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皇妃勾心斗帝 [目录] > 第53章:只想对你好

《皇妃勾心斗帝》

第53章只想对你好

安茹初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身浅黄锦袍的萧凤临翩然落地,朝自己的母亲行了个礼,“孩儿给母妃请安。爱萋鴀鴀”

“免礼吧!”燕太妃看着这个整日不争气的孩子,恨不得捶胸顿足。

“谢母妃!”萧凤临直起身,讨好的挽上他母妃的手,露出两排整齐的牙齿笑道,“母妃,孩儿整日待在宫里都快闷死了,你就让孩儿出去透透气吧!”

燕太妃自是知道他的鬼心思,见他笑得如此纯真,不禁又摇了摇头,恨子不成钢的叹息,将他拉到一边。

“临儿,还有十日就是你的弱冠大典了,听母妃的话好好为弱冠大典做准备,等过了弱冠大典你想要多少个女人母妃都给你找,别对你皇兄的女人念念不忘了可好?滏”

萧凤临一听,立即缩回了手,“除了星星我谁都不要!”

他脸上的坚定与认真是燕太妃从小到大没见过的,为了一个前朝公主他居然敢当面与她这个母亲顶嘴了?

想到多年来盼子成龙,到至今心里非但未得到过一丝欣慰,反而被她寄予所有希望的孩子忤逆,燕太妃气不打一处来,扬手要打醒他被灌了迷汤的脑袋,是旁边的金福冒死拦下了她辛。

“娘娘息怒,多给殿下些时间,殿下一定会想通的。”

燕太妃狐疑的看了眼金福,见金福的眼里闪着把握的光芒,于是便收了手。

“罢了,哀家的临儿长大了,翅膀硬了,哀家的话也不管用了。飞吧!想飞多远就飞多远,哀家不会再管了。”燕太妃痛心的捂着胸口,郁郁寡欢的由金福搀着转身离开。

“母妃!”萧凤临内疚的伸手叫住,想要追上去却见他母妃摆手不让他追。

看来,母妃这次真的对他心寒了。

从十岁开始母妃就让他勤练功好将来不至于落后皇兄太多,十二岁母妃和舅舅就开始策划想让他初露锋芒,他那时候还很小,压根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立功,什么叫做建立威望,但是他知道那样对皇兄不好,所以就找理由没照做。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后来的每一年母妃和舅舅都安排各种机会给他,就是希望他能够在南枭国未大定天下的时候功高盖主,他们相信皇兄行他也可以。

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没有皇兄,就不会有今日的凤临。

这些年来,皇兄都暗中尽长兄如父的责任,孜孜不倦的教他为人处世,只有皇兄懂他想要什么。

如果他按照母妃和舅舅的话去做是为不忠,倘若他不按母妃的话去做是为不孝。

没关系,在他看来这世上再也没有人比皇兄更适合坐那把龙椅了,母妃迟早会接受现实,原谅自己的。

想通了,抑郁的俊脸又重展笑颜,开开心心的步往瑶安宫,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的星星。

倏然,一抹身影悄悄尾随在后,他停了下来,回过身去不悦的板起脸,“岚公主,你再跟来试试,本皇子一定会再像以前一样让你找不着!”

也不知道星星上次跟她说了什么,自从她从瑶安宫回来之后就完全像变了个人似的,不再吵不再闹,也不会整日对他死缠烂打,只是在他不经意的时候像幽魂一样出现,时而‘娇羞’的替他端茶送水,时而‘温柔’的要为他捶腿捏背,当然,这些全部都被他拒绝了。

无福消受,谁知道她会不会以此来要挟他什么。

“好嘛!本公主不跟就是了,你可不许再躲我!”躲在暗处的辛岚现身,嘟着嘴妥协道,她好不容易能每日都见得着他,要是他又回到以前那样,她可不乐意。

天知道她费了多大的意志力才改过来的,她可不想功亏一篑。

萧凤临懒得理会她,知道她答应了断不会再跟上来了,于是继续动身加快步伐往前走。

“公主,真的就这样让八皇子走了?八皇子可是去找舒妃娘娘。”身边的丫鬟絮儿上前来道。

“絮儿,舒妃真的很美吗?为什么八皇子一天到晚的想她呢?白天整日画星星,晚上嘴里念的都是星星,本公主哪里不如她了?”辛岚有些恼的低头审视起了自身,那女人确实很美,可是,她也不差啊!为什么她在八皇子身边两年,八皇子却从未正眼瞧过她?

那日,舒妃悄悄告诉她:要想不再让八皇子躲着你,你就得先退而求其次,就是因为你太骄纵他才会躲着你,试试不要有事没事的找他,兴许哪天他就会自动找上你了。

虽说她按照那舒妃给她的祖宗秘方去做后,的确能够天天见着他人了,可他的心还是没在她身上半分。

“舒妃美是美,不过美得有些过分了,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过,她充其量只能勾住男人的魂,并不能让男人对她死心塌地。”絮儿果断的批判道。

“怎么说?”

“因为她美得好像瓷画,轻轻一碰就会碎,谁没事要娶那样的女人回来伺候着,所以,还是公主这样的好,怎么说公主也是咱们北寒国公认的第一美人呢!”絮儿见到主子眉开眼笑了,这马屁拍得更响。

“就你会说话!”被灌了蜜一样的辛岚一下子又重拾自信了,她相信自己早晚一定能虏获八皇子的心的。

“公主,咱们离家已经两年有余了,皇上明知道您在南枭国的皇宫却从没见过两国有任何书信往来,皇上会不会真的生气不理咱们了?”

“嘘!”辛岚拧了把絮儿的手臂,谨慎的看了下四周,拉着她到隐蔽的边上去,道,“絮儿,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以后这种话不能随便说!”

要是让燕太妃的人听了去她就完蛋了!

当年她在宫外遇到八皇子,当然那时候还不知道他是八皇子,只是觉得他很有趣所以就一路跟进宫了,为了能留下来,她不得已报出自己的身份。

燕太妃证实了她的身份后便热情的留她下来,若是让燕太妃知道她这个公主其实是逃出来游玩的那就完了!

“公主,奴婢该死!”絮儿意识到自己犯错,立马自打了一个巴掌。

“好了!以后不许再随便提起,要不然我不要你了!”辛岚任性的威胁道。

“呜呜……公主千万不可以丢下奴婢,异国他乡,奴婢只认识公主您一人,要是公主不要奴婢,奴婢还不如去死算了!”絮儿吓得跪下哀求道。

“哼!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辛岚嫌弃的拨开抓上裙裾的手,转身回宫。

身后的絮儿如获大赦,赶忙起身跟上去伺候……

·

“金福,你方才那样劝哀家必是另有想法,说来听听。”

回到寝宫的燕太妃刚一坐下就刻不容缓的问道。

“娘娘目光如炬,适才是奴才逾越了。”金福上前一步道。

“无妨,哀家赐你无罪,说吧。”燕太妃摆手道。

“是。”金福躬身点头,娓娓道来,“娘娘,多年来无论咱们怎么做都激不起殿下的斗志,如今殿下却为了一个舒妃悖逆您,奴才是看着殿下长大的,还从没见过殿下像方才那样认真决绝的模样过。”

“说重点!”燕太妃不耐烦的道。

“是!”金福被那样凌厉的眼神颤了下,接着道,“奴才的意思是,既然殿下那么在乎舒妃,那咱们何不来个顺水推舟。”

说完,他目露狡猾之光,做了个轻推的动作。

燕太妃一听立即懂了,如同醍醐灌顶的从坐榻上站了起来,“哀家怎么就没想到呢!还差点把这根能拴住临儿的绳子给剪掉!金福,做得好,来日临儿继承大统时这功少不了你!”

“谢娘娘,奴才只想替娘娘分忧解劳,别无他求。”金福跪下谢恩道。

“好了,哀家既已说出口的话不会收回,你马上命人跑一趟太傅府,让太傅明日下朝后来一趟落霞宫。”

“是,奴才这就去办!”

·

夕阳渐渐隐没,天色已近朦胧。

“星星……星星……”

水潋星刚泡完澡正思索着怎么把那个下毒害她的人给引出来,门外倏然响起蜜糖般的呼唤,甜得她满心的烦恼都去了大半。

有几日没见到小正太了呢,这时候他怎么会来?

萧凤临脚步轻快的踏入瑶安宫的门,可是还没走上石阶,两道黑影从天而降拦下了他。

“小的参见八皇子!”

“呵呵……本皇子是来找星星的,你们没必要特地下来给本皇子行礼。”萧凤临说完要从他们身边走。

两个大内侍卫又移动了身子拦下了他,“启禀八皇子,皇上有令,您不可以见舒妃娘娘!”

“神马玩意?!”

声音是从他们身后的殿门传来的,三双眼睛齐刷刷的循声望去,只见瑶安宫的主人双手环胸,懒懒倚在门边上,嘴角的笑意让人不禁有些头皮发麻。

“舒妃娘娘,这是小的职责所在,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小的们。”两个侍卫正过身去躬身作揖道。

“喔……职责所在!”水潋星故意把前面那个字拖长了来说,缓缓走近他们,穿着月牙白的交襟霓裳,别人用来挂在手臂的挽纱被她直接挂在了脖子上,看起来虽然有些不伦不类,倒也别有一番新奇。

“两位老兄,姐姐我平日里待你们不薄吧?”水潋星脖子上的挽纱直接绕上了两个侍卫的脖子,将他们扯到了一块,头贴头。

“娘娘,这是皇上的命令,小的也是奉命行事。”俩侍卫歪着眼道。

瑶安宫的主子确实好伺候,常常有事没事的放些点心在院子里把他们当宠物喂。

唯一不好的是当这位主子心情不佳时,就是他们遭殃的时候,不是头上落了鸟屎就是脚下爬满了蜘蛛,这怪现象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兄弟,知不知道有一句话叫做识时务者为俊杰,又知不知道有一个词叫做装聋作哑?”水潋星双手搭上两人的肩膀,把两个大男人惊得出了一身冷汗。

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他们还能不识相吗?

正要开口求饶时,一直未说话的萧凤临出声了。

“星星,我只是想来见你一面,现在见到啦!看到你能跑能跳,而且还笑得那么开心我就放心了,那我走了!”萧凤临满足的咧嘴而笑,好像只要见到她就是他心中最大的幸福了一样,笑得那样单纯,让人心疼。

“诶!”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啊,坐下来聊聊也好嘛!

“对了!”

萧凤临倏然去而复返,想要直接冲到水潋星面前去,关键时刻又被两位侍卫隔开了,他也不气,笑着从怀中拿出一包纸包的东西,隔着两个侍卫伸上去,“差点忘了,这是要给你的!”

“是什么?”水潋星上前一步,直接拉开了两个侍卫,递给他们一个‘哪凉快哪呆着去’的眼神,然后站定在萧凤临面前,接过了他手心里的东西。

一股淡淡的桂花糖香扑鼻而来,还没打开她已经大概猜到里面是什么了。

她笑着看了眼满脸期待的凤临,动手拆开一层层纸皮,果然,如她所想,里面包的是一颗颗糖块,不过形状却是棱角分明的星星。

如此简单却让她分外惊喜,看着躺在手心里的一颗颗星星糖,她感动的笑出声,拿了一块含入口中,抬眸,目泛泪光。

“我请你吃!”她把手心里的白色星星糖送到他眼前,嘴里含着糖有些口齿不清。

“好!”萧凤临高兴得拿了一颗放在嘴里,心里却比糖还甜。

“好吃吗?”

两人异口同声的问,然后又相同噗嗤而笑,尤其是凤临,笑得可不好意思了。

“只要星星觉得好吃凤临就觉得好吃!”萧凤临微笑,满眼都是幸福的流光。

“傻孩子!”水潋星率性的轻捶了把他的心口。

凤临嘴角的笑容隐没了,他不依的瞪着她,“说了我比你大,不许把我当小孩子!”

呃……小正太又生气了!

不过生起气来还是那么可爱,让人想收藏那样的表情!

“好,你比我大,那我是否要叫你一声大哥?”水潋星揶揄道。

“不要!叫我凤临就好,我喜欢你叫我凤临。”萧凤临把头摇得似拨浪鼓。

水潋星不是看不到他眼里的迷恋,也许,那只是迷恋而已,她完全没必要庸人自扰是吧。

“那这糖是怎么来的?”她记得在这里自己见过的所有糖中都是正方形的,没有各类形状啊?

“嘻嘻……”萧凤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这几日我特地让人做的,我宫里还有好多星星,有糖星星,有星星画,还有星星凳,星星桌正命人打造。”

听他这么说,水潋星的嘴顿时张成了O型,这孩子迷恋她的程度不轻啊,那下一步该不会把衣服也要做成星星状的吧?那要怎么穿?遮得完吗?

“对喔!我怎么把衣服给忘了,也可以把衣服做成星星啊,这样子我就能每时每刻都看到星星了!”

水潋星的流转在他身上的眼神恰恰提醒了萧凤临,他如醍醐灌顶,欣喜若狂。

“凤临,咱们进屋去再聊好不好?”他的迷恋已经超乎她可以想象的范围了,她决定给他上上课才行。

这孩子要是在现代绝对不会拖祖国的后腿,全身上下全是创意细胞啊!

“不!皇兄会生气!”萧凤临立马摇头拒绝,明明很想进去却又不得不止步的眼神真是抓人心。

“你怕你皇兄怪罪你?”上次他都敢提出要带她私奔了,现在只不过是不让他进瑶安宫,他却害怕了?

“不是,我是怕皇兄怪罪于你,到时候你又会不开心了。”萧凤临轻轻摇头,上前一步牵起她的手,“我只希望我的星星时时刻刻都能绽放星芒。”

水潋星怔忡了,呆呆的看着他认真的神色,这孩子怎么这么坏,每次来都能让她感动到心窝里去。

他已经把她认定为他的星星了,如果他知道她一直想要把他这份心推开,推得远远的,他一定会很伤心吧!

这孩子,她狠不起来啊!

“凤临,你这么傻的人,如果哪天我要杀你你是不是还会给我递刀?”这孩子一心一意只为她,她恨死了他的单纯,让她狠不下心伤他。

“才不!”萧凤临大声的道,水潋星以为他在生命面前终于懂得在乎自己了,没想到他接下来的话让她瞠目。

“如果星星要杀我,我不会给你递刀,那样你的手会沾上血腥,我自己了断就可以。”

这下,水潋星感动得又爱又恨,真的很想一巴掌抽醒他,可是她不行,狠不下心啊!

都要死了还要顾虑到她,这世上还有人像他这样的啊?天下第一号大傻瓜!

“凤临,我不喜欢像你这么傻的人呢?”水潋星皱着眉,故作为难。

凤临慌了,无辜的垂下头去,似是呢喃自语,“我只是想对你好,难道这也有错吗?”

完了!瞧吧,才这么说他就已经面露难受了,要她怎么忍心说出伤害他的话?

“没关系!”

倏然,肩上一紧,水潋星被萧凤临猛地摇晃了下,“你不喜欢,我可以改,你别讨厌我好不好?”

“呃……你个傻瓜,我跟你开玩笑的啦!”水潋星伸出食指去轻戳了把他的额头,噗嗤而笑。

见到她笑了,萧凤临才松了口气。他放开了她,摸着额上被她戳的地方,笑得又是一脸满足。

水潋星无可奈何的摇头,这么单纯可爱的娃,算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未来的事谁知道呢!

最后,萧凤临还是坚持不进屋就是为了不想让她为难。

他走后,天已尽黑,水潋星让绿袖传膳。

可不,这会她正双手托腮对着几道还冒着热气的菜肴发呆呢!

孤单的气息围绕,水潋星想到昨天在轩雪楼苍轩对她说的那番话,想到萧凤遥扶着无忧目露心疼的模样,想到他在赛台上对她所做的一切,想到他说的那句:星儿,如果你真的想要温柔,朕会试试,收回你放在皇叔身上的心,可好?

可好?

那应该是认识他以来他说的第一句有人性的话了吧?

苍轩和柏雪是她最想珍惜的朋友,可是,这世上不一定是你想珍惜就能如愿的。

“何人闯入?”

庭院外倏然传来冷喝声,水潋星往外望去,只见一条条黑影从暗处嗖嗖落下,全方位保护她……

-------

……本章完结,下一章“栽赃嫁祸”↓↓↓更精彩哦!