆闯进内殿,没想到会撞上这等大不韪的事,惊呼一声,三人扑通跪地,头能低多深就低多深。

一语惊醒梦中人,水潋星意识到自己流连忘返了,赶忙移开了唇,脸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红彤彤的,而握在纤腰上的手早就不知何时已经拿开,整个画面都赤.裸.裸的在控诉她把人给强了。

她居然强吻了冰山皇帝?!!

惨了!惨了!瞧他臭着一张脸,肯定不轻易饶过她了。老妈虽然是的宫斗大神,可是,从来没写过关于一个皇帝被强吻后后果会怎样,又该如何应对啊?

小说到用时方恨少!早知道就乖乖一字一句去斟酌,绝不一目十行的敷衍了事了。

水潋星撑起身子却适得其反,又重新压回了某男身上,全因她全身上下被缠得像条直棍,当真是作茧自缚了。她下意识的蹭着,想要找到着力点起开。

被压在身下的萧凤遥面色越来越沉,胸口接二连三被柔软的某物挤压,娇小的身躯正磨蹭着他的敏感部位,如果这样都无动于衷,他何谈得上是个男人!

体内的火焰正在喧嚣,他直勾勾的瞪着身上正玩火的女人!

呃……他生气了!他的眼睛在喷火,仿似要将她摘吃入腹,完了!她惹毛他了!就知道那么完美的唇弧不是非等闲人能碰的。

认知到这一点,水潋星前后左右蹭得更快。倏然,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整个身子如同定住,瞠目结舌。

“皇上,你立杆了!”

这语出惊人可让早已跪着退出内殿外的御医听了老脸涨红,这皇上和舒妃也玩得太野了吧?

萧凤遥只是蹙了蹙眉,懒懒抬手将郑愕的她推到一边。旁边的小玄子见状立即低首上前搀扶。

“被你这么不知羞耻的蹭,朕不表现表现难免落人口实。”萧凤遥笔直而立,伸展双臂,让小玄子替他拂尘,冷冷瞥向滚落一边的女人。

水潋星脸色未褪的红云又开始飙升了,敢情她还得多谢他给了她这个面子?

呃,好像……刚才,自己的确一直在蹭他,可那也是为了摆脱当时的窘姿啊,他不帮忙也就算了,还乐于看她出丑!

啊哦!她真的很想很想拿这个男人来磨牙!

“娘娘,您的伤好了吗?”小玄子伺候完帝王后,方扶起地上无法爬起的水潋星。他方才离去的时候娘娘不是还包着满头白纱吗?

本就不爽的水潋星白了小玄子一眼,暗骂他哪壶不该提哪壶,她已经感受到那道冷飕飕的目光镭射过来了。

“小玄子,宣两位御医进来!”萧凤遥瞧着把自己裹得像个茧的女人,嘴角勾起一丝别人不容易察觉的奸笑。

“是。”小玄子躬身,出去招手让两位跪在外面的御医进来见驾。

“臣王胜/李刚,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万万睡!”

两位御医跪地参见完毕,一道话外音随着一同落下,他们忐忑的叩首,不敢去看帝王的脸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默认章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